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巴盖尔失忆
付汀2018-03-18 15:243,217

  “这个猥琐大叔是爱普生财团网络开发项目主任罗伯茨,是我的直属上司。”缇娜介绍道,但从语气上没有听出她把这位罗伯茨主任当上司。

  “猥琐大叔?呃,小缇娜也叫我猥琐大叔……”罗伯茨主任似乎受到了很大的打击。

  “你到这里来做什么?”缇娜问道。

  “爱普生财团派罗伯茨主任来我们银行进行系统改装,他会在这里忙活一段时间的。”贝尔替罗伯茨主任回答。

  罗伯茨主任忽然想起来什么,问道:“小缇娜,这两天你有没有看到约拿?”

  “没看到,那个小鬼又不见了吗?”

  “是呀,财团安排他做我的助手,结果刚到S市就不见了,我现在还在找他。”罗伯茨主任说。

  “那个小鬼就爱惹麻烦。”缇娜显出少见的无奈表情。

  “你称那个约拿是小鬼,他多大?”罗加德好奇地问。

  “15岁。”

  “你们财团还真是厉害敢雇佣童工……”兰斯说。

  “小缇娜,要不你来做我的助手吧。”罗伯茨主任眼睛亮起来。

  “不要。”缇娜瞪罗伯茨主任一眼,“我会帮你把约拿找出来的。”

  缇娜拉着爱丽走向门口,不再看还站在原地再次受到打击的罗伯茨主任。

  “这样对你的上司真的好吗?”爱丽一边被缇娜拉着走一边问。

  “不用管他,他就是这样子。”缇娜说。

  “你要去找那个叫约拿的小鬼吗?”兰斯追了上来。

  “估计又在哪个网吧鬼混呢。”缇娜说。

  罗加德等人回到特别任务支援科时已是傍晚时分,希尔盖正坐在客厅抽烟。

  “又在抽烟。”缇娜不客气地说。

  “咳……”希尔盖咳嗽一声把烟掐灭。

  “你们怎么样?今天有什么收获吗?”希尔盖问道。

  兰斯一屁股坐到沙发上:“收获当然是有的。”

  希尔盖眉毛一扬:“莫非迪塔肯透露帝国商人的信息了?”

  罗加德把从迪塔总裁那里得到的关于巴盖尔议员的账户明细表拿出来递给希尔盖,希尔盖看完说:“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线索,他能透露出这样的情况,看来还是愿意帮助我们调查的。据说,迪塔的库罗伊斯家族在克鲁德贝利已经延续了十几代,是有几百年历史的老家族,而且不与外国人通婚,所以迪塔总裁是血统最纯正的克鲁德贝利人。他在致力于发展克鲁德贝利的经济时,也关注克鲁德贝利的政治和民生,以后的经济调查我们可以多找他帮帮忙。”

  希尔盖匆匆吃完晚饭就去总局申请搜查令。不一会儿打来电话说总局很重视迪塔提供的情况,已经派搜查二科的人去搜查了。

  兰斯撇了撇嘴:“也就是说,我们的功劳被搜查二科抢走了!”

  “二科?就是那个吵着让格蕾丝小姐给他做专访的家伙所在的部门?看他的样子不会把事情弄砸吗?”缇娜坐回电脑前。

  “你说的是雷蒙德探员,不过不要小瞧搜查二科,科长戴斯蒙德还是很厉害的。”罗加德说道,“希尔盖科长和他一起去巴盖尔住处搜查了,他在电话里还叫我们随时待命。”

  时间接近午夜,希尔盖回来的时候罗加德和爱丽正坐在客厅里聊关于孤儿院和孩子们的一些事情。

  希尔盖在沙发上坐下,问道:“缇娜呢?”

  “她回房间休息了,我去叫她。”爱丽说。

  “不用,她不在更好。”希尔盖从口袋里掏出烟点燃。

  罗加德问:“科长,今天的行动怎样?在巴盖尔议员家里有没有什么重大发现?”

  希尔盖抽了口烟:“这次行动比预想的要简单得多。我们进入巴盖尔家里时,他没有任何企图阻止的表现。”

  “难道他已经把证据销毁了,还是他那里本来就没什么证据?”罗加德问道。

  “不,正相反。我们很容易就找到了汽油,在汽油桶里检查出了木柴的碎屑,还有一双沾有污泥的鞋。”希尔盖又抽了一口烟。

  “这么说,他就是孤儿院纵火犯了?”爱丽有些激动。

  “他确实有重大嫌疑。”希尔盖说。

  “他既不阻止搜查,也不隐藏犯罪证据,这是不是太反常了?”罗加德说。

  “确实反常,还有更反常的呢。”希尔盖说,“当我们找到证据询问他的时候,他却什么都没有回答。把他带回局里审问,却在审问刚开始的时候他就突然昏倒了,醒来后,坚称自己失忆了。”

