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张景的景2017-09-16 21:121,201

  二版序

  其实这是第二版,第一版几乎没有公布,只印了三十来本,在少许熟知的朋友手里留存,以此幻想从朋友那里证明自己的成就感,或收获一些赞美带来的信心。

  完成《寻找手艺》纪录片再次翻阅第一版的书,自觉羞臊,行文毫无章法、毫无文采、毫无逻辑,有些段落连自己都看不懂。这时候恨不得将之前的那三十来本书全部收回,或者来个魔法让那些书消失。好在我也知道那些朋友多半不会仔细翻阅,顶多就扫一眼,瞄几眼图片,这样一想心里就安宁了一些,我可以改一版嘛,然后再送给他们以此证明自己进步了、成长了。

  第一版羞臊在哪里呢?当时太急于“出一本书”,于是想了个“聪明”的办法:将拍摄期间的日记推出来,加上一路的图片不就是一本书了吗?日记详尽记录了每天的内容,还有图片,应该很丰富了吧。当时只这么想,书也这么出了,自己也这么觉得。

  然而两三年后再读自己的书,却发现日记里的真实和脑海里沉淀的真实发生了巨大的差异,日记里有些内容自己都不知所云,而脑海里有些记忆日记里却忽略了。羞臊,来自于此。比如同一天同一个场景,日记的记载是干瘪的流水账,自己读着日记,不知不觉会跳到另一个情境里,而这个场景也许被日记忽略甚至觉得微不足道,但三年后,那种情境却不断沉淀发酵,有些内容甚至成为我心灵的印记和支撑。

  这种挥之不去的情境相对于日记的琐碎和干瘪,也许是更真实的真实,此次改版正是二者的替换和升级。从时态上看,第一版更多的是现在进行时,站在当时的立场,文字必须和当时的时空发生记忆的互补才会有效。三年后,自己已经脱离了当时的时空,不再是“身在此山中”,而是回忆,要用文字画出当时的时空。

  回忆是件很有趣的事情,每每翻阅过往的日记,总会惊讶自己:你怎么会这么想、你怎么会这么做?这份惊讶有时候是自责,有时候会自觉羞愧,有时会引以为豪。

  而“当时”可能是件更有趣的事情,它充满了未知和不确定,仿佛我们的意识都不是自己主宰的。比如昨天早上睁眼醒来,内心莫名的不悦,听着孩子的吵闹声,会在内心抱怨是孩子把自己吵醒了,看看窗外的天会抱怨天气糟糕;想起看牙的医生,会怀疑她为了提成而采取自私的治疗方案。而今天早上醒来,内心是喜悦的,同样听着孩子的吵闹声会想到她们的乖巧和聪明,内心会觉得幸福;同样透过窗户看天,虽然天气还不昨天,但此时听到了鸟雀的欢鸣,会觉得喜悦;再想想看牙的牙医,三千多块钱把恶心的黑牙变成了亮白的新牙,其实挺值,而医生为了治这颗牙一直忙碌了三个小时,一定很辛苦,这时候对医生是充满感激的;

  一定有一种不知名的力量在左右着我们的意识,让我们每天情绪都不一样,这样生活才能丰富。

  所以《寻找手艺》纪录片会改上60来遍,不是说某一遍错了,而是要把每一天、每一次修改的不同情绪要统一到一种情绪上来,同样这本书的改版也大致是这个过程。这本书会不会也像这部片子一样改上个几十版?鬼知道!但这一定不是最后一版。

继续阅读:第1日,出发及失败的石雕拍摄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寻找手艺导演手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