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黑烟现身
堇代2017-08-31 20:283,228

  菜都卖完了,孟晏心情大好。等她收拾好东西,抬头一看,发现所有摊位都已经挪开了几丈远。她满不在乎地把刀还了回去,猪肉摊老板笑得有些发虚,哆哆嗦嗦地把刀接了过去。

  孟晏给小白留了两个铜板,让他买两个窝窝头填填肚子,看好板车,自己则拿着钱袋子吃香的喝辣的去啦。

  不远处的茶楼上,一男子面容英俊,见了这场景,平日里严肃惯了的脸庞竟不由露出一丝颇感有趣的笑意。

  孟晏突然停下了脚步,城中的空气略显浑浊,但其中却夹杂着一股飘逸的灵气,不过那气息淡得几乎不留痕迹,很快就消失了。

  “难道是我闻错了?”她摸了摸鼻子,很快就被另外一种味道吸引了。

  她抬起头一看,可不就是川城最有名的酒楼——天香楼嘛。她提着裙裾疾步登上台阶,寻了位置坐下,点了酒楼里最出名的几道菜。

  就在她一个人乐着等菜上桌的时候,注意力不小心被隔壁桌的谈话吸引了过去。

  “现在谁还敢在东海出船啊,我本来打算运点瓷器和丝绸通过东海去陈国交易赚点钱,没想到遇到这事,真奇了怪了。”

  “那东海上已经下了快一个月的雨了吧。”

  “是啊,狂风巨浪啊,根本没法通行。”

  “我听说是老龙王发怒呢。”

  “倒是有这个说法,听说是龙太子私自出海到人间嬉戏,还喜欢上了一个女妖怪,所以龙王震怒。那海上的狂风巨浪就是龙王掀起的,那雨则是龙太子被老龙王揍得哭成这样的,哎,苦的都是咱们这些老百姓啦。”

  “这神怪的说法不足为信啦。”

  “你可别不信,之前镇西王谋反时,那场景,真不像是普通人能干的出来的啊。”

  孟晏歪着脑袋,左手支撑着下巴,心里若有所思。

  那条蠢龙真的被他父皇打得哭成这副模样了?说起来,他那张脸还真是蛮好看的,可千万别被打坏了。

  饭菜一端上来,她就乐得把什么都抛诸脑后了。吃饱喝足,她心情愉快地去找小白一道回山头,却只看见小板车,没瞧见人。

  难不成,被人给诱拐走了?

  很有这个可能,他那么蠢,给个苹果就屁颠屁颠走了。

  身后脚步声渐渐逼近,她猛一回头,正对上一张让她分外纠结的脸。

  “我不是说过嘛,好好在山上修炼,莫要到凡间作乱。”靖玄一身白兰道袍,表情如同初见那时那般冷漠冰冷,右手提着小白的领子,将他推向孟晏,继续说,“带着你的属下滚回山上。”

  “本座做事,何须你来教。”孟晏说完,把小白扔到板车上,拖着就走。

  靖玄没有回头,只是静静地伫立着,好一晌,才回过头来,那边早已经没有人影了。

  孟晏气得牙痒痒的,拖着板车狂奔而去。

  “老大,板车快散架了,你慢点!”小白话音刚落,板车就散了,他一下子就摔倒在地上,吓得变回了原形,好不容易才翻了个身,自言自语道,“幸亏脂肪比较厚。”

  孟晏一屁股坐在他毛茸茸的肚子上,那感觉还不错:“你怎么会被他抓到的?”

  “我正和小姑娘私定终身呢,那个臭道士就出来搅局,老大,你一定要替我出口气。”

  “呵,你是不是嫌你的毛长得太快了,还想再剃一次?”

  小白闻言,赶紧闭嘴,他不想变成一只大秃猫。

  两人回到山下小村,孟晏把钱给了李大伯,便回到了山头。

  小仓鼠给她端来了一坛美酒,她心情不大好,喝着喝着竟然醉了,一醉便说起了胡话:“靖玄,你这个臭道士,不想理人家就别在人家面前出现,干嘛还装作一副陌生人的样子!居然还叫我滚!滚就滚!本座还不稀罕呢。”

  众妖纷纷交头接耳——

  “这靖玄是谁啊?”

  “玄华观的靖玄真人,很厉害的臭道士!”

  “我觉得我们老大有点不太对劲!”

  “哪里不对劲呢?”

  “老大居然听话乖乖地滚了!”

  小白咧着嘴傻兮兮地笑着:“因为老大打不过他!”

  众妖斜视他一眼:你瞎说什么大实话呢。

  黑暗中,一个红衫女子正背对着她,又是那个久违的梦。

  “你是谁?”

