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阚小七2018-03-03 16:283,473

  当陶乐乐以百米冲刺的速度杀到一班时,才得知何昭然临时有事先走了。

  “走了?”她眨巴眨巴眼,有些失望的问。

  不是说好了一起走吗?出尔反尔?

  陈慕山把书包往右肩上一搭,点点头:“走了。”

  “啊……那应该是有很着急的事情。”

  陶乐乐思忖。

  陈慕山回想起平日里总是温和淡然的同桌在最后两节课坐立难安的样子,难得赞同死对头的观点。

  两人并肩走在校园里,被忽略的友情渐渐回到正轨。

  “陶乐乐,你真的喜欢何昭然吗?”陈慕山忽然启唇,收起了平日里吊儿郎当的样子,眉目间多了几分认真。

  陶乐乐把脚下的石子踢远,弯弯的月亮眼里透着些许迷茫。

  喜欢……吗?

  老实说,她也不知道。

  “看不见的时候总是情不自禁的想起他,看见的时候往往又因为激动,不知道怎样才好……”只知道一个劲儿的傻笑。

  陶乐乐总结了一下自己的症状,停下脚步,把心里的疑惑抛给陈慕山,“……你说这是喜欢吗?唔……就是你喜欢言望的那种喜欢。”

  ……最后一句是她中午的时候在陈慕山耳边悄悄说的内容。

  ——“陈慕山,你喜欢言望。”

  ——“别否认,我电脑里里还留着你三年前偷亲她的照片呢。”

  一石激起千层浪。

  有些话适合悄悄说,有的感情只能自己一个人知道。

  并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像陶乐乐,喜欢一个人喜欢的那么理所当然。

  大多数进入青春期的少男少女在面对自己喜欢的人时都是羞于启齿的。

  陈慕山自然也不例外。

  “陶乐乐,你给我小点声。”陈慕山四下看了看,脸色涨红,结结巴巴道:“说,说你呢!别想转移话题……”

  “昂……”她没转移话题啊,陶乐乐跳起来拍陈慕山的脑袋,“所以我问你啊,这是你所说的喜欢吗?”

  “……”

  陈慕山沉默了,以他单恋多年的经验来看,这不是喜欢是什么?可他到现在还是不敢相信这个小魔女会对人一见钟情。

  没错,自从陶乐乐三年前整得他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之后,她在他心里的外号就变了。

  由笑面虎正式升级为小魔女。

  快走到校门口的时候,他脑子一抽,扭头问,“你为什么会喜欢何昭然?”

  “长得好看。”陶乐乐笑眯眯的,答案听起来很随便。

  “……呵呵,”陈慕山很有深意的笑了两声,“唐瑾然长的不比他差吧。”

  “这关唐瑾然什么事儿?”

  陈慕山奇怪的看了陶乐乐一眼,嘴角坚强的扯出一抹怪笑:“……好,有,道,理。”

  陶乐乐:“……”

  过了会儿,他又不死心的问道:“可是你都不了解他……”

  陶乐乐怔愣了一下,不耻下问:“喜欢一个人必须要先了解他的全部吗?这是必要条件还是充分条件?”

  数学渣渣陈慕山:“……”

  这好像不是必要条件。

  见他不回答,陶乐乐踩了对方一脚:“我问你话呢?”

  “……”陈慕山放弃和理科生交流。

  有本事把你这凶悍的一面360度无死角的展示给他看啊啊啊啊啊啊!

  以上是陈慕山在心里的咆哮声。

  咆哮完了,陈慕山深深的反思了一下。

  和陶乐乐这种坦诚又不顾一切的态度一对比,他发现是他狭隘了。

  感情这东西还真说不好。

  不是说非得了解一个人,才能喜欢。

  有些人的感情太过突然,说不定在哪一天的哪一分哪一秒它就叫嚣着来了,气势汹汹让人猝不及防毫无防备,但想起来时又让人心跳加速。

  比如,陶乐乐对何昭然。

  有些人的感情难以启齿,太过小心翼翼,担心喜欢的那个人知道会远离他,又怕喜欢的那个人不知道会错过她。思前想后,爱的谨慎。

  比如,他对言望。

  这么一想,突然有点嫉妒她了。

  嫉妒她喜欢的光明正大。

  陈慕山灵光一现。

  ……好像不对,她不知道何昭然今中午已经听到了她的秘密。

  也就是说,对于陶乐乐来说,她现在只是偷偷的喜欢,对方并不知道?

  那么何昭然答应跟她一起回家是为了……

  陈慕山虽然有时候八卦但却并不笨,一想便明白了其中的用意。

  恰好陶乐乐抬起眼皮瞅了陈慕山一眼,她蹙眉道:“……你这是什么眼神?”

  陈慕山收起一脸同情,双手抱拳,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似的,“在下这是为你感到高兴呢。”

  为你还能嘚瑟两天高兴。

  尽管陶乐乐不怎么相信,但还是笑得一脸欣慰,“谢谢了,等我拿下大美人第一个请你吃喜糖……但是你的嘴巴得给我闭严点,听到没?”

