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惊蛰
2018-02-24 18:003,273

  万物出乎震,震为雷,故曰惊蛰,是蛰虫惊而出走矣。

  出云国,京都。

  出云国一年四季,最美的时候,大概就是冬季了吧?地处偏北的出云国,到了八九月份就开始飘雪,一直到来年的春天。整个国家都是白茫茫的一片,入眼的全都是纯粹的白。

  今年的京都,雪莫名的少了些许。城内的积雪堪堪能够掩住脚踝,不似往年那般,到处是齐膝的积雪。私下里,有不少人都在传,这雪这么少,肯定是皇帝陛下,去年犯的错,被老爷天给惩罚了。

  皇宫内,出云国第六代皇帝,就这么静静地站在寝宫门前,看着天空的月亮。身后跟着一个面白无须的中年太监。

  夜晚的风还是冷了些,随侍的太监显然有些撑不住,正在瑟瑟发抖。

  “陛下,这里未免冷了些,还是先进去寝宫吧?龙体重要。”太监的声音有些清冷,谈不上尊敬或者畏惧,就好像在跟一个普通人说话一般。

  他自己都忘了,从什么时候,皇帝在他眼里不再是高高在上,如坐云端的神。

  “张父,你说等开春了,帮朕再选几个秀女如何?”皇帝的声音显得很轻佻,带着一股子期待。

  “陛下还请放心,老奴会安排好的。”

  皇帝回头看了他一眼,目光在某一瞬间像刀子一般锋利又瞬间变得轻佻:“那就交给张父了。”

  说完,皇帝当先走回了寝宫。被称作张父的随侍太监,在原地站了一会儿,换了一副笑脸,轻轻走了进去。

  寝宫上面,积雪被打扫的干干净净,一个身穿黑衣的刀客,斜窝在屋脊上,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酒。

  他不喜欢出云国的小皇帝,那个出云一鸣的年轻人。当然,他更不喜欢跟在小皇帝身边的太监,张春华。

  “你不该来这里。”

  一个声音响起来,黑衣刀客放下了手中的酒壶,抬头看了看另一边忽然出现的白色身影,摇了摇头,晃晃悠悠的站起来,冲着对方道:“你真无聊。”

  白衣人皱了皱眉头,然后继续挂着一张死人脸道:“你太危险了。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黑衣刀客掏了掏耳朵,吹了吹不存在的秽物,轻佻的说道:“话说,你怎么会想起来保护这么个废物?别跟我说是为了钱啊,以你的实力,往南边走,那些大国给的工钱更高吧?”

  回应他的是一阵沉默。

  黑衣刀客也不在意,自顾自的继续说道:“你不放心我,同样我也不放心你。我可是出云国人,你跟石头里崩出来的一样,从哪来,有什么目的,我都不知道。然后你就直接成了出云一鸣的背后灵,我不得不考虑你的用意。”

  “你不是说他是个废物吗?”

  “那也只能我说。而且,不管他废物不废物,他都是出云国的皇帝,出云国的命运就在他手中,而现在他的命在你手中。你说,我该不该担心?”

  “我不会伤害他。”白衣人平静的说道。

  黑衣刀客将手中长刀举起来,没了刚才的轻佻,一脸平静的看着自己的长刀,道:“我从来不把希望放在别人的身上。”

  白衣人沉默了一下,道:“今天,不是时候。”

  “我等你。”

  “好!”

  两人同时消失,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只不过就在他二人消失的一瞬间,寝宫内原本面无表情的张春华,露出了一丝嘲弄的笑容。

  “刀三十三和天地有雪,终归只是江湖人士,不足为虑。”

  他的声音很轻,轻到除了他自己之外,没人听得到。

  与此同时,京都以南,十八里铺里来了一个手拿折扇的年轻人,身后还跟着一个管家模样的老人,入住了一家名叫云中楼的客栈。

  十八里铺是一个很有意思的地方,大概算的上是出云国最热闹的地方。一个四四方方的镇子,以衙门口为中心,两条四马并行的道路将整个镇子分成了四个区域。四个区域因为产业的不同,被冠以“酒色财气”的称号。

  云中楼就处在酒字区最繁华的地方。整个云中楼罕见的建了四层,第一层摆了十来张桌子用以吃酒,第二层是雅间,三四层则是客房。

  这会儿正是午夜时分,不过云中楼的一楼仍然热闹非凡。原因倒也很简单,今天云中楼特意请了七娘子来唱曲儿。整个十八里铺子的老少爷们能来的基本原来,甚至有不少人京都的公子哥冒雪赶来。

