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诶哟,我的老腰
堇代2017-08-31 20:283,241

  孟晏回过头来,看着地上为了救两个凡人孩子而死的玄华观女弟子,不知道是在对她说话,还是自言自语:“傻瓜,为了救两个没用的凡人,把自己的命都搭上了,玄华观的修道之人都这么傻吗?”

  她扛着梦华的尸体出了村子,心里不知道怎么回事,有点闷闷的。

  靖玄把孩子放在了仙鹤背上,抬起右手食指,燃起了一点火光,然后洒向这个悲哀的村落。他垂眸低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没过多久,村子便化为了灰烬。

  孟晏走到他身边,摸着自己的胸口说:“我感觉胸口有点痛,有种东西要跑出来。”

  靖玄苦涩地一笑,摸了摸她的脑袋,他是第一次这么温柔。

  孟晏双手结印,闭目凝神,将四周的灵气皆吸引而来,然后用掌力送出,一根根竹子从地底拔了起来,最后形成了一篇茂密的竹林。微风拂过,叶子映着夕阳,微微摇晃。

  仙鹤背上,孟晏依旧死死抱着靖玄,在孩子面前也丝毫不避讳。

  “孟晏姐姐是玄华观的仙姑吗?”两个孩子醒过来之后,心情平复了许多,已经开始和她聊天。

  “当然不是啦,我是妖怪,被这位道长抓住了。”

  靖玄睁开眼睛又瞪了她一眼,她赶紧改口:“我开玩笑的,我长得这么好看,怎么会是妖怪呢。”

  两个孩子的表情终于舒展开来,姐姐问:“您为什么要一直抱着道长叔叔呢?”

  “还叔叔呢,他都有好几百岁了,说不定都上千岁了。因为他身上暖和呀,而且我怕高。”孟晏笑眯眯地胡说八道。

  要不是因为有孩子们在,靖玄肯定把她抽飞到天上去。

  两个孩子睡着了之后,孟晏小声问:“臭道士,离锦州越来越近了吧。”

  “味道越来越重了吧。”

  孟晏捏着鼻子,点了点头:“大概多久能到。”

  “天亮吧,你怎么还不睡?”靖玄问。

  孟晏把脑袋搁在他肩上,唉声叹气:“自从被你这个臭道士抓了之后,我就没遇到什么好事。今天那味道我还能闻得到,难受死了。”

  “你想回天方山吗?”

  她连连点头,带着希望问:“你放我走?”

  “你就……这么想离开?”靖玄的声音里带着些许落寞。

  孟晏心里咯噔一下,有些得意地问:“臭道士,你舍不得我啦,是不是无可自拔地爱上了本座,其实,本座对你也是有点意思的,你要是肯离开玄华观,我天方山一定热烈欢迎你。”

  “无耻……”天空中突然传来幽远的一声。

  黑夜突然被撕开了一道口子,从里面慢慢走出了穿着白蓝道服的弟子,各个唇红齿白,面如美玉,好生俊俏。

  靖玄紧紧抓住孟晏的手,将她拦在身后。

  “玄华观弟子,拜见殿主。”他们齐刷刷地向靖玄恭恭敬敬地行礼,随后他们的目光落在了死去的女弟子身上,一个个表情都怒不可遏。

  靖玄将孟晏护得更紧,沉声道:“梦华并不是她杀的。”

  玄华观弟子们纷纷抽出长剑,指向他背后的竹妖:“殿主,弟子们奉掌门之命,前来夺取这妖孽的性命,请殿主不要阻拦。”

  孟晏的手被他攥得生疼,心中不免疑惑,她与靖玄的交情什么时候这么深厚了,这家伙居然为了自己要和自己门派的人反目?不过,她还是乖乖地躲在他身后,省得这几个气势汹汹的弟子把她从仙鹤背上扔下去。

  “你们都退下,这件事我会亲自跟掌门交代。”他的语气也强硬了起来。

  孟晏小声说:“靖玄,你可是答应我了,要把我安全护送到天方山。”

  “妖孽,你在皇宫里为非作歹,杀害皇后,连累我玄华观弟子宋玉。今日,我们非取你性命不可!”

  这又不是她做的,干嘛赖在她头上。

  “我没杀皇后!”

