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残缺的一页
玄夜2018-04-16 16:092,462

  “2015年10月9日,国庆假期过得很充实,别人介绍的工作虽然不能提及,但是每天都可以赚一些生活费。终于可以买一件好看的毛衣了。”

  10月9日。

  我将这个时间牢牢地记下,或许十一就是王美玲开始做啤酒推销的开始。

  夜深了,外面静悄悄的,只能偶尔听到过路的车辆在鸣笛。

  刑警队的院子陷入了酣睡,只有我的房间有支烟燃烧的声音。

  唰!

  大概一个小时的时间,我猛地坐起身,盯着日记本。

  “2015年11月2日,今天我变脏了,遇到了他。虽然他对我很好,但是终究我是脏了。”

  “2015年11月5日。今天他带我去酒吧玩,遇到了许多恶心的人,但是这是我的工作,我收了钱就一定要忍着,为了我的母亲。”

  11月2日!

  我的瞳孔缓缓的放大,王美玲被拉下水做了外围女。

  之后的日记,每一篇都提到了“他”。

  没有名字,也有任何的描述,不过从所处的环境和故事来看,这个“他”应该很有钱,甚至不仅仅是同一个人。

  “2015年12月25日,今天是圣诞节,但是我不开心。他要带我去见几个朋友,还买了情趣内衣。说真的,我真的害怕,我不要做了,做完今天我真的不想再做了。”

  我的目光开始扫视,不停的翻页。

  但是让我异常奇怪的是,从圣诞节之后,所有的记录都和这个他有关,王美玲所说的不想再做并没有兑现。

  “怎么会这样?”我趴在日记本上,若有所思,“这不符合人的正常思维。”

  等等!

  突然,我侧脑袋的时候,日记本的细小缺口引起了我的注意。

  “这是……”

  我顺着缺口打开日记本的前一页,时间就定格在2015年12月25日圣诞节那篇日记。而这篇日记之后,竟然有一页被撕掉了。

  怎么?
我浑身一个冷颤,摸着细微的缺口,嗓子剧烈的蠕动。

  日记本怎么会被莫名的撕掉一页。

  那一页究竟记录了什么,才会让这个姑娘继续下去。

  砰!

  就在我深思的时候,门突然被撞开了。

  穆建波跌跌撞撞的冲了进来,情绪有些激动。

  “搞什么?吓死我了。”我长松了一口气,心脏扑通扑通直跳。

  “邢哥,秦姐找到线索了,让你去一趟。”

  这么快?

  我愣了愣神,将腿从桌子上拿下来,轻轻的合上日记本,锁在办公桌的抽屉里,起身和穆建波朝三楼的审讯室而去。

  穆建波脚步有些虚浮的走在我的身后,泛起一个酒嗝,一股啤酒的味道在周围充斥。

  “喝多了吧?”

  我转过身看了一眼穆建波。

  “以后一瓶以上的活动别叫我。”穆建波皱着眉,揉着太阳穴,嗓子剧烈的蠕动。空腹喝酒的反胃,这个动作我懂。

  “行了,你在我房间里睡一会吧。估计今晚上还要出任务,别让金队逮着了。”

  “那行。”穆建波呲着牙笑着。

  三楼的楼道内灯火通明,气氛有些紧张,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莫名的味道。

  我推开了虚掩的门。

  秦晓晨正和李锐在说些什么。

  听到推门的声音,两人齐刷刷的转身。

  “行了,就这样办,二十四小时后对这个大奔哥再进行一次审讯。若是四十八小时内还没有什么线索,就移交公安局杨队接收,记得让杨队签字。”

  “记住了,秦姐,那我先出去。”李锐点了点头,合上文件夹快步走出了审讯室,路过的时候还朝我点了点头。

  对于刑警队的同事对我的态度,我已经见怪不怪了。

  兴许这几天联合办案,还让他们对我有些改观。

  见李锐带上门离开,我才走上前。眼睛朝着玻璃后面的审讯室看了一眼,里面空荡荡的,已经没有大奔哥的身影,显然审讯已经结束。

  我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距离归队只有一个小时的时间。

  “这么快就结束了?”

  “嗯。”秦晓晨敷衍的点了点头,用手指整理了一下稍微有些乱的短发,指了指简易会议桌对面的椅子,“坐,说说发现了什么。”

  “看样子今晚上是要出任务啊。”我呲着牙笑了笑,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忽而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似的,伸长了脖子压低声音说,“要不等会我先睡?”

  “可以。反正我说了不算,今晚上是金队带队。”

  “咳咳……金队也去?”我尴尬的搓了搓手。

  “刑十三。”秦晓晨突然抬头,一双明晃晃的眼睛盯着我看,神色颇为的复杂。

  “怎么?我刚才洗脸了。”我搓着自己的脸,感觉胡渣有些扎手,“就是没来及刮胡子,这不也是为了配合你的工作,去夜总会查案的需要。”

  “你好像变了一些。”

  “是嘛?”我挑了挑眉,内心却噗通一跳,面部肌肉有些僵硬,烟熏嗓吭哧了一声,没有再说话。

  想抽烟,但是在审讯室内却只能摸摸烟盒。

  秦晓晨叹了一口气,虽然声音很小,但是我听得到。

  “说正事,有什么发现?”秦晓晨从桌子上拿过笔记本电脑一边操作打印,一边问。

  “王美玲的日记本上面记载了她的大学生活的点点滴滴。截止2015年10月之前,所有的记录都是一些大学的鸡毛蒜皮的事情,而且并没有提到感情的事情。由此可以推测,王美玲在遇害前,尤其是在宁州技校的这三年应该是没有男朋友的。”

  “嗯,这件事情在我们发现尸体的那天下午前往宁州技校的时候就询问过她的舍友。我们可以排除凶手是因为感情不和而行凶的。”秦晓晨点了点头。右手撑着下巴,嘴唇微微蠕动,有些小性感,“继续说。”

  我看着竟然有些入迷,要不是她的声音,恐怕有些糗。

  “日记真正有发现应该是从去年10月9日开始。日记中记录了这一天是她开始进入ktv推销啤酒的。只是时间不长,日记的内容发生了变化,从刚开始推销啤酒赚钱的喜悦,变得有些纠结。”

  “怎么说?”

  “从王美玲在11月2日的日记可以看出,这一天她真正的下水了,从一个啤酒推销员下水成了外围女。之后的每一篇日记都是两天记录一次。根据夜皇的小丽和小惠说,王美玲是每周的二四六来夜皇兼职陪酒的。这和日记的记录时间完全吻合,所以可以确定的是,日记中的每一篇都记载了死者在夜总会兼职的事情。不过……”

  “不过什么?”秦晓晨快速的在电脑上记录,听我犹豫的声音停下了敲打键盘,抬头盯着我,“是不是提到了大奔哥之类的。”

  厉害。

  我微微吸了一口凉气。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法医的战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法医的战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