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幕
老舍2017-12-28 21:1313,753

第三幕

时间 抗日战争胜利后,国民党特务和美国兵在北京横行的时候。秋,清晨。

地点 同前幕。

人物 王大拴

明师傅 于厚斋

周秀花 邹福远小

宋恩子

王小花 卫福喜

小吴祥子

康顺子

方 六

常四爷

丁 宝 车当当

秦仲义 王利发

庞四奶奶

小心眼 茶客甲、乙 春 梅 沈处长

小刘麻子 老杨

宪兵四人 取电灯费的

小二德子 小唐铁嘴谢勇仁

「幕起」

「幕起」现在,裕泰茶馆的样子可不像前幕那么体面了。藤椅已不见,代以小凳与条凳。自房屋至家具都显着暗淡无光。假若有什么突出惹眼的东西,那就是“莫谈国事”的纸条更多,字也更大了。在这些条子旁边还贴着“茶钱先付”的新纸条。

一清早,还没有下窗板。王利发的儿子王大栓,垂头丧气地独自收拾屋子。

王大栓的妻周秀花,领着小女儿王小花,由后面出来。她们一边走一边说话儿。

王小花:妈,晌午给我作点热汤面吧!好多天没吃过啦!

周秀花:我知道,乖!可谁知道买得着面买不着呢!就是粮食店里可巧有面,谁知道咱们有钱没有呢!唉!

王小花:就盼着两样都有吧!妈!

周秀花:你倒想得好,可哪能那么容易!去吧,小花,在路上留神吉普车!

王大栓:小花,等等!

王小花:干吗?爸!

王大栓:昨天晚上……

周秀花:我已经嘱咐过她了!她懂事!

王大栓:你大力叔叔的事万不可对别人说呀!说了,咱们全家都得死!明白吧!

王小花:我不说,打死我也不说!有人问我大力叔叔回来过没有,我就说:他走了好几年,一点消息也没有!

康顺子由后面走来。她的腰有点弯,但还硬朗。她一边走一边叫王小花。

康顺子:小花!小花!还没走哪?

王小花:康婆婆,干吗呀?

康顺子:小花,乖!婆婆再看你一眼!(抚弄王小花的头)多体面哪!吃的不足啊,要不然还得更好看呢!

周秀花:大婶,您是要走吧?

康顺子:是呀!我走,好让你们省点嚼谷呀!大力是我拉扯大的,他叫我走,我怎能不走呢?当初,我刚到这里的时候,他还没有小花这么高呢!

王小花:看大力叔叔现在多么壮实,多么大气!

康顺子:是呀,虽然他只在这儿坐了一袋烟的工夫呀,可是叫我年轻了好几岁!我本来什么也没有,一见着他呀,好像忽然间我什么都有啦!我走,跟着他走,受什么累,吃什么苦,也是香甜的!看他那两只大手,那两只大脚,简直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王小花:婆婆,我也跟您去!

康顺子:小花,你乖乖地去上学,我会回来看你!

王大栓:小花,上学吧,别迟到!

王小花:婆婆,等我下了学您再走!

康顺子:哎!哎!去吧,乖!(王小花下)

王大栓:大婶,我爸爸叫您走吗?

康顺子:他还没打好了主意。我倒怕呀,大力回来的事儿万一叫人家知道了啊,我又忽然这么一走,也许要连累了你们!这年月不是天天抓人吗?我不能作对不起你们的事!

周秀花:大婶,您走您的,谁逃出去谁得活命!喝茶的不是常低声儿说:想要活命得上西山北京西山一带当时是八路军的游击区。──[丰刀系(洁)]青注]吗?

王大栓:对!

康顺子:小花的妈,来吧,咱们再商量商量!我不能专顾自己,叫你们吃亏!老大,你也好好想想!(同周秀花下)

丁宝进来。

丁宝:嗨,掌柜的,我来啦!

王大栓:你是谁?

丁宝:小丁宝!小刘麻子叫我来的,他说这儿的老掌柜托他请个女招待。

王大栓:姑娘,你看看,这么个破茶馆,能用女招待吗?我们老掌柜呀,穷得乱出主意!

王利发慢慢地走出来,他还硬朗,穿的可很不整齐。

王利发:老大,你怎么老在背后褒贬老人呢?谁穷得乱出主意呀?下板子去!什么时候了,还不开门!

王大栓去下窗板。

丁宝:老掌柜,你硬朗啊?

王利发:嗯!要有炸酱面的话,我还能吃三大碗呢,可惜没有!十几了?姑娘!

丁宝:十七!

王利发:才十七?

丁宝:是呀!妈妈是寡妇,带着我过日子。胜利以后呀,政府硬说我爸爸给我们留下的一所小房子是逆产,给没收啦!妈妈气死了,我作了女招待!老掌柜,我到今天还不明白什么叫逆产,您知道吗?

王利发:姑娘,说话留点神!一句话说错了,什么都可以变成逆产!你看,这后边呀,是秦二爷的仓库,有人一瞪眼,说是逆产,就给没收啦!就是这么一回事!

王大栓回来。

丁宝:老掌柜,您说对了!连我也是逆产,谁的胳臂粗,我就得侍侯谁!他妈的,我才十七,就常想还不如死了呢!死了落个整尸首,干这一行,活着身上就烂了!

