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小二,来碗牛肉面
堇代2018-04-03 16:423,207

  孟晏心里真是恨死了眼前这个臭道士,无可奈何自己住在他做的容器里,又不是他的对手,只能对他言听计从。她渐渐熟悉了这副躯体,体内的灵力也能融合起来,施行一些法术了。

  接连赶了十几天的路,都是风餐露宿。而且她作为一只妖怪,居然要被迫帮助一个臭道士除妖伏魔!

  孟晏看到城门一屁股坐到地上,说什么不愿意走了,终于在她的无赖撒泼下,靖玄带她进城住进了一家客栈,虽然条件不咋的,但好歹不用跟虫子之类的待在一起了。

  “两位需要几间房?”掌柜看了看孟晏,再看看靖玄。

  “一间。”

  “两间!”

  两个人异口同声地回答。

  靖玄低下头看她:“闭嘴。”

  “掌柜,一间客房。”

  然后他们在众人的注目礼下,被小二哥带到了客房,还是最便宜的那种。

  一进房间,孟晏赶紧抢了床:“这床是我的,我才不打地铺。”

  “我不喜欢吃竹子。”靖玄在桌子前坐了下来,闭目养神。

  “什么意思?”孟晏完全听不懂。

  小二送了饭菜过来,虽然都是些素食,但是卖相不错。

  “我也想吃。”孟晏舔了舔嘴唇。

  靖玄盛了碗汤,放在一边:“你过来。”

  孟晏赶紧蹭了上去,坐了下来想要动筷子,却被他挡了下来。

  “闻。”

  她眨巴着眼睛表示完全听不懂。

  “闻着解解心里的馋。”

  孟晏差点流下心酸的眼泪,可惜流不出来,因为她现在没有这个功能。

  见她实在可怜,靖玄起身往外走去,没一会端进来一碗只有骨头的牛肉汤,放在她面前:“去厨房要的,闻吧。”

  孟晏吸着鼻子,无比苦涩地说:“我又不是狗。”

  “竹子要吃肉才是很奇怪的事情吧。”

  为什么觉得他说得很有道理,没有办法反驳呢?孟晏凑到汤碗前,贪婪地闻着,的确是好香啊,她现在就想赶紧回到自己的肉身去,大吃大喝一顿。

  到了晚上,他又要出去摆摊表演了,自然是不会留着孟晏独自待在客栈里。

  观众依然很少,但大家都被感动得一塌糊涂,只有孟晏昏昏入睡。她醒来的时候,靖玄已经收拾好了,那盏蓝色花灯并没有熄灭,说明今天没有妖怪靠近。

  两个人并肩回客栈,途中经过一个酒肆。

  “我总觉得呀,最近咱们城里太平了许多。”

  “不光咱们城,隔壁端州之前不是老是有人无缘无故失踪嘛,最近也安定下来了。”

  “诶,这皇后一死,咱们老百姓的日子倒是好过起来了,难道这皇后真是个妖物?”

  “嘘,说这话你不怕砍头吗?”

  孟晏听到那两个酒鬼在谈话,心里有些纳闷,那个胖皇后明明得救了才对,自己还没来得及伤害她分毫啊。

  她刚准备问靖玄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转过身却不见他,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他已经凑到那两个醉汉身边去了。

  “两位兄台,不知道皇后出了什么事?”

  两个醉汉面面相觑,笑出了声:“你不知道?皇后娘娘被女妖怪给害死了,不过也有人说皇后娘娘就是个妖怪。还有那个国师宋玉,因为胡言乱语招摇撞骗,也被判处了死刑,哎,这些神棍,少一个是一个。”

  靖玄向她走了过来,冷冷地注视着孟晏。

  她赶紧摆手解释:“我可没有杀皇后啊,你把我捉住的时候,她可是好好的。我就借了一下她的身体,根本没想害她。”

  靖玄别过目光,陷入了深思,不发一语。不一会,他便拽着孟晏的袖子往客栈拖了过去。

  客栈房间。

  靖玄从橱里抱出一床被褥扔在地上:“你睡地上。”

  “啊,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待一个弱女子。”孟晏死死地趴在床上不挪身子。

  “下来。”

  “不下!”

  靖玄刚抬起手,竹妖就很没骨气地从床上滚了下来。

  虽然竹子是妖,而且现在还是没有肉体的灵体,但还是需要休息,尤其是在被人折磨了几天之后更是筋疲力竭。

  靖玄躺在床上,靠在床内侧,枕边放着用青布裹着的长剑。此时,夜正好,而他却难以入眠。他可以断定皇后之死与孟晏无关,可是皇后究竟是怎么死的?而皇帝为何又迁怒于宋玉,一定要将他处死?

  孟晏假寐,突然睁开眼睛,测过身,轻轻喊了一声:“臭道士,你还醒着吗?”