  “我叫玉影。”

  “玉影?”好熟悉的名字啊,孟晏抓了下脑袋,一个名字脱口而出,“靖玄……”

  那张脸转了过来,红衫映衬下的脸庞是那么美艳动人,那张脸分明就是她自己。

  梦里的她却没有任何惊讶,只是飞奔过去,想要紧紧地抓牢那个红色影子。

  突然,哐当一声,她吃痛地从地上爬了起来。

  “我的竹节啊。”她扶着腰,在床上坐了下来,回味着刚才的梦境,虽然慢慢有些模糊了,但是玉影那个名字还是深深地印在她的脑海里。

  这是几百年来,她时常会做的梦,不过这是她第一次看到红衣女子的脸。

  她一直想解开这个梦的含义,所以一直打听有没有叫玉影的女子,只是一直以来都没有答案,直到她听说奉天神君曾有一双神剑,玉影和琉璃,她才想看看这把玉影剑究竟与她有何渊源。

  当她得知这把剑落入了玄华观的靖玄真人手中,便苦思冥想了许久,终于被她想出了一个绝妙的好点子。

  听说当朝中大国师宋玉乃曾是玄华观的弟子,他应该能请得到靖玄真人。最重要的是,她曾在皇帝出宫祈福的时候见过他一面,那真是帅气逼人!

  可没想到,这一趟下山,居然惹了这么多事!

  管她什么玉影,孟晏决定什么都不管了,好好管住自己竹命,得道成仙,然后踹了玄华观!

  她一手扶着自己的老腰,一手紧紧握住拳头发誓。

  清晨的天方山下,村落小屋错落有致,烟囱中袅袅升起的白烟慢慢融进了山雾之中。

  男子从山上石阶下来,眼前这格外宁静的小村竟让他不由有些羡慕起来。他余光一扫,落在山脚的镇山石上,上面的印记已模糊不清了。

  他驻足弯腰,咬破了手指,描摹着原来的记号,重新设下结界。

  一农妇手中挽着一个竹篮,里面放着水果馒头和烧鸡,正欲上山,见了他,脸色顿时暗了下来:“道长这是刚从山上下来?”

  “是,来巡视一下这座山上的妖孽。”靖玄点头。

  “请道长手下留情。”农妇扑通跪了下来,把之前的事情一五一十跟他讲了。

  靖玄脸上的表情愈加柔和。

  农妇见他并无出手之意,一颗心总算是安定下来,挽着篮子上山去给孟晏他们送吃的了。

  靖玄叹息了一声,目光落在镇山石上,若有所思。一晌之后,他方才缓过神来,拾阶而下。

  他吹了三声口哨,没一会,一只巨型白鹤便从上空盘旋而来。他纵身一跃上了鹤背,亲昵地摸了摸白焰的羽毛。

  “白焰,我也是时候回玄华观领罪了。”

  白焰仰起头,喉咙里发出一阵绵长的嘶鸣,悲戚的声音在空中久久不息。

  刚刚在竹林中坐下准备打坐的孟晏突然被一声鹤鸣惊住,她连忙抬头四顾,看到一个白点渐飞渐远。

  她想,靖玄大概是特地过来看看她是否安分吧。若是她真的做出了伤天害理的事情,他会不会将她就地正法呢?她不禁这样想着。

  她坐了下来,稳住了心神,闭上眼睛,吞吐天地间的灵气。

  也不知过了多久,不远处传来脚步声,踩在落叶上,沙沙作响。

  “请山主大人继续保佑我们。”

  朝着声音的方向望去,隐隐约约看到竹林边上,有个朴实的农妇放下了手中的竹篮,双手合十,恭敬地拜了三下。

  待人离去之后,孟晏提步上前,脚尖轻盈落地,拨开蒙在篮子上的白布,便看到里面装满了好吃的。

  她拽下一只鸡腿,有滋有味地啃了起来。

  “味道还不错。”她坐在地上,望着天,不知怎的,心里却有些高兴,不是因为吃到了美食,而是因为居然有凡人像拜神一样地崇敬她。

  她不禁想起了靖玄说过的话,他说她七情六欲不全,那么她现在是不是找回了一些呢?

  就在她啃完鸡腿,吮着食指意犹未尽的时候,一个陌生的声音从后方传了过来。

  “天方山山主,真是久违了。”男人的笑声散发着幽暗的气息,即使是身为一山之主的孟晏,也不禁打了个寒颤。

  她转过身去,却见一团黑烟慢慢逼近,最后停在一丈开外,那黑烟渐渐凝聚成一个人的模样。

  孟晏冷哼一声,目光霎时变得锐利起来,右手手指渐渐曲了起来:“你是谁?”

  “那日绝天谷的事,看来山主已经忘了,孤可是将你的封印撕裂,重新灌入妖力以助你一臂之力呢。”

  孟晏愣了一下,才想了起来:“哦,你就是那个装成靖玄那个臭道士模样的凡人军师?不对啊,他已经死了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君大人,请留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君大人,请留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