王大栓:爸,您真想要女招待吗?

王利发:我跟小刘麻子瞎聊来着!我一辈子老爱改良,看着生意这么不好,我着急!

王大栓:您着急,我也着急!可是,您就忘记老裕泰这个老字号了吗?六十多年的老字号,用女招待?

丁宝:什么老字号啊!越老越不值钱!不信,我现在要是二十八岁,就是叫小小丁宝,小丁宝贝,也没人看我一眼!

茶客甲、乙上。

王利发:二位早班儿!带着叶子哪?老大拿开水去!(王大栓下)二位,对不起,茶钱先付!

茶客甲:没听说过!

王利发:我开过几十年茶馆,也没听说过!可是,您圣明:茶叶、煤球儿都一会儿一个价钱,也许您正喝着茶,茶叶又长了价钱!您看,先收茶钱不是省得麻烦吗?

茶客乙:我看哪,不喝更省事!(同茶客甲下)

王大栓:(提来开水)怎么?走啦!

王利发:这你就明白了!

丁宝:我要是过去说一声:“来了?小子!”他们准给一块现大洋!

王利发:你呀,老大,比石头还顽固!

王大栓:(放下壶)好吧,我出去 ,这里出不来气!(下)

王利发:你出不来气,我还憋得慌呢!

小刘麻子上,穿着洋服,夹着皮包。

小刘麻子:小丁宝,你来啦?

丁宝:有你的话,谁敢不来呀!

小刘麻子:王掌柜,看我给你找来的小宝贝怎样?人材、岁数打扮、经验,样样出色!

王利发:就怕我用不起吧?

小刘麻子:老头儿,你都甭管,全听我的,我跟小丁宝有我们一套办法!是吧,小丁宝?

丁宝:要是没你那一套办法,怎会缺德呢!

小刘麻子:缺德?你算说对了!当初,我爸爸就是由这儿绑出去的;不信,你问王掌柜。是吧,王掌柜?

王利发:我亲眼得见!

小刘麻子:你看,小丁宝,我不乱吹吧?绑出去,就在马路中间,磕喳一刀!是吧,老掌柜?

王利发:听得真真的!

小刘麻子:我不说假话吧?小丁宝!可是,我爸爸到底差点事,一辈子混的并不怎样。轮到我自己出头露面了,我必得干的特别出色。(打开皮包,拿出计划书)看,小丁宝,看看我的计划!

丁宝:我没那么大的工夫!我看哪,我该回家,休息一天,明天来上工。

王利发:丁宝,我还没想好呢!

小刘麻子:王掌柜,我都替你想好啦!不信,你等着看,明天早上,小丁宝在门口儿歪着头那么一站,马上就进来二百多茶座儿!小丁宝,你听听我的计划,跟你有关系。

丁宝:哼!但愿跟我没关系!

小刘麻子:你呀,小丁宝,不够积极!听着……

取电灯费的进来。

取电灯费的:掌柜的,电灯费!

王利发:电灯费?欠几个月的啦?

取电灯费的:三个月的!

王利发:再等三个月,凑半年,我也还是没办法!

取电灯费的:那像什么话呢?

小刘麻子:地道真话嘛!这儿属沈处长管。知道沈处长吧?市党部的委员,宪兵司令部的处长!你愿意收他的电费吗?说!

取电灯费的:什么话呢,当然不收!对不起,我走错了门儿!(下)

小刘麻子:看,王掌柜,你不听我的行不行?你那套光绪年的办法太守旧了!

王利发:对!要不怎么说,人要活到老学到老呢!我还得多学!

小刘麻子:就是嘛!

小唐铁嘴进来,穿着绸子夹袍,新缎鞋。

小刘麻子:哎哟,他妈的是你,小唐铁嘴!

小唐铁嘴:哎哟,他妈的是你,小刘麻子!来,叫爷爷看看!(看前看后)你小子行,洋服穿的像那么一回事,由后边看哪,你比洋人更像洋人!老王掌柜,我夜观天象,紫微星发亮,不久必有真龙天子出现,所以你看我跟小刘麻子,和这位……

小刘麻子:小丁宝,九城闻名!

小唐铁嘴:……和这位小丁宝,才都这么才貌双全,文武带打,我们是应运而生,活在这个时代,真是如鱼得水!老掌柜,把脸转正了,我看看!好,好,印堂发亮,还有一步好运!来吧,给我碗喝吧!

王利发:小唐铁嘴!

小唐铁嘴:别叫我唐铁嘴,我现在叫唐天师!

小刘麻子:谁封你作了天师?

小唐铁嘴:待两天你就知道了。

王利发:天师,可别忘了,你爸爸白喝了我一辈子的茶,这可不能世袭!

小唐铁嘴:王掌柜,等我穿上八卦仙衣的时候,你会后悔刚才说了什么!你等着吧!

小刘麻子:小唐,待会儿我请你去喝咖啡,小丁宝作陪,你先听我说点正经事,好不好?

小唐铁嘴:王掌柜,你就不想想,天师今天白喝你点茶,将来会给你个县知事作作吗?好吧,小刘你说!

小刘麻子:我这儿刚跟小丁宝说,我有个伟大的计划!

小唐铁嘴:好!洗耳恭听!

