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冷酷的拒绝
江心2017-09-06 08:574,046

  他伸出手,想拉她起来,可她却一动不动的坐在那,没有回应他,她隐约间感觉到他俩之间发生了些什么,却又似没发生什么,她想不明白,他刚才的眼神里分明是有火花的,一种温暖,柔情,激动的火花,可是为什么转眼间他又变的如此冰冷而陌生?

  她现在一点也不想回方家,只想弄清楚他到底的心意。

  “我不想回去。” 她噘着嘴别扭的说。

  “不可能。你必须回去。”

  “为什么不可能?为什么我必须回去?难道你能逃婚,我就不能?” 她抬起头来盯着他。

  “是的,你不能。” 他冷酷的回答。

  “你,你蛮横不讲理。”

  “随你怎么说,总之你现在得给我回方家去。伯谨对你一往情深,方家对你有养育之恩……”

  “我不要听!” 她倔强的站起身来,气呼呼的打断他的话:“不用你管我死活,你走吧,去采药,去爬山,去划船……我就是不回去。”

  他心里有气,很气很气,在气她的任性吗?不,不是的,但是他真的一肚子的火,却又不知道自己在气什么,他不想她回去,可是他知道自己必须把她送回去。

  烦躁的抓了抓头发:“我不会丢下你不管。走吧,别闹了,我想伯谨现在已经很着急了。”

  “那你去方家告诉他,我走了,不回方家了。” 她心里很难过很迷茫,不知道要怎么开口问他,别扭的扭开头。

  “你!” 他双眉紧蹙,气的鼻子里呼哧呼哧的,嘴唇紧紧呡着,两人僵持了好一会儿,他突然问:“你到底想怎么样?难道我俩就在这荒山野岭傻站着吗?”

  她靠在树干上,低垂着头,不言不语,两手又习惯性的搓揉着衣角,这是她一紧张就会做的动作,过了两秒,她低声说:“我想跟你一起去看看这个世界……”

  赵正礼仰面朝天,重重的叹了一口,走到她面前,认真的注视着她:“我不能,我不可以,明白吗?”

  她看着他漂亮迷人的眼睛,她从来不知道原来男人的眼睛会那么好看,是的,她明白,再天真,再幼稚,再白痴,她也知道他是在拒绝自己,心间一股酸涩直冲鼻腔,眼眶里立刻就涌上一股热流,她并不想哭的,因为眼泪会让她觉得自己很软弱很没用,可是两颗泪珠却根本不听控制的出卖了她内心的失落。

  “你不喜欢我?……” 她呡了下嘴角,咸涩的泪水滑进她的嘴里,她轻轻问了出来,声音细小颤抖着,但是他却听的很清楚。

  犹如一朵被雨水浸润着的莲花,她在他面前羞涩又勇敢的绽放起来,他全身又燃烧起炙热的欲望之火,热的似乎有熔岩即将喷发,心上像有成千上万的蚂蚁在爬,他赶紧退开几步,离她远远的。

  不不不,他在心里拼命的喊,这一切必须立刻停止,彻底停止,在自己脑袋还算清醒,还能控制住自己的情感之前,必须将这荒唐疯狂的一刀斩断。硬起心肠,他用最为冰冷的语气说:“是的,不喜欢,你太天真,太幼稚,又没有女人味,又不解风情,而且……你太主动,太疯狂了……让我觉得你根本就不懂得自尊自爱,对不起钟小姐,我真的不喜欢你。或许我有什么地方让你误会了,我抱歉,对不起。现在我就送你回方家,希望你和伯谨能够好好过日子,他才是你该爱的人。我明天就离开杭州。” 他一口气快速的把最残酷,最恶毒的话说完,暗暗松了口气。

  太主动!太疯狂!不懂自尊自爱!我不喜欢你!……钟婉如愣住了!睁圆了眼睛,一双浸泽在水雾里的眸子不可思议的看着他,只觉自己的脸上被人扇了十七八个耳光一般,把她打的七零八落,把她打的抬不起头,却把她打清醒了,是的,自己怎么会如此疯狂?自己怎么可以跟着一个几乎是陌生人的男人跑到这荒郊野外里来?

