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白衣相士
堇代2017-08-31 20:293,247

  “哼,那只是孤在凡间操控的一个傀儡罢了。”他冷笑一声,顿了片刻,才说,“看来,你的记忆还没恢复,靖玄又给你加了封印,看来他真的很害怕你回忆起以前的事呢。”

  “镇西王的魔军是你干的?你究竟是魔还是妖?”孟晏闻不出他身上的气息。

  “这事你无需知道。”

  孟晏蹙起眉头,右手掐诀,一道绿光飞出将他围住,千万竹叶如利剑一般从四面八方涌来,却就在贯穿那股黑烟的时候,时间仿佛停滞住了一般,竹叶浮在半空中,然后纷纷飘落。

  “你这些雕虫小技对孤没用,若是你夺回玉影剑,恢复记忆,倒是可与孤一战,只是,现在你还没这个能耐。”说罢,他右臂一挥,一道黑影向她袭去,紧紧地掐住了她的脖子。

  孟晏觉得自己的魂都要被这力道给掐散了,身体完全动弹不得。

  “你居然可以抵抗孤强大力量的诱惑。”他哂笑着说,抬手轻轻一指,几颗珠子从她腰间滚了出来,“竟没有吃掉么?”

  如果吃掉的话,靖玄肯定饶不了她,她才不想死。

  “总有一天,你会需要的。孤同样也需要你的力量,孟晏山主,后会有期。”说罢,那团黑烟慢慢散开,最终在空气中消失。

  身上的束缚一下子消失了,孟晏瘫软在地上,咳嗽了几声。

  脑袋里有些浑浊,闪现过一些陌生的片段,那是她的记忆吗?

  孟晏趴倒在地上,觉得很是丢人,输给靖玄也就罢了,现在一个莫名其妙的家伙也找上门来欺负她!现在好想死啊!

  自从遇到那团黑烟之后,她每天晚上都会做噩梦,梦见自己的肚子被一把红色的剑贯穿,鲜血直流。梦境实在是太过真实,以至于她每天都是捂着肚子被吓醒的。

  大家看着老大一下子饿瘦了,十分不忍,遂怂恿她一道下山去弄点好吃的。

  孟晏想着这主意不错,便把大伙都留了下来看家,自己带着小白下山吃饭去。为啥带着小白呢,谁让他化成的人形是所有妖怪中最好看的呢!

  快到山脚的时候,她突然停住了脚步,目光被那块废弃很久的镇山石吸引了过去。

  “靖玄果然来过。”她凑上去闻了闻,又摸了摸,上面残留着靖玄的气息和法力,她现在可真想把这块石头搬到洞里去镇一镇,她都多久没睡到好觉了。

  可是,他们俩都抱不动,只得作罢。

  两人结伴到了小山村,从第一家讨饭讨到了最后一家,当然也不是白吃的。孟晏吃饭,小白就在旁边替村民扫地择菜洗碗抹桌子。

  最后一户人家李大娘家,她还没开始要吃的呢,他们就扑通跪倒在地。

  “本座就蹭你们一顿饭,你们不让蹭也不用行这么样的大礼吧。”

  李大娘一把拽住她的袖子:“请山主帮帮忙,我家外孙女琼儿在川城开了家豆腐坊,不知道哪里来的土匪强盗,见我外孙女貌美如花,就抢了去,现在音信全无,求山主大人救救我家琼儿的命。”

  孟晏说得咬牙切齿,“你们放心,本座一定去挖了那不识货的狗眼,居然敢动本座罩着的凡人。对了,我还饿着呢,有肉吃吗?”

  “有有有,今天村里刚杀了一头猪,拿了块肉回来,我去做红烧肉啊。”

  “嗯,记住多放点糖啊。”

  孟晏立马就变成了贵客,被一家人鞍前马后地伺候着,就连小白都被迎上了桌,不过她还是有道德底线的。

  “不用,你让他去拉磨,本座现在想吃豆腐花。”

  小白闻言两眼一翻,饿昏在了地上。

  玄华观。

  琼华殿中央,一方圆形高台凸起,寒冷的蓝色的光柱从上灌下。四周七条玄铁锁链从上而下纵横交错,不时有雷电击落,发出惊人的劈啪声,火光打在座上的修道之人身上,看着都让人于心不忍。

  而靖玄端坐其上,紧闭双眼,神色亦如往常。

  一玄色长袍的道人缓步而入,抬头看向座上之人,忍不住还是叹息了一声。

  “靖玄,如果你无法摒弃执念,何时才能取回神籍,何苦呢?”

