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奸夫淫妇
堇代2018-04-03 16:353,251

  “进去。”他从袖间抽出长剑,剑身萦绕着白蓝色光芒。

  孟晏还是第一次这么清楚看清楚这把剑,她也是听说过,这把琉璃剑,原是上仙奉天神君的神器,死在这把剑下的妖魔不计其数,奉天神君因过错被褫夺神籍,这把剑也遗落人间,最终落入靖玄手中。

  她舔了舔嘴唇,赶紧和他拉开距离,省得他误伤了自己。她的目光再次落在他背上的那把剑上,虽然被这把剑吸引着,但是她没办法出手。让她想不明白的额是,靖玄从未用过背上的这把剑。

  他们刚准备推门而入,一个村妇打扮的女子便先走了出来,扑通跪在了靖玄跟前:“道长饶命,我虽为妖怪,却从未害过人类性命,只想与我夫君长相厮守。”

  靖玄冷声询问:“皇后的事情,你又是如何知晓?”

  “是……是一只狐妖告诉我的,他要我把这个故事散播出去,否则就要杀了我一家。我死无所谓,但我不希望丈夫和孩子出事,所以只能答应。”

  靖玄脸上的表情依然冰冷严肃,把剑指向她的脖子,即使如此,那只兔妖依然倔强,流着眼泪哀求:“道长,你可以杀了我,可是,我求你千万不要告诉我丈夫和孩子我的真实身份。”

  孟晏戳了戳靖玄,流着哈喇子说:“你快动手啊,尸体留给我,我烤着吃。不对,我边烤边闻。”

  靖玄面对这只吃货竹妖实在是受够了,收了剑,用剑柄敲了下她的头。她眼睁睁看着食物从眼皮子底下溜走,失落地耷拉着耳朵。

  “多谢道长不杀之恩。”兔妖赶紧磕头谢恩。

  靖玄走上前去,在她眉心写下“一百二十九”,一道蓝光融进了她的皮肤,然后消失无踪。

  “这记号无法消除,如果有一天我发现你为祸人间,决不轻饶。”

  孟晏掩唇扑哧一笑:“臭道士,你还给他们排号啊,你还真是修道之人里的一朵奇葩。”

  靖玄不理他,兀自转身离开。孟晏走开了一步,又回过头来,笑吟吟地说:“小兔子,你真笨,凡人有什么好的。”

  “姑娘有一天终究会懂的。”兔妖站了起来,脸上表情温柔。

  她嘟囔了一句:“傻瓜,做个逍遥自在的妖怪多好,装成人干什么。”

  靖玄扯了下线,把她拽到了身边。

  “磨蹭。”他嫌弃地说。

  孟晏背着手蹦蹦跳跳:“喂,臭道士,我是你饶过的第几个妖怪呀,应该是一百二十八吧。”

  靖玄突然停下了脚步,仿佛回忆起了什么,墨色的眸子里浸染着别样的情绪。

  孟晏知道自己好像触及他不愉快的回忆,便乖乖地闭嘴了。

  第二天一大早,客栈外面就吵吵闹闹的,不一会一大群人就上了楼,把每间房的房门都推了一遍。

  到最后一间房门外的时候,里面传来了女人千娇百媚的声音。

  “疼……疼……你轻点……”

  “怕疼以后就不弄了。”

  “别啊……我忍着点,你继续……快点啊,楼下早点要卖光了!啊!痛痛痛!”

  围在外面的人不知道该不该推进去,面面相觑着,不知如何是好。

  “就是他们的声音,还不推门进去,把他们抓出来!”陈少爷一边打着喷嚏,一边踹着随从们的屁股。

  门被撞开了,里面两个人倒是一脸淡定的模样。

  “你们等等哈,马上就好了。”孟晏吃痛地咬着牙齿。

  靖玄正手挽青丝,给她梳着头发,一脸的不悦:“睡相真差,头发都打结了。”

  “抓住他们,这对奸夫淫妇!风流道士,不要脸!”陈少爷气急败坏,一边骂一边擤着鼻涕。

  孟晏见他们好不知趣,正打算出手,靖玄便放下了她的头发,说:“弄好了,下次直接剪了。”

  “我不要做尼姑。”她装得可怜兮兮。

  几十个人一起上,一盘散沙哪是他们两个人的对手。不过,靖玄并没有让孟晏出手,只是漫不经心地抵挡着他们的攻击。突然房外进来了一个大力士,身材强壮,一个顶五,他的背后好像贴着什么东西,直接跳起来压倒了靖玄,其他人也一个个压了上来。

  孟晏惊得下巴要掉下来,想要施法,手却被人一扯,直接摔倒了。她正准备发脾气,却看到了在凡人压在最底下的靖玄冲着她摇了摇头,这次她是看懂了——他叫她不要动手。

  “呵呵,这次知道怕了吧,臭道士,雕虫小技也敢作弄本少爷。”陈少爷又连打了几个喷嚏,指着孟晏说,“你们可别伤了这小娘子,待会见过父亲之后,直接捆着抬到我房间里去。”