  自己不仅把自己的脸丢尽了,把方家的脸丢尽了,连钟家祖宗十八代的脸也丢尽了,自己简直就是不知羞耻。自己怎么会主动的向男人表白,表白了还被人如此的奚落拒绝,从小受到的教育怎么都忘了?

  犹如掉进了一个黑洞,她开始后悔,突然明白自己心底那一丝自信,不过是误会一场,丢人,实在是丢死人了!她并不想哭,但是眼泪却止不住的往下掉,让她觉得自己很没用。

  看到她伤心的样子,他心里很难过,他知道自己的话说的太重了,伤了她的自尊心。但是自己如果不这样做,那事态将会变成什么样子?她眼中闪烁着的点点情花,他不是傻子,并非看不懂。

  他张嘴想安慰她的,可是他不知道要说什么,想想还是算了,说多错多,还不如就此结束来的爽快。冷冷的说了声:“走吧。”

  他再次伸出手,可是这一次,婉如不再理会他,正礼无奈,只得自己在前面爬,婉如咬着下唇,努力的自己爬,一会攀着树枝,一会扒着石头,虽然艰难,虽然正礼几次三番的伸出了手,可是她就是不理他,他也没有办法,快到坡顶,他一跃而上,转身一把抓住她的胳膊把她拉了上来,可是一站稳脚,婉如就用力甩开他的手。

  他知道她生气,想再解释一下,毕竟认识一场,他并不想弄的不欢而散,于是他开口喊了她一声:“婉如……”

  “叫我钟小姐,或者你想叫我方太太也可以。” 说着她拍了拍身上的尘土,蹙起眉间,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说道:“你要说什么?告别吗?”

  “婉……钟小姐,我希望将来我们见面的时候还能像朋友一般说说话。”

  “我想我们是不会再见面的,就算不幸再见,也可以假装不认识。赵先生一路顺风。” 说完,她头也不回的往山下走去。

  婉如的态度转变,倒把他弄的很是尴尬,只得在后面不远不近的跟着她: “你要去哪?”

  “不用你管。” 她快步往前走着。

  最终,她还是往方家的方向走去了,似乎是一种习惯,她并没有其他地方可去,这么多年,哪怕是寄人篱下,可方家早已经是她的家了,受伤之后回家,是常人的第一反应,她也不例外。

  //

  直到婉如走进方家的后门,赵正礼才转身离开,结束了这一整天的意外,摆脱了这么一个大麻烦,一走了之,应该是值得高兴庆幸的事,可是他的心里只觉得发闷,并不觉得有多高兴,直到晚上回到客栈,他才发现婉如的衣服和鞋子都还在自己的包裹里……

  钟婉如一身农妇装束,灰头土脸,脸上,手上带着伤走进了方家后院 。

  她以为方家发现她失踪,一定是闹翻了天,她也已经做好了被训,被骂,被惩罚,甚至是被打的准备。可是一路走在花园里,也没觉得方家有什么异样,遇到几个丫头,仆人,都只是奇怪的打量了她一下,就如往常般称呼她“钟小姐”。

  快步回到“静园”,一进门就看到月梅快要急疯了的样子,看到她回来,几乎是惊呼起来:“小姐,你终于回来啦!天啊!你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 月梅嘴里说着,赶紧拉了她进来,把园门给闭了。

  “小姐,你实在太胡闹了。我快急死了!” 月梅扶着她走进房里。

  进了房门,却看到方伯谨正躬身弯腰在圆桌旁,桌上铺着自己前几日画的“睡莲图”,婉如走上前去,他并没有抬头看她,依然气定神闲的润笔濡墨,提笔在画纸上书写着:

