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睡莲有情
江心2017-09-02 05:203,113

  方家大院是典型的江南园林风格,像是把西湖的美景缩小了放进园中一般,亭台楼阁,廊坊桥榭,配着奇石异葩,绿水游鸭,当真把江南文人典雅细腻的人文情怀和审美品味表现的淋漓尽致。

  后院一方碧池中央,漂浮着一大片莲叶,叶子上点缀着七八朵或红或白的睡莲,静静的池水倒映着周围的镂花廊柱和各种花式窗棂,还有一坐一站两个女子娴静曼妙的身影。

  钟婉如正坐在池子边的露台上,伏在案前,拿着毛笔,全神贯注的在纸上描画着池中睡莲的美态,她运笔熟练,用色清雅,整幅图中,皆用深浅水墨晕染成画,画中唯独用紫红色画了一朵睡莲,淡雅脱俗,又夺人睛目。

  她身后是那个十八九岁的大丫头,月梅,月梅是婉如从娘家带来的丫鬟,两人虽是主仆,但是寄人篱下的生活,早就让她们的感情变成了形影不离的姐妹。月梅手中轻摇团扇,给婉如扇着风,低头看她作画,禁不住的赞道:“小姐,您的画是越来越好了。”

  婉如并没有回应她,手中的画笔不停,身心依然专注在画作上,鼻尖上冒出了细细的汗珠,憋着一口气,将最后一笔勾画完成,轻轻放下了画笔,这才舒了口气,玫瑰般的双唇边这才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

  从斜领子边抽出手绢,轻轻擦了擦自己脸上的汗,回过头来,对月梅笑道:“总算完成了。去请方伯伯来吧。”

  月梅递上了茶水,应了声,正转身离去,一阵爽朗的笑声已经从回廊里传来,方展图一脸喜气,满脸笑容,大踏步的朝这里走来,嘴里中气十足的说道:“不用请了,我来了。”

  婉如赶紧站起身来迎接他,方展图走到桌案前,仔细的欣赏了一番这幅刚出炉的“睡莲图”不住的点头,嘴里不停赞道:“好,好,好!”

  婉如心中喜悦,让方展图说好可不是容易的事,方家三代诗画之家,家中名画真迹收藏丰富, 而且方展图自己也画了一手的好画,写的一手的好字,要入他的法眼是绝难的。

  “构图新颖,用墨恰到好处,色调清新,尤其是这莲花上的蜻蜓,乃点睛之笔,整幅画动静相宜。虽然笔力上尚略有欠缺,但是你小小年纪能有如此功力已经很难得了。”方展图满意的笑着,抬头打量了一下婉如,乌发如丝,眉如远黛,双眸黑亮,肌肤白皙,双唇红润,身材匀称,全身透着灵秀之气,他对这个儿媳妇是相当满意的。

  “方伯伯,如果您喜欢,就请题跋,我替您研墨。”婉如微笑着就要去拿墨块。

  方展图面带微笑的摇头,摆摆手,说:“哎,今天这画的题跋,我可不能下笔,要留待另一个人来写。”

  方展图故作神秘的将双手背在身后,挺了挺腰,轻咳两声,故意要让婉如来猜。

  婉如心中已经知道答案,低下头去,没好意思说出来,倒是身边的月梅突然兴奋的喊道:“是不是方少爷要回来了?”

  “月梅……”婉如见她失态,赶紧轻声喊了她一声。

  “哈哈,对!还是月梅聪明!应该啊就是这两天到了,所以你的画啊,就等伯谨回来给你题跋吧。”

  婉如嘴角一个勉强的微笑,点点头,低声说道:“方伯伯,前两天我与您顶嘴,让您生气了,真是对不起。”

  方展图哈哈笑道:“哎呀,我一把年纪难道还和你个小丫头生气么?没事,没事。我们方家啊盼这门婚事是盼了整整十年了。你是我们一手带大的,虽说名份上你是我们的儿媳妇,但是感情上,早就把你当女儿一样了。哪个父母会和自己的子女记仇?你看巧心那丫头,天天气我,我还不是疼爱有加的。”

  说着,满脸的喜气,眉梢眼角都藏不住的笑意,再次打量了一下婉如,点头含笑说:“恩恩,不错,不错,这次伯谨回来,我们就把喜事也办了,也好了却我的一桩心事。我这就去找你伯母商量,把这事好好安排安排。”说着开怀的笑着,转身离去了。

  方展图离开后,钟婉如看着“睡莲图”沉默良久,刚才作画的兴致已然消失,缓缓走到回廊下,坐在栏杆上,看着池水发呆。

  月梅倒是高兴的很,但是看到婉如眉间轻锁,并没有预料之中的兴奋快乐之态,很是纳闷,上前问道:“小姐,您这是怎么了?方少爷回来,您不高兴?”

