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初见肖父
新闻工作者2019-06-01 05:113,108

  欧阳力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高兴,因为连老头子都动不了的王龙,今天被他炸死了,得罪他的人,从来没有一个能够活这么长时间的,对于欧阳力来说,王龙能够活到现在,也算是赚了。

  欧阳力大手一挥,对着旁边的那群混混说道:“兄弟们,今天全靠你们帮忙,能让我灭了我的心腹大患,今天真是太开心了,晚上去别样红舞厅玩的费用全部算在我的头上。大家可以放开手脚的玩,哈哈,真是太开心了。”

  混混们顿时大喜,别样红舞厅可是全市最高档的娱乐场所,里面各色娱乐设施齐全,而且最主要的是里面的姑娘一个个水灵水灵的,没有上千的费用根本就不要妄想她们在你面前露出大腿。

  这群混混更是巴结的说道:“谢谢力哥,力哥你真是我们的再生父母啊。”各种奉承的声音纷纷响了起来,欧阳力眼中一缕鄙视的光芒稍盛既逝,不过这些开心的混混们还沉侵在巨大的喜悦中,那里能够看的见。

  欧阳力带头走出了工厂的大铁门,正准备先回家洗个澡,再找几个和自己好的女学生出来兜风。脚刚踏出大门,立刻就像中了定身术一样,张开大嘴,呆在那里,后面跟着的混混们纷纷好奇的问道:“力哥,怎么了,走啊。”

  等这些混混们都走出工厂的时候,他们一个个也像欧阳力一样,看着自己前面不远的地方站着刚进矿洞遭受炸弹的王龙,竟然安然无恙的站在面前,他手里还抱着昏迷不醒的肖荷,正带着危险的微笑看着他们。

  欧阳力大叫起来:“不可能,我可是埋了几百斤炸药在里面,就算是美国的世贸大厦也能够炸塌的,怎么可能炸不死你?”

  王龙摇了摇头,用怜惜的眼神看着欧阳力:“你那点炸药还要不了我的命,欧阳力,我一直没有对你怎么样,可是你一而再,再而三的想对付我,今天你竟然想把我和肖荷一起炸死,你真是罪不可恕,看样子要给你点惩罚,让你能够长点记性了。”

  欧阳力鼓起勇气,对身旁的混混们叫道:“一起上,剁了他。”说完,欧阳力如丧家之犬般的向远出的车子跑去。

  欧阳力身旁的混混纷纷的拔出腰间别着的大砍刀,一个个表功似的向王龙冲去,还没等他们近身,这些混混拿刀的手就一齐齐肩掉在地上,看见这个让他们瞬间就失去一条手臂的王龙正脸含微笑的看着他们,就像看见了魔鬼一样,发一声喊,如鸟兽般散去,这些混混平时靠人多欺负别人惯了,可今天这个杀神动都没动就让他们失去一臂,简直不是人。

  欧阳力正要跨上自己的宝马车,突然感觉就像撞上了一面墙一样,怎么也进不去,转过头,看见王龙正笑嘻嘻的站在他的面前,欧阳力双腿一软,跪在地上:“王龙,饶命啊,我再也不敢了。”说完啪啪的打起了自己的耳光,脸上洪水泛滥,王龙心中暗暗好笑:“凭这欧阳力的天赋,不去演电影还真是可惜了。”

  不过这次的事情确实让王龙怒火翻滚,欧阳家一直对自己采取恶劣的报复手段不说,还一再的对自己身边的朋友下手。王龙运起一缕神念,侵入了欧阳力的大脑,把他的脑神经尽数弄乱,以后这欧阳力就像傻子一样了。其智力就跟三岁小孩一个层次。

  第二天,下午六点准时响起了下课铃声,王龙刚下到一楼,就听见后面有在叫他,王龙转头一看,原来是肖荷,只见肖荷今天穿着一套水蓝色的裙子,更加衬托着一米六五的身材苗条挺拔。肖荷微红着脸,对王龙说道:“小龙,我爸今天晚上请你去我家吃饭,有时间吗?”