  孟晏立马一副柔若无骨、身娇体弱的模样,一副泫然欲泣的娇羞模样。

  陈少爷立马换了一副表情,上来哄着她:“美人别怕,别跟着这臭道士了,本少爷一定不会好好亏待你的。”

  “多谢陈少爷。”她已经在心里呕吐了七八百遍。

  此时,躲在门外的黑衣男子,低下头来轻笑了一声,便转身离开。他身上那股气息,孟晏闻出来了,是一只臭狐狸。

  他们两个人直接被压进了州府大牢,陈少爷离开时还嘱托牢头分开安置二人,好生招待着孟晏。

  等到人都走了,孟晏抬手就在墙上打了个洞。

  “喂,臭道士,你刚才也闻到了吧,有狐狸的味道,所以你才让我别反抗的吧。”

  没得到靖玄的回应,她连忙投过洞口探了一下隔壁的情况,见他正在打坐。

  “喂,你刚才不会是被压垮了吧。”

  “刚才那个大力士被人注入了妖力,虽然不至于要了我的性命,但还是有些损伤。”靖玄平静地回答,眼睛依然闭着,脸色还好,应该没什么大碍。

  孟晏幸灾乐祸地笑了一声:“看来那只臭狐狸还挺厉害的,不知道杀不杀得了你呢?如果你死了,我不就自由了。”

  “那到时候你就回天方山好好修行。”他并没有生气。

  “就算修成正果,本座也不会替你报仇的。”

  靖玄随手捡起了一把石子,扔了过去填上那个洞:“竹子,闭嘴。”

  “真小气。”

  孟晏挪了挪身子,不再吭声,那边也没声音。她百无聊赖地玩着地上的稻草和石子,突然眼睛一亮,角落里有几只老鼠溜过。她一甩手,几枚竹叶飞出,刷刷刷把它们都钉死在了墙角。然后,她把堵在洞口的石子推开,抬手用法术将死老鼠扔到了隔壁。

  隔壁依然没声,她只能学着他闭眼打坐,将灵力凝聚起来,慢慢突破屏障。灵力在体内循环流转,整个身子都暖融融的。

  她听到些声响,睁开眼睛,闻到了狐妖的味道。

  “靖玄真人,许久不见。”陌生的男子声从隔壁传了过来。

  孟晏趴在铁栏前,想要看清楚那人的模样。但那个家伙似乎并不把她放在眼里,根本没在意她。

  靖玄微微睁开双眼,道:“一别多年,君可安好。”

  “当年我侥幸从你剑下逃生,而我的妻子却命丧你的剑下,今日我便要你血债血偿。”说罢,他笑得妖冶,一边抬手一边念念有词。

  一道黑色光在靖玄和孟晏的牢房外升了起来,狐妖往后退了一步,笑道:“我知道你是故意让他们抓过来的,为的是引我出现。不过,你不知道这一切都是我的局,现在你的体内浊气乱窜,一定很难受吧。”

  “喂,臭狐狸,我是无辜的,你要杀他便杀,倒是放了我啊。”孟晏拍打着铁栏,想要吸引他的注意,但是被上面设下的屏障给弹开了。

  狐妖皱着眉头走了过来,打量了一下她:“凡人?不对,傀儡?”

  “狐狸,你眼神不好啊。”

  狐妖冷哼一声:“不论你是人是傀儡还是妖,想出去,没门,跟他一起死吧。”

  他抬脚要走,孟晏气急,拍着墙壁呼喊靖玄:“喂,臭道士,你不是法术高强嘛,连本座都收服了,这区区一只臭狐狸两三下就解决了。”

  “让你们再活一会,一个道士,一只傀儡,倒有些意思。”狐妖冷笑着,转身离开。

  靖玄的声音低低地传了过来:“孟晏,别吵。”

  “靖玄,我打烂墙壁过来好不好,你不吭声我就当你答应了哈。”说罢,她运力朝墙壁一推,裂缝渐渐蔓延,最后哗啦啦碎掉倒地。

  她钻了过去,在他身边坐了下来:“我们俩现在同坐一条船,应该互相扶持才对。”

  “把头凑过来。”靖玄睁开眼睛,看向身边的女子。

  孟晏把头凑了上去,他的手指按在她的眉心,说:“你自己已经突破了五层屏障,我把剩下的都解开。”

  “你也太狠心了,给我封了十三层。不过,你给我解开了,不怕我逃走吗?”

  他抬起手,轻轻一扯,那条无形的线扯动了一下她的手臂:“你离不开这个容器,而我可以操控你。”

  她咬着牙:“奸诈小人。”

  靖玄抬手写了符咒,用掌力推向刚才狐妖设下的结界,虽然没有打破,但至少保护了自己不会被吞噬。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君大人,请留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君大人,请留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