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0日,新疆乌鲁木齐
张景的景2017-09-09 19:331,310

  直奔乌鲁木齐。

  乌鲁木齐这个地方并不陌生,17年前就来过一次,那一次是骑自行车,从大学所在地杭州一直骑到新疆最西边,完整穿越整个中国。我因为这趟行程而成为大学校园里瞩目的人物,成为同学眼中的“梦想家”、“冒险家”。那时20岁出头,年轻气盛,总压着一股气想证明自己的能耐,加上中学时就有骑自行车从长沙到北京的经验,到了大学总得有所升级吧,于是策划了一个全国路线,把儿时课本里听说过的浪漫地方串起来,比如神农架、秦岭、河西走廊、玉门关、大漠孤烟直、戈壁、葡萄沟、达坂城、天山天池、果子沟等等全部纳入行程。58天,6000多公里,在中国版图上撒了一路的汗水,完成了人生最大的一次狂妄不羁。

  头几年确实觉得自己很了不起,在同学们羡慕的眼光中更是心自得意。后来慢慢觉得这事儿不对,6000多公里,换成一个骑自行车上下班的人,四年功夫也就骑完了一次全国穿越,换句话说只要愿意谁都可以做到。慢慢地也就不大乐意别人老提骑自行车的事儿了,感觉自己除了匹夫之勇一无是处。

  现在回想起来,那次骑自行车根本算不上狂妄,才60来天的时间,咬咬牙也就过去了,要说苦也只是身体上短暂的苦,之后的收获却是数不清的荣耀和赞许,自信心也得到了极大的安抚。

  而这次卖了房子拍纪录片才是真正的狂妄,整整三年的周期,四年没有任何收入,要面临养家糊口的压力,这时候的苦已经不是身体上的而是内心的,不仅包括经济压力、外界的不解和非议,还要把内心抚平,用纯静来创作一部自己满意的片子。同时自己是一个完美主义者,每一次不满意都要重头再来,于是出现了近60遍的修改,改到最后自己都失去了判断力:这样行不行呢?这种状态其实是最痛苦的。但可喜的是,痛苦过后的愉悦总是比痛苦本身多一点,每次修改之后的成就感、修改过程中的畅快感都是无以言表的,就像这本书的修改,它需要时间和精力的付出,但愉悦总会占绝对的上风。

  扯远了,回到新疆吧。

  17年前繁华的312国道,现已完全被高速取代,高速费用并不贵,每次几百公里,5-10元的收费,路面也比内地平顺得多。问收费员为什么这么便宜,收费员略带玩笑地回答:新疆是个好地方呗!

  尝试走一下17年前的312国道,没走多远已被断路截住,那就往戈壁滩开吧,权当飙车。开辆小破车的好处是不心疼车,在戈壁砾石上把它开到80,竟然比低速更平稳。车胎轰鸣,石头反弹在车底盘劈啪作响,车内则扬起一车尘土,每过一个小沟,头都能顶到车顶,这时候甚至幻想车子能出点意外的状况,给刺激锦上添花。

  进入乌鲁木齐会路过达坂城,17年前就慕名“达坂城的姑娘”而特意停留,那次就发现这是一个陷阱,姑娘们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好看,南疆如喀什的姑娘比达坂城的姑娘漂亮多了。这次再作停留放下了对姑娘幻想,只带着17年前的怀念。在达坂城吃了一碗面、喝了一碗酸奶。因为酸奶实在太好喝,何思庚喻攀吃饱喝足后每人又买了一碗打包带走,结果还没到乌鲁木齐就全洒车里了。

  乌鲁木齐这个城市就像上面的照片一样,高楼大厦满地都是,也交错着一些维吾尔族的特色建筑。

  乌鲁木齐来过两三次,每次都是匆匆忙忙几乎是路过,这一次的停留算是最长的:一整天,顺便休整一下。

继续阅读:第11日,音乐盛开在乌鲁木齐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寻找手艺导演手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