  王龙想了想,晚上也没什么事,就点了点头,肖荷看见王龙答应了,高兴的像个小女孩一样的蹦了起来,跑过来拉住王龙的手向校外走去,王龙微笑着跟在后面。

  来到校门口,一辆加长版的黑色奔驰新E级早就等在那里,车门口站着一个五十左右的男子,一脸的沧桑,如刀削般的额头上布满了皱纹,但是一双眼睛却是散发出无比明亮的光芒。

  肖荷不好意思的放开王龙的手,对王龙介绍道:“这是我吕叔叔,他对我很好的。”王龙微笑着打了个招呼:“吕叔叔好。”

  老吕脸上的皱纹像一夺盛开的花朵般绽放开来,笑着说道:“王先生,你好,我叫吕良,肖荷这孩子老在我面前提起你,早就想来看看你了,今天一见果然是一表人才,不错,呵呵,不错。”

  王龙和肖荷顿时被老吕搞的不好意思起来。王龙说道:“吕叔叔,你叫我小龙就好了。”上了车,奔驰在人来车往的大街上穿梭起来。

  约二十几分钟后,车子来到了位于西北方的听语轩别墅群,听语轩是全市最大的远华房地产公司开发的高档住宅区,这里住的非富既贵。听说全市百分之八上以上的高官和富豪都住在这片别墅群内。远离了城市的喧嚣,这里稍微靠近郊区了,但是四周高大的树木和莹莹的绿草让这里更显清幽。

  车子进了大门,开进了地下车库,老吕带着王龙和肖荷上了一楼,只见仿欧式别墅占地上千平米,出了电梯已经到了院子里面的大花园里面了,各种奇花异草争奇斗艳,花园中间是一个水池,池子里面上百条金鱼来回游动着,偶尔有一条翻出水面冒出几个泡泡,王龙在心里感怀不已,这就是有钱人的生活啊。

  来到大门口,王龙远远就看见一个和老吕年纪相仿的男子正如标枪般的坐在客厅的长沙发上,手拿着一张报纸正看的入神。王龙仔细打量了一下这个男人:两寸长的短发让他看起来显得十分的精神抖擞,浓眉大眼,身穿一套阿迪达斯休闲装,如刀削般的额头上闪发着富态的亮光。

  肖荷不冷不热的叫了声“爸”,然后就拉着王龙往沙发走去,老吕对王龙说道:“这是小荷的爸爸。”

  又对肖恩说道:“肖哥,你想见的王龙来了。”

  王龙连忙打着招呼:“肖叔叔,您好,我是肖荷的同学王龙。”

  肖荷的爸爸连忙站了起来,握住王龙的手,开心的说道:“王龙,你好,我是肖恩,我就托大叫你一声小龙把。”王龙看见这个在商场驰骋风云的老人这么和蔼可亲,对肖恩好感大增。

  而让王龙感觉十分奇怪的是,肖荷自从回家看见父亲以后,好像一直有点闷闷不乐,对他爸爸也是态度冷漠,只有在跟自己说话时才显得十分的高兴。一顿晚饭在还算愉快的气氛中结束。肖荷家的保姆高妈连忙过来把桌子收拾干净。

  肖荷对王龙说道:“我去我房间换件衣服,你在下面等会啊。”王龙点了点头。

  肖恩在看见女儿上了楼以后,叹了口气,看见王龙疑惑的眼神,就对王龙说道:“小荷这孩子跟我之间是有点误会,自从她7岁时她妈妈去世以后就一直对我这样,甚至可以说是恨我。”王龙讶异的问道:“叔叔,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肖恩好像陷入了回忆中,过了一会才开口说道:“小荷七岁那年,记的还是一个冰冷的冬天,她妈妈得了重病,本来我一直在病房陪着他们母女俩的,可那天突然有急事需要去办,等我回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一点左右了,而小荷那时候正抱着她妈妈冰冷的身体,脸上挂着的泪水已经结成了小冰条了,一脸的悲痛和茫然,自那以后,小荷这孩子就对我态度冷漠起来,不管我怎么对他,她始终对我有恨意,可能是怪我在她妈妈临终时没有在他们身边照顾她们吧。我对不起她们俩母女啊。”

  话讲完,肖恩的眼睛也湿润了,王龙能感受到老人心中深深的悲痛。

  老吕在旁边也是泪流满面,劝道:“肖哥,人死不能复生,你已经念叨嫂子十几年了,你要把心放开点啊。”

  肖恩抹去了脸上的泪水,展开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脸,对王龙说道:“小龙啊,真是对不起,人老了,就喜欢回忆以前的事,小荷这孩子从小就失去了妈妈,也是命苦的很啊,不过这两年我可以明显的感觉到她比以前都过的开心,老吕告诉我,她经常在他面前提起你的名字,看样子我女儿对你十分有好感啊,我没有别的奢求,只希望你以后能够帮我好好照顾这个孩子,让她可以过的快乐,小龙,你可以答应我吗?”

  王龙眼睛也湿润了,心里没来由的一痛,想不到在人前一副开朗温柔模样的肖荷原来还有这么悲惨的童年生活。坚定的点了点头,答道:“叔叔,你放心吧,我和肖荷是同学,又是好朋友,我一定会好好对肖荷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五行修神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五行修神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