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不干涉,不放过
千寻迹2017-08-31 17:132,157

  “好啊,真是师徒情深!”香无痕想起自己缺失的亲情,自小就失去父母的哀痛,心中更加嫉恨,握住初心的手加大力道,把妖毒压进初心体内,初心就算不被金光插死,也会被妖毒腐蚀五脏六腑而死。

  墨云还是迟了一步,赶不上金光的洒落,清云和他的仙力都在使出金圈的时候耗尽,想到香无痕不能再避过,不想忘记了初心的存在,而清云更加低估了初心对于墨云的重要性,想不到墨云为了初心居然可以舍弃自己的性命,他想救回墨云都不能了。

  眼看金光就要插进初心的体内,一道紫光飞过,香无痕全身犹如被蚂蚁爬过,全身瘙痒,下意识地缩回双手挠痒,初心瞬间就自由了,但是金光已经逼到她身前不到三寸的地方,墨云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初心以为自己会全身都是被金光刺穿的洞洞,不想过了半晌,她没有感觉到任何痛楚,还感觉碰到软绵绵的东西,她伸出双手抓住,意识到软绵绵的东西是一种布料,光滑如水,出手冰凉,她怎么会靠在布料上?

  张开一个眼睛,她见到布料垂直在自己的眼前,自己和布料的距离不足一寸,然后再睁开另外一只眼睛,她竟然见到自己不是靠在布料上,而是靠在一个人的怀抱里,怀抱的主人,正在她的头顶对着她微笑。

  一身紫红色的团花长袍,深紫色的绣花,瀑布一般洒落的泛着点点银光的茶色长发,精致的五官面容,浓厚漆黑的剑眉,细腻的肌肤,笑起来如同漫天繁星闪烁,满山鲜花盛开的美景,散发着馥郁浓重的玫瑰花香气。

  初心的眼都大了,救起自己的人不是清云也不是墨云,而是,花郎。

  “是不是吓坏?都怪我晚来一步,不要紧,清云那个家伙一定会好好收拾香无痕给你出气。”花郎见到初心睁大一对点漆美目瞪着自己,不为自己的俊颜所撼动,他干笑几声,伸手摸摸初心的头,在她头顶的百会穴汇入自己的气息,不想依然是难以进入。

  剑眉稍稍蹙起,只是瞬间,他再次展开迷死人不偿命的笑,挽起初心的手,他的法力透过初心的手心压制初心的行动,远远看来,就像是他们两人相亲相爱手牵手在一起,初心想挣脱花郎的手,却是无能为力。

  香无痕见到花郎,面色一变,他的妖力已经不足以对付花郎,如果他还在这里,难保仙界和魔界会不会联手对付他。

  “想不到会在这里见到你,如何?想浑水摸鱼?”香无痕一边恶狠狠地逼问花郎,一边在观察逃跑的路线,漫天的乌云已经散去,他的妖力已经不能再对付这里的任何一个人。

  “狗眼看人低,就算他们把墨云打入地狱,我眼睛都不会眨一下,我此来是为了救回我的心肝宝贝,幸好你没有伤到我的心肝宝贝,要不然,就算你体内蕴含十对龙凤胎的妖力,都逃不过整个魔界的追杀。”

  花郎的手在地上一点,香无痕的脚边长出一地的玫瑰花,这些玫瑰花全部都带着黑色的刺,香无痕大惊,只要被这些花刺刺到,自己就会被吸取妖力,他趁着玫瑰花还没有蔓延到自己的脚边,扯下头上的青蛇发带,丢在地上,吞噬玫瑰花,之后迅速消失在空气中。

  花郎嘴角挽起,微微一笑,拉着初心的手,随手唤来还没有散尽的一片乌云,带着初心腾云而去,众仙虽然憎恨花郎,却没人敢上前做出任何表示,而天帝过了半晌,才记得自己来到审仙台的目的,眼见花郎和香无痕都走了,他的底气又足了,从柱子后面走出来。

  清云眼见危机过去,首先就是抓住墨云的后背,把墨云带到审仙台的边缘,墨云顾不上自己的伤势,握住清云的手:“师兄,救回初心,一定要救回初心,要不,仙界就要大乱……”

  墨云没有说完,一口鲜血喷涌而出,清云把手按在墨云头顶的百会穴,把自己的仙力送进墨云的体内,他试探到墨云体内的定心丹依然无恙,他才暗中松一口气。

  “这个小丫头到底有什么厉害之处值得你舍弃性命护住她?”清云在和初心相处的时候,感觉不到初心有任何天赋,只是身上的气息比一般的仙人干净纯洁而已。

  墨云还想说话,一口鲜血又喷涌而去,这次是黑色的血,清云见到知道墨云刚才被香无痕的伤害已经被自己的仙气逼出来。

  “行了,不要说了,我会把这个小丫头找回来,就算她和花郎走到天边,我也可以找到你,你在我们身上下了同心咒,她在哪里我都知道,花郎也不会伤害她,香无痕走了,先处理好你这里的事情,那个人在等着。”

  清云的嘴角一撇,他说了不会干涉仙界的事情就绝对不会干涉。

  墨云也并不想逃避惩罚,他听到清云的话,知道清云会履行承诺,他也放心了,天帝显然也听到了他们的对话,脸上重新挂上威严的表情,故意忽略刚才的事情,反正只是不见了一个小丫头,其他的并没有损害到仙界的名誉和他的安全就足够了。

  “把墨云送回审仙台!”天帝走到清云和墨云身边,粗着嗓子对清云喝道,清云的地位在他之上,但是此刻他才是审判的人。

  “有本事自己送回去,凭你也敢命令我?”清云的冷眼扫过天帝,天帝噎住,幸好清云的说话声音不大,除了他没有人听到,他见到清云站在墨云身边,自己也不敢过去把墨云重新扔到审仙台,说实在话,除了墨云自己到审仙台,还没有哪个人敢捉住墨云送到审仙台。

  “墨云,你的徒弟和魔界的人勾结,公然离开,果然是花郎烧了玉竹林,想偷袭天界,你还有何话可说?是你葬送了玉竹林,是你毁了玉竹林,你是罪有应得。”

  天君恶狠狠地瞪着墨云,本来墨云失职之事,仙界的老仙君联手求情,墨云就可以免除进去锁仙塔的责罚,不想初心和花郎的出现和离去,更加坐实了墨云的失职,墨云是非死不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妖骨初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妖骨初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