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吃了我的叶子,就是我的妖了
堇代2018-04-03 16:403,277

  众弟子想去追,但被他拦了下来。

  “现在,我们最重要解决的不是一只竹妖。”靖玄说着,走到那白衣军师的尸体边,低下身来,把尸体翻了过来。

  “脸变了。”

  “嗯,他本就是个死人,是被人操控着的傀儡罢了。”靖玄站了起来,说,“把他埋了吧。”

  “此事,要不要赶紧向掌门禀报?”

  靖玄叹了口气,眉头深锁:“你们速速乘骑灵兽回师门养伤,此事由我亲自向掌门禀告。”

  “是,殿主!”

  他将琉璃剑收了起来,目送着众弟子离去,神情越来越凝重。他走到白焰身边,它乖巧地低下头来,用额头蹭了蹭他的胸口。

  他抚摸了下它的脑袋,露出苦涩的笑容:“白焰,我不知道这么做究竟是对还是错?这一切终究是我一个人的罪孽罢了。”

  白焰喉咙里发出呜呜声,仿佛在安慰他一般。

  三百年前的天方山还是座偏僻的小山,没什么灵气,也没什么妖孽作祟,倒是清净得很,主要是那些要修炼成仙的妖怪们都懒得到这穷山僻壤来。

  山下百姓的日子虽然清苦,但也算过得平和。

  那日夜幕已四合,空中闪过一道雷鸣,在山顶炸开了锅。一道蓝光将天空撕裂,砰地一声砸在了山腰,光影消去,一柄鲜红的长剑从天而降,插在了一根竹子上,剑身萦绕着黑色的怨念之气,这下可吸引了不少附近不少小妖怪都跑过来凑热闹。

  有些小妖怪觉得好奇,想要触碰一下这把剑,但都被它弹开,连上面的穗子都没碰到。还没等他们弄明白这柄长剑的来历,一个穿着玄青色袍子的男人便腾云而来,浑身萦绕着一股不可侵犯的气息,可把凑热闹的众小妖吓坏了。

  不过,他倒是没为难这些小妖怪,只是淡定地上前把剑从竹身拔了出来,顺便在竹子身上加了几层封印。

  临走前,他蹙起了眉头,似乎又想到了些什么。他转身去摸了摸竹子,眼睛里似乎有几分不舍。

  此后,玄青色袍子的仙人每年都会来加固一次封印。这座小山也因为他和这把剑的出现,竟生出一点点灵气来了。那些曾经来看热闹的小妖怪安心地留下来开始修行,这让一直懒惰成性的土著小妖们也蠢蠢欲动起来,毕竟这座小山迄今都没出现一个能修成人形的妖怪,真是丢脸死了。

  “哎呦,那仙人连续来封印了三十多年,这是得多狠的心。”

  “不知这竹子有什么特别的?”一只竹鼠精凑上了耳朵,想听听竹子里面的声音。

  “难不成还能成精了不成,我还真没听说过这山头有竹子修炼成妖的。”

  说话的是两只八卦的竹鼠精。其实,这两只小妖怪早就对这根竹子垂涎已久了。

  这根竹子可不一样,闻上去味道特别甜。这里的竹鼠和貔貅都对它垂涎得很,但彼此都有顾虑,所以迟迟未曾动手。

  不过该来的总会来,没过几年,这两方就为了占有这根竹子打了一架。貔貅们也是奇葩,他们喜肉,却懒得动,每天就抱着竹子狂啃。竹鼠们鬼灵精得很,很少能被貔貅抓到。它们主动跑出来打架,貔貅们真是做梦都要笑醒了。

  最后竹鼠精输了,灰溜溜地逃回了洞里,还被貔貅抓回去炖了几只。

  “现在竹鼠被我们打跑了,这根竹子就是咱们的了。”貔貅老大靠在石头上,优雅地啃着竹鼠肉,万分惬意。

  他又说:“这竹子泛着灵气,吃了大概能涨不少修为,不过咱这么多妖也不够分啊。”看着这根竹子着实有些犯难了,其实他心里却想着将这根竹子占为己有,“那就再让它长长吧。”

