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日,二团,小飞
张景的景2017-09-09 19:401,333

  按照姨妈的委托,去看看生活在戈壁滩上的表弟。

  中午抵达阿克苏的二团,如果仅仅是开车路过,仅靠“二团”这个指路牌,是绝对想象不到里面藏有如此玄机:戈壁滩,鱼虾成群,飞鸟欢鸣,有人在钓鱼、有人在种地,看上去这里与戈壁本有的荒芜全不相干。大面积的农田分别种植着棉花、红枣、水稻等,一眼望不到边。在农田的中心地带则是一个规模化、现代化的小镇,镇上有居住小区、有商店、有医院、宾馆、学校、市场、车站等等,和一个内地小镇没什么区别。唯一的区别是:几十年前这里曾是一望无际的荒芜戈壁。

  这就是二团,新疆众多农垦兵团之一。

  来之前,姨妈反复叮嘱:你去看看小飞,是什么魔力让他不愿意离开新疆,是不是被老婆“软禁”了?

  表弟小飞,找了个在新疆种地的老婆,并自此留在了新疆,姨妈对此深感失望、心疼和不解。

  小飞当然知道我们的来意,他没做太多解释,只是带我们参观他工作和生活的农场、水库、房屋和耕地,一下午下来,我开始理解小飞了。

  小飞的岳父母在这里耕种40多亩地,年纯收入六七万,干活不太累,收入有保障,将来还有每月3000多退休工资,全家住在100多平米的公寓里,生活水平一点不亚于城市。

  小飞夫妻俩在兵团打工,一个月7000多元,也没有什么额外开支,闲暇时帮父母下地干干农活,远胜外出打工。而小飞如果回到湖南,他只是一个没有耕地、没有固定收入、没有固定居所的农民。除了打工,没有别的出路。如果是我,我也选择留在新疆。姨妈的担心可能源自对戈壁荒凉的恐慌,以及对儿子的思念。

  戈壁滩的一切神话,都源自于毛主席年代的农垦拓荒:把大批人口迁往新疆开荒种地从事农业,这些人口亦兵亦农,俗称建设兵团。这是个一举两得的国家策略,既保证了西北农作物的丰产,造就了中国最大的棉花基地、红枣基地、哈密瓜基地、葡萄基地等等。而软性的移民,更是促进了民族融合,若不是当年的庞大举措,面对极小众暴乱,新疆哪有今天的坦然自若。

  在新疆有水就有一切,开荒种地首先要解决水的问题,我们看到的是:一条数百公里长的水渠,把天山雪水引到戈壁,暂时储存在一个两万多亩的水库里,再由这个水库引渠灌溉着3个团几百万亩农田,同时也为十多万戈壁居民提供生活用水,它造就了二团,也造就了周边一大批因农垦而新兴的城镇,二团所在的镇只是其中的一个。

  在戈壁滩造一座城市,造一片称雄中国的产业,并且让她的百姓生活幸福自如,至今仍然荫护她的子民,也许只有中国、只有那个时代可以了。

  也想起老家的诸多水渠、马路,感叹那个年代的力量。再想想现在的高铁、高速公路、以及飞速发展的城市建设,其实这个国家的生命力一直非常勇猛。

  每每想到这里,都有些美美的小幸福,如果换成30多年前的少年时代,我做梦也不会想到自己能生活在首都北京,有个漂亮的北京老婆,可以在大城市有两套房,还有自己的车子。如果不是因为这个国家,我自己再怎么努力,也只是在老家把自己的耕地收成提高一点而已。我小时候的梦想是:不要干太累的活儿,每顿饭能吃饱,下雨天有鞋穿,冬天不要长冻疮。每次闭上眼睛做完这个美梦,都会在心里嘲笑自己:这么多贪婪的想法,什么时候能实现啊?

  今日在戈壁长见识了,赞叹,对中国二字添了份更深入的体会和感恩。

继续阅读:第14日,柯尔克孜族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寻找手艺导演手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