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禁止校园早恋现象
一片口香糖2020-01-14 10:003,455

  十二月的尚高实验学校,陷入了一场前所未有的危机,校园内发生了一起人为纵火案,万幸的是这场案件中没有人员伤亡,但无法估计对受伤者造成的心理伤害,该用多久的时间才能在这漫漫人生中愈合这苦痛的经历。

  校方已经尽最大努力对外封锁信息,可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媒体记者的大肆报道,似不愿随着这场大火一同平息,反而火上浇油,让纵火者以及被害人一一曝光在大众面前。他们追求做案动机与真相的同时,忽略了以当事人的年纪是否承受得住被舆论推向至更高的风口浪尖处。

  最终的真相始终没有公布于众,随着纵火者的自杀而一夜之间变得无关紧要,那些恶意的谩骂与讨伐,终于在死亡跟前一并安息了,从而变成了宽容和谅解。

  这一切都是旁观者的自以为是,他们早在无形中成了帮凶,却还沾沾自喜地以为自己主持了一场公道。

  撇开了道德绑架,校园里还是流传着一种说法,说这是最接近真相的一版故事。

  纵火者是高二在读的女同学,因为情陷一场三角恋,故而一念之差让她动了邪念。

  这些都是从逝者的同学与室友口中拼凑出来的信息,事实究竟如何,不重要了。只有一个人替她做了辩解,是那个被害者,高一的新生。

  她没有将事情原委说得太详细,只是说了句公道话,那个女生点火的那一刻已经后悔了,所以在幡然醒悟的第一时间就进行了扑救,这才导致她死里逃生。

  高一的女同学惊吓过度,又或许是认为逝者生前想谋杀她的心,永不值得被原谅,所以她才肯等到她死后,替她脱罪。

  旧故事渐渐会被新故事替代,听说那个寝室被永久性封锁了,它成了历史长河中的一部分,被后来陆续进校的新生们不厌其烦诉说了一遍又一遍,让它活得很久很久。

  这件事留下的后遗症就是让校方教务组草木皆兵,遵循着“宁可杀错,不可放过”的宗旨,对于校园早恋的情况异常重视,明文禁止。

  第一对杀鸡儆猴的对象就是高复一班的张朗和苏田,说起来真叫人百口莫辩。

  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他们吃过午饭就准备一起去图书馆借书,时间还早,除了图书管理员外,只有他们二人,一室冷清。

  他们选书时很自然就会并排蹲着翻阅起来,看得忘忽所以,就连教导主任方圆何时站在他们面前都没察觉。

  本来这都不成问题,要命的是,苏田蹲着腿酸,后来索性席地而坐,也不知怎么的,手中端着的书,高度正巧够到张朗的腿上,这画面看着就令人想入非非了。

  明明子虚乌有的事情,落在旁人眼里,总像是证据确凿。

  那日中午,方圆将张朗和苏田客客气气请到办公室里,语重心长列举了早恋的一百个害处。怀柔政策害人不浅,张朗和苏田莫名其妙就上演了一出被“乱点鸳鸯谱”的戏码,紧接着就轮到了“捧打鸳鸯”的桥段,他们被方圆的想像力,生搬硬套成了故事中的男女主角。

  基于他们良好的认错态度,方圆没留他们太久,反而用一种过来人的经验对他们做最后的劝解:“不管你们当初决定复读一年的理由是什么,但眼看高考就只剩下半年的时间了,可以说是迫在眉睫,所以还是要把心思多花在学习上。有些事情,来日方长,别因为眼前的一己私欲而耽误自己一辈子啊。”

  苏田和张朗回去的路上,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副吞了苍蝇的恶心相。

  苏田率先反应过来,怒斥张朗:“你傻啊,你当时怎么不反驳?不反驳也就算了,还被牵着鼻子走!”

  “我这人容易紧张啊,被方圆一训,就顺着她的思路想事情了。”张朗摸摸脑袋,说完看她一眼,意思像是在说,我是傻,可你不也没比我强多少嘛!但他最终没敢说出口,苏田很是牙尖嘴利的,说不过时会动手,他不想尝她的拳头。

  人多的地方就藏不住秘密,张朗和苏田没踏进教室门口呢,此起彼伏的调笑声已经一浪高过一浪。

  高复一班经过了三个月的磨合期,已经从最初的冷眼旁观进阶成了当下的口无遮拦。他们都是审时度势的主,谁说不得,谁随便说,心里门儿清着呢。

  “哟!蟑螂!我说你喜欢苏田吧,死不承认,这会儿人赃俱获了,我看你还怎么狡辩!”

  “蟑螂!事已至此,不如趁此好好告个白!”

  张朗是那种任人家开过分玩笑都不怎么生气的人,天生乐呵,这回却急急回骂:“滚你丫的!乱叫什么!”

