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打包带走
堇代2019-03-04 11:523,166

  “也该是离去的时候了。”

  “本座本是来寻世间第一美男子,看来真是非靖玄真人莫属了。咦,靖阳真人呢,莫不是怕了本座,不敢来了吧。”竹妖推开身边吓得不敢吭声的宫女,顾自撩了帘子走了出来。

  靖玄轻笑:“收复你这个小妖,又何须掌门亲自出马。”

  “来啊,有本事你就一剑刺过来,反正这是凡人的身躯。”竹妖直接把自己送上门,抵在他身前,目光落在他背后的剑上,语气颇为不屑,“本座最讨厌的就是你们这些所谓的修行者,一群伪君子。”

  靖玄表情依然平静,丝毫不受她干扰,念了句口诀,霎时一道蓝光从他指尖萦绕而出,缠住了竹妖。他越念越快,竹妖的表情也越来越痛苦。

  “你还真动手啊,不怕本座玉石俱焚!”竹妖因为上次斗法,被金符所伤,法力迟迟未能恢复,俨然不是靖玄的对手。

  跟过来看情况的皇帝看到眼前这副场景,立马大仇得报,哈哈大笑起来,连忙催促着靖玄赶紧将她正法。而就在这时,靖玄却收手了。

  “真人,你怎么不杀了她?”皇帝急了。

  靖玄不慌不忙地说:“她打算和皇后玉石俱焚,不可。”

  “为了让妖孽正法不再作祟,一个皇后又算得了什么。”

  靖玄轻蔑地瞥了一眼皇帝,手指掐诀,蓝光弹出,设了个阵法,将竹妖困住。

  “玄华观弟子不会伤害任何一个凡人。”他冷冷说。

  夜里,竹妖抱着身躯坐在地上,不知道怎么回事,特别困,很快就沉入了梦乡。

  她好像在梦里,闻到了熟悉的肉香,还有男子的味道。对了,是靖玄身上的味道,修行越高,仙气越重,混合着清雅的檀香味。

  她走到了一处院子,火堆上架着烤兔肉,她赶紧上去把肉取下来,大口大口嚼着,但这东西闻起来香吃起来完全没味道,她嫌弃地把肉扔在了一边。

  有个声音一直在她耳边回响,那是她在梦里听过无数次的剑鸣声,就在这个屋子里。

  她舔了舔嘴唇,慢慢往前走着。声音越来越清晰,但很快就淹没在水声中了。

  “谁在外面?”是靖玄的声音。

  巨大的水池里,白色的雾气朦朦胧胧,虽然靖玄只有背裸露在外面,竹妖已经能感觉到自己的鼻血要下来了。

  那光滑的皮肤,那如墨的青丝长发……竹妖一时没忍住,想着只是个梦而已,便直接扑了过去。

  “玄玄,让本座好好疼疼你。”没有想象里健硕的身躯,也没有水,她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被困在了一个球状物体里,乌漆墨黑的,身体也轻飘飘的,完全没有实体的感觉,像空气一样。

  “呃……真人这就完事了。”外面传来皇帝的声音。

  靖玄的声音听上去心情很不好:“是。”

  还没有搞清楚怎么一回事,竹妖拼命拍打着球状物体的内壁,声嘶力竭地喊着:“靖玄你这个小人,竟敢出阴招,你好意思说自己是修行之人吗?欺负一根竹子,算什么男子汉大丈夫。”

  实在被吵得烦了,靖玄就狠狠摇着手中的玉莲花。竹妖被摇得眼冒金星,加上灵体虚弱,一时间昏了过去。

  等她醒过来的时候,她发现自己好像有点不大对劲,身体好像有点扁扁的,手脚动起来也很困难,眼睛也看不见。

  “喂,臭道士,你到底想把本座怎样?”身体倒不是轻飘飘的了,也好像不在那个球体里了,可总觉得不太对劲。

  突然一只巨大无比的手伸了过来,捏住了她的脑袋,然后又轻轻地放在了平地上。

  “什么东西!为什么会动!”她惊恐地大喊大叫。

  “孟晏,你就不能安静点。”靖玄皱了皱眉,手里拿着刻刀准备下手,“当时就不应该先给你帮你把嘴开出来。”

  “你这个小人,现在别得意,本座统领的天方山有几千只大妖怪,若是让他们知道你把我抓了,肯定连玄华观都踏平了。”她咬牙切齿地威胁道,突然感觉到脸上有东西刺了进来,“等等,你在我脸上干什么,你要毁我容吗?”

