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变成牛皮的悲惨生活
堇代2017-08-31 20:283,229

  孟晏冲着他的背影做了个鬼脸,无可奈何地跟上去。从客房出来,众人的目光就一直追随着他们。结账的时候,掌柜的红着脸看了看孟晏:“这小娘子之前没见过。”

  “昨天晚上带回来的。”靖玄还真认认真真解答了。

  他们一走出门,店里的人就开始唧唧歪歪的。

  “这是哪家的姑娘,长得这般好看。”

  “怎么,掌柜的这就想去光顾了啊。”

  唯余一阵笑声。

  “他们说什么呢?”孟晏一边僵硬着走路,一边好奇地询问靖玄。

  靖玄道:“凡人自有凡人的乐趣,你一根竹子不需要理解。”

  孟晏真恨不得上去抽他,只可惜技不如人。她的目光落在他背上被青布包裹着的长剑上,伸手想去触碰,却被一股力道弹开了。

  二人在街道一处僻静的地方停了下来,靖玄把包裹里的东西整理了出来,搭好了台子。他摊开手心,亮起了一盏蓝色的花灯,将它至于幕后。

  孟晏轻轻碰了一下花灯,竟是用纸做的,但真好看。

  “你要干什么?”

  “卖艺。”靖玄非常认真地回答。

  孟晏愣了一下:“你不是玄华观的臭道士嘛,怎么靠卖艺为生?还真人呢,混得真落魄,你看看你们那个笨蛋徒弟,人家都混上国师了!”

  “闭嘴。”

  被他吼了一声之后,孟晏气呼呼地不再说话,跑到隔壁的面摊去借了把椅子坐到幕前。她还是第一次看人表演皮影戏,怀着好奇心一直看到了最后。

  靖玄用清冷而平静的声音叙述着故事,人物对话的时候却情感饱满而且声音惟妙惟肖。不过孟晏老是出戏,明明是个悲伤的爱情戏,她几次都笑出了声。

  表演结束之后,孟晏看到刚才还在卖面的小哥站在她身边,脸上满是泪水。

  “你这个家伙好奇怪,为什么要哭,这个故事明明好搞笑啊。”她说着,还笑出了声。

  小哥摸出了几枚铜板,赏给了靖玄。观众少得可怜,但每个人都拿出了一点钱,投到幕前的小竹筒里。

  “才这点钱,你到现在还没被饿死,简直就是奇迹。”孟晏把铜钱倒了出来数了数,一脸嫌弃的模样。

  铜板和竹筒都被靖玄夺了过去,孟晏嘟着嘴,一脸不悦,目光落在那盏纸灯上,发现光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灭,便无聊地拿起来把玩着:“能不能给我一盏?”

  “不行。”靖玄毫不犹豫地拒绝。

  孟晏把纸撕碎了,冷哼一声:“本座一点都不稀罕这破玩意儿。那些人怎么都掉眼泪,一个个都感动得不得了。”

  “你什么时候会哭?”靖玄收拾好了东西,让孟晏背上,忽然这么问道。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她咬咬牙忍下了。

  “肚子饿的时候,痛的时候,被你欺负的候。”

  靖玄走在前面,一直扯着那根联系着两个人的线:“孟晏,你虽修炼有所成,但七情六欲仍然不全。”

  “你老说七情六欲的,但那是凡人才有的情感,我只是一根竹子。”孟晏觉得自己说得很有道理。

  靖玄突然回头,目光深邃:“你就只想做一根竹子吗?”

  “我要从一根竹子变成一只竹妖,再修炼成仙,不知得花多少年。而且我们妖怪与你们修行不一样,天劫更难渡过,古往今来,有几个妖能成仙的。”竹妖说得委屈。

  靖玄抬起头,看着皎洁无暇的月光,像是回忆起了什么,唇角不经意地勾起,露出一抹苦涩的笑容。

  黑夜下,两个人出了城,对于他们而言,这城墙根本挡不住嘛。

  孟晏走起路来,跌跌撞撞的,很僵硬,脾气一上来就不想走了。

  “臭道士,你觉得带着本座出门很见不得人嘛,偏偏要赶夜路,本座好歹也是个如花似玉的大美人。”她说着就往地上一坐,把包裹扔在一边,说什么都不肯起来。

  靖玄停下了脚步,退到了她身边,示意她安静。

  孟晏好像也嗅到了一些妖气,不过因为被封印在牛皮人形上,所以闻得不是很真切。

  一阵阴风扫了过来,拂动着孟晏的裙裾。她立马拽起包裹起身,躲在了靖玄身后:“我可没耍性子,你说好要保护我回到天方山的。”

  这时,一团黑影突然俯冲了下来,妖气很重。不过靖玄没有拔剑,只是抬手掐了个指诀,设了个结界,将黑雾封在外面。

  “这黑雾有毒,小心侵入你的灵体。”靖玄蹙着眉头,徒手在上半空中画了道符咒,借用掌力送出了结界,打散了黑雾。

  等到一切烟消云散,他一把抓住环在自己腰际上的手臂,重重地扯下:“已经逃走了。”

