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凝神草
乾图2018-03-19 10:563,401

  一听这话,迪卡凯恩脸上的怒容顿时全都变成了无可奈何的苦笑,只怕在这暴风城中,甚至是安瑞尔大陆上有胆量在自己研究魔法阵时踹自己门子的就有着自家的这位小祖宗了。

  换成是第二个人,迪卡凯恩早就一个炎爆术扔过去,让他明白一下什么叫做魔法师的威严和愤怒。

  就在迪卡凯恩起身要开门的时候,忽然又想到,如果是林立那个小家伙也这么干我会怎样呢?估计也跟对待莉娜一样吧。

  苦笑着打开门,看着门口兴高采烈的孙女莉娜,迪卡凯恩道:“莉娜,你来找爷爷有什么事吗?”

  “没事就不能来看看您了吗?”莉娜像是一只欢快的云雀似的,蹦蹦跳跳走进密室里,看了看那卷羊角兽皮本子上的记录,随手扔到一旁,忽然兴奋地道:“亲爱的爷爷,我的精神力再次突破了,现在我已经拥有了六级的精神力,一个月之内一连提升了两次,爷爷,你的孙女是不是堪比法莫尔,拉德斯,莎琳娜那样的天才?”

  “嗯。”

  看着满脸喜悦的莉娜,迪卡凯恩还能说什么,唯有点点头表示赞许。

  莉娜因为天分的缘故,从十二岁开始,精神力就始终被卡在四级上无法突破,直到前不久来到暴风城后,才像是突然开窍似的,精神力水平开始突飞猛进。

  原本迪卡凯恩的确是该高兴的,毕竟莉娜的瓶颈问题一直困扰着他,更成为了他的一块心病,让他始终在其他的老朋友面前抬不起头来。

  可是此时此刻,想起了同样身处暴风城的那位小怪物,迪卡凯恩此时的笑容不免有些生硬了。

  “爷爷,你怎么了?难道不高兴吗?”

  “高兴,自然是高兴了。”迪卡凯恩看着有些忘乎所以的孙女,觉得有必要给她泼上一盆子凉水,免得她飘飘然,于是道:“不过要说是天才,莉娜,你还真是差的太远呢。”

  说完,迪卡凯恩开始讲述起了自己在落日山脉遇到林立的情景,他不仅仅是讲述了林立短短时间内连续突破,更是强调他在魔法阵上面的造诣也极为高深。

  换句话说,林立不仅魔法上修炼的快,并且学识渊博,堪称年青一代魔法师中的楷模。

  “怎么可能?”莉娜捂着小嘴,睁大眼睛看着迪卡凯恩道:“爷爷,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呢,你曾经说过,无论是魔法还是魔法阵都是博大精深,哪怕是用一生研究都研究不明白,而人的精力是有限的,他怎么可能两者兼顾呢。”

  说到这,莉娜像是坚定了自己的想法似的,道:“哪怕是像法莫尔,拉德斯,莎琳娜那些公认的天才,他们也都是先专注于魔法,直到小有所成,遇到了瓶颈之后才去研究其他的学问,以期触类旁通,促进魔法的突破,可是你说的这个林立又怎么可能在魔法阵上堪称大师,同时又在魔法上这么厉害呢?”

  莉娜摇着头道:“不可能,爷爷,你肯定是在跟我开玩笑,安瑞尔大陆上怎么可能有这样的人。”

  迪卡凯恩沉声道:“你说错了,依爷爷我看,他不仅仅是堪称大师,而是十有八九是个宗师,不仅如此,在其他的方面他的学识也同样渊博,哪怕是最薄弱的魔法上,在某些时候他的观点也比爷爷我要高深的多。”

  “呵呵,爷爷又在故弄玄虚了,我才不相信真有这样的人,除非我亲眼看到。”

  笃笃笃。

  就在爷孙俩说话时,密室的门再次被敲响。

  “进来。”

  “老师。”拉塞尔推门进来,恭恭敬敬的朝着迪卡凯恩施了个礼,又和莉娜打了个招呼后。

  “有什么事吗?”

  “有,是关于您让我一直关注的林立-梅林的,他今天去了一家药剂商店,买了些药草,同时还遇到了辛普森家的子弟……”说着将几样药草的种类和数量说了一下。

  迪卡凯恩闻言一愣道:“他买草药干什么?莫非这小子除了魔法阵之外,还会炼药术?对了,知道这几样药草有什么用,能炼制什么药剂吗?”

  拉塞尔摇摇头道:“我专程去隔壁的药剂师公会问过,他们也说不太清楚,不过却提醒我,如果这些药草混合在一起的话,调配不好的话,很容易会成为致命的毒药。”

  迪卡凯恩眉头一皱道:“这个臭小子这回又在搞什么花样呀,看不透,完全看不明白。”

  莉娜在一旁道:“想知道的话,你请他过来问问不就什么都明白了?”

