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尹希文2018-02-23 12:001,198

  不知道为啥,也就是想写写了,好多年前就有这想法了,不过今天终于是敲下了这段字,手速还贼慢,二指禅。慢慢敲吧,我也就是一写,您那也就一看,也算是茫茫世界中的一份缘分吧。好好活,慢慢走。

  我呢出生在大连安波镇,一个小镇,有着温泉的小镇。父母是赶集卖货的,生活在农村的宝宝们能知道,不知道的请去百度,说白了也就是小商贩。辛辛苦苦二十多年,起早贪黑用转出来的一分分钱把我垒大了,头上还有个姐姐,差五岁。

  相对于我姐姐的顺产,我的出生比较坎坷,家中长辈当初是没有要二胎的打算的,而且当时是计划生育,喊着普及一胎,控制二胎,消灭三胎的时代,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当时家里穷,长辈反对。我姐五岁那年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也可能是家里负债还完了,在重男轻女的思想下我顺着这种思想诞生了。我父亲的负债主要来于我的奶奶,母债子偿。我爸爸兄弟姐妹5个人,全靠我爷爷,在大队政府上班,隔现在我父亲那也是官二代,我奶奶呢,用现在的话说叫全职主妇,不过这个全职主妇做的不太称职,到处借钱花,就像跟现在的年轻人一样刷信用卡,透支未来,债台高垒。我从没见过我爷爷,他的墓碑上到现在也没有我的名字,在我出生前,他就过世了,只留下了几张老照片,现在那几张照片也不知道放在哪个角落继续积攒着灰尘,或许也已经被老鼠化为了尘土。爷爷会过世后,债主带着借条催债,累计约2万元,在那个3000块就可以盖三间大瓦房的时代。也因此产生了农村最常见的,分家。父亲背下债,继承了爷爷的房子,父亲小时候特别好打架,奶奶曾经断言,父亲将来是蹲监狱的料子,时间证明,人是会变的。因为父亲的叛逆,奶奶分家偏爱大儿子,和二儿子也就是我的大大,二大,所以分家的时候债务平分,而父亲分到的东西却是最少的。父亲一气之下,要了房子,背下了所有的债,在那个3000元可以盖三间大瓦房的时代,背了2万元的债。

  婚嫁都讲究门当户对,背了2万债务的父亲,没人肯嫁,我的姥姥,也就是我奶奶的亲妹妹将她的大姑娘我的母亲,亲手推到了我父亲这个坑里,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结婚的时候,包括生我姐姐的时候,因为穷,没人来赶礼,除了最亲的人,那时候的礼金20就是大礼了。爷爷过世后奶奶改嫁,父母将爷爷留下的房子卖了,搬到姥姥家一起住,老爷是木匠,会做鲁班枕的木匠。爸爸结婚后,父亲承担起了一个男人的责任夏天卖雪糕,把赚回来的一分分钱积攒成50元,买化肥喂玉米。凑够50元买化肥喂一块玉米田。苍天总是向着努力的人,承包土地的时候,村里正好多出来一块地,很幸运,我父亲抓阄抓到了他,同一年,那一块玉米田丰收两仓玉米,乐坏了父亲这个做着小买卖的庄稼人。父亲把老房子卖了以后用卖了的钱买了台三轮车,装上了车棚,上午赶集卖货,下午做出租,在丈母娘的帮助下,自己不断努力下还完了债。我对那台三轮车的记忆现在仅剩下当初来地震的时候,一家人不睡在房子里,睡在车里的记忆。蓝色的五征车,蓝色的车棚。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好好活,慢慢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