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不要脸
泥蛋黄2018-02-14 00:242,589

  邢越尚一看父亲的表情就知道这老家伙要干混事,不等他开口,就先拒绝道:“陛下,我才刚刚来到贵帝国,还有很多不习惯的地方,要是一不小心冒犯到亲王殿下就不好了。”

  “小行,你真的很想要他吗?”女皇陛下也很不想将这个胆敢对自家弟弟动手的兽人放到宝贝弟弟身边:“以前是我没考虑不周,没想到你一个人难免会寂寞,但现在你既然有想法了,自然有大把的人愿意陪你,我为你开个社交晚宴好不好?你没必要非挑这么个来自原始星球的……”

  秦云行不等女皇说完就急切的打断道:“姐你说什么呢,那能一样吗!之前你不是说我成人礼要什么都可以吗,我就要这个。求你了姐。”

  邢越尚闭上眼,狠狠咬紧了牙关。满心屈辱,呵呵,他该感到荣幸吗,他一个来自原始星球的星际难民,被这样一位尊贵的殿下屈尊看上,不仅不嫌弃他恶心,甚至还在大庭广众之下迫不及待的开口索要。

  看出了女皇的不赞成,唯恐错过这样一个机会的邢族长赶紧开口:“殿下能看上我家幼崽,是他的荣幸。我会叮嘱他乖乖听话,绝不会对殿下有任何不敬的。”

  “行吧。”对于弟弟向来没辙的帝王叹息一声:“关于你们走兽一族的安排,我会派人再跟你们重新商议一下的。”

  族长连连点头:“好好好,多谢陛下抬爱。”

  “卖子求荣,不要脸。”

  “也不知道殿下看上邢越尚什么了,不就脸好看点,还不是个兽态发育迟缓的废物。那小子还一脸的不情愿,真是得了便宜还卖乖。”

  “要是有机会跟亲王这样温柔热情的美人在一起,我就是什么都不要也愿意啊。”

  “可人就是不愿意啊,走兽族就是这么对他们的英雄的,也是长见识了。”

  ……

  说话的是飞羽族和鳞甲族的人,小小的议论声格外刺耳,但邢族长和在场的族人们却是眉开眼笑,根本不放在心上,被说两句算什么,只有实惠是真的。

  邢越尚只觉得齿冷,恨不能立马转身离开,远远避开这个装满了脏污货色的垃圾场。可是他不能,不是为了自己的小命,更不是为了那个冷血的父亲,而是为了自己的族人们。

  刑越尚固然没有要牺牲色。相去换取族人利益的觉悟,但他更背不起因一时冲动,就将仰人鼻息的族人们推入深渊的罪孽。他毫不怀疑,如果不顺这垃圾亲王的意,这人定会将全族都连带着记恨上,然后摆出一副仗势欺人的无耻嘴脸,将人践踏进地底。

  为今之计,也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了,现在他还养着伤无法化形,暂时应该还是安全的……吧。

  秦云行很明显不准备就这么收手,他看向族长,问:“我……可以抱着他吃饭吗,他不会咬我吧?”

  族长看着自家儿子那样子,有心想说当然可以,但到底没那么瞎,他儿子估计想咬死这位亲王的心都有了。他心里也很是郁闷,这亲王掳人进宫不说,还一点遮羞布不要,言语间各种践踏,这种人,要不是有女皇护着,早该被打死千百回了。

  “不行哦,小行。”反倒是女皇先开口拒绝了:“你既然要留着他,当然要先带下去教一下规矩才行,不然冒犯到你就不好了。”

  听到教规矩几个字,刑越尚全身的毛都炸开了。

  兽人里亦不乏欺雄霸雌的败类,他曾亲手收拾过一个这样的家伙,在那人的地牢里,他见识到了很多被调*教好的奴隶,肉*体被折磨得只剩本能,精神被摧残得唯余服从。

  曾经的那些性*奴有自己为他们打开牢门,而现在,即将步他们后尘的自己,又有谁能拯救呢?唯恐不能将自己卖个好价钱的父亲?还是自顾不暇的族人?

  越想,刑越尚的心越冷,大不了,就送个尸体给这位亲王玩儿吧。希望到时候他还能有这么好的兴致。

  就在刑越尚万念俱灰的时候,有人却为他开口了。

  “教规矩?”秦云行忍不住想起了马戏团那些被逼着表演的小动物们,一个不乖就要挨饿挨打。赶紧摇头道:“不用了吧。我觉得他挺乖的。”

  女皇皱眉道:“万一他伤了你呢?”

  “我穿着防护服呢,伤不到的。”

  秦云行巴巴地瞅着黑猫,心底软成一团:“把他强留在宫里已经很对不起他了,还是对他好点吧。小动物本就该活成他自己喜欢的样子,而不是我们喜欢的样子。”

  这一刻,所有人看向邢越尚的眼神都变了,鄙夷变成了艳羡,漠视变为了探究,嫌弃变为了忌惮。而邢越尚对着秦云行,也不禁从厌恶痛恨中又生出一丝微妙的动容来。

  “先好好吃饭吧,我保证,就给他做最基本的控制措施而已。等你吃完饭,就能在后殿里看到他了。”女皇陛下有些不情愿的再一次对弟弟让步。

  秦行云点点头表示理解,以前他收留流浪猫的时候,也是要先给猫洗澡除虫打疫苗后,才敢往家里带。他恋恋不舍地看着黑猫,一步三回头的回到座位上,飞速用起了饭。

  女皇陛下却是令人带着刑越尚暂时退了场。

  封闭的房间内,女皇陛下与刑越尚相对而坐。

  “你愿意留在宫里吗?”女皇陛下问道。

  “我有选择吗?”刑越尚讽刺的勾起唇角。

  “你当然有。”女皇陛下道:“只要你不愿意,我就会在最短的时间内,为我弟弟再准备一个和你一模一样的兽人来。”

  “为什么?”刑越尚这下倒是惊讶了:“我以为你不会在乎我的想法。”

  女皇道:“我当然不在乎你怎么想,但我不会放一个心存恶意的人在小行身边。尤其还是在小行那么喜欢你的情况下。”

  “喜欢到将我当我玩物一样公然索取?”刑越尚嗤笑:“那被亲王殿下喜欢的人们还真是荣幸啊。”

  女皇并不想就弟弟那强抢民男的态度多说什么,直接道:“既然你不愿意,那就先保持兽形吧,等我找好人选后,会将你换出来的。而你族人那边,我也会给出说法,不会影响你将来的声誉的。”

  “那就多谢陛下了。”刑越尚虽然不喜欢女皇这居高临下的姿态,但不得不承认,心里确实因此轻松了很多。

  “而在替换之前,希望你能让我弟弟每天都开开心心的。”女皇陛下要求道:“如果你能做到,等你离开之时,我会给你足够的奖赏,作为你这段时间作我弟弟玩伴的酬劳。”

  “明白。”刑越尚相信秦云行再怎么丧心病狂也应该不会对兽态的自己下手,答应起来也没什么压力。

  “为了以防万一,希望你能带上这个项圈。当你离开时,我会命人为你摘下。”女皇招招手,侍从奉上一个金属项圈。

  刑越尚心知自己并无挣扎余地,扬起颈项,任人带上了。

  秦云行吃完饭直奔后殿,然后开心的发现小黑猫已经在小厅里等着自己了。

  “喵喵,过来过来。”秦云行毫无形象的再度单膝跪地了。

  答应了女皇的刑越尚还能怎么样,自然是生无可恋的走到秦云行跟前,等着看这位大爷又要做什么妖。

继续阅读:第三章:不准摸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恶名昭彰绒毛控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