小刘麻子:我要组织一个“托拉撕”。这是个美国字,也许你不懂,翻成北京话就是“包圆儿”。

小唐铁嘴:我懂!就是说,所有的姑娘全由你包办。

小刘麻子:对!你的脑力不坏!小丁宝,听着,这跟你有密切关系!甚至于跟王掌柜也有关系!

王利发:我这儿听着呢!

小刘麻子:我要把舞女、明娼、暗娼、吉普女郎和女招待全组织起来,成立那么一个大“托拉撕”。

小唐铁嘴:(闭着眼问)官方上疏通好了没有?

小刘麻子:当然!沈处长作董事长,我当总经理!

小唐铁嘴:我呢?

小刘麻子:你要是能琢磨出个好名字来,请你作顾问!

小唐铁嘴:车马费不要法币!

小刘麻子:每月送几块美钞!

小唐铁嘴:往下说!

小刘麻子:业务方面包括:买卖部、转运部、训练部、供应部,四大部。谁买姑娘,还是谁卖姑娘;由上海调运到天津,还是由汉口调运到重庆;训练吉普女郎,还是训练女招待;是供应美国军队,还是各级官员,都由公司统一承办,保证人人满意。你看怎样?

小唐铁嘴:太好!太好!在道理上,这合乎统制一切的原则。在实际上,这首先能满足美国兵的需要,对国家有利!

小刘麻子好吧,你就给想个好名字吧!想个文雅的,像“柳叶眉,杏核眼,樱桃小口一点点”那种诗那么文雅的!

小唐铁嘴:嗯──“托拉撕”,“托拉撕”……不雅!拖进来,拉进来,不听话就撕成两半儿,倒好像是绑票儿撕票儿,不雅!

小刘麻子:对,是不大雅!可那是美国字,吃香啊!

小唐铁嘴:还是联合公司响亮、大方!

小刘麻子:有你这么一说!什么联合公司呢?

丁宝:缺德公司就挺好!

小刘麻子:小丁宝,谈正经事,不许乱说!你好好干,将来你有作女招待总教官的希望!

小唐铁嘴:看这个怎样──花花联合公司?姑娘是什么?鲜花嘛!要姑娘就得多花钱,花呀花呀,所以花花!“青是山,绿是水,花花世界”,又有典故,出自《武家坡》!好不好?

小刘麻子:小唐,我谢谢你,谢谢你!(热烈握手)我马上找沈处长去研究一下,他一赞成,你的顾问就算当上了!(收拾皮包,要走)

王利发:我说,丁宝的事到底怎么办?

小刘麻子:没告诉你不用管吗?“托拉撕”统办一切,我先在这里实验实验。

丁宝:你不是说喝咖啡去吗?

小刘麻子:问小唐去不去?

小唐铁嘴:你们先去吧,我还在这儿等个人。

小刘麻子:咱们走吧,小丁宝!

丁宝:明天见,老掌柜!再见,天师!(同小刘麻子下)

小唐铁嘴:王掌柜,拿报来看看!

王利发:那,我得慢慢地找去。二年前的也许还有几张!

小唐铁嘴:废话!

进来三位茶客:明师傅、邹福远和卫福喜。明师傅独坐,邹福远与卫福喜同坐。王利发都认识,向大家点头。

王利发:哥儿们,对不起啊,茶钱先付!

明师傅:没错儿,老哥哥!

王利发:唉!“茶钱先付”,说着都烫嘴!(忙着沏茶)

邹福远:怎样啊?王掌柜!晚上还添评书不添啊?

王利发:实验过了,不行!光费电,不上座儿!

邹福远:对!您看,前天我在会仙馆,开三侠四义五霸十雄十三杰九老十五小,大破凤凰山,百鸟朝凤,棍打凤腿,您猜上了多少座儿?

王利发:多少?那点书现在除了您,没有人会说!

邹福远:您说的在行!可是,才上了五个人,还有俩听蹭儿的!

卫福喜:师哥,无论怎么说,你比我强!我又闲了一个多月啦!

邹福远:可谁叫你跳了行,改唱戏了呢?

卫福喜:我有嗓子,有扮相嘛!

邹福远:可是上了台,你又不好好地唱!

卫福喜:妈的唱一出戏,挣不上三个杂和面饼子的钱,我干吗卖力气呢?我疯啦?

邹福远:唉!福喜,咱们哪,全叫流行歌曲跟《纺棉花》给顶垮喽!我是这么看,咱们死,咱们活着,还在其次,顶伤心的是咱们这点玩艺儿,再过几年都得失传!咱们对不起祖师爷!常言道:斜不侵正。这年头就是斜年头,正经东西全得连根儿烂!

王利发:唉!(转至明师傅处)明师傅,可老没来啦!

明师傅:出不来喽!包监狱里的伙食呢!

王利发:您!就凭您,办一、二百桌满汉全席的手儿,去给他们蒸窝窝头?

明师傅:那有什么办法呢,现而今就是狱里人多呀!满汉全席?我连家伙都卖喽!

方六拿着几张画儿进来。

明师傅:六爷,这儿!六爷,那两桌家伙怎样啦?我等钱用!

方六:明师傅,您挑一张画儿吧!

明师傅:啊?我要画儿干吗呢?

