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冷血怪人
江心2017-09-06 09:173,831

  两人一直跑到了西湖边上的一处坡地,在一棵大树下停了下来,也不知道跑了多远,只知道累的够呛,扶着树干不停的喘气。

  好一会儿,两人把气喘匀了,坐在大树下,这才发现他们的手又一次的牵在了一起,赶紧不好意思的松了开来。

  “你受伤了!” 她看到他脸上的淤青和鼻子下的血迹,拿出手绢举起手来想要替他擦拭,却又觉得不妥,手停在半空发愣。

  他自然知道她的用意,深看她一眼,侧过头去,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手帕擦了擦鼻血:“没什么,小意思。”

  “疼吗?” 她温柔的问。

  他摇摇头,不说话。

  “你的身手不错呢!” 她收回自己的手绢,尴尬的笑。

  “以前学过几下拳脚。” 他看着她,沉默了一会问道:“你怎么会出现在茶馆里?”

  她弯着眼睛笑盈盈的看他:“我想跟你一起去爬山涉水,去了解民风民俗啊。”

  他吃了一惊,看着她那花朵般的脸庞,心绪起伏起来,皱眉道:“你真胡闹,怎么会做出如此疯狂的事?你知道方家是个很守旧的家庭,你现在偷跑出来,将会引起多大的麻烦?”

  他疑惑的看着她,她看上去是那样温婉娴静,明明就是大宅子里那种被重重教条锁住一生的女人,可是她竟然不顾一切后果的跑了出来,她的内心像火一样的热烈,向往着自由。

  他并不迟钝,不是看不出她对自己的仰慕和好感,但是,他背负不起这个重责,因为太多太多的原因,方伯谨是他的好朋友,现在这样算什么?自己好朋友的未婚妻竟然偷跑出来要跟着自己去爬山?天,这是多么荒唐,尴尬,违背道义的事。

  就算他再洒脱不羁,但是背着朋友,单独与朋友的未婚妻出游,这事他做不出来。况且,他还有其他的心事,她不知道,她什么都不知道,她的世界就如一张白纸,她的眼神清澈如溪水般,完全是初生牛犊不怕虎的胆气,可是他不同,他有他的故事,他暗叹一声。

  “我知道我做了什么,我知道我犯下了滔天大罪,我知道我会被家法惩罚,但是只要能让我自由自在的活一天,我什么都不怕,哪怕是让我去死,我也瞑目了。” 她说的时候,眼睛直直的看着不远处的西湖水。

  她的话让他有些毛骨悚然,同时又同情起她来,想想她的身世,虽然身在富贵之乡,锦衣玉食,但是却是父母双亡,无依无靠,寄人篱下,婚姻不能自主,行动不能自由,就连思想也要受到约束,的确是很可怜的。

  她用真诚的眼光恳求他:“你就带我玩一天,好不好?” 声音甜腻腻的,柔柔的,却又毫不做作。他叹了口气,上下打量了她一下,拒绝的话却说不出口来,摇头道:“好吧,不过你这身装束怎么爬山?我带你去换身衣服,走。”

  两人走到一家农户,讨了碗水喝,花钱买了一套短衣裤装,又换上了那家女儿的硬底布鞋。正礼将她换下的衣裙绣花鞋给包了起来背在身上。

  换了衣服鞋子的婉如,走路是轻快了许多,只是她从一大早这样满大街的追啊跑啊的,早就体力透支了。

  他看得出她很累,趁势问:“想回家吗?”

  “不想。” 她干脆明白的回答他。

  他无奈的点点头:“好吧,那就走吧。”

  西湖边上,群山环抱,葱茏苍翠,山水之间相得益彰,两人缓缓的踏上了登山的路。

  “你就不怕我是坏人?” 他回头看她,笑着问。

  “你不会是坏人。” 她努力的想要跟上他的脚步,一边喘气一边往前走。

  “你并不了解我,我们才认识两个星期。” 他叹了口气说。

  “我知道,可是我喜欢和你在一起。” 她竟然大胆的说出了口,着实让他吓了一跳,停下了脚步,愣愣的盯着她那张写满灵秀的脸蛋。

  “你很有趣。” 她笑着补充:“你知道很多事。好像也经历过很多事。”

  他吃惊于她的观察力,更吃惊于她的表白,自己并不是没有动过那念头,只不过,那只是一瞬间的胡思乱想,对婉如,他压根就不敢往男女之情上面去想,因为她是伯谨的未婚妻啊,自己还没有禽兽到要去夺朋友之妻的地步。

  只是,他的心噗噗噗的乱跳……

  “哎?你怎么不走了?要不我们比赛谁先爬上那个亭子吧?” 她笑眯眯的指着半山腰的一个凉亭,兴致盎然,那张小脸蛋因为晒了太阳和运动变的红扑扑的,很是可爱。

  正礼摇摇头,转念一想,她还是个懵懵懂懂的孩子,或许她嘴里的喜欢,不过是喜欢一个哥哥,就如她对伯谨的情意,他们在她眼里都是哥哥的角色,玩伴的角色。

  想到这,他心里宽慰轻松很多,嘴角边勾起一个谜一样的笑容,伸出手:“大暑天爬山,很消耗体力的,最好是慢慢走。”

  她抬起眼睛看了他一眼,居然也大方的伸出了手,放进了他的手心里,他拉了她一把,把她拉上一块巨石。

  “我可以做你哥哥,以后有什么事你可以写信告诉我。” 他随口说着,看是无心却似有意。

  她的心头一动,看了眼他的侧影,想张嘴喊他,可是,平日里喊伯谨时,喊的特别顺溜的“哥哥”二字,此时却如卡在咽喉处的鱼骨,怎么也喊不出来,她下意识感觉到正礼和伯谨在自己心中是有区别的。