  “……听到了。”

  如果你拿得下的话。

  ******

  陶乐乐回到家的时候,林巧已经从花店回来了,正在厨房张罗晚饭,一进门就能闻到一股浓郁的肉香。

  陶乐乐顺着香味钻进厨房,从背后抱住林巧的细腰,闭着眼,脸蛋蹭在林巧纤细的后背,一脸享受状,“妈妈,你真香。”

  林巧不吃她这一套,“……说明白点,是你妈我香还是我炖的排骨香?”

  陶乐乐笑得十分狗腿,“……因为妈妈香所以炖的排骨才香。”

  “你这丫头……”林巧笑着转过身,刚切完牛肉的手上看起来油腻腻的,“来,看看我们家丫头瘦了没?”

  陶乐乐乖乖巧巧的站在原地,任凭林巧打量。

  林巧仔细端详了半晌,诚实道,“脸上怎么还是这么多肉?”

  陶乐乐瘪瘪嘴,哼了一声,拿起几瓣蒜,剥蒜!

  “但身上看起来倒像瘦了。”林巧毫无诚意的安慰。

  陶乐乐幻想了一下一个身材纤细的少女脖子上顶着一个大头的形象……

  妈呀。

  她恶寒了一下,丢下蒜跑到镜子前观察起来。

  呼呼,还好只是有些婴儿肥,不是比例严重不协调的大头娃娃。

  她又钻进厨房陪林巧说着话,“我在学校门口看见陈叔叔了,他说爸爸回来了?”

  林巧嗯了一声,语气带着抱怨和关心:“你爸他……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刚回家,连衣服都没来得及换又急匆匆出门了,估计一时半会儿回不来了。”

  “哦。”

  陶乐乐松了口气,心里有点小小的窃喜。

  陶家是个典型的严父慈母家庭。

  林巧在小区东门的街角开了一家花店,有自己的生意要忙,但从根本意义来上,她体贴顾家,万事以丈夫和女儿为先,绝对称得上贤妻良母。

  而陶煜是个严厉古板的男人,不管是对公司下属还是对待陶乐乐这个唯一的女儿,他总是喜欢板着一张脸,严于律己,也严格待人。

  从小到大,陶乐乐就没见她爸笑过,至少是没对她笑过。

  她都不知道她妈当初是怎么瞎了眼瞧上她爸的。

  于是……

  在别的小孩子喊着爸爸抱抱妈妈亲亲的时候,陶乐乐最喜欢做的事情除了怂恿她妈带着她离婚改嫁外就是哭着和她爸探讨“姓陶的,我到底是不是你亲生的”这个严肃的学术性问题。

  这两件事通常都会赢来陶煜一个极其冷漠无情的眼神。

  在小孩子的世界里,冷暴力有时候远远比热暴力更加可怕,也来的更加深刻。

  尽管陶乐乐快十七岁了,但陶煜留给她的阴影依然存在于她的记忆深处。

  以至于每次见了她爸,她都跟老鼠见了猫似的,躲得远远的,对他又敬又畏。

  庆幸的是,在陶乐乐的成长旅途中,她有一直疼爱她的妈妈和宠爱她的舅舅,避免了剑走偏锋,成为一个性格“变态”的人。

  ****

  林巧说的没错,晚上陶煜回家的时候已经凌晨三点多了。

  陶乐乐刚追完剧摘下耳机,便听到一楼的动静,她赶紧“啪”的一声关掉床头灯。

  黑暗中,她睁着眼睛看着天花板,墙纸上的星星发出淡蓝色的夜光。

  隐隐约约,她听到妈妈开门去了客厅,接着传来两人的对话声……

  “怎么回事啊?这么晚才回来。”

  “王老师那边出了点事,我过去看看。”

  “啊……你怎么也不说一声,早知道我就跟你一起过去了……”

  “嗯,今天乐乐回家,你留在家就好。”

  “你呀……王老师那边什么情况?”

  “……”

  困意渐渐袭来,陶乐乐有些支撑不住了,上下眼皮挣扎了几下,迷迷糊糊睡了过去。睡过去的前一秒还在想明天早上一定要问问妈妈王奶奶怎么了。

  结果第二天她一觉睡到了十二点,等起床后发现家里就剩她一个人了。

  一个人的时候总喜欢胡思乱想。

  而一颗少女心系在何昭然身上的陶乐乐满脑子想的自然都是心上人。

  她将昨天中午拍的那张照片看了又看,可她觉得不管看多少遍……照片中的少年总是那么好看。

  鼻子好看,嘴巴好看,眼睛也好看。

  总之,哪儿哪儿都好看。

  可除了知道他长得好看,除了知道他的名字,除了知道他性格看起来还不错外,她好像不知道对方的任何信息。

  就像陈慕山问的,“你了解他吗?”

  陶乐乐烦躁的抓抓头发。

  她确实不了解他。

  她不知道对方以前是哪个学校的,不知道对方在之前的学校有没有女朋友,不知道他喜欢吃什么讨厌吃什么,不知道……

  他喜欢什么类型的女孩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水晶鞋与红领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水晶鞋与红领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