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意料之外
千寻迹2017-09-01 02:032,140

  清云眼见初心和云朵相距不到一尺,他伸手抱住云朵,不能往前面行进,只能硬生生地向后滑行三丈,化气于剑,一道银白色的水光直直奔向云朵,云朵被水光如同绳索一般一圈圈捆住,很快就被绞出血色的汁液,最后化为一摊血水。

  “初初,没有伤着你吧?我不是故意的。”花郎没有看到初心斜里冲出来,想收回血色云朵已经来不及。

  清云已经闻到浓郁的血腥味,他竖起手掌,手心显出一张雪色的大网,拦住花郎。

  花郎收势不及,撞在网上,幸好还来得及用手拦住他的脸蛋,没有在他精致美丽的脸孔上印出渔网一样的印痕。饶是如此,他的手背也被印出无数的血印,他的脸孔顿时气得通红。

  “清云!你这个混蛋!”花郎另外一只手抚过受伤的手,只能止血未能去除疤痕,他心里立即明白,清云用了千年修为画出的渔网伤及了他的真气。

  “花郎,我给你一刻钟的时候,离开这里,众仙已经得到消息,如果你还不消失,到时不仅是手掌,还会魂飞魄散,我不想胜之不武,你自行离开!”

  清云淡漠的神色说出的话仿佛带着千年玄冰,初心还被清云抱着,从清云的怀里抬起头看着清云,弧度完美的侧脸,如同星辰的眼眸,俊美不凡的脸庞却给人千里之外的感觉,一股无形的力道笼罩着初心,只想挣脱却又没有足够的法力,

  花郎看看清云,再看看初心,心口血气翻涌,缠斗下去自己一定会气血两亏,他咬住下唇,斜睨初心一眼,玉箫一挥,萧口飘出一股烟雾,花郎消失在烟雾之中。

  清云的手心一收,渔网消失,初心同时也从清云的身上滑落。清云在初心滑落的同时,在她的身后摘下一片影子,初心顿时觉得一阵寒气袭来,清云的眉眼一挑,只是截取了初心的一半影子,她的仙气受损太严重,不能摘取全部的影子。

  “谢谢天帝出手相救,日后我一定会涌泉相报。”初心抱拳作揖,谦恭有礼,她低头看到自己的裙子沾满了炭灰,心中想到的却是墨云回来之后要如何交代。清云对她的道谢恍若未闻,还是一脸的淡漠疏离,拒人千里。

  初心迟滞了一会,瞪大了杏眸,知道了清云沉默的原因,心中暗暗叫苦,她竟然把脸上的炭灰擦在了清云的身上,这不是一般的炭灰,由玉竹烧出来的炭灰要用仙气才能去掉,难怪清云的脸色如此难看。

  其实清云心中疑惑,如果初心和花郎是一伙,刚才他抱住初心,感觉到初心身上的气息非常纯净,甚至是与生俱来,没有半点的瑕疵,花郎修炼的碧落神功是至阴至寒的法术,和仙界所修炼的法术正好相反,为何初心身上只有纯净的仙气和法力,没有丝毫阴柔之气?

  微风轻扬,天空的云朵聚合,一道蓝色的身影从远处脚踩云朵御风而来,长袍飘逸,长发整齐束在脑后,用蓝花楹做成头冠凝结着灵泉的泉水,面如冠玉,墨黑的长眉斜飞入鬓,一对漂亮的桃花眼,挺直的鼻子完美地划分无暇的脸庞。

  这个人正是初心的师父,墨云。

  他本来在群仙宴上吃喝得好好,正在打听长得最好看的仙女的住所,就见到初心的一半影子歪歪斜斜地飘到自己的面前,因为有独门的法术,旁人看不到初心的影子,只有墨云可以看到印在影子上的画像,墨云用最短的时间看完,用最快的时间赶回玉山。

  见到的是被毁的玉竹林和清云。

  “清云?是你烧了玉竹林?”墨云从云朵上跳落,问完之后自己也知道说错了话。

  “是谁这么大胆?”墨云转而问坐在地上的初心,初心的小脸蛋看到师父的归来,立即挂上了两行长长的眼泪。

  “是花郎那个坏蛋!师父,是我不对,我……睡着……所以……”初心抽噎着到最后都说不出话了,她跪在墨云的面前,哭不成声,她的身后的影子只有一半,后来发生事情,使初心一时忘记了之前出现的蒙面人。

  “傻孩子,你这么一点法力,怎么能对付花郎?起来,我知道你睡着了,就连你睡着也是花郎设计好的,你有什么过错?”

  “师父,请放心,我一定会找到元凶,不会逃避自己的责任……”初心的话还没有说完,墨云已经竖起手指,对着初心摇摇手指,阻止她继续说下去。

  墨云扶起初心,手指弹过初心的头顶,一股暖流从头顶流遍初心全身,去除她身上的迷魂咒,再把手绕过初心的身后,初心的影子重新变得完整,她顿时没有了浑身战栗的感觉。

  清云看也不看他们之间的师徒情深,背对着他们,眼角飘向墨云还是带了一丝的不解,玉竹林的重要性在仙界就算没有修为的人都知道,墨云居然轻易就放过了这个闯祸的徒弟,这个徒弟到底有什么本事可以让墨云这样对待她?

  “好孩子,你先回去灵山,把为师的法器拿来,我暂时用来代替玉竹林设下的屏障,至于剩下的事情,就由为师来处理好了。”墨云看了一眼清云,他转头对初心柔声说道。

  初心看了一眼清云,再看看墨云,墨云对她展开一个灿烂的笑,初心顿时觉得就算十个玉竹林被毁,有师父在就安心了,她点点头,鼓起勇气用最快的速度回去灵山取法器。

  “看来是你帮了初心,我在这里谢过了。”墨云对着清云的背脊草草做作一个揖,敷衍说道,他和清云之间的情谊深厚,师出同门,因为百年之前的那场大战,他们才失去联系,见面之后,丝毫没有违和的感觉,墨云对清云的冷淡也习以为常。

  “你还是长点心思,不要整天想着游山玩水,花郎刚才亲口说了,你这个徒弟和他有关系。”清云没有回头,微风吹起的长衣下摆掀起,修长的背影飘逸出尘。

  “想不到我们的师兄帝君还有担心别人的时候,真是令我受宠若惊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妖骨初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妖骨初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