  迪卡凯恩笑道:“还是我的宝贝孙女说的对,拉塞尔,以你的名义下一张请帖,邀请梅林家的年轻一辈来魔法师公会做客。”

  拉塞尔忙道:“请老师放心,我一定会办的妥妥当当的。”

  暴风城,梅林家,林立居住的小院中。

  林风和林寿正在院里焦急的等待。

  “阿风,你说老大一回来就把自己关到地下室里究竟在干什么呀?”

  “可能是在炼制什么药剂吧。”林风安静的坐在一个石凳子上,看着热锅上蚂蚁似的在面前走来走去的林寿道:“胖子,你能不能安静的坐会,你这么晃来晃去的我都眼晕了。”

  林寿站住脚,瞪了他一眼道:“阿风,你得管我叫二哥。”

  “好吧,胖子。”

  林寿翻了翻白眼,决定不再纠缠于称呼,道:“可是老大好像从来都没有学过炼制药剂呀,你见过他学习吗?”

  林风此时也一样纳闷,摇摇头道:“没有,不过他从万草堂出来,又跑去买了那么多炼药的工具,应该不是拿来玩的,老大这人你也知道的,没有把握的事他是很少做的。”

  “那倒是。”林寿点了点头,重新又开始踱步,嘴里道:“阿风,你发现没,这次老大从落日山脉回来之后就怪怪的,好像一下子就长了不少本事。”

  身为亲弟弟,林风又何尝不知道林立这次回来的确跟以前不大一样,更自信,更从容,也更神秘,让人怎么看都看不透。

  尽管同样觉得奇怪,不过林风还是道:“的确是跟以前不一样了,但那又有什么关系呢,他还是咱们的老大,对咱们比以前更好,这就足够了,你说是吧?”

  “没错。”林寿点了点头,皱眉道:“老大咋还不出来呢?不会是出什么事了吧?我听说炼制药剂很危险,搞不好会爆炸,出人命的。”

  “呸,乌鸦嘴。”

  正在小兄弟俩边站岗放哨,边为林立担心时,他正把自己关在狭窄的地下室里摆弄着用三个人的月钱买来的炼药工具。

  本来他去万草堂时打算买炼制强壮药剂和清心药剂的辅料,可是当看到陈列在柜台里的那几捆药草后,他就改了主意。

  当时之所以买下那几捆很平常的药草,除了当面打袁克的脸外,更重要的是他想要得到一捆药草中一株看似平凡,但是却珍贵无比的药草。

  这种草正经名字叫阿利亚索,药剂师们则喜欢称之为凝神草,用他当主料的话,再配合上一些并不怎么算太珍贵的辅料就可以炼制出一种老早就失传的凝神药剂,可以令服用者凝聚精神力,甚至是突破困扰自己许久的瓶颈。

  听到了袁克购买的那些所谓的清心药剂的材料和自己记忆中的药方大不相同,林立恍然意识到自己记忆中的那些药方都是来自三百年前,经过了时代变迁,很多那时候很常见的药草已经消失不见,甚至当初常用的药方或是失传,或者发生了变化。

  而这株凝神草显然就是已经被药剂师们所遗忘的一种珍贵药草,要不然的话,不会被当成一株杂草随便掺杂在很便宜的药草中出售。

  此时他正摆弄着放在一张桌子上的炼药器皿,一边按照记忆中那位炼药宗师的习惯将其一一摆放到触手可及的位置,一边在暗骂这些奸商太黑了。

  他几乎是花光了兄弟三人这个月的所有月钱才买下了几样必须的器皿,而且品质还是最低等的,摆在桌子上,怎么看都觉得简陋,一想到记忆中那位炼药宗师的炼药室中一套套种类繁多、用途多样的器皿相比,林立就一阵郁闷。

  罢了,想那么多干什么,只要我努力,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安慰着自己,林立取出一块切割的十分平整的石板,放到桌子上,而后又拿出了一个小瓷瓶拔掉木塞后,用一根木质的笔从瓷瓶中蘸了几下后开始在石板上描画起来。

  瓷瓶里装的是五级魔兽火烈鸟的血液,这还是当初林立在落日山脉时完成迪卡凯恩的任务时保存下来的。

  火烈鸟即便被杀后,血液中的一部分火系魔法元素也不会散失掉,因此经常用来当墨水书写一些低级或者中级火系魔法卷轴。

  林立此时之所以用到这东西,则是为了临时的画制一个聚火魔法阵,以替代一般的炼药室里必不可少的用来加热药剂的魔法火炉。

  聚火魔法阵的结构并不怎么复杂,只是个二级的魔法阵,对林立来说,更是简单之极,尽管他只是第一次画制魔法阵,不过有了脑海中诸多传说强者的记忆,再加上他长时间锻炼十三段锦所获得的对肌肉的良好控制力。

  林立拿起木笔来,几乎是一挥而就,石板上用火烈鸟血液化成的构成魔法阵的线条和符文却是精准的超乎常人想象。

  取出一颗火鸦的晶核,放在画好的魔法阵中心处充当魔力源泉,而后林立口中诵念咒语,手诀变动,很快引来一团火系元素送入了火鸦的晶核。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斗魔传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斗魔传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