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痕
晴天系2018-02-07 20:331,817

  这个世界像一个盛大的废墟,荒烟漫草,百无生机。

  我每天为了生计疲于奔命,只为占据一个好位置,每天在公鸡还没打鸣时就起床,穿着破破烂烂的衣服于冰天雪地里对着每个路过的人哀嚎。

  有的人心善,会多给点碎银子,有的人心烦,会扯着嗓子对我大喊:小乞丐!给我滚远一点!严重的时候还会拳脚相加。

  虽然会受些皮肉之苦,但我明天还是会来到这里,因为这个位置来往的人很多,遇到好心人的机会也多一些,常常一天算下来,还有富余,是其他位置几倍的收获。在这里混的脸熟了或者是别人习惯了,也就没人再撵我走了。

  但这个位置竞争比较激烈,很多乞丐会在这里蹲守,一旦有人扔下几个铜板,会引起四五个乞丐一起争抢,我凭借机警的反应,过人的速度经常是收获最大的那个,但是挨的拳脚也最多,但我从来不会还手,因为我知道大家都不容易,何况力的作用是相互的,打我久了,他的拳头也会痛。

  这种日子像一个诅咒,来回反复,不知何时是个头,我经常觉得前方黑压压的一片,没有一丝光亮,有时也不知道睡着之后是否能看到明天的太阳。

  直到有一天,一个好心人给我们撒了好多铜板,那些铜板四处乱滚。这次我们终于不用在争抢,因为数量多得够我们捡很久,很快附近三成的铜板就被我们捡光了,有七成的铜板向街中心滚去,我们急忙跟着追去,那个方向有一群人抬着一顶轿子正疾步走来,我独自停下了脚步。

  找死吗,武林盟主夏如风也敢冲撞!看着同伴们惨叫着飞舞在空中的身体,我知道自己做了一个正确的决定。

  那群人为首的是一个气度非凡的中年人和一个十来岁的少年, 皆身着锦衣华服。中年人饶有兴致地看着我,看得我心里直发毛,忍不住后退两步,谁知他冲我招了招手道:不要怕,过来。

  我怯生生地走到他面前,见其面目和善,心中稍定,听到他说道:刚才我见你捡得最积极,为何他们都过来抢这片地上的铜板时,你却停止了。

  因为我的直觉告诉我,钱虽然重要,命更重要。

  那个中年人听完露出微笑:你很聪明,懂得取舍,你叫什么名字。

  我微怔,开口道:我叫无痕。

  无痕,有趣的名字。你可愿意跟着我,以后到绝剑山庄生活?

  什么?我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中年人还没回答,听到旁边那个英俊少年冷言冷语道:爹,你理这个又脏又臭的小叫化做什么,我们还是抓紧赶……

  放肆!谁教你这么说话的!中年人双目圆睁,非常威严地呵斥道:千绝,爹有没有告诉过你,待人接物要有礼貌,你刚才动手打人还没跟你算账。

  那个叫千绝的少年被说得低下了头,看来他很敬畏他爹。比起他爹,我更敬畏他,因为他刚才一抬手就将我四个同伴打飞了出去,既快又狠。

  刚才听他说武林盟主夏如风也敢冲撞,莫不是这个轿子中坐得就是大名鼎鼎武功天下第一的夏如风?不知这二人跟夏如风是何关系,应该不只是随从这么简单?

  就当我揣测之时,轿子中传来一句咳嗽声,居然是年轻女子的声音,这让我瞬间迷惑了,难道夏如风居然是女子!?

  中年人一直在教育这个叫千绝的少年,末了听到他说道:你不是一直想要个剑童,你看他如何。

  他?虽然已经比刚才收敛很多,但还是看到千绝带着傲慢的眼神打量我,眼中本来满是不屑,不知想到了什么,神色忽变,莫名地露出一丝笑意:可以,正好我可以有个练武的伴。

  中年人微笑地点了点头,看向我道:小兄弟,不知你意下如何。

  我看着他们个个锦衣华服,气宇轩昂,早就心生羡慕,反正我贱命一条,无牵无挂,忍不住答应了下来。

  跟着他们去往绝剑山庄的路上途经一片田野,时值春季,繁花似锦,无数蝴蝶在田间翩翩起舞,春风吹过,恍如仙境。

  正陶醉间,听到一个女孩喜悦的惊叹声:好香啊。

  我转过头,看见一个面色苍白的少女将小半个身子探出轿外,喜不自禁地说道:怪不得这么香,原来陌上的花都开了,好美!

  她也很美,如同这陌上其中一朵含苞待放的花,只是有点病怏怏的。

  也许感应到了我的目光,她忽然冲我看了过来,我全身一震,一种莫名的自卑感涌上心头,感到前所未有的紧张,紧张到不知道该做什么表情,说什么话语,只看到她用清澈温暖的眼神冲我微微一笑,整个人美得惊心动魄。

  一种异样的感觉在我心中,风生水起。

  我听见心跳加速的声音,扑通扑通,撞击着我全身每一根神经,我知道自己这次在劫难逃,仿佛有一束纯洁的光照进我内心那最寒冷黑暗的地方,从此我也不再是我了。

  我用尽全身的力气,用平生感觉自己最潇洒的样子向她微笑回应……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陌上花开,请缓缓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陌上花开,请缓缓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