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天方山被毁
堇代2018-04-03 16:403,249

  天方山上,火光映天,燃烧到了天际,仿佛要把天都要烧着了。

  这样的场景让她想起了不久前的那场火,也是像现在这样凄凉无比。

  怎么会这样呢?她双手结印,嘴里念念有词,四周狂风骤起,伴随着沙沙声,逼得越来越近,将天方山围拢起来。

  狂风并没有让火焰熄灭,反而燃烧得越来越旺。这不是普普通通的火焰,究竟是什么魔怪到这里来了?是来寻仇的吗?

  蓝色的火焰像个怪物一样,张牙舞爪地要将这里的一切都燃烧殆尽。她咳嗽了几声,用袖子挡住火光,好让眼睛不被熏到。

  她回过头,看了看山下的村上,心里又冒出了靖玄那张脸,他是想让自己做个好妖吧。

  真没办法……

  她叹了口气,用内力筑起了屏障,将火势控制在山上,免得误伤山下的村民。这才撩起裙角,往火里冲了进去,没想到火居然避开她,给她让了一条道。

  孟晏松了口气,一边忍着火焰的温度拾阶而上,一边破口大骂:“究竟是何方妖孽,居然敢在本座的地盘上撒野?”

  “封月在哪里?封月……”

  低沉的声音从火里传了过来,一个身披黑色的大氅的男人从石阶上走了下来,脚步声很沉,每走一步,脚下都发出刺刺的声音。脸上挂着黑色的獠牙面具,面具背后的那双幽蓝的眼睛里映着冲天的火光,他大概是在笑。

  恐惧感压迫着孟晏的心脏,只要一接触到他的目光,就好像要被燃烧殆尽一样。

  “你究竟是谁?”孟晏将玉簪拔下,化成利剑指向他的喉咙。

  “封月来过这里,我闻到了他的气息,他没有杀你吗?”他逼近了过来,嗅了嗅她身上的气息,“你身上有那个人气息……”

  孟晏的身子突然僵住,仿佛有无数条隐形的铁链将她死死地锁住,动弹不得。

  想要张开嘴巴,却怎么也动不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对自己为所欲为。

  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的,孟晏心里知道自己根本不是他的对手,但是这熊熊燃烧的烈火烧掉的是她珍惜的同班和土地,她想要拯救他们。

  但是……无能为力……

  这种无力感痛苦得要撕裂她的胸膛一般,好疼、好疼,是她以前从未感觉到的疼痛。

  “看来你的确有几分能耐,但是今天你还是葬身在这里,或者……告诉我封月究竟去了哪里?”

  孟晏将心底的恐惧压了下去,脸上维持着淡定的笑容:“看来你很畏惧封月,你不怕他现在就出现吗?”

  “没关系,我会好好找他的,如果这个世界上没有他的立足之地,那么他就会乖乖地回到属于他的地盘去了吧,没关系,我有的是时间,把他能待的地方一寸寸地燃烧殆尽。”男人咧着嘴哈哈哈大笑,幽蓝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凑到她脖颈处,嗅了嗅味道,“你闻起来很好吃啊。”

  孟晏嗅到了他身上浓重的妖气,这不是普通的小妖怪所能拥有的力量!他来这里究竟是为了什么?

  封月?封月究竟是谁?

  “很害怕啊,没关系,我会轻点。你的属下现在都在我的肚子里呢,你进去之后不会寂寞的,你们一定要好好相处,变成我身体的一部分。”他的声音就像毒蛇一样,将毒液慢慢渗透到她心底的深处。

  以前从不知道流泪是什么滋味,一直觉得只有懦弱无力的凡人才会用眼泪来诉说自己的脆弱,没想到有一天,她也会在敌人的面前流下眼泪。

  眼睛好酸,鼻子好酸,有水不停地从眼睛里冒出来,怎么忍都忍不住。

  千万别回天方山,到玄华观来!靖玄的声音在她的脑海里盘旋着。

  “你要是以为我就这点能耐的话,你就错了。”灵力在周身游走着,她终于冲破了一点阻滞,发出了低沉沙哑的声音。

  “还不错嘛,不愧是我曾经选中过的人呢。但是,你也只能做到这里了。”说着,他俯下身来,咧开嘴露出尖利的牙齿,准备在她的脖子上咬下去。

  突然她手中的长剑化成几十道金符,从空中落下,将她团团围住,形成了一道屏障。

  一道金色的光从符咒四周散发出去,像阳光一样穿透灼热的火焰,所到之处,火都瞬间熄灭。

  男人被这突如其来的一股巨大的灵力弹开,飘然落在不远处的镇山石上。

  “哦,居然还留了这么一招。”

  他抬起手,舔了一下手掌上的伤痕。

  这就是靖玄所说的守护吧。

  孟晏终于能动弹,脚下一软,跪了下去。

  男人抬手,轻轻一挥,无数利剑便向她袭来。虽然有护身符守护,但结界还是被他的力量击溃了大半。

  “就算是奉天神君亲自前来,现在也未必是我的对手,何况他早已不是天上的战神了。”

  如果有一把趁手的武器就好了,能拿到靖玄的玉影剑的话,说不定现在还能与他斗上一阵。这个念头不禁在孟晏的脑海里出现。

  “还在想着他会不会过来救你?哈哈哈,这么多年了,还是这么天真啊。当年,不就是他先舍弃你,将你打落凡间,才让你沦落至此吗?”