  就为了一睹七娘子芳容。当然还有没有其他的想法,就不得而知了。

  门被推开的一瞬间,寒风呼啸之下,所有人都看向了开门的人。

  一个手持折扇的年轻人,带着温和的笑容,拱了拱手。然后快步走进来,身后一个老仆背着简单的行囊跟进来,顺手将门关上。

  不太引人注意的主仆二人找了一个角落的位置坐了下来,自由店家去迎接。早来的客人们看了一眼之后,就不在在意他二人,开始闹着让云中楼掌柜的,赶紧把七娘子给唤出来。

  “掌柜的,哥几个从下午坐到了现在,就为了七娘子,怎么着,这都午夜了,还藏着掖着呢?”有忍不住的人,喊了起来。

  好像一个引子一般,话音一落之后,众人都跟着起哄。

  那掌柜的忙不迭的走出来,笑容满面的说道:“各位爷,再稍等一会儿。七娘她正在打扮,不消一刻钟就能出来。”顿了顿,又继续说道:“七娘说了,劳烦诸位爷等了这么久,这第一曲唱什么,各位爷说了算。”

  说完,掌柜的笑眯眯的看着众人,不再说话。

  角落里,手持折扇的青年轻笑一声,道:“这掌柜的倒是好手段。”

  似是给他的话做注脚一般,掌柜的话音落下没多久,就有一个看起来被酒色掏空了身体的贵公子站了起来,一脸得意的喊道:“小爷出一百两,这曲子就唱天仙子!”

  “哼,区区一百两就想让七娘子为你唱曲?打发叫花子呢?”立刻就有人不屑的嘲讽了这贵公子一句:“我出五百两!”

  两人只是一个开始,很快就有不少人加入了竞价。最后,被一个看起来富态的胖子,用白银两千两,拿下了这点曲子的权力。

  掌柜的一脸波澜不惊的冲着他拱了拱手,道:“恭喜宫少爷!”

  富态胖子宫少爷摆了摆手,道:“别说这些,让七娘子出来吧,就唱一曲《双双燕》吧”

  “稍等片刻”掌柜的略微欠身,转身走向了后堂。

  大厅内立刻热闹起来,有相熟的不停地向宫少爷拱手,恭祝他可以成为七娘子的入幕之宾。也有那不服,话里话来带着酸劲儿挤兑宫少爷的。

  宫少爷全然不在意,只是笑眯眯的跟每个人回话,看不出来一丝一毫的火气。

  “此人是谁?”角落里的年轻人低声问了一声。

  那老仆挣开半眯的眼,轻轻回了一句:“丞相宫天华的孙子,宫向天。”

  “哟,出云国第一衙内啊。”年轻人略带调侃的回了一句:“宫天华知道他孙子这么败家么?”

  “他知道。”老仆一脸平淡的说道。

  年轻人闻言笑了笑,道:“宫天华会做官。”

  两人说话的功夫,掌柜的从后堂又走了出来。不等他开口,所有人都往他身后看了过去。入眼的是两排侍女,一排四个,手持花篮。侍女后面,一个身穿白衣,罩着白纱的曼妙身影。

  “七娘子!”有那激动地,在看到那曼妙身影的一瞬间,脱口而出了对方的名字。

  七娘子出现的时候,已经有云中楼的伙计们,摆好了琴,支好了纱帐。侍女们一边撒花,一边朝着纱帐走去。七娘子迈着轻盈的步子,走到纱帐后面,款款落坐在琴前,轻轻波动了一下。

  “叮~”

  全场皆静。

  “奴家倒是让诸位久等了,听掌柜的说,诸位想听一曲《双双燕》?”七娘子说着话,隔着纱帐有意无意的看向了宫少爷。

  宫少爷笑眯眯的站起来回道:“七娘,这《双双燕》由你唱出来,必定别有一番风味!”

  纱帐后面,七娘子取下面纱,回道:“那奴家就献丑了。”

  琴音起,七娘子略显柔糯的声音慢慢飘了出来。

  “过春社了,度帘幕中间,去年尘冷。差池欲住,试入旧巢相并。还相雕梁藻井。又软语、商量不定。飘然快拂花梢,翠尾分开红影。

  芳径。芹泥雨润。爱贴地争飞,竞夸轻俊。红楼归晚,看足柳昏花暝。应自栖香正稳。便忘了、天涯芳信。愁损翠黛双蛾,日日画阑独凭。”

  “好!”一曲终了,宫少爷第一个站起来大声叫好。

  不过他话音刚落,就停在原地,然后仰面栽倒在地。整个云中楼突然安静了一下来。下一秒,宫少爷的家奴发出凄厉的喊叫声:“少爷!您怎么了?!”

  紧接着整个云中楼都乱了。

  只有角落里的两人仍然安静的喝酒吃菜。

  “少爷,明天就是惊蛰了。”老仆低声说道。

  年轻人看着混乱的云中楼和倒在地上生死不知的宫向天,笑了笑道:“是个好日子。”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江山如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