方六:这可画得不错!六大山人、董弱梅画的!

明师傅:画的天好,当不了饭吃啊!

方六:他把画儿交给我的时候,直掉眼泪!

明师傅:我把家伙交给你的时候,也直掉眼泪!

方六:谁掉眼泪,谁吃炖肉,我都知道!要不怎么我累心呢!你当是干我们这一行,专凭打打小鼓就行哪?

明师傅:六爷,人总有颗人心哪,你还能坑老朋友吗?

方六:一共不是才两桌家伙吗?小事儿,别再提啦,再提就好像不大懂交情了!

车当当敲着两块洋钱,进来。

车当当:谁买两块?买两块吧?天师,照顾照顾?(小唐铁嘴不语)

王利发:当当!别处转转吧,我连现洋什么模样都忘了!

车当当:那,您老人家就细细看看吧!白看,不用买票!(往桌上扔钱)

庞四奶奶进来,带着春梅。庞四奶奶的手上戴满各种戒指,打扮得像个女妖精。卖杂货的老杨跟进来。

小唐铁嘴:娘娘!

方六、车当当:娘娘!

庞四奶奶:天师!

小唐铁嘴:侍侯娘娘!(让庞四奶奶坐,给她倒茶)

庞四奶奶:(看车当当要出去)当当,你等等!

车当当:嗻!

老杨:(打开货箱)娘娘,看看吧!

庞四奶奶:唱唱那套词儿,还倒怪有个意思!

老杨:是!美国针、美国线、美国牙膏、美国消炎片。还有口红、雪花膏、玻璃袜子细毛线。箱子小,货物全,就是不卖原子弹!

庞四奶奶:哈哈哈!(挑了两双袜子)春梅,拿着!当当,你跟老杨算帐吧!

车当当:娘娘,别那么办哪!

庞四奶奶:我给你拿的本钱,利滚利,你欠我多少啦?天师,查帐!

小唐铁嘴:是!(掏小本)

车当当:天师,你甭操心,我跟老杨算去!

老杨:娘娘,您行好吧!他能给我钱吗?

庞四奶奶:老杨,他坑不了你,都有我呢!

老杨:是!(向众)还有哪位照顾照顾?(又要唱)美国针……

庞四奶奶:听够了!走!

老杨:是!美国针、美国线,我要不走是浑蛋!走,当当!(同车当当下)

方六:(过来)娘娘,我得到一堂景泰蓝的五供儿,东西老,地道,也便宜,坛上用顶体面,您看看吧?

庞四奶奶:请皇上看看吧!

方六:是!皇上不是快登基了吗?我先给您道喜!我马上取去,送到坛上!娘娘多给美言几句,我必有份人心!(往外走)

明师傅:六爷,我的事呢?!

方六:你先给我看着那几张画!(下)

明师傅:你等等!坑我两桌家伙,我还有把切菜刀呢!(追下)

庞四奶奶:王掌柜,康妈妈在这儿哪?请她出来!

小唐铁嘴:我去!(跑到后门)康老太太,您来一下!

王利发:什么事?

小唐铁嘴:朝廷大事!

康顺子上。

康顺子:干什么呀?

庞四奶奶:(迎上去)婆母!我是您的四侄媳妇,来接您,快坐下吧!(拉康顺子坐下)

康顺子:四侄媳妇?

庞四奶奶是呀,您离开庞家的时候,我还没过门哪。

康顺子:我跟庞家一刀两断啦,找我干吗?

庞四奶奶:您的四侄子海顺呀,是三皇道的大坛主,国民党的大党员,又是沈处长的把兄弟,快作皇上啦,您不喜欢吗?

康顺子:快作皇上?

庞四奶奶:啊!龙袍都作好啦,就快在西山登基!

康顺子:在西山?

小唐铁嘴:老太太,西山一带有八路军。庞四爷在那一带登基,消灭八路,南京能够不愿意吗?

庞四奶奶:四爷呀都好,近来可是有点贪酒好色。他已经弄了好几个小老婆!

小唐铁嘴:娘娘,三宫六院七十二嫔妃,可有书可查呀!

庞四奶奶:你不是娘娘,怎么知道娘娘的委屈!老太太,我是这么想:您要是跟我一条心,我叫您老太后,咱们俩一齐管着皇上,我这个娘娘不就好作一点了吗?老太太,您跟我去,吃好的喝好的,兜儿里老带着那么几块当当响的洋钱,够多么好啊!

康顺子:我要是不跟你去呢?

庞四奶奶:啊?不去?(要翻脸)

小唐铁嘴:让老太太想想,想想!

康顺子:用不着想,我不会再跟庞家的人打交道!四媳妇,你作你的娘娘,我作我的苦老婆子,谁也别管谁!刚才你要瞪眼睛,你当我怕你吗?我在外边也混了这么多年,磨练出来点了,谁跟我瞪眼,我会伸手打!(立起,往后走)

小唐铁嘴:老太太!老太太!

康顺子:(立住,转身对小唐铁嘴)你呀,小伙子,挺起腰板来,去挣碗干净饭吃,不好吗?(下)

庞四奶奶:(移怒于王利发)王掌柜,过来!你去跟那个老婆子说说,说好了,我送给你一袋子白面!说不好,我砸了你的茶馆!天师,走!

