Chapter3 临渊羡鱼(3)
燕鸿2019-08-12 14:421,082

  我坐那儿没完没了地吧嗒吧嗒掉眼泪,林渊也不说话,反正车越开越快是真的。到最后他停了车,也没看我。只是活动活动脖子,盯着车窗外边不说话。

  低头的时候垂下来的头发进了马克杯里,两天没洗的油乎乎的头发飘在水面上。杯子里两条金鱼半死不活的,睁着眼,那条金色的偶尔吐个泡泡给我——或者是给另一条黑色金鱼看。

  我把头发拨拉出来,水面动了动,金鱼也动了动。

  空气安静下来,只有外面依稀的风声和汽车驶过的声音。

  我很怕这种突如其来的沉默,说实话有一瞬间我心里是有害怕的,害怕林渊真的被我死缠烂打惹烦了不搭理我了。你说我大半夜的把人家叫起来让人家来接我,还得承受我刚失恋以后的巨大精神波动,多累人呀。

  况且人家林渊跟我,也没什么血缘关系不是?

  我低头抿着唇,思量了很久之后才憋出来一句含义很丰富的话,“要不你带我去酒店开房吧?”

  说出那句话的情况是这样的,我出来匆忙,身份证银行卡现金都没带,手机没电。出于我能不麻烦别人就不麻烦别人,能住酒店就不住别人家里的考虑,斟酌再三吐出了那句话。

  虽然说那句话又蠢又笨。

  林渊回过头来看我,三秒钟之后直接给我一个脑瓜崩儿,恶狠狠地凑在我面前瞪着我说:“我大半夜的出来接你,会随身带着身份证做好跟你开房的准备吗?”

  “那我住哪儿啊……”

  “你不让我收留你吗?回我家啊。”

  “那来学校干嘛?”我瞪大了眼看着车窗外的“临江市第二实验中学”九个金闪闪的大字。

  “我在三年前成为一名光荣的人民教师。现在在临江市第二实验中学初三级部教语文。住在二实验教师公寓,不带你来这儿我去哪儿?” 林渊紧接着的一个深呼吸,就像是对我骨骼清奇脑回路九曲十八弯的钦佩和赞同。

  我这才想起了林渊的本职工作居然是教师。不过这也难怪,我和他虽然在一个城市但是也不怎么见面。平时他朋友圈动态本就不多,偶尔几条也是自己拍的照片。他喜欢摄影,我知道的。

  所以在我的潜意识里,这位竹马一直是一名佛系摄影师。

  ……那他为什么还要来教书。这好像成了个迷。

  也是难为保安大爷大半夜的又起来给我们开了门,林渊把车开进了学校,“我的大小姐,搞清楚事情状况了就下车跟我回家。人民教师也和学生一样向往周末的。”

  ……

  林渊的家里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干净一点点,没什么花里胡哨的东西,有点儿接近老干部风格了。他给我进屋里翻箱倒柜地找被子,我翘着二郎腿瘫在沙发上看他茶几上的白色搪瓷杯。

  杯身有个比较生动的毛爷爷头像,看得出来,一笔一划手绘的。

  下面还用红色的颜料写了不在同一水平线上的五个小字:

  “为人民服务。”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拜托了,竹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