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铲除恶霸
新闻工作者2019-06-01 05:123,134

  王龙上完晚自习,回到宿舍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半了,王龙在宿舍的时间非常的少,一般都选择在学校后山练功。今天突然想回宿舍去看看几个哥们。

  回到宿舍,感觉到宿舍的气氛非常压抑,刘卫和孔勇两个紧握双拳,一脸的气愤填膺。而龚光却坐在宿舍中间的椅子上哭泣,一米八几的汉子哭起来肩膀一抽一抽的,一张脸在泪水的洗刷下在灯光下泛出恐怖白光。

  王龙讶异的问道:“怎么了,你们这是怎么回事?”

  刘卫咬牙说道:“龚光家里出事了,他们镇的镇长李九扬找了个风水师傅,说龚光家祖坟的所在地,是难得的风水宝地,让龚光家把祖坟移走,龚光的爸妈当然不会同意,最后,李九扬强制性的去挖龚光家的祖坟,龚光的爸爸在阻止的时候,被李九扬叫人打断了腿。因为龚光家里无钱无势,上告无门,龚光的爸爸现在也躺在床上,没钱去医院。所以龚光现在没什么办法,接到了家里的电话就一直在哭。不过龚光已经请了假,明天他准备亲自回家去看他爸爸。”

  王龙听了这话,也是唰的心中窜起一把熊熊烈火,说道:“天下竟然还有这样的事情,还有没王法了,龚光,你也不要哭了,明天我跟你一起去你家里看看,刘卫麻烦你明天帮我去找我们班主任请假。”龚光听了王龙的话,稍微止住了一些泪水,慢慢的上床睡觉去了。

  晚上听着龚光在上铺的低低抽泣声,王龙也是一夜无眠。

  早上八点,王龙和龚光一起踏上了去JZ省的火车,在火车上,龚光又详细的向王龙讲解了一下那个镇长李九扬的情况:“李九扬本是他们黄花镇的一个地皮流氓头头。后来因为他小舅子是县公安局的局长,花了点钱,拉点关系,就做上了黄花镇的镇长,在位四年,因为欺上瞒下,上下打点,在县里有小舅子罩着,可谓是“山高皇帝远”,所以在整个偏僻落后的黄花镇他就是一手遮天的皇帝,这几年真是作恶多端,中途有几个被欺负的村民去上告过,可是在李九扬的上下打点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最后不了了之。但是去告状的那几个村民最后都被李九扬不是打断腿就是打断了手的,其恶行可谓是馨竹难书。”

  到达他们县城,已经是下午四点了,又走了一个小时左右的汽车,王龙只知道这一路所经历的坎坷与磨难,好像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汽车忽上忽下,忽左忽右,再加上路面崎岖不平,人坐在车里,总会发出“咣啷、咣啷”的声音。

  伴随着汽车一次又一次的剧烈震动,龚光东倒西歪地躺在座位上,就像蹦蹦床似的,心情糟糕透顶,本来就晕车,经这么长时间的折腾,他的头早已经天昏地暗、肚子早就翻江倒海了。

  下了车,走进家门,龚光家住的房子真是让人心酸!破败不堪的家具和周围简陋的设施,使王龙不禁想起了城市中的贫民窟。房屋四周杂草丛生,房子很小而且十分阴暗。屋子中间摆着一张四方桌子,桌上摆放着用大碗装着的几道菜,他不知道那是什么菜。看样子龚光家比自己家还穷苦。

  在暗淡的光线中,王龙看见一个六十左右的男子躺在一床破棉絮上,头上过早的爬满了白发,毫无血色的脸上满是皱纹,在不停的咳嗽着。床边正站着一个五十上下的妇人在那里喂男子吃东西。“爸、妈”龚光哭着喊了出来,妇人转过身来,如枯树般的脸上露出一点笑容,沙哑的叫了出来:“光儿,你回来了,快来看看你爸爸,造孽啊。”

  龚光哭喊着跑向床边,抓住男子如枯竹般的手,泪流满面。龚光的妈妈也抱着儿子哭了起来,一家人就这样旁若无人的哭了起来。

  哭了十几分钟,龚光的妈妈才发现王龙正站在旁边,擦了把脸,把泪水摔在地上,对着龚光问道:“光儿,跟你一起来的是谁啊?”龚光这才反应过来,向着爸妈介绍道:“爸妈,这是我的同学王龙,是来看你们的。”

  龚光的妈妈连忙拉过一把破旧的椅子,请王龙坐下,椅子上粘满了一层黑呼呼的东西,王龙跟龚光的爸妈打了声招呼,说了声谢谢,毫不在意的坐在了椅子上。

  龚光的妈妈说道:“光儿,而今家里被那狼心狗肺的李九扬弄成这样,你叫我们以后怎么活啊?”