  苏田主动屏蔽了这些声音,而是做贼心虚般偷觑了一眼无所事事的莫亿年,只见他独自坐在座位上看一本闲书,看得专注,眼波未抬,耳里塞着耳机,浑然不觉发生过什么。

  不知怎的,苏田心口仿佛被天大的委屈堵着,郁结难舒。她心有泣泣,想着已经和他走到了相识的第七个年头,他竟对她的第一个绯闻男友如此无动于衷,没有非得要他表现出一丝一毫出于好友之间的妒意或问候,可不闻不问,连一点好奇心都吝啬给予的态度,竟叫苏田生出“哀莫大于心死”的无奈。

  幸好辛晴的嘘寒问暖消缓了苏田头顶盘旋着的一大片乌云,她还大度地贡献出了范唯尘买给她的那杯半糖热可可,苏田这下连残存的不开心也全部抛诸脑后。

  辛晴趁此空档给范唯尘发了短信。

  “特殊时期,咱俩以后别同时穿帆布鞋了吧,免得被抓到把柄。”

  范唯尘哭笑不得回给她:“全校一千多名学生,至少有一半以上穿咱俩同款帆布鞋,别杞人忧天了。”

  “不就担心老师听风就是雨嘛!田田和蟑螂八竿子打不着的两个人还被抓去批评训话了呢!”

  “那是他们情商有问题,专爱小题大做。别说是同款帆布鞋了,我这周还想和你去买情侣装呢!”

  “别!我对教导主任已经有心理阴影了,可不想再一次去领操台念检讨书……”

  “要去也是我去,轮不到你挨罚。”

  “那还是我去吧,我没你脚法那么精湛……”

  “哈哈!”

  辛晴望见这个笑声,受到了范唯尘感染一般,嘴角扬起一个好看的弧度。

  没想到范唯尘很快接了一句:“那一脚我是故意的,也许当时鬼迷心窍了,我对那个艳阳天下的少女一见钟情。”

  两人第一次直面这个问题,范唯尘之前一直没坦白过踢那一脚的理由,而辛晴也未曾追问。她只是曾经怀疑过那一脚是否单纯,但也只敢一个人默默怀疑罢了,生怕等到真的问出口,遭人贻笑大方。

  如今当答案尘埃落定摆在她的面前,她却不敢冒冒然去认领,这种恍惚的感觉就像在夏日的课堂上,窗外的蝉鸣声将你拖进了十分钟的美梦里,可张开眼,映入眼帘的是数学老师魁梧的背影在黑板上写下数不清的公式和解题步骤,而你拼命去想方才的梦里发生过什么,却听见老师喊你名字让你站起来回答问题。

  你很爱那个美梦,但更怕醒来。

  这边厢的范唯尘和辛晴还停留在剪不断理还断的思绪里时,莫亿年和苏田又一下子进入到熟悉的模式,莫亿年在晚自习结束后,无意中对苏田聊起自己的近况。

  “苏月半,我最近看上一个高二三班的姑娘,我这都茶不思饭不想好多天了,你要不帮我写封情书试探一下?”

  苏口闻言一愣,换了新学校三个月,风月高手终于展露本性,她装作无所谓的样子,笑着劝他:“最近学校严抓早恋现象,你被抓不要紧,但求你积点德,别坑害人家小姑娘行不行啊?”

  这话让莫亿年听着不乐意,憋了许久的气终于找到出口撒欢:“坑害你了吗,管那么多!”

  苏田不服气顶了一句:“谢天谢地了年哥,您有那坑害我的功夫,不如多留意身边美景!”

  这话轮到莫亿年释怀了,笑着将她从头打量到脚,未着一字,但这轻微的眼神分明让苏田觉得他话里有话,比恶言恶语更伤人,都不能够归结为伤人了,而是被人戳脊梁骨。

  苏田痛恨这个薄情的眼神,她表现出来所有虚张声势的一面,立马会被这个眼神毫不留情地打回原形,让她不得不缩回最初的壳里,一字一句无声提醒着自己——你不过是个丑小鸭。

  假如苏田能够长得漂亮一些,下巴尖削一些,身材别致一些,成绩再好一些……假如她能比现在的苏田好上许多许多倍,她一定会自信地告诉莫亿年:“嘿,年哥!多留意身边的美景呀,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哦!”

  可是她没有,所以她说:“莫亿年,离高考也就半年了,去掉两个多月的暑假时间,也不算很长吧,你就忍到大学谈恋爱不行吗?”

  因为到那时候,他们已经不再是同学,无论他找什么样的女朋友都好,只要她不再眼睁睁看着就好。

  “别五十步笑百步了,方圆今天抓的人是谁?你就忍不得吗?而且找谁不好非得找蟑螂,你不知道他有喜欢的人啊?”莫亿年一腔质问总算找到机会借题发挥了,别看他平日里对天大事都不上心的拽样,发起火来怪吓人的,脸色阴郁,好像全世界欠了他钱没还一样。

  “清者自清!”苏田不想和他多废话,撂下这四字就懒得搭理他,言多必失的道理她懂。

  就和莫亿年纠缠不清而耽误的这么一会儿功夫,她不知,范唯尘和辛晴真就因为同款帆布鞋而引起的敏感推测被方圆请去了办公室喝茶。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高复时期的爱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高复时期的爱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