  婉如看着池中自己的倒映,摇摇头,叹气道:“怎么会?我也思念伯谨,一眨眼都已经半年没见到他了。”

  “是啊,上一次还是大少爷寒假回来过年的时候见的,不知道这半年过去,大少爷会不会变样了?”

  “咳……”婉如只是轻叹,她的愁绪月梅不懂。

  “小姐,您为什么叹气呢?方少爷样样优秀,和您般配的很,而且对您是一心一意。”

  婉如眉间皱的更紧,觉得心烦意乱,埋怨的瞥了她一眼,站起身来说:“别说了,把这里收拾一下,我们回房吧。”

  两人收拾了东西,回到房中,婉如伏在床头发愣,月梅见她闷闷不乐,上前问道:“小姐,您这是……”

  “为什么我非得嫁给伯谨呢?”婉如从床上坐起来,拉着月梅在身边坐下,她原本不想说的,可是她心中实在是烦乱,憋了很久,没有亲人,没有朋友,身边除了月梅,没人可以倾诉。

  月梅很是迷惑,眨眨眼睛说:“这……小姐,您和方少爷早就订过亲了,结婚是迟早的事啊。”

  婉如无奈的看了她一眼:“可是,我从来也不觉得伯谨是我的丈夫啊,我觉得他更像是我的哥哥,不知道为什么……每次一听到方伯伯和方伯母说起婚事,我就特别的厌烦,我就想……”说着她站了起来走到门口,看了看院子上空那四方的蓝天,轻蹙眉头说:“我就想逃走。”

  月梅吓了一跳,赶紧上来劝道:“小姐,不可以,您可千万不能这么想,方少爷温柔体贴,将来一定是个好丈夫。到哪去找这样一个如意郎君?”

  婉如并没有与她对话,而是继续说着自己的心事:“我还是想去上学,你看巧心,都会看外文书了呢。为什么我只能学琴棋书画,女红针织呢?月梅,你知道我想学什么吗?”她的眼中闪着点点亮光,脸上带着一丝憧憬:“我想学医,学外文。我一定学的比巧心还好。”

  月梅摇头道:“小姐,学医学外文有什么用呢?您马上就要嫁人了,方家如此富裕,根本就不需要你出去赚钱养家……”说着她浅浅一笑说道:“您现在这么害怕,是紧张吧,我听人说,每个女子嫁人前都会紧张的,所以啊,您别胡思乱想了,我昨天听方太太说要给你量尺寸做喜服呢。”

  婉如一听“喜服”二字,更是烦恼,她不知到月梅说的对不对,自己是不是只是单纯的因为要成亲而紧张,总之,一想到方伯谨过两天就要回来,她心底里是七上八下,怎么也无法平静。

  看着碧蓝的晴空,她自言自语:“真想变成一只鸽子,飞出去看看这个世界。”

  她的声音很轻,月梅并没有听清她在说什么,月梅也在发呆,她有她的心思和担忧。

  两天后的午后,窗外的树上的知了在那“吱呀,吱呀”的叫着,婉如在窗下书桌上,用娟秀的小楷,抄写着女词人李清照的《声声慢。寻寻觅觅》。抄完,放下笔墨,嘴里轻轻念着“……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守着窗儿,独自怎生得黑?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

  是啊,自己的愁绪,自己的烦恼,能向谁倾诉呢?谁能理解呢?

  就听到自己住的小院外传来一阵热闹嘈杂的人声,过了一会方家的小丫头春兰欢跑着进了院子,高声喊:“回来了,回来了,大少爷回来了。”

  月梅丢下手中的针线活,和婉如一同迎了上去。

  春兰喘着气,捂着胸口,断断续续,兴奋的说:“大……大少爷回……回来了……在……在大厅……老爷太太让小姐快去。”

  婉如赶紧让月梅给自己梳妆,镜子前,婉如用炭笔轻轻描了两下眉毛,拿起唇纸在嘴唇上轻轻的呡了一下,满意的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月梅喜道:“小姐,您真漂亮,方少爷看到可是要醉了。”

  “别胡说。”婉如浅浅一笑,站起身来,半年没有见到伯谨,她是想念的,在方家的十年里,他们从小玩到大,伯谨比她大了六岁,对她一直是百般的照顾疼爱,两人当真是青梅竹马,情深意笃,只不过,这个“情”字在两人的心中各自有着不同的解读。

继续阅读:第3章 奇怪的客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陆少,你的情敌又来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