  孟晏睁开眼睛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没有情况了,才跳开了几步:“本座才不是因为害怕才抱着你的。”

  靖玄冷哼一声:“原来天方山的山主是个胆小鬼。”

  “喂,你别以为这样就可以抓住本座的把柄了,本座不会承认的。”嘴上这么说着,她却还是追上去,不停地问,“玄华观的真人才没有那么大嘴巴,对吧。”

  行到一处,靖玄停了下来,指着前方的山洞说:“刚才偷袭我们的蝙蝠妖就在里面。”

  “你大晚上的出来就是为了除妖吗?”孟晏继续躲在他背后。

  “刚才被你撕掉的蓝色花灯,叫引魂灯,灯灭代表已经捕到了猎物。刚才这只妖怪已经跟了我们许久,如果直接在城中解决的话容易伤及无辜。”靖玄说着,从旁边捡了一些树枝,绑上布条,又涂上什么东西,点燃扔到了洞里。

  孟晏拍了拍手掌:“臭道士,你果然老奸巨猾。”

  没一会,蝙蝠妖就忍不住那浓烟从里面逃了出来,孟晏法力未恢复,赶紧逃到安全地方,看着两个人斗法,靖玄却始终没有拔剑。

  她跃到树上,借着月光远远观战,还给同类鼓起劲来:“臭蝙蝠,你加油啊,别看着他好看就不打他的脸啊。”

  靖玄转身狠狠瞪了她一眼:“闭嘴!”

  这蝙蝠小妖哪是他的对手,很快就筋疲力竭了,也顾不得面子了,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我有眼不识泰山,不知道您是玄华观的高人。我修行不易,也没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请您网开一面,饶了我一命。”

  孟晏掸了掸肩头的灰尘,哀叹了一声,非常失望。

  靖玄收手:“你真愿意一心向善?”

  蝙蝠小妖磕了个头,大声保证。

  孟晏从树上轻飘飘地落下,笑道:“这也就是一只修行了两三百年的小妖怪,看着怪可怜的。”

  靖玄侧过脸来,又是一声:“闭嘴。”

  此时,蝙蝠妖寻到了时机,亮出了毒爪朝他的后背袭去。

  孟晏借着月光看得清晰,手指一挥,几片竹叶子飞了出去,直接把他两只手给削了下来。而与此同时,靖玄手中不知何时多出了一把剑,直接抹了他的脖子。

  蝙蝠妖轰然倒地,化成了一只死蝙蝠。靖玄长剑一挥,剑身滴血不沾,又收入了他的袖中。

  孟晏别扭地跑过去,捏了捏他的袖子:“你还有第二把剑。”

  “为什么出手?”靖玄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那目光仿佛要把她看穿似的。

  孟晏一脚踩在臭蝙蝠身上:“若是他把你杀了,我肯定打不过他。看来我还真是小瞧你了,你下手可一点不手软。”

  “这只蝙蝠妖一直在此作祟,最近尤为猖狂,我本来就没打算放过他。”靖玄平静地说着,突然眉头深锁了起来,“这也就是一只修行了五六十年的小妖,怎么会有几百年的修为?奇怪……”

  “这里是京城嘛,集天地之灵气,比较容易修成妖怪吧。”

  “也许吧,走了。”靖玄淡淡地说了声,然后兀自往前,丝毫不等人,“别忘了包袱。”

  “还要走啊。”孟晏埋怨了一句,脸上的表情变了下。

  她低下头,看到几只蝙蝠绕着她的脚飞着,她的脚一挪开,其中一只就俯冲下去从蝙蝠妖的尸体里叼出一颗透明的珠子。

  孟晏见那只得手的蝙蝠要逃走,立刻伸手一抓,捏死在手心,夺了珠子之后,赶紧去追靖玄。

  靖玄瞥了她一眼:“磨磨蹭蹭。”

  “有本事你也钻到这破皮上试试,本座现在真是又累又饿又渴。”孟晏摸着肚子,苦哈哈地说。

  “没有实体的竹妖会饿吗?”

  “心理上会感到又饿又渴啊。”她还是强词夺理。

  靖玄扯了下无形的线,把她拽到自己身边,然后非常严肃认真地告诉她:“你现在这副身躯没有这方面的功能。”

  孟晏呜呜地哭了起来:“臭道士,我要去玄华观告状,你堂堂一位掌门师弟,居然欺负一根小竹子。”

  “真正的玄华观弟子个个都是除妖的高手,你去告状,顺便也可以与他们切磋一二。若是报上本真人的名号,他们必然会加倍招呼你。”

  一听这话,孟晏立马停止了假哭,乖乖跟在他后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君大人,请留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君大人,请留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