  两人来到半山腰的一个凉亭里休息,眺望着人间天堂的湖光山色,虽然夏日炎炎,满头大汗,她却觉得痛快淋漓,张开双臂,对着美景深吸了一口气,又重重的吐出气来。

  “啊——好舒服啊!” 她用袖子擦了下脸上的汗珠,转头看着他。

  他微微一笑,从包裹中拿出一个水壶递给她:“喝点水吧,不然会虚脱的。”

  她笑着接过,拧开了壶盖将水倒在壶盖中,一饮而尽,凉凉的清水,顺着咽喉流入体内,果然是畅快的。

  她把水壶递还给他,他也倒了一杯,咕嘟咕嘟的喝尽,见她脸上一红,嘴角有个隐蔽的,娇羞的笑容,一愣之下才发现,自己刚才就了她喝过的杯沿喝水,也是颇为尴尬,只得干咳一声缓缓气氛。

  他觉得很不自在,将水壶背在了身上,继续往山上走去,她赶忙跟在他身后。

  为了和婉如拉开距离,他离了大路,往路边的斜坡,野地,树林里钻,采了些草药放在包里,婉如很好奇,很想跟着他走下去,可是正礼却坚决不同意,说太危险。于是,他两就变成一个在坡上走,一个在坡下走,婉如觉得很没趣,大着胆子也跟了下去,小心翼翼的远远跟着他。

  正礼全神贯注的搜索者各种草药,也没注意到婉如已跟下坡来,走着走着,在一棵大树边看到一丛“连钱草”,心中一动,赶紧要上前去采。才要伸手,听到身后“啊” 的一声。

  一转头,看到婉如不但下了坡,而且走进了一大堆的荆棘从里,被那些长着的尖刺的树枝,树藤包围在里面,这些荆棘藤全都长着尖长的刺,稍有不慎就会被刺的皮破血流。 果然,婉如的手上,脸上已经有好几处被刺,而且有些刺都是倒钩长的,一旦刺入就会深深的钩进肉里。

  “别动,别动!” 他转身往回走边说:“别乱动,你怎么那么不听话?怎么跑下来了?”

  “啊!” 一根尖刺刺进了婉如的脸颊,她又痛又怕,下意识的用手去拔,没想到手背上又被扎了两下,划出了血痕,吓的哭起来。

  正礼皱着眉,戴起手套,从腰间拔出匕首,手脚利落的将围绕在婉如身边一条条长满尖刺的荆棘藤条割断,缓缓的靠近她。

  他的脸上也被尖刺划破了好几处,一道道的血痕渗出鲜血来,总算是嘁哩喀喳的把那些藤蔓割断,把婉如拯救出来,拉着他走到一旁的大树下,细心的检查起她的伤势。

  看着她那张秀美却带着血痕的小脸,他当真是心疼极了,自己怎么会把她弄成这样?自己怎么就不能看好她?自己为什么不陪她走大路,非要爬斜坡采药呢?

  他不停的自责,一边呡着嘴唇,轻柔的帮她把手上,胳膊上,脸上的尖刺一根根的拔取,有些小刺,他就耐心的用针帮她挑出来。

  “没事,我给你上点药膏,过两天就好了,不会留下疤痕的。” 他安慰着她,从包里拿出一小盒药膏,用手指挑了一点,轻轻的抹在她的脸上,手上的每个伤口上,“这药膏是我自己配的,对外伤很好用,你拿着吧。”

  阳光穿过繁茂的树叶和树枝,打在他身侧,使得他的半边身子被斑驳的阳光照耀着,那张年轻俊朗,小麦色的脸庞,随着他头部的转动,时而背着光,时而又迎着光,看得她如痴如醉,都不觉得伤口疼了。

  他的手指在她的肌肤上温柔的来回摩挲着,不一会儿,不知怎的,两人的心头都泛起一些异样的感觉,他就坐在她身旁,两人几乎贴在一起,体温透过薄薄的衬衣,附着到她的身上,是那样的温热,那样的令人激动,他身上混杂着汗水味的男性气息,让她心神荡漾。

  她缓缓扬起睫毛转头看他,心跳的好快好快,有种扑进他怀里的渴望,但是她不敢,她知道这是好女孩不该做的事,女孩子是不能主动的,但是这种渴望又是如此的强烈,强烈到足以让她忘记那些她从小学习的礼教家规。

  而他则是被她的美色诱惑着,嗅着她身上散发出来的天然的香气,呼吸变得越来越急促,看着她那两片粉红色的嘴唇,全身的血液在血管里急速蹿流着,她就像一颗才刚成熟的樱桃,娇艳欲滴,全身充满了青春的魅力,一时间,他忘了她是谁,忘了她的身份,她只是一个美如西子的漂亮女孩,一个能让男人产生欲望的漂亮女孩。

  他缓缓的低下头,朝她的嘴唇吻去,他太想尝尝它们的味道,他太想吻她, 而她竟也没有躲,没有逃,相反的,在他醉人气息的引领下,她微微阖起眼帘,仰起下巴,准备迎接他的亲吻,一切都是那样的自然美好。

  可是!他停住了!……就在他们相距三厘米的时候,他停住了,倒吸了口气,猛的往后一缩,推开了她。

  她被他推醒了,惊疑,尴尬,羞涩的睁开了双眼,惶然失措的看着一语不发,正在收拾东西的他,炎热的酷夏在那一瞬竟然突然泛起阵阵寒意。

  整理完东西,赵正礼背起竹篓和小布包,站了起来,冰冷的说了声:“走吧,我送你回去。”

  而她却像一尊化石般痴痴的坐在地上发呆……

继续阅读:第9章 冷酷的拒绝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江南烟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