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河沿岸
阿树2018-06-02 22:342,095

  又恍惚了几度日子。项水娃每每的回想起矮喇叭来,总能勾起满腹火气。顶着天,对着自家院儿里槐花树开口激战,指树骂人,那是要多难听有多难听,把腊梅花都能骂枯死去;这还不够,骂完了又对着树桩一阵拳打脚踢,可怜两团肉做的锭子,比朱砂还要殷红。其实水娃最恨的还是刘春春,要不是刘春春,他咋能受这般侮辱?要不是刘春春,程温饱怎会随自个儿一起受苦?要不是刘春春,那矮喇叭老眼昏花,眼花缭乱会把自己叫起来?更让水娃琢磨不透的是:自己挨了惩罚,平日里的伙伴除了程温饱挺身而出之外,没有一个赶来捧场护驾,亏着自己总把剩下的馒头、蒸红薯、小糖豆分给他们。这还真应了那句古话:真是造化弄人。

  水娃心里止不住地忧伤,径直出了门,往柳河河沿走,牵着被自己宠养几个春秋的“小霸王”——苟皮。项水娃借着苟皮的物种,取个谐音,给“小霸王”安上了人名,叫起来舒畅,得心应手。苟皮披一身乌黄相间的皮毛,摸起来像七八月的棉花,讨人喜爱,只是捋了又捋;长凸的毛嘴上置着湿润的黑鼻子,经久黏黏糊糊;尾巴粗如哨帮,随着爪子左摇右晃。那叫项水娃也是满面春光,空气里洋溢着得意。人大摇大摆,步履轻轻;狗小动小晃,威风凛凛。

  渐渐地近了河沿,大寒风呼呼从东岸冲向西滩,项水娃浑身裹得似个泡水的包子,雍臃肿肿,一丝儿风也不透,只是冬风依然猖猖狂狂地袭在水娃黑糊的脸上,这风不比那春风盈盈,温暖宜人,而是风前风后都夹杂着凉意,把腊月的光景带来了;也不比那夏风飒飒,生机盎然,而是风左风右都满布凋零气息,直压得天地不舒缓;也不比那秋风巍巍,果香飘舞,而是风上风下都不带一丁希望,叫庄稼阴沉。好风,吹得岸边树林沙沙响,吹得冰下柳河哗哗淌。庆幸的是“小霸王”苟皮毛厚,跳蚤、虱子也相伴在里面自在过冬。

  项水娃腾出手,做眺望:流河面上少许面积结上点点薄冰,腾腾的冒着寒气,可柳河还在振奋,没有被软禁在寒冰下。入冬已经俩月,一场雪也没有降下来,项水娃多么希望此刻眼前是白花的雪呀,乌紫的小手也在叫嚷,吵着要摸雪,可惜,老天爷不到时候是不会下雪的。

  原来入了冬,柳河四周静悄悄的,连一根人毛也瞧不见。这一人一狗正走着,忽然从远方传来了轰隆的水响。水娃忙牵着苟皮去看——人毛出现了!拐角处,柳河边站着俩人,一高一矮,一胖一瘦,一肥似肉球,一细如柳条,恰在河边纠缠。水娃躲在暗处,定睛一看,原来是王金子和熊大壮!

  王金子是柳河湾村支部书记的独苗,只是书记稀罕,倍加珍惜,便以金子为名。无奈身子瘦如草苗,风吹就倒,头发始终软软的,还忒爱哭,进学堂第一天,只是摔了一跤,便在众人面前嚎哭,这一下就叫熊大壮盯上了。

  熊大壮人高马大,虎背熊腰,五大三粗,有九牛二虎之力,万夫不当之勇,正应了自家姓氏,生得魁梧,比项水娃还要黑,不是黝黑,而是炭黑。仿佛是巨灵神在世,那真是壮实。站在地上如同肉墙一面,推不动,拉不走,就是有八九十个人在后面咬着牙根推,便纹丝不动;就是有四五六头牛在前面顶着牛角尖拉,便分毫不挪。人送外号“逃学大王”。与王金子成天壤之别的对比。

  刚刚的水响就是熊大壮搬起石头欲砸王金子,被王金子伶俐闪开,孤单的石头径直扑向柳河边结的薄弱的冰上所发出的。自从熊大壮盯上了王金子,天天嚷着要进贡“岁币”,其实也就是明目张胆的索要自个儿喜爱的吃食。恰巧今天又逢进贡的日子,王金子家非候非户,哪经得起这般折腾,不到几回,手里便拿不出像样的“岁币”,熊大壮闻了风声,心里自恼他,一蹦三丈高,大呼小叫把王金子扯到这僻静地面,准备教训一番。

  项水娃虽匪,也不招人喜爱,但打抱不平,当然看不惯熊大壮对干部后代动手动脚,一股爱国情怀顿时涌上心头,撞着寒风走将出去:“住手!你这个肥黑鬼,是哪块肉把你馋昏了头!竟敢在小衙内头上动粗。”

  熊大壮正气头上,却听见这样辱骂,心里是又羞又臊,又怒又愤,况且还是村里“匪小子”找茬,火上浇油,一掌推开王金子,冲项水娃叫嚣:“你这黑鱼,我和你井水不犯河水,今天怎么恁地找到我?没看见本大爷正在办事吗?”

  项水娃听了,捧腹大笑,卧在地上打哈哈,丢鬼脸:“我把你个眼睛朝屁股长得肉球,连干部独苗也不放过,真是虎心熊胆,今儿我就要管管,你难不成还想打我怎的?”

  熊大壮气得直抽搐:“好,你叫我打,我便打。”说罢,大叫着冲过去,胸口一团软乎的“黑色盔甲”东扯西摆。项水娃不惊不慌,吹个婉转的口哨唤来小霸王,熊大壮平生最怕狗,刚刚的气势烟消云散,立在原地不敢向前迈一步,胆战心惊。只听见冷风呜呜的扇,犬吠汪汪的嚷。

  项水娃眼珠一转,肚里寻思:不敢来了,莫非这黑肉球怕狗。

  小霸王苟皮叫的愈来愈凶,越来越猛。熊大壮也懵了圈儿,大眼瞪小眼,双腿打颤,两手发软,后脊梁背也兀自发凉。王金子在一旁看着,也早被犬吠唬破胆,瘫在地上不得动弹,任一行老泪纵横。

  项水娃摸摸下巴,抹抹鼻头。又做个口哨,示意苟皮继续叫,这不叫还好,一叫,王金子就哇哇地哭出声来,那泪似绵延的长江,浩荡的瀑布,没有断绝,飞流而下,从眼眶里股股涌出。这哭声起了连锁反应,叫熊大壮心里悬起一块石头,没由的咽唾沫。项水娃已经占了上风。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柳河孩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