  “失忆了?!”罗加德和爱丽齐声惊呼。

  在房间休息的兰斯和缇娜听到惊呼声从楼上下来。

  “这确实很可疑呀,畏罪假装失忆吗?”兰斯拄着下巴问道。

  希尔盖又拿出一根香烟,但看看旁边的缇娜又放了回去继续说:“醒来的巴盖尔似乎忘记了三天内的事情,完全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在警察局。强迫他进行回忆,他就头疼得厉害,根本不能配合调查。皮埃尔副局长认为是搜查二科在抓捕巴盖尔时采取了暴力或其他不正当手段才导致他出现昏厥、头痛、失忆等问题,为此戴斯蒙德还和皮埃尔起了争执。”希尔盖叹口气,“现在只能把巴盖尔监禁在警察局里,看看明天早晨能不能有什么新的进展。”

  “这还真是不寻常的现象啊。”爱丽说道。

  “是啊,如果明天还不能恢复记忆,就要把他送到医院去进行检查,如果真的是失忆,就要保外就医,案子的审理也会被无限期地延后。”希尔盖又叹了一口气。

  在被捕的同时失忆,这也太巧了吧,罗加德想。

  第二天清晨罗加德被雨声惊醒,走近窗子,豆粒般的雨点砸在玻璃上发出噼啪声响,汇聚的水流向下流淌,仿佛是流淌的眼泪。

  五年前也是这样的一个清晨,本来答应他一起去学校看庆祝自治州成立纪念日演出的哥哥突然说要出去见朋友,急匆匆的连伞都没有拿……那是罗杰斯最后一次和他一起吃早饭,最后一次和他说话。

  罗加德看向窗外的眼睛渐渐模糊……

  过了一个晚上,巴盖尔仍然坚称自己什么都记不起来,鉴于嫌疑人特殊身份,圣乌拉尔医院对其采取隔离治疗,在记忆恢复前除主治医生及相关护士外,不允许任何人接近。哈尔曼议长的第一助理巴基特尔从警局一路跟到了医院,向戴斯蒙德表达哈尔曼议长会全力协助警局调查。

  罗加德的脑海中有一连串的疑问:巴盖尔怎么会失忆?他的失忆是突发事件吗?巴盖尔账目上来历不明的资金会是帝国商人给的吗?如果那真是支付给他的纵火焚烧孤儿院的报酬,那他们不怕被巴盖尔牵连吗?或许他们已经有办法可以避开被牵连……如果能让巴盖尔开不了口……

  “科长,昨天在逮捕巴盖尔时,他有没有什么不寻常的表现?”罗加德问希尔盖。

  希尔盖回想了一会儿:“不动也不说话,像个木头人。”

  “神秘帝国商人为什么可以放心的让巴盖尔议员去烧孤儿院?虽然可以利用克鲁德贝利法律的漏洞逃避惩罚,但这样他们就不能得到土地。用五十万米拉完全可以雇佣专业的犯罪者来做,像巴尔盖议员这种没有任何经验和技巧的人,不是商人的选择。”罗加德顿了顿,“既然选择了他,那就只有两种可能:第一,巴尔盖是政府议员,警察不会逮捕他,但这样就是太小看了S市的警察;第二,就是他们有把握叫巴盖尔即使被捕也不会开口,要么让他突然死亡,要么就像现在这样失忆。”罗加德看向爱丽,“爱丽,你记得查理说过他见到巴盖尔时候的情况吗?”

  爱丽想了想:“查理说过当时的巴盖尔样子傻傻的,查理去撞他时他也没有反应。”

  “巴盖尔被捕的时候也像个木头人。”罗加德说,“很有可能他是在一种无意识的状态去纵火,清醒后就会失忆,不记得最近一段时间内做过的事情,即使被送进医院,也肯定不会被问出什么。这样神秘帝国商人就会安然无恙,剩下的就是等着拿到那块地。”

  “可是怎么证明呢?”爱丽问道。

  “我们去医院,见见巴盖尔的主治医师。”罗加德说。

  罗加德四人在雨中前往圣乌拉尔医院。

  “真的会有这种事吗?”在路上兰斯惊讶地问,“操控别人,这简直就是巫术。”

  “催眠术,这只是中世纪的传说。”爱丽说。

  “还有化腐朽为神奇的炼金术,和催眠术一样,传说都是中世纪的产物,但在书籍中却没有确切的记载。”罗加德说。

  “炼金术能把钢铁变成黄金吗?”兰斯耸了耸肩膀,“我还是觉得不太可能。”

  “这都只是我的推测。”罗加德望向车窗外,雨点渐渐稀疏了。

  当罗加德等人到达圣乌拉尔医院的时候雨停了,一架彩虹挂在天边。

  “彩虹出来了,是个好兆头。”爱丽高兴地说。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克鲁德贝利风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