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雨季
陈琢瑾2017-12-02 15:053,619

  这年西贡的雨季似乎是提前了,一天中下雨的时间越来越长,即使不下雨的时候也很难再见到旱季那样的晴朗。

  在这样仿佛愁绪郁结的天气里,我度过了在西贡最漫长的一周,直到这天早晨林嘉豪打来电话告诉我,阿成从他那里借去还债的钱已然全数还清,我才终于如释重负。

  黄昏的时候,阿成来找我,只是Trista没有让他进来,只替他来告诉我说,他在附近的一家餐厅订了位子,他在那里等我。

  我于是换了一件衬衣,拿起桌上的钱包和那盒Marlboro放进口袋里。

  Trista见了,问我:“你要去吗?”

  我点了点头。

  “以为你不会去。”她站在窗边背对着我,看着楼下对街的影音租赁店。

  “我先走了。”我对她说,“快下雨了,记得关窗。”

  她没有说话。

  我也没再多说。过去的两周里,我们之间每一次的谈话似乎都是这样,谁也长不过三句。

  这晚,吃饭的时候,阿成一句话也没有说,结账时,他翻着钱包,又掏着口袋。

  我看着他那副尴尬的样子,叫来服务生买了单。

  离开餐厅,回去的路上,快到那条小街的时候,阿成站在一处拐角路灯照不到的地方停下来,低头点了一支香烟,对我说:“我知道,如果不是因为清子,你不会帮我。”

  我回过身看着黑暗中那张若隐若现的颓废的脸,依然反感,却又不免同情,“这次的事你该谢Trista。”

  他抬起头来,眼神里更多的是意外,没有我期待见到的疑惑。

  “如果不是Trista,我不会管这种闲事。”我说,“以后不管你再惹上什么麻烦,别再让清子来找Trista。”

  他走到路灯下,看着我,“你知道我和……”

  “很多事过去了就都不重要了。”我打断了他的话,我不想听他说出那个名字,“如果你真有心谢谁,就别再那样对清子了。”我说着抽出一支Marlboro,却发现我忘了带打火机。

  阿成一面伸手拿着一只打火机递过来,一面对我说:“有些事你并不知道,两年前,为了清子,我失去了继承权,失去了离开这里的机会。我变成现在这样……”

  “既然为她失去了那么多,为什么不好好珍惜?”

  阿成没有争辩,只是又靠去墙边,俨然抽去筋骨的人躬着背像只蜗牛一样站在那里,“清子会回日本去的,她会一个人回去,那个时候,我就什么都没有了。”他说着用肩膀顶着墙壁直起身来,将手里已然熄灭的烟头扔去路边,从我的面前独自默默的地走了。

  看着阿成在一个又一个路灯下忽明忽暗的背影,我忽然于他有一点同情。而此刻,我更好奇清子背后的故事。也许每一个背井离乡的人都会有一个情非得已的故事。

  两天后,林嘉豪照他父亲的安排回国相亲,可是林诗绮却不愿回去。于是临走前,他把她托付给我,商量之下,Trista答应让林诗绮暂时搬过来和她一起住。

  林诗绮搬来以后,Trista就更少来我的房间。每一个落雨的夜晚,楼下房里的灯光总会亮到深夜。我想,也许是因为那个房间里多了一个人的故事。

  又是一个落雨的清晨,Trista出门前上楼来轻敲着我的房门,在门外对我说,林诗绮还没有醒,她做好了早餐放在楼下的餐桌上。

  我拉开门时,她已然下了楼去。我走去窗边,望着她骑着摩托离开小小的庭院,我想要叫住她,就算只说一声“早”也好,可我甚至忘了推开面前的窗子,就这样看着雨水流淌的玻璃,一个人落寞的发呆。

  上午的时候,从对街的影音租赁店里传来“I miss you”钢琴的旋律,和着雨水敲打在玻璃上的声音,俨然浅浅的忧伤流进心里,像小溪流进森林的腹地。

  灼热的阳光偶尔从裂开的云缝间落在这条灰霾的小街,令人愈发的觉着这雨季的阴郁。望着那片光景,我忽然想起年幼时的那个黄昏,那个背着小小的书包,拖着收拢的雨伞在阳光里欢喜地奔跑着回家的自己,忽然有一点想家。

  林诗绮不知什么时候推开未锁的房门,站在门边睡眼惺忪地看着我,迷迷糊糊的对我说,“哥,我饿了。”

  我回过头去,看着门边的她,一只手揉着眼睛,一只手弄着蓬松的头发,像只邋遢的小猫。我告诉她,“早餐在楼下。”

  “热的吗?”她一面问我,一面走来窗边,望去窗外,又顽皮的一笑,“你在看美女?”

  “乱讲,”我在她面前晃着指间的香烟说,“我在抽烟。”

  “明明就是在看美女。”她望着楼下的影音租赁店,“她是谁啊?”

  我没有答她,只敷衍道:“早餐在楼下,快去吃吧。”

  “我是不是打扰你看美女了呀?”她调皮的嘟着嘴一笑,“你说我会不会告诉Trista呢?”

  “我怎么听着你这像在威胁我呢?”