  王龙在旁边说道:“阿姨,你不要担心,事情会得到解决的。”

  龚光的妈妈摇了摇头,说道:“孩子,你不知道,这李九扬在镇上就是土皇帝,谁都动不了他,如今他要挖我们的祖坟,我们也拿他没办法啊,本来昨天还让他赔点医药费,还被他羞辱了一顿,他下了最后的警告,说是晚上六点过来,要是还不同意的话,他还会把小光的爸爸双手打断,最后还要强行去挖我们家的祖坟,你说这还是人说的话吗?”

  王龙安慰她道:“阿姨,不要担心,我在县里有点关系,可以制止李九扬的恶行的。”龚光对王龙的话感到十分的惊讶,因为他知道,王龙和他家差不多,都是农村的。以为是安慰自己妈妈的话,也不说破。只是十分担心的想着要是李九扬等会来了怎么办。

  王龙走到屋外,拿起电话打给了灵云子,灵云子在电话那头感觉非常的吃惊,不过也十分的开心,问道:“小龙啊,自从上次你带队实施了那次行动后,就没有跟我联系了,今天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忙的呢?”

  王龙把情况简单的跟灵云子讲了一边,就算是灵云子这样的世外高人也不禁在电话那头怒火冲天,大叫道:“这还有没王法了,你放心,你在那里等着,我会帮你解决的。”

  对上李九扬这样的有点权势的流氓头头,还真得借助政府的实力不可,不然就算是把他们打一顿,以后受苦的还是龚光一家。一定要把这见事从根源上解决。

  六点左右,山村到处升起缕缕轻烟,农家人开始做晚饭了,而龚光家由于他爸爸突昏突醒的,龚光的妈妈早就把饭菜做好了放在桌上,已经凉了,龚光的妈妈正准备去厨房把菜热一下请王龙来吃,就听见外面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龚光的妈妈脸唰的一下白了,龚光铁青着脸大声叫道:“李九扬那狗杂碎来了,王龙,你快去躲好。”王龙挥了挥手,率先先门外走去。

  有点暗淡的光线下,只见门外的打谷场上站着七个人,中间的那个留着满脸的胡须,一双招风大耳看起来特别醒目,一米八几的身高就像一墩铁塔般的站在那里,长满黑毛的手中还抓着一跟大的木棒,他后面几个一看就知道是那种成天在外面混饭吃的家伙,一个个长的横眉怒目,充满痞气,手中也握着一跟丈把长的木棒。

  中间若铁塔般的大汉叫道:“龚老实,快滚出来,你扬爷来了。”声如洪钟,中气十足。

  王龙一看这架势,就知道李九扬找上门来了,龚光跑去屋内,迅速抓了一把切菜的刀跑了出来,越过王龙,就准备向李九扬冲去,李九扬就像看猴戏一样的看着冲过来的龚光,脸上满是不宵。王龙连忙抓住龚光,说道:“回来,不要冲动,我来解决这件事情。”龚光涨的满脸通红,可是却挣不脱王龙的大手。

  王龙强压下心中的怒火,对着李九扬说道:“你就是那个为非作歹的李九扬把?听说你是这里的土皇帝,而且现在还要去挖龚光家的祖坟?”李九扬看见一个和龚光年纪相仿的少年站在自己面前,只是看起来比常人高点,帅点,也没什么特别的。恶声恶气的说道:“小子,我最讨厌别人比我长的帅了,既然知道是你扬爷,还不滚一边去,是想找死是吧?”王龙说道:“那你就来试试,看是谁不想活了。”

  李九扬的权威受到了王龙的蔑视,挥了挥手中的木棒,大声叫道:“大伙儿一起上,把这个小子的腿打断就行了。”

  当木棒离王龙的身体只有零点一米的距离时,这七个冲向王龙的大汉一起倒在了地上,抱着腿嚎叫起来,“啊,我的腿断了,怎么回事啊?”

  “娘啊,鬼上身啊。”

  李九扬和这群手下一个个吓的三魂七魄都掉了,好像鬼上身一样,只感觉腿上吹过一阵风,就软绵绵的不能着力,倒在了地上,就像平时的大腿骨折一样。

  王龙在旁边说道:“是你们说要打断我的双腿的,现在轮到你们了,这滋味怎么样?”

  李九扬张开大嘴,惊讶的问道:“是你做的手足?你不是人。”王龙微笑着不语,而龚光和他妈站在旁边也陷入了石化状态。

  就在这时,远处传来一阵高昂的警笛声,李九扬听了立刻露出了狰狞的笑容。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五行修神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五行修神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