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不问永远,只争朝夕
一片口香糖2020-01-14 10:003,514

  周五的班会,施展眉如期兑现了上个月许下的承诺,昆曲《春江花月夜》的选段在她软糯的嗓音吟唱下,征服了在座所有39名听众的心。

  一曲完毕之后,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好评如潮,叫施展眉笑得眉梢都挤出了不少细纹。

  只是课堂上,轻松的时刻例来是短暂的,施展眉首开先例在班中提及了那场刚平息不久的纵火案事件。

  施展眉用了自己擅长的风格,将事件从一首外国诗中慢慢引出:“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你们觉得这诗怎么样,诗里的价值观,你们是否认同?”

  有人说,诗是好诗,但三者的排名究竟哪个排最高,还得因人而异。

  施展眉尊重每一个人的见地,突然点名问苏田,她怎么看。

  苏田站起来,思索了片刻,说出内心的真实想法:“不以时代背景为前提下定论,都是耍流氓。”

  施展眉最为认可她的答案,笑着让她请坐,也没在她的答案基础上做任何点评和延伸,开始言归正传:“无论你身处何时何地,请在座所有同学们谨记,生命可贵这四字!我感到万分心痛万分遗憾,不久前我校那位选择轻生的女同学,她的离开对我打击特别大。我总是在扪心自问,她的结局,到底是谁来谱写的。是她自己的一念之差吗,还是社会的舆论,亦或是我们所有人的缄默?其实我没有找到答案,也没有正确答案。”

  “作为你们的班主任兼任课老师,我总希望此时的你们品学兼优,未来的你们飞黄腾达,活出这辈子最好的自己。但现在我才敢承认,自己还是有着所有老师都不可避免的通病,总对你们设下过高的期望,也就是说,其实作为老师的我,还是没能与自己的学生和解。”

  “现在的我,由衷祝愿,祝愿高复一班所有的同学,无论未来如何,曾经历过什么,你们都能够真实自在、平安喜乐地生活在世界上的各个角落。”

  一场班会,开得像是追悼会,气氛沉痛哀伤,好在整整提前了几十年警醒在座所有人,其实墓志铭不一定要气势磅礴才不枉为人,重要的是攒够勇气走完这漫长的一生,便是归途。

  苏田悄悄在笔记本上写下这段感悟,她觉得还差点什么,又添上一句:说到底,这一生是长是短都没什么可怕,大家到最后都是殊途同归。

  多年后的她,不忍回首再看一眼曾生出过这种感悟的自己,光阴无情,剥夺她一生挚爱,且被她在不识愁滋味的年纪,一眼洞悉,一语言中。

  就这样,苏田在恍神中,班会已被快速切换到了第二个主题,高中生本就没有被赋予多少多愁善感的权利。

  施展眉通知大家:“有个坏消息通知大家,所以我斟酌再三,特地留到星期五最后一节课宣布——学校决定,今年的元旦小长假取消了!”

  听到这里,全体倒抽一口冷气,抱怨声接连四起。

  “Breaking news!”

  “白天不懂夜的黑,学校它不懂我伤悲啊!”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而是我明明站在你面前,你却告诉我请绕道而行!”

  施展眉听着他们的胡乱即兴改编,被这一帮子活宝逗得乐不可支,随后清了清嗓子对他们解释:“小长假这三天时间呢,学校安排了全校高中级学生去基地拓展训练,到时候我会随行跟着一块儿去。”

  说完,施展眉开始下发具体的通知单,大约是为了弥补他们受伤的小心灵,她特别网开一面:“好了,今天就提前放学吧。早些回家,路上注意安全。”

  苏田和辛晴去宿舍理了些日常物品,在走去车站的途中,苏田翻着白眼吐槽:“三天的拓展训练,不就是变相的魔鬼训练嘛,这得去吃多少苦啊!听我一个当兵的邻居说,教官都是一群吃人不吐骨头的家伙,在那里谁不听话,就用皮鞭抽谁没商量!”

  辛晴隐隐有些担忧:“也没这么残暴吧?”

  苏田啧了啧嘴,意思是辛晴想得太美。

  过了会儿,苏田拍拍胸脯,暗自庆幸:“还好大姨妈刚走,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惨了!”辛晴瘪着嘴,欲哭无泪。

  “对哦,你正好中奖!”

  苏田和辛晴分在同一个宿舍,对她的生理状况了如指掌,而且这个年纪的女孩普遍都有痛经的现象,可以说是苦不堪言了。

  “不用怕,到时候实在痛得不行,就去医务室休息。教官也是人,不会这么不通情达理的!”

  “是呀,船到桥头自然直。”辛晴向来比苏田乐观一些,于是不再杞人忧天。

  星期五的车站人满为患,对面就是个24小时营业的便利店,这会儿大家都饿了,很多人都在吃热气腾腾的关东煮,也有啃面包和吃饭团的。

  苏田被这阵食物香气熏的不行,怂恿辛晴一起去买点吃的再等车,辛晴自然是没理由不依她的,两人手挽着手穿到马路对面。

  此情此景下,苏田不无感伤地叹息:“辛晴,多亏你高考落榜和我做了同学,以前我都是屁颠屁颠缠着莫亿年陪我买好吃的。事实证明,没有靠得住的男人,只有不健忘的女人。回过头才发现,我的世界只有围着他来转,他却撇下我满世界瞎转。”

  “他以前交过那么多女朋友,也像这样,交了女朋友就把你丢一边了吗?”