  她一只手遮着嘴笑起来,“你还挺聪明的。”

  “那我还是杀人灭口吧。”

  “不要嘛,”她故作一脸无辜地笑说:“人家是这么单纯又善良的美少女。”

  我不以为然的一笑,“我怎么觉着你自封的这些头衔没一个能对上号呢?”

  她听了,故作生气地嘟着嘴一连哼了几声,那声音听着就让人担心会随时喷出一摊鼻涕。

  “诗绮,”我看着她那副样子,故作一本正经的对她说:“我忽然觉得你很像我一个朋友。”

  她听了,立刻又好奇地问:“谁啊?”

  “这个人你应该也认识。”

  她听我这样说,越发的好奇,“是谁啊?”

  “她平时特别爱穿粉红色条文的衣服,”我问她,“想起来了吗?”

  她认真地思索着,又摇了摇头,“我不记得有这么个人啊?”

  “她还是小熊维尼最好的朋友呢,现在想起来了吗?”我笑着说,“她哼哼的时候就像你刚才那样。”

  “我才不是呢,我才不是小猪呢。”她撅着嘴拼命地晃着那颗头发像爆米花一样的脑袋,一张脸皱得像团捏紧的棉花糖。只是片刻,她又一脸坏笑的看着我说,“刚才你好像说小猪是你的朋友?那你是不是就是大驴伊尔呀?”

  “当然不是啦,”我说,“我是克里斯托夫•罗宾。”

  她于是又皱着眉头朝我连哼了几声,“我下楼去吃早餐了。”

  “快去吧,”我听着她下楼去的声音,依旧玩笑地说,“维尼还等着你去和他玩儿呢。”

  她不再搭理我的玩笑,楼梯上只传来一长串她故作生气的哼、哼的声音。

  过了没多久,楼下又传来她的叫声,“快来、快来……”

  “又怎么了?”

  “糟糕了、糟糕了,”她一连喊着,“快来帮帮我。”

  我下楼走到一半就闻到一股蛋白质烧焦的味道,林诗绮远远地站在墙边手足无措的原地蹦跳,炉上的奶锅里,牛奶翻滚着不断的溢出来,台上、地上流得到处都是。

  我关了炉火,把奶锅整个放去水槽里,反身看着她那张脸上如释重负的表情,忍俊不禁。

  她一脸无辜的对我说:“我不是故意的。”

  “没烫着吧?”

  她点了点头,一脸沮丧的坐去餐桌边。

  我清理干净那些溢出的牛奶,从冰箱里拿了一瓶果汁放在她面前,在餐桌边坐下来,“我猜你今天也不会想喝牛奶了。”

  “我是不是特没用啊?”她垂头丧气地看着那瓶果汁,“牛奶都热不好。”

  “从小让你妈盯着除了读书什么都不让你干吧?”

  “你怎么知道的?”她像看着一个会读心术的魔术师那样看着我,又看了一眼已然清理干净的灶台,转而又没精打采地说,“我妈不让做,她老说这些都是家政阿姨做的事。每次我跟她说我哥就会做饭,她就跟我说那是因为他小时候家里太穷了,然后就会说许多她的那套大道理,像什么不好好读书将来就会怎样儿怎样儿的。”

  “难怪嘉豪回去了你也不肯回去。”

  “其实那也不只是因为这个。”她说着不经意的细声一叹,“其实……”她话说到一半便没有说下去。

  “我知道。”我想起林嘉豪之前对我说过的事。

  她看了看我,不紧不慢地拧开果汁的瓶盖。“其实我哥他不是我亲哥哥。那会儿,我妈的公司是做室内装潢的,他爸是做家居的,所以他们就在一块儿了。”说这话时,她的声音变得极细,细得就像是怕被人听见,“其实……”

  “不过你们好像相处的还不错。”

  她点头一笑,“我们从小一块儿长大的,差不多就快十年了。”

  “那就难怪了。”

  “可是……”她又不经意的皱了皱眉,转而问我,“你说我哥这次回去会结婚吗?”

  “不知道,”我说着顿了顿,“有时候,我觉得你哥活得蛮累的。”

  “我也这么觉着。”她赞同的一个眼神,愁眉深锁,“你说,如果他这回不喜欢那个人,他还会和她结婚吗?”

  “诗绮,”我揣测着她的心思问,“有过喜欢的人吗?”

  “啊?”她抬起头来看着我,转瞬又尴尬的天真一笑,“当然没有啦,我妈说我至少要等到25岁的时候才可以交男朋友。”

  “喜欢和交往是两回事。”我说,“如果真的喜欢一个人别只放在心里,至少别在心里藏一辈子。趁着还有机会的时候,告诉他。就算结果不怎么样,也好过那个人一辈子都不知道。”我说着站起身来,把那只手机留在了餐桌上。

  “陈哥哥,”她看着桌上那只手机,又看着我,刻意笑得一脸灿烂,“你今天有空吗?”

  “有啊。”

  “带我出去玩玩儿吧,我来西贡这么久还没出去玩儿过呢。”

  “好啊。”我看着她那张阳光般的笑脸,却仿佛看见那片阳光的背后一片郁结的愁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遗情西贡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遗情西贡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