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日,柯尔克孜族
张景的景2017-09-09 19:401,533

  告别二团和表弟,前往阿合奇县,去色帕巴依乡寻找民族乐器库姆孜的制作。

  色帕巴依,辽阔戈壁上一个平坦开阔的小镇,道路两旁的杨树清瘦耸立,在它的树影下,一排排低矮的房子,除了政府办公楼和学校是两层外,其他商店、民宅都是一层。中午大太阳下,虽然气温并不高,体表感觉也很舒服,但光线太强烈,折射到灰黑发亮的柏油路面,让人睁不开眼睛。马路上几乎没人,若不是偶尔有一辆摩托车“噗噗”路过,以及马路边有几家店面还开着,会以为这是一个无人居住的空城。

  喻攀钻进一家开着门的电信门市打听,服务员普通话不太流利,让他去找隔壁小卖铺。小卖铺的店主是个20多岁的小姑娘,在内地上的大学,一口流利普通话比喻攀说的好多了。她带我们到马路对面的乡文化站,文化站的门是关着的,她打了两个电话,便来了两位工作人员。完成“交接”,她继续回去看她的店。一男一女两位工作人员,打开文化站的大门,宽阔的展厅里中央立着一尊弹库姆孜的雕像,四周是一排玻璃柜,里面展示着柯尔克孜族的传统服装、生活用具等等。男工作人员朱马吐尔地会弹库姆孜,现场给我们弹了两曲。女工作人员阿克布拉给我们当翻译,她的汉语不怎么流利,勉强交流,但她很热情,也很有耐心。知道我们想拍库姆孜的制作,便带我们步行20多分钟到旁边一个村子,寻找库姆孜的制作者。

  库姆孜不是必须的生活用品,更不是消耗品,所以需求量并不大。我们顺利找到了库姆孜的制作者阿吉别克,但他已经很久没做了,现阶段也没人需要做。

  阿吉别克和另外两位村民商量着,翻译阿克布拉也参与了讨论,我们在一旁半句也听不懂,但我们能感觉出来,他们是在讨论怎样才能帮助到我们的拍摄。最后,阿吉别克在村里找来一把库姆孜,那就是他做的。琴的一个支架坏了,阿吉别克当场修好了它,又找来村里弹琴最好的一位老大哥来演奏,让我们拍摄。

  库姆孜的弹唱节奏欢快明亮,情绪宽广激昂,有点儿摇滚和民谣合体的感觉,我们一边拍摄录音,身体情不自禁跟着节奏微微动起来。但奇怪的是,现场围坐着听歌的其他七八个人,包括孩子,无一不是安安静静的坐着,只是听。似乎他们是在用心感受歌的内容和神韵,而我们三个外来人,则只停留在表面节奏上。后来我们临走前在镇上的商店买了一张库姆孜的弹唱CD,在后面的拍摄中,我们听了一路也不觉得腻。

  拍完弹唱,阿吉别克抱着库姆孜对着镜头给我们讲解他是怎么做这把琴的,他娓娓道来说了好几分钟,阿克布拉翻译出来却成了短短几句话,大概意思是:这把琴是松木做的,每个环节都要等材质全部晾干,然后……(我们也没明白)。阿克布拉为她的翻译感到很难为情,当我们把镜头转向她时,她甚至羞红了脸。多可爱的一个民族。

  阿吉别克有个毡帽厂。柯尔克孜族人的毡帽是这个民族的标志,每个男人都至少有一顶这样的帽子。帽子是当地的日常消耗品,所以阿吉别克的毡帽工厂一直开工着,三四个“工人”在忙碌着,也包括“老板”阿吉别克。我们拍了拍过程,大致就是羊毛毡剪成四个三角形,然后缝合起来,最后把黑边反过来就可以了。

  拍完毡帽,热情的文化站工作人员朱马吐尔地(就是在文化站给我们弹库姆孜的那位)邀请我们去他家做客,他家也在村里。在他家,我们喝到了柯尔克孜族的奶茶,见识了他妻子精美的绣工(这是每个柯尔克孜族女人的基本手艺,下一篇我们正式介绍),我们则顺手给他们家拍了些照片,拍了拍他们家的房子。

  拍完最后一个镜头,已是晚上22:45,远处还有明亮金黄的天幕,越往西日落越晚,估计到乌恰县,天黑会在晚上23:00,生物钟全乱了。早上6点多还要起床拍晨景。

  还好每天都有收获。听着柯尔克孜族商店里买了的CD音乐,在慢慢由黄变蓝的天光下,行走在一马平川的戈壁公路,那种感觉是任何城市都不能比拟的。

继续阅读:第15日,阿合奇的花毡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寻找手艺导演手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