  可是有一只小貔貅精嘴巴特别馋,晚上偷偷溜了出来,流着口水跑到这根竹子前。他伸出胖嘟嘟的手来,想要把竹子放倒,可是这竹子好像千斤重一般,动弹不得。

  它的手指甲在竹子表面划了几下,突然它听到了些声音,有些害怕地停止了所有动作。

  “疼……你别碰我!”竹子晃动了一下身躯,把他弹出了几米远,然后哈哈大笑起来。

  这还是小貔貅第一次看到竹妖,他哆嗦了一下身子,突然想起来自己也是妖怪啊,干嘛怕一根竹子,就算能说话,修成妖了,横竖不都是他嘴里的食物嘛。

  不过,这下他倒真不敢下嘴了。

  翌年六月的圆月之夜,那个男人又来了,依旧玄青色袍子的打扮,脚步轻缓,悠然从天上降落。他眉目如画,气质儒雅,宛如谪仙人。不,他就是仙人。

  男人抬起手,将手指咬破,鲜血渗出,他纵身跃起,在空中用鲜血书写好符咒,然后用掌力将符咒深深刻印在竹身。

  “你这个死神仙,老娘哪里得罪你了!年年来年年刻!很痛的,你知不知道!”竹妖还未修成人形,只能破口大骂,晃动着竹身,想去攻击他。

  男人微微一笑,轻抚竹身:“原来,你早已苏醒。”他眉眼里满是竹子看不懂的情绪。

  竹子抖落一身竹叶,化为锋利的刀刃,落在他的身上,却悉数被他弹开。

  男人目光温和,嘴角浮着淡淡的笑意,拍了拍竹身:“莫急莫急,只要你潜心修炼,一心向善,终有一日会修成正果。”

  “你究竟是谁?”

  男人不答,只是仰望了一下夜空,说:“你以后就叫孟晏吧。”说罢,他的身影便在虚空里消失了。

  此后,他便再也没有出现过了。

  竹子有时候会落寞地望着天,想着那个男人说的话。

  一日那只曾经想吃它的小貔貅精路过,她说:“小妖怪,你跟我一起修炼吧。”

  “为什么?”他的食物居然邀请自己一起修炼!他一脸窘相地看着竹子。

  “因为我想修成人形,然后吃了你。那天有两个山民走过,正探讨着貔貅肉不知道好不好吃。”

  貔貅被吓得呆在原地。

  “我跟你开玩笑的。”竹子笑得连叶子都掉下来了。

  小貔貅仰起头,看着漫天的竹叶缓缓飘落,阳光有些刺眼。它被竹叶埋了起来,然后钻出身来幸福地把叶子都吃掉了。

  “吃了我的叶子,就是我的妖了,以后你就跟着我混吧。”

  小貔貅一脸黑线地望着眼前的食物,心想着:指不定谁先修成人形呢。

  孟晏缓缓睁开眼睛,好像做了一个冗长的梦。

  她揉了揉眼睛,发现自己身处的环境有点眼熟。穿过一片青翠的竹林,眼前慢慢豁然开朗,几只貔貅正慵懒地趴在石头边上啃竹子,一只小狐狸精正在扫地。

  洞口上方的石头上刻着“大王洞”,那是她请一个过路书生写的字,与其说是请,倒不如说是打劫来的。

  原来,她已经回到了天方山。

  一英俊的男子从洞中走出,一身黑白相间的长衫,青丝如墨,用青色丝带束起。眉目如画,鼻子高挺,薄唇咧开带着一丝邪气的笑意。

  这分明是她喜欢的类型啊!她这些愚蠢的属下居然知道下山抓几个美男回来孝敬她,真是孺子可教也。

  就在她打算扑过去的时候,那人先认出了她。

  “老大回来了!”那表情看上去好像不是很高兴。

  貔貅们纷纷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然后把脑袋凑到了一起,嘀嘀咕咕说了一通,这才欢天喜地地欢迎起来。

  孟晏皱着眉头,狐疑地扫了一眼众妖:“你们是不是偷偷趁着我不在,特地给本座准备了一个惊喜啊。”

  “没错没错!”

  孟晏一把搂过美男,摸了一把他滑溜溜的小脸,忽然觉得有些不大对劲,于是凑上去闻了闻。

  “你是小白?你在我离开的几个月就能修炼成人形了?”修炼了三百年都没进展的懒猫,居然有了突飞猛进的进步,从一个大腹便便的顶着黑眼圈的二傻子,变成了一个翩翩美少年,这差距着实让她吓了一大跳。

  小白摸了摸后脑勺,嘿嘿笑着:“其实我现在改名叫白慕秋。”

  “你是不是下山勾搭小姑娘去了?”

  小白害羞地脸一红。

  山上其他妖怪闻讯都赶过来庆祝她归来,谁敢不来,这不是找死么。

  “老大,我们去准备酒菜!”众妖再次四散奔逃。

  孟晏有些摸不着头脑地飘回了山洞最深处,石床上躺着一根碧绿的翠竹,一只仓鼠妖正在给竹身擦拭,一见她回来,赶紧停下手里的活,哆哆嗦嗦的样子看上去可怜极了。

  “干得不错。”孟晏赶紧钻回竹身,化成人形,从床上站了起来。

  她伸了个懒腰,回到自己身体的感觉真心舒服啊。

  小仓鼠一脸惊呆了的模样,目光落在她头上,然后默默低了下去。

  “就算本座长得跟天仙似的,你也不能这么盯着瞧知道么。”说罢,她把仓鼠赶了下去。

  她一出去,几只貔貅就把她围住了,问道:“怎么样,没出问题吧。”

  “呃,虽然我在牙齿印上涂了点颜料,还涂了一点镇痛药,但是……你们还是自求多福吧。”小仓鼠哆哆嗦嗦地逃走了。

  没一会,里面就传来了孟晏惊天动地的喊叫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君大人,请留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君大人,请留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