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狐狸皮,还要不?
堇代2017-08-31 20:293,319

  “看那只妖怪,不像能设下这么强大的结界才对。”

  “二十年前,这只狐狸夺人阳气,杀了许多百姓,我正准备将他斩杀,却有黑风卷来,救走了他。”

  “看来,那个救走他的应该是只大妖怪,法力可能更在你之上。”

  “也许。”

  靖玄复又闭上眼睛,额头上的黑气渐渐散去,连孟晏都不得不感叹居然有妖怪能把他逼到这份上。

  她看着他渐渐舒展开的眉头,手不经意地抬起来,摸了一下他的眉心,那里是人、妖、神最脆弱的地方。

  “好烫。”她迅速收回了手,那瞬间,脑海里闪过模模糊糊的片段,有两个人,有鲜血……她的头有点痛,大概是她接触到了他的心魔吧。

  可是,是什么样的心魔让百战百胜的靖玄真人也无法阻挡呢?

  陈府。

  陈北南正恳求着自己的知州老爹把牢里的美人给放出来,陈知州转身看向师爷,希望能得到答案。

  明师爷摇了摇头说:“大人,那两个人都是妖孽,不能放。”

  “那么漂亮柔弱的美人会是妖怪吗?如果是妖怪,刚才捉她的时候早就逃走了!”陈北南不依不饶,心里一心想着那个美人呐。

  陈知州安慰儿子:“你现在好好养病,别想着那个美人了,昨天捉弄你,害得你淋雨伤寒,若不是明师爷出手,你非被雨淋死不可。”

  “爹,我就喜欢这种脾气的女人。顺从我的、讨好我的,我都玩腻味了。”陈北南打着喷嚏说。

  陈知州掩着鼻子,挥了挥手:“来人啊,快把少爷带下去。”看着这不争气的儿子,他连连摇头,真恨不得踹上两脚。

  他转过身去,冲着明师爷拜了拜:“这次多谢明师爷,那牢里的两个人绝对不能轻饶。”

  明师爷冷笑了一声,拂了一下衣袖:“放心,这两只妖孽,我会让他们消失得干干净净,不留痕迹。”

  牢房里,除了天窗射进来的一点月光,几乎就是黑布隆冬的。

  孟晏在黑夜下的眼神不错,此时她身边的靖玄已经静坐了好几个时辰,喊他也没回应。她胆子大了起来,伸出了咸猪手,小心地摸了摸他的头发、耳朵、脸……然后被抓了个现行。

  “我饿,你让我啃一口呗。”孟晏嘟囔着嘴,胡说八道。

  黑暗中,突然传来男子阴狠的笑声,不一会就传来铁门关上的声音。

  “居然还有心情在这大牢里谈情说爱。”

  狐妖提着灯走了上来,借着那光,孟晏看清楚了他的正脸,说实话长得还算有几分姿色。

  她凑到靖玄耳边,小声提议:“能不能给他留个全尸?”

  “你喜欢吃狐狸肉?”靖玄闻言,眉头锁紧。

  “狐狸肉那么骚不好吃,我想把它的皮毛剥下来,冬天穿。”孟晏说得起劲,却不知道在外面的狐妖已经咬牙切齿,恨不得把她撕碎了。

  靖玄淡然一笑,点了点头:“由你做主。”

  “你们真当我不存在啊!”狐妖气急败坏,狠狠踹了一下牢门,却被弹了出去,跌坐在了地上。

  孟晏站了起来,手叉腰:“你这只臭狐狸,本座还没出手,你还真以为自己了不起啊。”

  “本座……”狐妖轻轻咳嗽了一声,擦去嘴角的血迹,“你又是何方神圣?”

  “你当我傻啊,才不告诉你。”她刚说完这句,就被靖玄拉到了身后。

  他用符咒将狐妖困住,然后一把拉了过来。孟晏自然也不落在他后面,翻了个手势,按在黑色屏障上,浊气霎时消失殆尽,当然啦,这结界刚才已被靖玄破了大半,只是被她捡了个便宜罢了。

  狐妖用目光扫了一眼靖玄:“你这个臭道士,还算厉害,连主人的阵法也能破得了。演技不错啊,连我都骗过去了。”

  “当年救走你的究竟是谁?你为何要让说书人讲皇宫的事?”

  狐妖冷笑一声,从嘴中吐出一颗黑色的珠子,爆裂开来,形成一团黑雾,呛鼻不已。

  孟晏只觉得自己的肩膀被人一抓,然后飞了出去。

  她倒是一点都不着急着脱身,任由狐妖携着她飞奔而去。她不可思议的轻,对狐妖来说真是不费吹灰之力。

  那毒烟有暂时神经麻痹的作用,靖玄道行高深,只定住了几秒,便夺门而出。

  “喂,臭狐狸,你还真以为自己能逃得掉啊,刚才是因为光线太暗,那个臭道士眼睛没妖怪好用,才让你有可以逃脱的机会。”孟晏淡定地说。

  “你闭嘴!反正你还在我手里,他不敢拿我怎么样。我还以为你是什么高人呢,不过是雕虫小技。”

  “本座刚才施法将你身上的味道隐去了些,他暂时没这么快追上来。”孟晏打了个哈欠,“你要逃就快点逃。”

  狐妖狐疑:“你和那臭道士不是一伙的?”