  “你现在脱离实体,只剩下一个灵体,哪来的容貌可以毁。”

  光渐渐亮了起来,直到一双眼睛完美地刻了出来,她才清晰地看到靖玄那张放大了几十倍的脸,还有……他手里的那把刀。

  “敢出声的话,用浆糊把你的嘴塞上。”带着威胁笑容的男人好像更加可怕了。

  孟晏虽然贵为一山之主,但那是座又穷又破的小山,也没见过什么大世面,被靖玄这么一欺负,眼泪都快下来了。

  靖玄看着之前还气焰嚣张的孟晏,一下子变得楚楚可怜起来,也不再说重话,食指在她眉间轻轻一点,然后从椅子上站起来往后退。

  孟晏觉得自己的身体在膨胀,最后变成了正常人大小,坐在了桌子上,手边摸到了什么,她抓起来一看,是一些碎皮革。

  “这是什么?”她好奇地问。

  “用来制作表演皮影戏人物剪影的牛皮。”靖玄回答。

  孟晏低下头来看了一眼自己,好像明白了些什么:“你不会把我封印在一块牛皮里了吧。”

  “接下来还要上色,先让你出来喘口气。”

  孟晏欲哭无泪,站起来都跌跌撞撞的:“靖玄,我究竟跟你什么仇什么怨,你要这样欺负我?还有……昨天夜里究竟是怎么回事,你究竟用什么困住了我?”

  靖玄想起昨夜的事情,不由脸上一阵发青,顿了一会,才说:“那是引魂阵,昨日困住你的是我的法器蓝玉莲。”

  “那我昨天不是做梦?你将我从肉体里引了出来,让我看到了幻象,中了你的陷阱!果然是小人!”孟晏冷哼了一声。

  “非也,此蓝玉莲,又叫七情六欲壶,可以引出三界众生的情与欲,没想到……”靖玄深深望了一眼孟晏,然后摇了摇头,“可惜啊,你道行不低,却只有口腹之欲和色欲。”

  孟晏连忙用手遮住脸庞,羞愧地简直说不出话来:“你……你……都看到了……本座那都是被你的阵法和妖物所迷惑才会做出出格之事,你休要用此事来威胁本座,毁了本座的名声。”

  靖玄白了她一眼:“躺下。”

  “啊。”

  靖玄掌风一出,又把她打回了原形,拿出了准备好的颜料,小心翼翼地按着她,认真地画起了颜色。

  “我痒……靖……玄大人……你等我……等我睡着了……再画……画……成不……”孟晏咯吱吱地笑着。

  “成,你告诉我为什么大闹皇宫?”靖玄始终怀疑她的真实目的,停下了手中的笔。

  “皇帝出行去寺里祈福的时候,我正好看到,觉得他长得好看,就随着他进宫去了。”她说得坦白而真诚。

  靖玄蹙起了眉头,心中顿起一阵涟漪,虽然很快就平静了下来。他用笔蘸好了颜料,继续涂抹起来。

  孟晏笑得更厉害了:“靖玄你这个大骗子……小……小人……”

  客栈里,从这件厢房外走过的众人,脸上的表情都非常诡异。

  “看那个男人是个修道之人,表面上正正经经的,大白天的就……哎,伤风败俗啊……”

  一个白天,孟晏都没有跟他再说一句话。

  靖玄兀自在桌子上刻着牛皮,制作用来表演的人物剪影,偶尔回过头望一眼挂在墙壁上的孟晏。

  “怎么,生气了?等把你送回天方山,我就把你放出来,现在就安安心心地待着,少说话。”

  孟晏哭又哭不出来,可怜兮兮地说:“你就这样把我挂在这里,还不让我动,有你这么欺负竹子的吗?”

  “颜料还没干,你经常乱动,容易弄花了,我再重新做一个浪费时间。”靖玄吹开桌子上多余的废料,脸上的表情有些凝重,似乎对自己的作品并不感到满意。

  孟晏气急败坏:“你不是会法术嘛,御剑飞行,两三天就能到天方山,何必这么多此一举。”

  “剑……坏了。”靖玄站起身来,走到她跟前,伸出手来摸了一下皮面,“干了。”说罢,他轻轻在她额间一点。

  恢复成人类模样的孟晏,试着在体内凝聚了一下法力,但很快就被体内一股莫名的力量给压了下去。

  “好好习惯一下这副身躯吧。”说罢,他拔下了自己的一根头发,然后系在了孟晏的手腕上,另一端则系在自己的右手食指上。

  “你干吗?”孟晏疑惑地看着他的举动,虽然想制止,但无奈这副身子完全不听指挥。

  头发在绑好之后就消失了,靖玄右手扯了扯隐形的线,她的身体就开始不受控制地忽前忽后忽左忽右了。

  “为了以防万一。”说罢,他又扯了一下,“出门了,跟上来。”他用一块布一卷,将桌子上的东西打包好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君大人,请留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君大人,请留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