  “哦,那倒没有。奇怪,莫非这次的江町特别招他喜欢吗,咱俩这都多久没说话了!?”苏田恍然大悟,低着头掰着手指数数,她仔细回忆了一遍,两人究竟是从何时开始变得无话可说,见了面眼神也是东躲西闪的。

  苏田想得太过投入,就连辛晴暗示性轻靠她手肘都没留意,不经意抬眸的瞬间才用余光瞥到,有个熟悉的身影正从她身侧走过,或许是他经常嚼口香糖的缘故,身上总是有股清新的薄荷香味,苏田的魂就是从这一刻被勾走。

  就是这么机缘巧合下,苏田第一次看到了江町的背影,她有一双 修长笔直的腿,上身穿一件高腰露脐的白色宽松毛衣,下身配一条黑色的小脚裤,简单又随性的搭配风格,衬得整个人窈窕中透出小性感。

  仅管没有看到她的庐山真面目,但苏田仍是暗自唏嘘,若非美得不可方物,也绝不敢与莫亿年并肩同行得如此心安理得。

  苏田强忍着妒意,看似不着痕迹以外人的眼光评判莫亿年的审美:“你别看莫亿年一天到晚摆出一张谁都瞧不上的臭脸,自己其实很肤浅的,当他女朋友,长得好看就可以了!他从小到大不知道换了多少个女朋友,说他花心吧,其实又特别专一,一直就喜欢长得好看的小姑娘没变过,这样看看,倒又是很长情的。”

  辛晴笑着听苏田喋喋不休列出了莫亿年的重重罪名,不便发表任何感想,哪料到背后忽然传来一句阴阳怪气的指控:“苏田,可真有你的!”

  见鬼了!

  谁能想到,美人在侧的那人还会重新原路折返,一字不差将苏田的数落听在耳里。

  莫亿年以为,最不济,他在苏田心里还是个外冷内热的老同学,偶尔打趣或埋汰她,都是因为关系亲近才被默许的。孰不知,一直以来,他在她眼里就是个不折不扣的花心大萝卜,而且是那种见一个爱一个、爱一个换一个的斯文败类。

  莫亿年不是气别的,气苏田将他看成一个低级动物。

  背后非议他人,苏田自知理亏,面对当事人指责也是支支吾吾说不出个所以然来。这种难堪的场面,像是让她一下回到了数学课堂上,分明自己很努力也很上进,偏偏是徒劳的,每次解题都能解出一身虚汗来。

  辛晴见状,为避免一场不必要的纷争,只好主动站出来打圆场:“莫亿年,你误会了,其实田田……也没说你不好。”

  莫亿年冷笑着接话:“是啊,她只是在陈述事实而己,对吧?”话是对着辛晴说的,但质问是实实在在对着苏田的,他的眼神刺刀般凌厉,许是原本的他漫不经心惯了,说起狠话来才最有杀伤力。

  苏田知道这回是真的触到他逆鳞了,乖乖低眉噤声,习惯使然,垂眸时不自觉横了他一眼,似在无声责怪,和女朋友吵了架吧,才跑我这里来找不痛快!

  幸好,突然从便利店出来的范唯尘使这场对峙不了了之,他扬了扬手中的袋子,对他们说:“你们爱吃的都买了,一起去等车吧!”

  辛晴用眼神示意范唯尘赶紧将莫亿年请走,可他如同一尊大佛般怎么请也请不走,最后辛晴算是明白了,他这是要留点私人空间和苏田独处呢。

  可惜苏田怕他,怎么说也不愿和他走在一起,太过用力拽紧辛晴的手臂,弄得辛晴左右为难,最后用幽默的口吻对苏田小声哀求:“田田,再用力就得脱臼了。”

  “哦!”闻言,她终于松开一些力道。

  十二月的寒风,一点一点风干苏田掌心里濡湿的心事,那些在青春期里躁动不安的情绪,正如过了花期的夏荷,荼蘼过后,归于寂静,总带着一种喜极而泣、物极必反的感伤。她却始终安于在岁月变迁中,度过寒冬腊月,守过斗转星移,不问永远,只争朝夕。

  苏田坐在莫亿年身旁,默默地懊恼,最多只能再做半年的同学了,何必为了一点点莫须有的不快,让建立下来多年的情谊毁于一旦?

  想通这个道理,苏田转过头去,笑着对莫亿年献殷勤:“莫亿年,这个周末,我回到家里继续帮你写情书追女孩吧?”

  莫亿年斜睨她一眼,似笑非笑。

  这个笑容苏田她认得,李宗盛如是写下这句便是——春风再美也比不过你的笑,没见过你的人不会明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高复时期的爱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高复时期的爱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