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有个小村
堇代2018-04-03 16:353,206

  梦里,她着一身白裳,站在云海之中。她转过头去,身边站着一身玄裳的男子,手中握着琉璃剑,那人不正是靖玄。两个人并肩而立,并无对话。

  从梦里醒来,她拍了拍自己的脸颊:“我怎么会做这种梦,谁要和这个臭道士看云卷云舒啊。”

  她从床上爬了下来,突然想起自己好像是在仙鹤背上的,怎么现在好像在一间茅草屋里?

  她把拾掇了一下,推门出去。院子里,朴实无华的农妇正晒着菜,壮实的男人正在嚯嚯磨着柴刀,还有几只鸡在啄来啄去。不过,她当然是对这几只鸡比较感兴趣啦。

  “姑娘醒了啊。”农妇热情地招呼着,“厨房里还有些馒头,我帮你去热一热。”

  孟晏拨弄着头发,狐疑地问:“你们看到那个臭道士了吗?”

  “道长回来了。”农夫站起身来,指着篱笆外的小道说。

  孟晏回过头一看,果然是他,赶紧追上去问他怎么回事。

  靖玄说:“半夜狂风大作、大雨倾盆,不适合赶路,便留了下来。”

  她觉得有些不思议,自己竟然完全放下了戒心,沉沉地睡了过去,竟然什么都不知道。

  靖玄扯了一下两个人之间的线,然后转身往外走。孟晏知道这是要她跟上去呢,便追了上去。这小茅屋旁边就有一篇清幽的竹林,被大风大雨洗涤过之后,空气清新,让人心旷神怡。

  作为一棵竹子,见到了这么多同类,孟晏就好像回到了自己的地盘一样。

  “昨夜,有没有闻到什么?”靖玄微微蹙着眉头,若有所思地问。

  她想了想,然后花痴地笑了:“我只闻到了你身上的香气。”他狠狠地瞪了她一眼。

  “从随州到锦州一路上,妖气渐渐浓郁,可惜,这味道被昨天一场狂风暴雨都冲刷掉了。你是妖,鼻子比我灵。”

  孟晏立马喜笑颜开:“你终于肯承认本座有一点比你强了吧,你先让我在这里打坐一下,我试试能不能闻到点什么。”

  靖玄一走,她立马坐了下来,闭目调息。在竹林里,她能得到更多的天地灵气,有益于增加修为。

  中午,她回到小茅屋,有些失落地冲着他摇了摇头。

  餐桌上都是些山野小菜,并不合她的胃口,不过那已经山村人家拿出来招待的最好的东西了。看她不吃饭,两个朴实的山里人有些着急了,靖玄为她解释:“不要紧,她昨日吃撑了。”

  他不挑食,但吃得不多。

  食毕,靖玄问:“二位,这山中最近有没有什么怪事?”

  “最近倒是平静了很多,以前倒是有人失踪,我们家还少过鸡呢。不过,这山里嘛,免不了有些怪事发生的。”

  “多谢了,我们还有要事要办,先告辞了。”说罢,他起身鞠了一躬,然后牵着孟晏离了农家。

  路上,靖玄突然问她:“孟晏,你已出窍多少时日?”

  “我算算啊。”于是,她赶紧摊开手掌,点起了手指头,被他又狠狠鄙视了一番,“算……算不清,大概一个月了吧。”

  他又问:“你们妖怪喜欢到处迁徙吗?”

  “反正我没挪过窝,一般妖怪定下了住所,很少换的。”

  “端州、随州等地的妖怪都消失了……似乎都在赶往锦州,妖怪居然做了随州府衙的师爷,这几年来,随州的物资也在偷偷摸摸地运往锦州。只是巧合吗?”

  孟晏完全听不懂地摇了摇头:“妖怪又不是神仙,他们爱去哪就去哪,你一个臭道士管得着嘛。”

  “看来锦州将有一个狂欢之夜。”

  “好玩吗?我也要去参加!我们这里离锦州还有多远?”

  靖玄露出非常嫌弃的表情:“大概还有三百里。”

  她抬头看了眼火辣辣的太阳:“喂,臭道士,那只仙鹤呢,让它驮着我们走吧。”

  “睡着了。”

  “它那么大个,睡哪了,躺下去就是一座小山。它是你的灵兽吧,挺乖的,听说玄华观里还养着巨龟、凤凰、麒麟……能给我弄一只不?”

  靖玄狠狠拍了一下她的脑袋:“把嘴角擦擦,口水流下来了。”

  “这些神兽的肉我都没吃过,好吃不?”

  他实在不想理她,只是被她一直烦着,只能回答:“那些都是仙灵之兽,养来不是用来吃的。你要是想养,去河里抓个乌龟吧,玩够了就煮汤喝。”

  “那多不好玩。”孟晏嘟囔了一句。

  一路上,她都慢慢悠悠的,靖玄终于忍不了了:“你想用两条腿走路,还是我用线拖着你走?”

