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一场旧梦 (二)
江心2017-09-16 16:173,474

  正礼的心中打了一个寒颤,似乎想明白了一些事,木然的看着映红的脸,脑海里不停闪烁着的却是婉如的样子。

  映红依然喋喋不休的说着压抑在胸中多年的情愫:“正礼,我知道这些年,你在外面吃了不少苦,他们说你不停的爬山采药,还差点摔死,是我不好,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我该等你回来的。如果当初我死活不答应嫁给怀义,一心等你回来,你会不会嫌弃我?”

  他并没有回答她,而是愣愣的盯着屋内的圆桌,视线穿过了所有的物质投向了远方,他的思绪已经飞到了遥远的南方,那个人间天堂,他似乎看到她正站在“清凉亭”上翘首以盼,他似乎听见她正在呼唤着他,等待着自己去拯救她。

  “正礼,我爱你,我忘不了我们的过去,我很痛苦……” 田映红痛苦的哭泣着。

  他不知道自己发了多久的呆,也不知道中间她嘀嘀咕咕的说了些什么,但是这最后一句他是听到了,唤醒了他的意识,他从床上起来,整理了一下衣服,低声道:“二嫂,忘不掉过去的人是找不到幸福的。快回去吧,如果被人看到了,就不好了。

  “可是,我要怎么办?” 映红上前绕住他的手臂,将头靠在他的肩头上:“我忘不了,我忘不了……我们的小树林,我们的小山洞,我们一起采药,一起抓鱼,我们一起做过好多好多事,难道这些你都能忘了吗?”

  正礼转过身来,顺势将手臂抽了出来,将她扳正,认真的看着她:“我没忘,什么都没忘,但是我不想每天都活在回忆中,你嫁给了二哥,怀了他的孩子,也是我的侄子,我会很疼爱他的,我们还是亲人,这样不是很好吗?我知道二哥有点吊儿郎当,但是心肠并不坏,映红,人要往前看。”

  “你说的倒是轻松,人要往前看,难道我不知道这些大道理吗?可是我还有什么前途,什么将来可以看?五年前在小山洞里的那个晚上,我就是你的人了,我给你的不只是我的身体,还有我的心啊!”

  她说着说着又说回了往事,泪如雨下:“我知道,你现在大了,上了大学,有了齐小姐,我想还不止齐小姐吧,一定有很多女孩子喜欢你。你已经不在意我们的过去,你已经放下了我们的过去。”

  正礼一愣,莫名的看着她,不知道她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五年前他俩一起爬山采药,遇到山雨瓢泼,整整下了一夜,两人只好在山洞里,燃火取暖,可到了半夜,不想田映红突然光溜着身子钻进他的铺盖里,那是他第一次见到赤裸的女体,她很美,美的犹如上天的杰作,把他弄的欲--火焚身,可是他总觉得这样不对,最终克制住了欲望拒绝了她。

  “映红!” 他喝止她:“那天晚上我并没有……你这么说会让我们都身败名裂的。”

  可是,她好像听不见他在说什么,根本不理会他的严厉阻喝,她的神情有些近乎痴狂,这种深情让他觉得难过,甚至有些害怕,她似乎沉浸在一个自己的世界里。

  她需要他的柔情,爱怜,然而,他已不堪重负,他在她的眼中看到的是一个在漩涡中沉沦的灵魂,一个无法自拔,也不愿自救的灵魂。

  他不知道自己要怎么去安抚一个沉浸在过去的人,自己能做些什么?她向他伸出的并不是寻求救赎的手,而是一双要拉他一起进入漩涡中沉溺的手。

  或许救她的唯一出路就是,离开,是的,离开,他已经打定主意,映红已经是一个无法挽回的错误,他能做的就是去阻止另一个错误,如果他还来得及。

  这个家让他无法呼吸,田映红让压抑恐惧,他不再和她说话,只是无奈的看了她一眼,摇头从床底拉出小皮箱,重新收拾起行李来。

  她见他收拾行李,慌了神,一把拉住他:“正礼,你又要离开?你要去哪?不要再离家了好吗?不要再离开我。”

  她紧拉住他不放,“我不会纠缠你的,我只是想,能在这个家里经常看到你,只要能够看到你,我就满足了。” 她哽咽着,可怜兮兮,痴痴颠颠,断断续续的说着。

  他拉开她的手,觉得叔嫂两人这样单独在卧房里实在是说不清道不明,于是走到门口,将房门打开。

  简单的收拾几件衣服,他将行李箱“嘭”的一声关上,拎起箱子就门外走,映红跟在身后走了出来,正巧撞上了正礼屋里的小丫头,看到她这个样子,不禁尴尬吃惊,语带讥讽鄙夷的说:“哟!二房姨奶奶,您大着肚子怎么跑到三少爷的房里来了?”