  “胡说八道,我是妖,被他捉住了而已,我早就想跑了,这我得多谢你啊。”被解除了十三道封印的孟晏,鼻子非常灵,她知道靖玄还没追上来。

  “等我安全了,你也活不了,少得意。”

  “本座好怕哦。”孟晏声音哆嗦着,脸色却愣了一下,突然反手一抓,死死扣住他的脖子。

  “你……”狐妖的喉咙里挤出最后的声音。

  孟晏依然笑眯眯,只是眼睛里的光冷冰冰的:“再见了,臭狐狸。”她手下用力,咔擦一声捏断了他的脖子。

  白蓝的裙裾在半空中翩翩飞舞,她一个旋身,轻盈落地。她从狐狸的尸身里挖出了一枚透明珠子,再将血手在它的皮毛上擦干净,然后毫不怜惜地把尸体扔在了地上。

  孟晏掏出之前收集到的那颗珠子,两颗置于掌心,竟然渐渐融合了。

  此时,靖玄正好赶到,却只看到孟晏一个人,地上躺着一具狐狸尸体。

  “怎么回事?”他扶剑而上,蹲了下来检查了一下狐狸,“被掐断了脖子。”

  孟晏赶紧逃到他背后,哆哆嗦嗦地说:“刚才有个黑影出现,把那只臭狐狸杀了,还好你过来了。”

  “逃走了?”靖玄起身环顾了一下四周,“难道是他?”

  孟晏小鸡啄米地点点头:“那个人法力高强,心狠手辣,若是落在他手里,我肯定活不了。”

  靖玄满腹狐疑,心中有所担忧,但并没有表现出来,说:“这狐狸皮毛你还要吗?”

  她赶紧摇头:“脏死了,不要。”

  “走。”靖玄收起了剑,先一步离去,孟晏赶紧追了上去。

  第二天,州府就一团乱,大牢破落,连陈知州的得力助手明师爷也失踪了。陈知州这个狗官,百姓恨不得食其血肉。他所有的事情都交给明师爷打理,事事都听其调遣。如今这个心腹失踪了,他自然

  着急,连忙调出了州衙一半的捕快去寻,另外一半则是去找“妖道”和“妖女”。

  陈北南在老爹面前哭得昏天抢地:“爹,儿子就喜欢那小娘子,你可一定要帮我找回来啊。”

  陈知州本来就火大,见了不争气的儿子,一脚就踹了上去,踢了个四脚朝天。

  大街上,孟晏打了个哈欠,揉了揉肩膀:“昨天落枕了,下次我要睡床。”

  有不少老百姓把他们围了起来,劝他们:“道长、仙姑,你们赶紧离开随州城吧,现在陈大人把你们的画像张贴的到处都是,要把你们抓起来呢。”

  “是啊是啊,这为虎作伥的明师爷不见了,我们老百姓已经很开心了。”

  “你们快逃吧,他们人多势众。”

  孟晏翻了翻手腕,摇了摇头说:“没事,这些人不是我的对手。”

  靖玄把她的手压了下去:“不准惹事。”

  “我才没惹事,你看到没,这个狗官不是个好东西,你怎么不为民除害,你这么爱管闲事,对你来说只是小菜一碟吧。”

  老百姓闻言,立马激动起来:“若是道长肯出手那就更好了。”

  靖玄坚决地摇了摇头:“我是修道之人,不可管凡尘之事。”

  “我给忘了,那个狗官是个凡人,若是你杀了他,便会折损道行。”孟晏突然诡异的一笑,“可是,我可以啊。”

  他狠狠地瞪了她一眼:“你并非出于善心,你杀了一个狗官,接下来还会有第二个、第三个,只凭着一时意气,不仅折损修行,而且说不定会让事情变得更糟。”

  孟晏心不甘情不愿地“哦”了一声。

  “伪君子。”她小声嘟囔了一句。

  话音刚落,一队官兵就搜了过来,分开人群,将他们二人团团围住。

  “臭道士,本座好不容易恢复了法力,手痒得很,就让我来会一会。”说罢,她妩媚一笑,长袖一挥,腾空跃起,刚准备施法,就被什么东西扯了一下,直接摔了下来,和大地来了一回亲密接触。

  等她爬起来,就看到这些人都被定住了。靖玄扯了下线,牵着她淡定地离开。

  “有你这么卖队友的吗?”孟晏对他进行了严厉的谴责。

  “若是你刚才出手,他们可能都没命了。他们只不过是奉命行事,不用出手伤人。”

  “妇人之仁,人若犯我,我必犯人。管他是人是妖,直接打一顿不就得了。”

  “闭嘴。”他幽幽地开口,真想写道符把她的嘴给封起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君大人,请留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君大人,请留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