  靖玄慢慢睁开双眼,声音深沉:“掌门不必相劝,沦落至此,是我一人所犯下的罪孽,若是我无法度化她,怕是永生都不得安宁。”

  靖阳垂头不语,甩袖离去。

  靖玄低下头来,手指掐算了一番,算出孟晏不久之后必遭劫难。他伸手抓住铁链,一道惊雷从头顶灌下,击在他身上,发出沉闷的一声巨响。

  他放开手,摊开掌心,上面已焦黑一片。

  玄素真人设下的结界,如今的他原来真的破不了啊。

  吃饱喝足回到山洞里,孟晏把袍子一撩,毫不顾及自己的形象,翘着二郎腿,扫了一眼身前战战兢兢的属下:“你们谁去查查,究竟哪个家伙瞎了眼,居然敢在本座的眼皮子底下动我的人!”

  “呃,大王啊,川城离咱这儿有点远啊,不是咱的地盘啊。”

  “黄鼠狼,轮到你说话了吗?”孟晏轻轻咳嗽了一声,只怪自己平时只顾吃喝玩乐,并没有野心扩大地盘,如今她的管辖地还是只有这么巴掌大的小山。

  众人闭嘴,最后一致推选出小白担当重任,由他前往川城调查一下,是妖怪还是人类作祟,要是简单的话,就顺便把人救出来。

  选小白的原因,自然也不用多说,谁让他长得美呢,在这个看脸的社会,有张脸做起事来也比较方便,不是么。

  “啧啧……”孟晏对着小白鄙视地摇了摇头,这么多年来,他一直修炼,修的不是法力,是容貌,所以他的法力在整座天方山都是倒数的。

  “老大,你明明知道我腿短……”

  看到他小嘴一扁,一副欲哭无泪的样子,孟晏总算生出了一丝怜香惜玉的感情。

  “好吧,本座就亲自去一趟,你们这些小畜生都好生待着,不许胡闹哦。”孟晏在心里默念:靖玄,你可不能怪我,本座可是去做好事的哦。

  自我暗示完毕,她便兴高采烈地和小白上路,下山的时候她又跑去抱了抱镇山石,靖玄残留在石头上的灵气让她的心不禁平和了下来。

  “老大,你这样调戏镇山石不太好吧,他还是个纯洁的孩子。”

  “咦?”孟晏愣了一下。

  镇山石突然抖了一下,声音还奶声奶气的:“没关系,山主大人的身体软软的,很舒服。”

  镇压了在这里几百年的神石居然孕育出了灵识!

  “等我回来,就把你砸了,你等着。”孟晏朝着石头踹了一脚,转身拧着小白的耳朵往山下跑。

  “时间已经过了这么久了啊,那块石头是谁放在那里的呢?”孟晏忍不住想起了几百年前的往事,据山上其他妖怪说,在她诞生前不久,那块神石从天而降,将四周邪气辟开,荡涤本地妖气,令天方山也渐渐生出了些灵气,由此才聚集了不少生灵。

  大约她的诞生也与这块神石有些渊源吧,那萦绕着淡淡的气息,让她忍不住想起那个男人。

  来到川城,城墙上张贴着警告,城外土匪出没,要城中人家减少出城,尤其是年轻女子。

  入了城,城中景象一片喧闹,与小镇上的宁静完全不同。

  “请先生务必要救救小女,化解这次的血光之灾,我先给先生跪下了。”一三十多岁的男人跪在了挂摊前,急急忙忙解下腰间的钱袋,将钱悉数奉上,生怕他不肯应允似地,又狠狠地朝地上磕了几个响头。

  围观的群众越来越多了,七嘴八舌地议论了起来。

  世间哪有那么多神算子,泄露天机可是要减阳寿的,亏得这些凡人如此相信这些江湖骗子。

  孟晏心里有些不屑,看向那高高在上目下无尘的白衣相士,唇角一勾,露出嘲讽的一笑。

  她走上前去,把那凡人从地上拎了起来:“你啊,还是把钱袋子收起来吧,这些江湖术士都是骗人,求他,还不如求本姑奶奶。”

  “小姑娘,这话可别乱说,白先生算的卦可准了。”

  “是啊是啊。”

  “这先生算得可准了。”

  其他人都帮衬着那白衣相士说话,他倒是生得唇红齿白,模样俊俏,但是经过之前的事情之后,她深信一点,长得好看绝对不能当饭吃,有毒啊。

  白衣相士抿唇一笑,伸手邀请:“姑娘若是不信,可以试一试在下究竟说得准不准。”

  “老大,我们还有要紧事,就别掺和了吧。”小白扯了扯她的袖子。

  孟晏有些为难地凑到他耳边:“小白,不是我不想走,是我看到好看的男人,走不动道。”

  白衣相士似乎听到了她的低声私语,不禁噗嗤笑出了声:“哈哈,姑娘着实有趣,请坐。”

  刚才还跪在地上的男人,站了起来,神色紧张地问他:“先生,救救我女儿。”

  “这位兄弟莫要惊慌,你的贵人不是已经到了吗?”说着,他抬起手指了指孟晏。

  孟晏有些诧异:“我?”

  “姑娘就是这个兄弟的贵人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君大人,请留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君大人,请留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