  映红并不理会她,她的眼中,心中,脑中只有正礼一个人。

  正礼皱着眉转身正色道:“映红,你到底明不明白,我们已经结束,是的,我已经放下了,我已经心有所属,我现在就要去找她,对不起。我希望你能自我爱惜,好好活下去。”

  田映红红着双眼看着他,泪流满面,不停的摇头:“不,我不明白,也不想明白,我只是不想你走。”

  正礼深看她一眼,叹了口气,正要转身离去,一扭头却正撞上气势汹汹来抓奸的二哥赵怀义,心中咚的一沉,怀义二话没说,伸手抓住正礼的领口,用力将他推倒在地上,顺势就想要一脚踩下去,正礼一侧身翻滚到一旁的花坛里,一跃而起,怀义又一拳挥到面门,正礼一把抓住他的拳头,大声唤道:“二哥!你误会了!”

  “我误会?我就知道,你一回来,这贱货就会不知廉耻的跑到你这来!我早就盯着你们了!” 怀义一边挥着拳头,一边怒骂,整张脸因为嫉妒愤怒而变的扭曲可怖。

  映红如今的思想只有一个,就是留住正礼,不让他离开,看到正礼被打,心如刀绞,赵怀义,这个夺走自己贞操,毁掉自己一生的男人,将自己和正礼逼入无望之境的男人,她恨他,也恨自己肚子里他的孩子。

  她突然奋不顾身的扑了上去,撕打起怀义来。这边,正礼和怀义两兄弟扭打在一块,谁也没有想到田映红会冲上来拼命的拍打着怀义。

  怀义见到自己的女人居然帮着旧情人动手打自己,顿时火冒三丈,反手就是一巴掌狠狠打在田映红的脸上,一手将映红推倒在地,正礼愣住了,赶紧去扶,怀义此时已经红了眼,看到正礼去扶映红,不分青红皂白,大吼一声:“你他妈的敢碰她!” 抬起一脚朝正礼小腹踢来,正礼赶紧侧身避过。

  花园里乱成一团,下人们飞奔着跑去通知赵东升和两房的太太,这边两兄弟已经厮打成一团,正礼学过拳脚功夫,要将怀义打倒在地易如反掌,但他依然顾及着兄弟情分,只是防守,并没有怎么还击。

  怀义边打边气急败坏的骂:“你这个狼心狗肺,没有人伦的东西,我今天非揍死你不可。”

  “二哥,你住手,我现在就离开!再也不回来了!” 正礼头一偏躲开怀义的来拳,快速的绕道一侧,想与他拉开距离,可是怀义不服,一转身又扑了上来。

  “哼,谁信你的鬼话? 你想着原本属于大哥的家业,又想着已经属于我的女人,你会不回来?你从小就是说谎不打草稿,演戏一流的家伙,和你那戏子娘一样!呸!” 赵怀义朝地上啐了一口,狠狠的骂道,才刚骂完,气还没喘匀,一个硕大的拳头已经打到了他的脸上,顿时眼冒金星,头晕目眩,摇晃了几步倒在了地上。

  拉了拉衣服,正礼紧蹙着眉头,伸出手指指着他,朗声道:“你骂我打我都可以,但是就不准你骂我娘,我现在就离开赵家,你们爱怎么分这个家就怎么分,我一分钱也不要,但是你他妈的,如果敢欺负我娘和我妹妹,让我知道了,我就一定回来教训你。”

  说着拿起行李箱,迈开腿就往外走。

  可是才走了两步,一抬头却又撞见父亲赵东升和母亲秀眉已经站在院门外,母亲秀眉心疼的拉了他到身边,拿出手绢擦拭着他脸上的脏痕。

  赵东升已将刚才一幕看的清清楚楚,冷眼看了看地上的怀义和靠在假山旁的田映红,冷哼了一声严厉说道:“这还像个家吗?好不容易一家团聚,明天就是大年三十了,你们两兄弟居然在这里打架!来人,扶映红回房去,让老刘给她把把脉,看看孩子有没有事,真是丢人现眼!” 说着白了大腹便便的映红一眼,说真的如果不是看在田九是赵家的老仆人,不是看在映红肚子里赵家的骨血,他是不会如此宽容的。

  田映红被扶了下去。正礼见父亲满脸怒气和鄙夷的态度,知道映红将来的日子不会好过,心中还是不忍心,说道:“爹,你们也别太为难她了。”

  “你现在还有心思管她?” 赵东升白了正礼一眼,又吩咐身边的人将怀义扶起来,指着二儿子劈头就说:“你有没有脑子啊?是你的女人不守妇道跑到正礼的房里,你和你弟弟置什么气?正礼为了躲你们,已经两年没回过家了,怎么?他才回来几天,你们就要把他再气走吗?”

  瞥了一眼正礼手中的行李,赵东升二话不说,吩咐了下人:“把三少爷的行李拿到屋子里去。以后不准田映红再踏进这个院子半步。”

  正礼只觉自己在这个家里就如龙游浅水,说不出的束缚和窘迫,愣愣的看着下人从自己手上将行李箱拿走,却说不出违背父亲意志的话来。

  晚饭后,正礼独自一人在房里拉小提琴,排遣心中的闷气,一曲下来,心中烦闷稍解,将小提琴放回琴盒。

  “哥!” 房门外传来雅兰的声音,正礼赶紧打开门,亲自将她推了进来,又将门闭了。

继续阅读:第21章 父子情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江南烟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