小唐铁嘴:王掌柜,我晚上还来,听你的回话!

王利发:万一我下半天就死了呢?

庞四奶奶:呸!你还不该死吗?(与小唐铁嘴、春梅同下)

王利发:哼!

邹福远:师弟,你看这算哪一出?哈哈哈!

卫福喜:我会二百多出戏,就是不懂这一出!你知道那个娘儿们的出身吗?

邹福远:我还能不知道!东霸天的女儿,在娘家就生过……得,别细说,我看这群浑蛋都有点回光返照,长不了!

王大栓回来。

王利发:看着点,老大。我到后面商量点事!(下)小二德子:(在外边大吼一声)闪开了!(进来)大栓哥,沏壶顶好的,我有钱!(掏出四块现洋,一块一块地放下)给算算,刚才花了一块,这儿还有四块,五毛打一个,我一共打了几个?

王大栓:十个。

小二德子:(用手指算)对!前天四个,昨天六个,可不是十个!大栓哥,你拿两块吧!没钱,我白喝你的茶;有钱,就给你!你拿吧!(吹一吹,放在耳旁听听)这块好,就一块当两块吧,给你!

王大栓:(没接钱)小二德子,什么生意这么好啊?现大洋不容易见到啊!

小二德子:念书去了王大栓:把“一”字都念成扁担,你念什么书啊?

小二德子:(拿起桌上的壶来,对着壶嘴喝了一气,低声说)市党部派我去的,法政学院。没当过这么美的差事,太美,太过瘾!比在天桥好得多!打一个学生,五毛现洋!昨天揍了几个来着?

王大栓:六个。

小二德子:对!里边还有两个女学生!一拳一拳地下去,太美,太过瘾!大栓哥,你摸摸,摸摸!(伸臂)铁筋洋灰的!用这个揍男女学生,你想想,美不美?

王大栓:他们就那么老实,乖乖地叫你打?

小二德子:我专找老实的打呀!你当我是傻子哪?

王大栓:小二德子,听我说,打人不对!

小二德子:可也难说!你看教党义的那个教务长,上课先把手枪拍在桌上,我不过抡抡拳头,没动手枪啊!

王大栓:什么教务长啊,流氓!

小二德子:对!流氓!不对,那我也是流氓喽!大栓哥,你怎么绕着脖子骂我呢?大栓哥,你有骨头!不怕我这铁筋洋灰的胳膊!

王大栓:你就是把我打死,我不服你还是不服你,不是吗?

小二德子:喝,这么绕脖子的话,你怎么想出来的?大栓哥,你应当去教党义,你有文才!好啦,反正今天我不再打学生!

王大栓:干吗光是今天不打?永远不打才对!

小二德子:不是今天我另有差事吗?

王大栓:什么差事?

小二德子:今天打教员!

王大栓:干吗打教员?打学生就不对,还打教员?

小二德子:上边怎么交派,我怎么干!他们说,教员要罢课。罢课就是不老实,不老实就得揍!他们叫我上这儿等着,看见教员就揍!

邹福远:(嗅出危险)师弟,咱们走吧!

卫福喜:走!(同邹福远下)

小二德子:大栓哥,你拿着这块钱吧!

王大栓:打女学生的钱,我不要!

小二德子:(另拿一块)换换,这块是打男学生的,行了吧?(看王大栓还是摇头)这么办,你替我看着点,我出去买点好吃的,请请你,活着还不为吃点喝点老三点吗?(收起洋钱,下)

康顺子提着小包出来。王利发与周秀花跟着。

康顺子:王掌柜,你要是改了主意,不让我走,我还可以不走!

王利发:我……

周秀花:庞四奶奶也未必敢砸茶馆!

王利发:你怎么知道?三皇道是好惹的?

康顺子:我顶不放心的还是大力的事!只要一走漏了消息,大家全完!那比砸茶馆更厉害!

王大栓:大婶,走!我送您去!爸爸,我送送她老人家,可以吧?

王利发:嗯──周秀花:大婶在这儿受了多少年的苦,帮了咱们多少忙,还不应当送送?

王利发:我并没说不叫他送!送!送!

王大栓:大婶,等等,我拿件衣服去!(下)

周秀花:爸,您怎么啦?

王利发:别再问我什么,我心里乱!一辈子没这么乱过!媳妇,你先陪大婶走,我叫老大追你们!大婶,外边不行啊,就还回来!

周秀花:老太太,这儿永远是您的家!

王利发:可谁知道也许……

康顺子:我也不会忘了你们!老掌柜,你硬硬朗朗的吧!(同周秀花下)

王利发:(送了两步,立住)硬硬朗朗的干什么呢?

谢勇仁和于厚斋进来。

谢勇仁:(看看墙上,先把茶钱放在桌上)老人家,沏一壶茶来。(坐)

王利发:(先收钱)好吧。

于厚斋:勇仁,这恐怕是咱们末一次坐茶馆了吧?

谢勇仁:以后我倒许常来。我决定改行,去蹬三轮儿!

于厚斋:蹬三轮一定比当小学教员强!

谢勇仁:我偏偏教体育,我饿,学生们饿,还要运动,不是笑话吗?

王小花跑进来。

王利发:小花,怎这么早就下了学呢?