  “哼,皇后一死,锦州镇西王以此为借口,起兵谋反。现在已经杀至彭州,生灵涂炭,难道还与你无关!”为首的男弟子厉声呵斥。

  靖玄从袖中抽出长剑,将剑指向同门弟子:“此事我已知晓,并没有这么简单,我正赶往锦州调查此事。”

  突然,他的身子好像被定住了一般,动弹不得,连手中的剑都掉了下来。

  孟晏喊了声他的名字,却得不到他的应答。

  “冥顽不灵……这么多年了,你还无法放下执念,愚昧!”空中飘下片片白羽,形成一片白光,从里面走出一个白发老翁。

  众弟子见状,齐齐跪下:“弟子拜见师祖。”

  孟晏的心脏好像被击中了一样,身体完全僵住了。白发仙翁一挥衣袖,说:“今日暂且饶了你的性命,速速离去。”

  她的身子倒了下去,法力悬殊实在是太大了,这才是真正的仙人。

  “靖玄!”她用最后一丝力气喊出了他的名字。

  他冲破了身上的咒法,伸出手来,想要用线把她拉上来,但那根无形的线还是被仙翁斩断了,只余下指间青丝断发。他想跳下去,却被老翁死死按住。

  “愚蠢,你还想重蹈覆辙吗?你现在最重要的是重新取回神籍!你不就是因为这个才在玄华观历练,到人间历劫吗?”

  “孟晏……”他轻声呼唤着那个名字。

  还在空中坠落的孟晏,仿佛听到了他的声音。

  这个家伙还说要把她送回天方山呢,骗子!

  孟晏这个名字,是谁帮她取的呢?时间过得太久了,她都快记不清了。当她修炼成人型的时候,她就已经叫孟晏了。

  山头的妖怪们都叫她老大,外面的妖怪就叫她天方山山主,孟晏这个名字用到的时候还真是很少呢。也不知道,这个臭道士是从哪里听来的。

  她眼睛好酸啊,被风吹得可疼。明明是牛皮做成的身子,怎么还会有感觉呢?手臂上的线已经断了,断发在坠落的时候被风吹走了。

  “哎,居然会有点不太适应,我应该不会摔死吧,那个老不死的,居然敢阴我!”话音刚落,她就重重地摔在了地上,震得骨头都要碎了,还好这副身体没骨头。

  她依然无法动弹,连喊救命都喊不出声来。

  “臭道士,你就这么把我给扔下了。”明明知道他已经做得够多了,但她还是忍不住要骂他。

  眼皮子很重,身上的疼痛离得越来越远了,意识渐渐模糊。

  等她醒来的时候,她正躺在一辆板车上,身子剧痛难忍:“我……我的竹节……”突然想起来,自己还在牛皮人上。

  她的身边是一群比她穿得还破烂的凡人,这些流民以为她也是逃难的,看她躺在路边可怜兮兮的,就把她给捎上了,明明是累赘,却还是想救她。

  他们给她喝水,分给她珍贵的干粮,但都被她一一谢绝了。她脑海里还回荡着玄华观弟子的那句话,引发这场战争的人,是她。

  但她仍然不是很理解。

  她现在很虚弱,接下来也不知道该怎么做。突然,她想起了之前从妖怪体内收集到的珠子,那东西似乎能壮大妖力。但是,她想到自己一直以来修行正道,决不可因为这东西毁了自己的道行。否则,到时候靖玄那臭道士肯定不会饶了她。

  她坐在板车上,心里越想越窝火,怎么也想不通,她跟玄华观和那个老不死的上仙究竟有什么过节。最让她疑惑的是,靖玄那个死古板,居然将她挡在身后,他作为玄华观的长老,本该与妖魔为敌,却饶恕了她,还一路把她带在身边。

  “这个臭道士,肯定喜欢我。”这是她唯一能想到的理由。

  大家都停下来休息,看到推车的小伙子累得满头大汗,孟晏居然有些不太好意思了。

  她和女人们坐在了一块,想打听点事。

  “你们从哪里过来?”

  “彭州,小姑娘你是从哪儿来?”

  “我……我从随州过来。”

  “啊,我们正准备逃到随州去,连那里也出事了吗?”女人们神色很凝重。

  “不是的,我本来和家人想去锦州,路上遇到了土匪,好不容易才逃出来。”孟晏瞎说着。

  “我们还算幸运的,在封城之前就逃了出来,我听说陈州更惨。”

  “是啊是啊,据说攻打陈州的士兵很恐怖,半天就攻破了城,而且那些兵……吃……吃人。”

  孟晏抱着双腿,心里忽上忽下的。如果说这些真是她引起的,就难怪那些修道之人要对她发火了,可是,这一切真的与她无关。凡人之间的争斗,何时停止过。

  可是,这次她总觉得有些不大对劲。攻打陈州的士兵应该不是凡人,而是和袭击小村的凶手一样是魔,可是魔为什么会听人的吩咐呢?背后肯定有人在搞鬼。

  她一定要去陈州看看。

  突然有人跌跌撞撞地跑了过来,神情紧张,冲着正在休息得大伙大喊大叫起来:“有……有强盗!”

  闻言,众人惊慌失措,能带走的东西都带着,准备逃走,但还没来得及逃几步就被穷凶极恶的强盗们围了起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君大人,请留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君大人,请留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