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差点误会
千寻迹2017-08-31 17:142,159

  墨云沉默着抬起头,看着天君,嘴角掀起一个淡淡的笑,只要清云答应守护初心,他已经没有任何事情需要担心,清云也依然保持沉默,天君被他们的态度激怒,死到临头都不愿意向自己低头。

  “本尊在此宣布,灵山掌门墨云违反天规,未能守护好玉竹林,使天界安全受到威胁,为此,把墨云关入锁仙塔一百年,百年之内不得踏出锁仙塔一步,否则,灵山要遭灭门之灾!灵山掌门就要另觅人选!”天君最后一句话顿了一下才说出来,既然清云如此不把自己放在眼里,自己也无需再给灵山留任何面子,干脆就把事情做绝算了。

  清云闪着微光的眼神落在天君眼里,那是一种令人从心里冷到全身的眼神,他已经有言在先,不会干涉仙界任何事情,他不过还是灵山的人,不会任由灵山的安全受到危险。

  “谁敢说你不是灵山掌门,你不死不灭,就是灵山掌门!我为你守着灵山,等着你出来!”清云这句话说得掷地有声,分明就是说给众仙和天君听的,果然,众人听到,心里都是五味杂陈,想不到以为可以借这个机会扳倒灵山,其他的门派有机会上位,不想倒了墨云,居然来了更加厉害的清云,想取代灵山的想法只能是想法了。

  “如果灵山掌门在锁仙塔受到任何不公的对待,少了一根汗毛,这就是整个仙界与灵山为敌,后果自负。”清云的话一出,众人都是倒吸一口凉气,想不到一向闲云野鹤,冷若冰霜,文雅俊逸的十六重天的善见天君会说出如此重的话。

  天帝本想反驳清云的话,话到了嘴边,见到清云依然在冷冷地注视自己,他到了嘴边的话又吞了回去,只能命令手下把墨云关进锁仙塔,本来想声势浩荡地宣示自己对仙界的控制,临了感觉惹祸上身,清云重出仙界,以后要解决灵山的威胁就更加艰难了。

  清云并没有阻止天帝的手下带走墨云,他在墨云身上灌入的仙气,足以保住墨云十年的性命无忧,之后的事情,就等到以后再做打算。

  墨云对清云投去神情复杂的一记眼神:“师兄,一切拜托你了。”

  说完墨云跟着天帝手下的人,头也不回地去了锁仙塔。

  清云目送墨云的身影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他微微叹息一声,隐去自己的身影,御风而行,他并没有回到灵山或者洁山,他手里变出一把匕首,一下插在自己的左肩上,顿时血流如注,他眼睛都没有眨一下。

  花树千重,花香阵阵,娇嫩的花瓣,落英缤纷,如诗如梦。

  初心并不知道这些花树是用冤魂所植,她见到如此美景,心神也有一丝的迷醉,直到花郎那张俊美到令天地失色的容颜映照在自己的面前,

  “怎么样?初初,这里可是我为你精心准备的,是不是很好看?”花郎把初心带回千阑珊才解开对初心的控制,初心的手足自由,就立即双手互握,变出一道白光,对着花郎射去。

  花郎轻巧地避开白光,手心一晃,收起白光,手心再展开,白光变为一朵白色的梅花,花郎手指一弹,白莲花插在初心的头上,初心顿时又是手足被困,不能动弹。

  “初初,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你这次是逃不出去了,你就等着看我送给你的礼物。”花郎的脸上浮出阴晴难测的神情,他料到初心会反抗自己,所以他对初心也并没有手下留情,只要白梅花变成红色,初心体内的仙力就会全部被吸干,她就会变成凡人。

  初心口不能言,她微微摇摇头,凝视着花郎的肩膀,花郎顺着初心的目光望去,才惊觉他的肩膀竟然站立着一只吸血蝙蝠,这只蝙蝠体型极小,吸取过多的鲜血,已经变得透明,初心刚才发出的白光不是要攻击花郎,而是要救花郎,虽然她不知道这种蝙蝠对于花郎来说,简直就是不堪一提,他连看都看不上。

  但是初心不知道,她只记得墨云曾经说过,吸血蝙蝠不分三界,只要有血就吸,是三界共同的敌人,她见到吸血蝙蝠已经张开嘴巴准备对着花郎的肩膀咬下去,她情急之下,只能幻化出白光,即使不能射死蝙蝠,也可以吓走蝙蝠。

  花郎一手拂去蝙蝠,如果杀死吸血蝙蝠,蝙蝠身上背负的冤魂就会转移到杀死它的人身上,花郎不想背负过多的冤魂,而且他不想自己的计划因为蝙蝠的死亡而提前泄露,这里是千阑珊,是他的地方,有的是办法炮制这个不知道从哪里飞来的蝙蝠。

  “对不起,初初,我误会你了。”花郎心知自己错怪初心,手指一点,把白梅花从初心的头上摘下,走到初心面前,握住初心的双手,他的手冰凉细腻,初心全身一阵战栗,她还没有触碰过如此冰冷的手。

  “魔尊大人,我不会伤害你,更加不会杀你,你刚才才救了我,你是我的救命恩人。”初心摇摇头,虽然花郎是魔界的统治者,是众仙口中的大魔头,但是她一向恩怨分明,刚才确实是花郎救了自己,如果他要杀了自己,自己也不会有怨言。

  最重要的是,刚才见到香无痕,她才记得自己冤枉了花郎,把火烧玉竹林的罪名扣在了花郎身上。

  花郎的心里一动,抬眼对上初心清澈如水的眼眸,他第一次清楚看到初心的眼眸,那是如同山间潺潺流动的溪水,一眼就可以看到所有的内容,他从来没有见到如此单纯干净的眼眸,没有害怕,没有畏惧,没有献媚,没有勾引,没有哀求,没有悲伤,没有愤怒。

  只有感激,还有他已经忘记的神情,天真,她愿意相信自己救了她就是救了她,没有任何的目的和交换的意思。

  花郎的心底漫过一阵暖流,他已经忘记这种感觉了,从他杀了第一个人开始,他就抛弃了这种感觉,用冷漠和无情来武装自己,如果不是为了实现自己的心愿,他绝对不会对初心笑脸相迎,亲切地呼唤她为初初。

  他的付出是虚情假意,初心的回报是真心实意。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妖骨初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妖骨初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