  这句话像利剑一样割开她的心脏,有些喘不过气来。

  “你究竟是谁?”她握紧了拳头,抬起手,将法力聚集于掌心,竹叶滚成的绿色球体越来越大,最终如利剑一般飞出,向黑衣人袭去,只是他躲避得太快,并不能伤他分毫。

  黑衣人的右手垂在身侧,蓝色的血液从伤口处汩汩地流出,滴落在地,靖玄留下的符咒对他产生了效果。

  “想知道的话,变成我身体的一部分,你就能从我的记忆里知道过去发生的一切。”

  黑衣人向她伸出了左手,做出了邀请的手势。

  “变态。”孟晏擦了擦嘴角的血迹,摇了摇头,“我会活着走出去,自己找到答案。”

  她的目光落在他的右手上,发出讥讽的冷笑:“看看你的右手吧,如果不进行治疗的话,血会全部流光哦,还有,封月说不定马上就到了。”

  她嘿嘿笑着,一脸淡定无比的模样,其实只有她心里知道自己怕得快要死了。

  突然一道狂风席卷而来,一道金符砰地一声在黑衣人脑袋上炸开,还没等孟晏反应过来,她只觉得腰上一紧,好像被人搂住了一般,往山下拖。

  “老大、老大,我来救你了。”

  是小白的声音。

  孟晏居然有些失望,她还以为又是靖玄,不过靖玄又不是吃饱了没事干,总不能老围着她一个人转吧。

  不过,刚才黑衣人所说的……究竟是不是真的?

  难道她与靖玄之间,靖玄真的背叛过她吗?

  “追来了吗?”孟晏气若游丝地问道。

  “应该没有,拿到符咒会将他困住一阵,而且这件羽衣是隐身的,他看不到。”

  “谢谢你,小白。”说完这句话,她就因为伤势过重失去了所有的力气,精神一放松,便立刻沉入了黑暗的世界。

  梦里的片段再次向她袭来,红色鲜血浸染了她的双手,她抬头去想他求救,却迎来了他无比决绝的目光。

  四周都是冲天的火光,他们被红色的火焰包裹着。

  她看清了那张冷漠的脸,是靖玄。

  待她醒来,她已身处在一间别致的房间里。

  小白看到她醒了,激动得热泪盈眶。

  “老大,你终于醒了,天方山没了,大家都没了。”小白将头埋在她胸前,眼泪哗啦啦地染湿了她的衣服。

  孟晏看着他烧焦了的头发,不禁悲从心来,心中的怒火就如同将天方山吞噬殆尽的烈火一样,熊熊燃烧着。

  “嗯,已经没有了呢。”孟晏露出从来没有过的悲伤的表情,却还在属下面前振作起来,因为她不能倒下,她微笑着拍了拍小白的脑袋,“还好,你没事。”

  小白抬起头来,一边擦着眼泪,一边呜呜咽咽地说道:“老大,是我对不起你,白先生让我告诫你,天方山有劫难,让你上玄华观。可是,那天我不小心睡过了头,没找到你。”

  孟晏笑容凄凉,手心还死死地攥着那根白玉簪子:“没关系,不关你的事。他也警告我,只是我没听他的话。我是天方山的主人,怎么可能丢下天方山的兄弟不管呢。”

  “那老大,接下来我们应该怎么办?”

  “报仇……”说到这两个字,孟晏的表情变得异常坚定起来,“绝对要找出那个黑衣的家伙,让他死一千遍一万遍,为天方山无辜的兄弟姐妹报仇雪恨。”

  她收紧了手指,握成了拳头,但渐渐又被现实打败,先别说她不知道仇人是谁,就算知道,她也清楚知道两人之间的力量悬殊,要想打败他,谈何容易。

  “但是,看上去对方很厉害啊……老大,我知道你心里苦,但一定要清楚自己的实力啊,千万别盲目乐观啊!”小白摇了摇她的肩膀,生怕她一冲动做了傻事。

  孟晏扶额,把他的手弹开:“虽然是事实,但你就不能少打击我一下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君大人,请留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君大人,请留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