王小花:老师们罢课啦!(看见于厚斋、谢勇仁)于老师,谢老师!你们都没上学去,不教我们啦?还教我们吧!见不着老师,同学们都哭啦!我们开了个会,商量好,以后一定都守规矩,不招老师们生气!

于厚斋:小花!老师们也不愿意耽误了你们的功课。可是,吃不上饭,怎么教书呢?我们家里也有孩子,为教别人的孩子,叫自己的孩子挨饿,不是不公道吗?好孩子,别着急,喝完茶,我们开会去,也许能想出点办法来!

谢勇仁:好好在家温书,别乱跑去,小花!

王大栓由后面出来,夹着个小包。

王小花:爸,这是我的两位老师!

王大栓:老师们,快走!他们埋伏下了打手!

王利发:谁?

王大栓:小二德子!他刚出去,就回来!

王利发:二位先生,茶钱退回,(递钱)请吧!快!

王大栓:随我来!

小二德子上。

小二德子:街上有游行的,他妈的什么也买不着!大栓哥,你上哪儿?这俩是谁?

王大栓:喝茶的!(同于厚斋、谢勇仁往外走)

小二德子:站住!(三人还走)怎么?不听话?先揍了再说!

王利发:小二德子!

小二德子:(拳已出去)尝尝这个!

谢勇仁:(上面一个嘴巴,下面一脚)尝尝这个!

小二德子:哎哟!(倒下)

王小花:该!该!

谢勇仁:起来,再打!

小二德子:(起来,捂着脸)喝!喝!(往后退)喝!

王大栓:快走!(扯二人下)

小二德子:(迁怒)老掌柜,你等着吧,你放走了他们,待会儿我跟你算帐!打不了他们,还打不了你这个糟老头子吗?(下)

王小花:爷爷,爷爷!小二德子追老师们去了吧?那可怎么好!

王利发:他不敢!这路人我见多了,都是软的欺,硬的怕!

王小花:他要是回来打您呢?

王利发:我?爷爷会说好话呀。

王小花:爸爸干什么去了?

王利发:出去一会儿,你甭管!上后面温书去吧,乖!

王小花:老师们可别吃了亏呀,我真不放心!(下)

丁宝跑进来。

丁宝:老掌柜,老掌柜!告诉你点事!

王利发:说吧,姑娘!

丁宝:小刘麻子呀,没安着好心,他要霸占这个茶馆!

王利发:怎么霸占?这个破茶馆还值得他们霸占?

丁宝:待会儿他们就来,我没工夫细说,你打个主意吧!

王利发:姑娘,我谢谢你!

丁宝:我好心好意来告诉你,你可不能卖了我呀!

王利发:姑娘,我还没老糊涂了!放心吧!

丁宝:好!待会儿见!(下)

周秀花回来。

周秀花:爸,他们走啦。

王利发:好!

周秀花:小花的爸说,叫您放心,他送到了地方就回来。

王利发:回来不回来都随他的便吧!

周秀花:爸,您怎么啦?干吗这么不高兴?

王利发:没事!没事!看小花去吧。她不是想吃热汤面吗?要是还有点面的话,给她作一碗吧,孩子怪可怜的,什么也吃不着!

周秀花:一点白面也没有!我看看去,给她作点杂和面疙瘩汤吧!(下)

小唐铁嘴回来。

小唐铁嘴:王掌柜,说好了吗?

王利发:晚上,晚上一定给你回话!

小唐铁嘴:王掌柜,你说我爸爸白喝了一辈子的茶,我送你几句救命的话,算是替他还帐吧。告诉你,三皇道现在比日本人在这儿的时候更厉害,砸你的茶馆比砸个砂锅还容易!你别太大意了!

王利发:我知道!你既买我的好,又好去对娘娘表表功!是吧?

小宋恩子和小吴祥子进来,都穿着新洋服。

小唐铁嘴:二位,今天可够忙的?

小宋恩子:忙得厉害!教员们大暴动!

王利发:二位,“罢课”改了名儿,叫“暴动”啦?

小唐铁嘴:怎么啦?

小吴祥子:他们还能反到天上去吗?到现在为止,已经抓了一百多,打了七十几个,叫他们反吧!

小宋恩子:太不知好歹!他们老老实实的,美国会送来大米、白面嘛!

小唐铁嘴:就是!二位,有大米、白面,可别忘了我!以后,给大家的坟地看风水,我一定尽义务!好!二位忙吧!(下)

小吴祥子:你刚才问,“罢课”该叫“暴动”啦?王掌柜!

王利发:岁数大了,不懂新事,问问!

小宋恩子:哼!你就跟他们是一路货!

王利发:我?您太高抬我啦!

小吴祥子:我们忙,没工夫跟你费话,说干脆的吧!

王利发:什么干脆的?

小宋恩子:教员们暴动,必有主使的人!

王利发:谁?

小吴祥子:昨天晚上谁上这儿来啦?

王利发:康大力!

小宋恩子:就是他!你把他交出来吧!

王利发:我要是知道他是哪路人,还能够随便说出来吗?我跟你们的爸爸打交道多少年,还不懂这点道理?

小吴祥子:甭跟我们拍老腔,说真的吧!

王利发:交人还是拿钱,对吧?

