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谷口大打出手引出神秘女子
爱丫头2018-02-28 01:241,646

  “你们是不是聋了!没听见本姑娘要你们交人吗!是要本姑娘血洗了你逍遥谷才肯交人?”那姑娘一点耐心没有,刚刚喊完上句话没过两分钟,又开始叫嚣起来。

  我们面面相觑,很显然的,我都不知道那姑娘是要我们交出谁。无暇子看了一眼谷月轩,那意思很明显就是要他问问。

  有事弟子服其劳,更何况他还是老大。谷月轩上前一步,不疾不徐的道:“不知姑娘要我们交出什么人,逍遥谷自问没有窝藏江湖上追杀的恶人,姑娘是不是找错地方了。”

  那姑娘听到谷月轩问话,又是一阵大吼:“呸!你敢说我祁先生是江湖追杀的恶人!你还想不想活了!昨天我的人亲眼看见他进了你逍遥谷,少跟我废话!交人!”

  我听着心下立马开始思索,祁先生?谷里有这号人吗?我怎么不知道,不过听着怎么有点耳熟,好像在哪听过。

  荆棘见我不解,凑到我耳边说:“莫祁,那日挟持你的人,怎么?忘了?”我更愣了,反问:“为什么说我忘了,我不是刚被你解了穴就晕了吗?那之前也没人给我说过他的名字啊。”

  荆棘皱眉盯了我好一会,才说:“解穴之后的事呢?你不记得了?”我摇头,正想问,那姑娘又吼起来了。

  “旁边那对狗男女!不要在本姑娘面前咬耳朵!不知羞耻的家伙!本姑娘在这要人,你们居然在那谈情说爱!有没有把本姑娘放在眼里!”她吼得声音很大,最主要是内容,不堪入耳。

  瞬间,我和荆棘的脸就黑了,这话不说在古代,就是现代也是不堪入耳及其难听的,就差没指你鼻子骂娘了,不过看样子她倒是很想骂,碍于姑娘家的面子,没张嘴。哼,还知道自己是个姑娘。

  我和荆棘聊天的内容无暇子也是听着的,明明是讨论这姑娘要的人,偏偏被她说成苟且之事,这气要忍得下我和荆棘也不用混了。饶是无暇子,听着弟子被人这么骂脸上也已有了怒气,而他偏偏也是个极护短的。

  身为当事人,我和荆棘更是不爽,本身荆棘也不是个好脾气的人,相对于骂我,我更加人受不了的是她把荆棘骂了进去。

  于是我俩向无暇子作了一揖,表示想下去收拾收拾那个女人。无暇子挥了挥手,“勿伤人性命。”这话是说给荆棘听的,不过想也知道怎么可能不伤人性命,无暇子也知道,不过习惯性的叮嘱叮嘱而已。

  转身我们便提刀出了山谷。

  “不知姑娘何姓名?”我脸上带笑,眼睛里却是一片寒霜。可这姑娘不是个明眼人,她还以为我们是下来给她道歉的,用鼻孔看人,嚣张无比的说:“要道歉的话得给本姑娘跪下来,我曲惜花不是你能得罪的!还有你知我名字做什么?”

  “因为荆棘刀下无无名之鬼。”这话是替荆棘说的。

  话刚落,那姑娘带着一种莫名其妙的表情定在了我面前,她身后是握刀的荆棘,我一步跳远,血在瞬间从她咽喉喷了出来,一滴也没溅到我俩身上,空气中尽是血腥味,我竟然有种隐隐的兴奋感。

  无暇子站在谷里,看着这场景,不由的摇了摇头,心下念叨,动手还是太慢了点,回去让他俩好生练练。要是平常听了绝对一脸诧异说这老头疯了,这不快还有什么快?不过在逍遥谷弟子的眼中,这不是什么好奇怪的事。师傅的标准是动而无形,刚才他们都看见了荆棘的动作,饶是后进谷的东方也勉强看清了一点点,所以,说他慢也没什么不对。

  旁边围着的那群人,看见这场景,一时也呆住了,动也不动,就只光盯着那无头**的女尸,直到我拔刀和荆棘杀进去,他们才反应过来,大吼着什么他们才两个人,很容易就杀了,杀了他们我们再血洗逍遥谷之类的话。

  我冷笑,什么叫才两个人?逍遥谷弟子少,也就只有我们四个,但是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泡,就是我,他们这群人一敌十都不是什么问题,更不要说荆棘了,他不知道早来多久,还是个武痴。

  这群人估计也就是些普通的打手,真的太弱了,我刚好没多久,单刀上阵,也是一刀一个,荆棘双刀在手,解决起来更快,于是没一会儿,人就下去了大半。但是我明显不满足于这种单方面的虐杀,一点都不刺激。就这群废材,还想血洗逍遥谷?不知道哪来的胆子,真当逍遥谷人少就好欺了?

  就在我和荆棘都快不屑于动手的时候,人群后面的轿子里传出一个好听的女声。

  “二位,请住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东方荆棘尽相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