  靖玄懒得理她,便没吭声,她又喊了好几遍。没过一会,他就感觉到她爬上了床,还吃上了他的豆腐。她那双不安分的手,摸了摸他的手臂,又小心翼翼伸进他的胸膛。

  “有肌肉,又嫩又滑。”她小声地嘚瑟着,随后她的目光落在了他枕边的剑上,她是妖,所以夜里的视力还不错。

  剑发出轻微的振动声,随着声音愈加清晰,她的呼吸也开始沉重起来。她刚准备探出手去摸剑,手臂却被人紧紧地攥住,然后重重的一甩,直接化成原形,变成牛皮剪影粘在了墙壁上。

  “今天你就挂着睡吧。”靖玄说话时气息有些不稳。

  孟晏扭动了一下身躯,发现动弹不得,想要说话,嘴巴好像也被沾住了。她在心里大骂着:伪君子、小人、臭道士……

  靖玄不理会她,坐了起来,将床帐放下,和衣而睡。

  一整夜,她就挂在墙壁上睡着了。

  呵呵,多省地儿。

  早上醒来的时候,她发现自己已经从墙壁上滑了下来,变成了人形。

  她张了张嘴巴,发现能说话之后,立马破口大骂:“你算哪门子的修道之人,小心眼、嘴巴毒、心眼坏……”

  “骂完了没有,骂完就出门了。”靖玄已经收拾好了,不过他把包袱留在了客栈里,说明并不打算结账离开。

  孟晏摸了摸脸和头发,苦兮兮地盯着他的背影:“靖玄真人,你至少让我梳个头洗把脸吧。”

  “头发可以弄,脸不能洗,会掉色,用干布抹一下就行”

  孟晏的表情是囧字型的。

  孟晏从楼上飘飘然走下来,白蓝相间的长裙摇曳生姿,表情一脸慵懒地随在靖玄身后。

  看着客人餐桌上各种各样的早点,她咽了口唾沫。

  “我想吃。”孟晏捏了捏靖玄的袖子。

  掌柜十分热情,连忙堆笑说:“姑娘这是饿了吧,不如坐下来吃点东西,尝尝我们随州最有名的小点。”

  “不必了。”靖玄冷冷地拒绝。

  看着可怜兮兮的孟晏,掌柜又说:“看两位远道而来,不如这一顿算在下请吧。”

  “好啊好啊,我也不要吃什么好东西,给我来一碗牛肉面,他不用吃东西。”孟晏推了一把靖玄,完全没注意他额头上挂着的黑线。

  两个人相对而坐,靖玄正襟危坐,闭目养神。

  孟晏觉着有些奇怪,拿起筷子就吃了起来,他也没有阻止。

  可是她刚嚼碎了想吞下去,却发现喉咙像堵着了似的,只是能吐出来。

  “怎么不吃了?”靖玄微微睁开眼睛,瞥了一眼她。

  孟晏搁下了筷子,堆着笑容把面推到他面前:“其实,我也没那么想吃。”

  “孟晏,你是一根竹子是不是?”靖玄道。

  她连忙点了点头。

  “小二,来一碗笋干面,多放些竹笋。”靖玄招呼了一声,重新抽了一双筷子。

  没一会,面就上来了。

  孟晏纠结着一张脸:“你居然食我同类!你不是说不喜欢吃竹子的吗?臭道士……你一直不肯放我走,难道是想把我养肥了再吃掉?”

  靖玄狠狠地瞪了她一眼,然后吃竹笋。他细嚼慢咽的,和其他大口大口吃饭的男人真是天壤之别。

  “吃饭吃得跟个娘们似的。”她小声嘟囔了一句。

  若不是在大庭广众之下,他肯定一掌甩过去,直接把她拍扁在桌子上。

  隔壁桌的三个人聊得热乎。

  “昨天在云鼎茶楼说书的先生,讲得可真是精彩至极啊。”

  “我待会也要去云鼎茶楼喝茶,过去听听也无妨。”

  “昨天我也去听了,那皇后娘娘多么可怜,不仅被妖怪附身,还被皇帝给杀了。”

  “为什么呀?不是皇后娘娘是被妖怪给害死的吗?”

  “听说啊,皇帝还是太子的时候,为了巩固地位,就娶了锦州镇西王的郡主,也就是刚刚没了的皇后娘娘。其实他心中一直不满这个皇后,这后宫佳丽三千,皇后娘娘又丑又笨,她坐着这个位置不是浪费了嘛。正好有个妖孽去皇宫捣乱,被一个德高望重的道长给收服了。皇上就找了个借口说是妖怪害死了皇后娘娘,这不是两全其美的事嘛,听说马上就要册封新皇后了。”

  孟晏的耳朵一刻也没闲下来,全听进去了。

  “这个狗皇帝还挺聪明,”孟晏突然来气,“居然敢陷害我!看我下次不进宫打断他的狗腿!”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君大人,请留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君大人,请留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