小宋恩子:你真是我爸爸教出来的!对啦,要是不交人,就把你的金条拿出来!别的铺子都随开随倒,你可混了这么多年,必定有点底!

小二德子匆匆跑来。

小二德子:快走!街上的人不够用啦!快走!

小吴祥子:你小子管干吗的?

小二德子:我没闲着,看,脸都肿啦!

小宋恩子:掌柜的,我们马上回来,你打主意吧!

王利发:不怕我跑了吗?

小吴祥子:老梆子,你真逗气儿!你跑到阴间去,我们也会把你抓回来!(打了王利发一掌,同小宋恩子、小二德子下)

王利发:(向后叫)小花!小花的妈!

周秀花:(同王小花跑出来)我都听见了!怎么办?

王利发:快走!追上康妈妈!快!

王小花:我拿书包去!(下)

周秀花:拿上两件衣裳,小花!爸,剩您一个人怎么办?

王利发:这是我的茶馆,我活在这儿,死在这儿!

王小花挎着书包,夹着点东西跑回来。

周秀花:爸爸!

王小花:爷爷!

王利发:都别难过,走!(从怀里掏出所有的钱和一张旧像片)媳妇,拿着这点钱!小花,拿着这个,老裕泰三十年前的像片,交给你爸爸!走吧!

小刘麻子同丁宝回来。

小刘麻子:小花,教员罢课,你住姥姥家去呀?

王小花:对啦!

王利发:(假意地)媳妇,早点回来!

周秀花:爸,我们住两天就回来!(同王小花下)

小刘麻子:王掌柜,好消息!沈处长批准了我的计划!

王利发:大喜,大喜!

小刘麻子:您也大喜,处长也批准修理这个茶馆!我一说,处长说好!他呀老把“好”说成“蒿”,特别有个洋味儿!

王利发:都是怎么一回事?

小刘麻子:从此你算省心了!这儿全属我管啦,你搬出去!我先跟你说好了,省得以后你麻烦我!

王利发:那不能!凑巧,我正想搬家呢。

丁宝:小刘,老掌柜在这儿多少年啦,你就不照顾他一点吗?

小刘麻子:看吧!我办事永远厚道!王掌柜,我接处长去,叫他看看这个地方。你把这儿好好收拾一下!小丁宝,你把小心眼找来,迎接处长!带点香水,好好喷一气,这里臭哄哄的!走!(同丁宝下)

王利发:好!真好!太好!哈哈哈!

常四爷提着小筐进来,筐里有些纸钱和花生米。他虽年过七十,可是腰板还不太弯。

常四爷:什么事这么好哇,老朋友!

王利发:哎哟!常四爷!我正想找你这么一个人说说话儿呢!我沏一壶好的茶来,咱们喝喝!(去沏茶)

秦仲义进来。他老的不像样子了,衣服也破旧不堪。

秦仲义:王掌柜在吗?

常四爷:在!您是……

秦仲义:我姓秦。

常四爷:秦二爷!

王利发:(端茶来)谁?秦二爷?正想去告诉您一声,这儿要大改良!坐!坐!

常四爷:我这儿有点花生米,(抓)喝茶吃花生米,这可真是个乐子!

秦仲义:可是谁嚼得动呢?

王利发:看多么邪门,好容易有了花生米,可全嚼不动!多么可笑!怎样啊?秦二爷!(都坐下)

秦仲义:别人都不理我啦,我来跟你说说:我到天津去了一趟,看看我的工厂!

王利发:不是没收了吗?又物归原主啦?这可是喜事!

秦仲义:拆了!

常四爷、王利发:拆了?

秦仲义:拆了!我四十年的心血啊,拆了!别人不知道,王掌柜你知道:我从二十多岁起,就主张实业救国。到而今……抢去我的工厂,好,我的势力小,干不过他们!可倒好好地办哪,那是富国裕民的事业呀!结果,拆了,机器都当碎铜烂铁卖了!全世界,全世界找得到这样的政府找不到?我问你!

王利发:当初,我开的好好的公寓,您非盖仓库不可。看,仓库查封,货物全叫他们偷光!当初,我劝您别把财产都出手,您非都卖了开工厂不可!

常四爷:还记得吧?当初,我给那个卖小妞的小媳妇一碗面吃,您还说风凉话呢。

秦仲义:现在我明白了!王掌柜,求您一件事吧:(掏出一二机器小零件和一枝钢笔管来)工厂拆平了,这是我由那儿捡来的小东西。这枝笔上刻着我的名字呢,它知道,我用它签过多少张支票,写过多少计划书。我把它们交给你,没事的时候,你可以跟喝茶的人们当个笑话谈谈,你说呀:当初有那么一个不知好歹的秦某人,爱办实业。办了几十年,临完他只由工厂的土堆里捡回来这么点小东西!你应当劝告大家,有钱哪,就该吃喝嫖赌,胡作非为,可千万别干好事!告诉他们哪,秦某人七十多岁了才明白这点大道理!他是天生来的笨蛋!

王利发:您自己拿着这枝笔吧,我马上就搬家啦!

常四爷:搬到哪儿去?