  “ 静夏醉莲

  赤风徐靡青丝幔,醉塘微熏午梦酣。

  静水一叶轻浮萍,莲香已入白云庵。

  ----静园舍人”

  他的诗洒脱飘逸,意境深远,书法也是俊秀舒展,气度不凡,这“静园舍人”是婉如的别号,是他们小时候给彼此取的,方伯谨的别号是“思园居士”。

  “应提上你的号。” 婉如很喜欢他的诗。

  方伯谨放下手中的毛笔,直起腰来,侧过脸来打量她,沉默良久,轻蹙眉头说道:“这幅画就送给我吧。”

  “好,”坐在凳子上,他轻声问道:“能告诉我,去哪了吗?” 像个丈夫又像个哥哥一样的询问她。

  她极快的瞥了他一眼,见他的脸上没有太多的表情,只有几分的忧虑,心中慌乱着,开始编故事,嚅嗫着说道:“我出去玩了。嫌裙子太长就向一个农家姑娘买了这衣衫,后来爬山的时候不小心摔下了山坡,被荆棘划破了手和脸。”

  “你要出去玩为什么不告诉我?” 他皱起眉来,语带埋怨的问:“你知不知道你这样私自跑出去有多危险?”

  “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她垂着头:“我任凭处置。”

  “任凭处置?你以为我要处置你?” 他摇头叹气。

  “我知道我犯了家法,就请方伯伯,方伯母惩罚我吧。” 她豁出去了。

  伯谨深深的看了她了一眼,失望而无奈:“你放心吧,爹妈还不知道你跑出去的事。早上我和爹妈说了我们的事之后,我就来到你这里,想告诉你好消息的。谁知道来了之后才发现你不见了,我和月梅暗暗找遍了整个院子也没找到你,连清凉亭我都去了,最后我猜你是跑出去了,所以我就让月梅告诉爹妈说是我陪你出去走走。好在后来爹去了绸缎庄,妈也去了小姨家里。”

  “小姐,方少爷在这里等了你一天了,你这次也玩的太过火了。” 月梅从衣柜里拿了一套衣服出来。摇着头埋怨道。

  婉如看到她手中的衣服,才想起自己换下来的衣服还在赵正礼的包裹里,轻轻一跺脚,拍了下自己的脑门,后悔自己的烂记性。

  一转头看到伯谨正在那带着审视的目光注视着自己,脸上的表情很耐人寻味。

  显然,伯谨是生气的,但是他生性温柔谦和,从来也不会对人发脾气,即使此时他真的很生气,表现出来的却只是皱眉叹气。

  “对不起,伯谨哥哥。”

  “婉如,今天的事就算了,我希望你以后不要再那么任性了。爹妈已经答应了我们晚半年成婚,让我先带你去北平上半年的学,圆你上学的梦。”

  “什么?!真的吗?” 她猛的睁大了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他,虽然只有半年,但是怎么都好,只要能出去看看这个世界,看看方家以外的天空,怎么也是好的。她像是被打了一剂兴奋剂!突然觉得什么事都美好起来,把下午赵正礼给她的一记重创也暂时忘记了。

  被关了十年的她,现在快活的犹如就要飞出牢笼的小鸟一般,眼睛亮晶晶的,激动的拉着伯谨的手,觉得还不够表达自己的感激之情,她扑到他怀里紧紧抱了他一下。

  “谢谢,谢谢你,伯谨哥哥,你真好!”

  香花在怀,他的心软了,他心中的忧虑,烦恼都一扫而空了,他轻轻的拥住她,就像小心翼翼的捧着一件珍宝,生怕打碎了,生怕弄坏了。

  半年,他想,不过就是半年,等到年底他们回来,她将会心甘情愿,欢欢喜喜的成为自己的新娘,一切都会水到渠成,甜蜜幸福的,不是吗?

  他的嘴角微微扬起一个无奈的,宠爱的笑容。

  月梅站在一旁,喜忧参半的看着他俩轻轻相拥……

继续阅读:第10章 求学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江南烟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