  “有第三种选择吗?”快点把大白鹤召唤出来吧。

  “有,把你打回原形,拎着走,选吧。”

  孟晏只得哭丧着脸追上他:“我走还不行嘛,臭道士,成天只知道欺负一根竹子,也不觉得不好意思。”

  走了许久,她突然闻到了空气中飘荡着的淡淡血腥味,连忙拉住靖玄的袖子:“喂,你别动,我闻到了血的味道。”

  “在哪里?”

  她闭上眼睛,集中精神闻了一下:“三十里之外,有血腥味,还有……一种混合着人类和妖魔的气息,很奇怪。”

  靖玄吹了三声口哨,没过一会,白鹤扇着巨大的翅膀,从空中掠过。他拽起孟晏,纵身一跃,拍了拍白鹤的背。那白鹤极有灵性,立马就知道前进的方向,扑闪着翅膀往高处飞去。

  孟晏死死地抱住靖玄,嘴里不停地说:“近了近了。”

  这白鹤飞得可快,她的屁股还没坐热,就被靖玄拎了起来,从空中一跃而下。

  “就不能好好从坐骑上下去吗?”

  靖玄将她紧紧抱住,她还是第一次被他拥在怀里,坚实的胸膛很温暖,就连心跳就清晰可闻。她的心里好像生出了一丝异样的感觉,还没来得及弄清楚,两个人就飘然落地,他立马就松开了手。

  冲进鼻子里的血腥味,浓重得令人作呕。

  看着眼前的景象,孟晏很难想象这里究竟发生过怎样惨烈的一幕。

  她掩着鼻子,跟着靖玄走过一具具残缺不全的尸体,幸亏她肚子里没东西,否则非吐了不可。

  “怎么会这样?照这血腥味,这些凡人应该是昨天夜里遇害的才对,尸体怎么会损坏得这么严重?”孟晏眯起了眼睛,她实在是讨厌这股味道,空气中弥漫着非人非妖的味道。

  靖玄脸上的表情更加凝重,一言不发。他弯下身来检查尸体,看到上面有明显被啃食过的印记。

  “你说这里有妖魔的气息?”

  孟晏赶紧点了点头:“没错,魔物来自于黑暗的幽都,与普通的妖不同,气息更加浑浊黑暗,但是这味道又不是很重,混杂着人类的味道。不过我没有见过魔,关于魔的传言,也只是听说过。”

  “看看,还有没有活口。”

  孟晏虽然不太乐意,但还是想看看有没有活人能说一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她在村子里挨家挨户地查看起来,不过除了残缺不全的凡人尸体,还有残缺不全的牲口尸体。她捏着鼻子,心里很是不乐意。她讨厌这里的味道,真想快点离开。

  当她准备推开最后一间的门的时候,却感受到了上面用法力结成的屏障。她用力按在上面,费了些灵力才成功推开了门。

  地上躺着一个穿白蓝相间道袍的女子,已经没了声息。那衣着有些熟悉,她看到女人腰间别着弟子令牌,上面有个“华”字。

  “臭道士,这里有你们玄华观的女弟子!”她冲着门外大声喊着。

  孟晏注意到屋子里有个盖着盖子的水缸,里面有些动静。她正准备打开的时候,靖玄赶了过来。

  “孟晏,你退下,别吓着人了、”

  她是长得丑还是长得像妖魔啦!这简直就是种族歧视!孟晏气呼呼地在板凳上坐了下来。

  水缸盖子也是加了结界的,靖玄打破之后,把盖子打开,里面有个小女孩浸在里面,一见到光就哇哇大哭起来。

  “别怕,我是玄华观弟子。”

  女孩子哭着紧紧抱住他,口齿不清地说:“爹娘都被吃掉了,是道姑姐姐救了我们。”

  一个小男孩从水缸里冒出了头,像姐姐一样抱住了靖玄的胳膊。

  “孟晏,去找点衣服给他们穿上。”

  支使起竹子来倒是一点都不心疼!她看着两个眼泪汪汪的凡人孩子,叹了口气,在屋子里找出了衣服和毛巾,还帮女孩子擦干了身子换好了衣服。

  “姐姐真是好人。”小姑娘感激涕零地说,然后紧紧地抱住孟晏。

  原来凡人感谢人都爱这么抱抱啊,不知怎么的,她心里居然有点点高兴。

  “待会出去的时候,闭上眼睛。”靖玄难得温柔地说话,脸上的表情愈加沉重,他一手抱起一个,又对着孟晏说,“你帮我把她也抱出去,我不能……让梦华死在玄华观外。”

  靖玄先推门出去,两个孩子听话地捂着眼睛,一点都不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君大人,请留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君大人,请留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