王利发:哪儿不一样呢!秦二爷,常四爷,我跟你们不一样:二爷财大业大心胸大,树大可就招风啊!四爷你,一辈子不服软,敢作敢当,专打抱不平。我呢,作了一辈子顺民,见谁都请安、鞠躬、作揖。我只盼着呀,孩子们有出息,冻不着,饿不着,没灾没病!可是,日本人在这儿,二栓子逃跑啦,老婆想儿子想死啦!好容易,日本人走啦,该缓一口气了吧?谁知道,(惨笑)哈哈,哈哈,哈哈!

常四爷:我也不比你强啊!自食其力,凭良心干了一辈子啊,我一事无成!七十多了,只落得卖花生米!个人算什么呢,我盼哪,盼哪,只盼国家像个样儿,不受外国人欺侮。可是……哈哈!

秦仲义:日本人在这儿,说什么合作,把我的工厂就合作过去了。咱们的政府回来了,工厂也不怎么又变成了逆产。仓库里(指后边)有多少货呀,全完!哈哈!

王利发:改良,我老没忘改良,总不肯落在人家后头。卖茶不行啊,开公寓。公寓没啦,添评书!评书也不叫座儿呀,好,不怕丢人,想添女招待!人总得活着吧?我变尽了方法,不过是为活下去!是呀,该贿赂的,我就递包袱。我可没有作过缺德的事,伤天害理的事,为什么就不叫我活着呢?我得罪了谁?谁?皇上,娘娘那些狗男女都活得有滋有味的,单不许我吃窝窝头,谁出的主意?

常四爷:盼哪,盼哪,只盼谁都讲理,谁也不欺侮谁!可是,眼看着老朋友们一个个的不是饿死,就是叫人家杀了,我呀就是有眼泪也流不出来喽!松二爷,我的朋友,饿死啦,连棺材还是我给他化缘化来的!他还有我这么个朋友,给他化了一口四块板的棺材;我自己呢?我爱咱们的国呀,可是谁爱我呢?看,(从筐中拿出些纸钱)遇见出殡的,我就捡几张纸钱。没有寿衣,没有棺材,我只好给自己预备下点纸钱吧,哈哈,哈哈!

秦仲义:四爷,让咱们祭奠祭奠自己,把纸钱撒起来,算咱们三个老头子的吧!

王利发:对!四爷,照老年间出殡的规矩,喊喊!

常四爷:(立起,喊)四角儿的跟夫,本家赏钱一百二十吊!(撒起几张纸钱)(原注:三、四十年前,北京富人出殡,要用三十二人、四十八人或六十四人抬棺材,也叫抬杠。另有四位杠夫拿着拨旗,在四角跟随。杠夫换班须注意拨旗,以便进退有序;一班也叫一拨儿。起杠时和路祭时,领杠者须喊“加钱”──本家或姑奶奶赏给杠夫酒钱。加钱数目须夸大地喊出。在喊加钱时,有人撒起纸钱来。)

秦仲义、王利发:一百二十吊!

秦仲义:(一手拉住一个)我没的说了,再见吧!(下)

王利发:再见!

常四爷:再喝你一碗!(一饮而尽)再见!(下)

王利发:再见!

丁宝与小心眼进来。

丁宝:他们来啦,老大爷!(往屋中喷香水)

王利发:好,他们来,我躲开!(捡起纸钱,往后边走)

小心眼:老大爷,干吗撒纸钱呢?

王利发:谁知道!(下)

小刘麻子进来。

小刘麻子:来啦!一边一个站好!

丁宝、小心眼分左右在门内立好。

门外有汽车停住声,先进来两个宪兵。沈处长进来,穿军便服;高靴,带马刺;手执小鞭。后面跟着二宪兵。

沈处长:(检阅似的,看丁宝、小心眼,看完一个说一声)好(蒿)!

丁宝摆上一把椅子,请沈处长坐。

小刘麻子:报告处长,老裕泰开了六十多年,九城闻名,地点也好,借着这个老字号,作我们的一个据点,一定成功!我打算照旧卖茶,派(指)小丁宝和小心眼作招待。有我在这儿监视着三教九流,各色人等,一定能够得到大量的情报,捉拿共产党!

沈处长:好(蒿)!

丁宝由宪兵手里接过骆驼牌烟,上前献烟;小心眼接过打火机,点烟。

小刘麻子:后面原来是仓库,货物已由处长都处理了,现在空着。我打算修理一下,中间作小舞厅,两旁布置几间卧室,都带卫生设备。处长清闲的时候,可以来跳跳舞,玩玩牌,喝喝咖啡。天晚了,高兴住下,您就住下。这就算是处长个人的小俱乐部,由我管理,一定要比公馆里洒脱一点,方便一点,热闹一点!

沈处长:好(蒿)!

丁宝:处长,我可以请示一下吗?

沈处长:好(蒿)!

丁宝:这儿的老掌柜怪可怜的。好不好给他作一身制服,叫他看看门,招呼贵宾们上下汽车?他在这儿几十年了,谁都认识他,简直可以算是老头儿商标!

沈处长:好(蒿)!传!

小刘麻子:是!(往后跑)王掌柜!老掌柜!我爸爸的老朋友,老大爷!(入。过一会儿又跑回来)报告处长,他也不是怎么上了吊,吊死啦!

沈处长:好(蒿)!好(蒿)!

──幕落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茶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