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白焰的口水
堇代2017-08-31 20:283,374

  “男人通通杀了,女人留下来给弟兄们享用!”为首的大盗举着刀,面目凶恶。

  本来就已经痛苦不堪的逃难者,现在还这么倒霉遇到了强盗,一时间大家都哭得昏天抢地,互相搀扶着。

  孟晏眼睛微微一抬,神情自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站了起来,走上前挡在众人面前,与强盗头子对峙起来。

  “这小娘子长得还挺俊俏。”

  “你们寨子里还有粮食吗?养得起人吗?”她轻声细语地问。

  “有啊,养你绝对没问题。”

  “本座心情本来就不太好,你们偏偏自己送上门来。”孟晏将灵力聚在指尖,轻轻扫出,划破了他的喉咙。

  仍有不知所谓家伙冲上来,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她身姿灵敏,一招制敌,其他人见状也不敢上了,纷纷跪地求饶。

  “带我们去山寨。”她说完,转过身去,却看到大家都害怕得缩在了一起,离得她远远的,她心里有点难过,“你们别怕,我是玄华观的弟子,我叫梦华。”

  那是死去的玄华观女弟子的名字。

  大家一听是玄华观,又见她一身白蓝袍子,便信以为真。

  进了山寨,那些强盗谁敢不从,她直接打一顿全都服气了。只是,她身子虚弱,做到这步,已是不易。她想尽快赶去陈州,但以她现在这副身子,肯定是到不了的。

  晚上,她正在房间里打坐,一小女孩怯生生地端着馒头来找她。

  “姐姐,你一直都没有吃过东西。”小女孩大大的眼睛,脸圆圆的,还是蛮可爱的。

  孟晏摇了摇头:“我马上就要修成仙人,现在可以不吃东西。”

  “要修成仙人就不能吃东西吗?”小女孩疑惑地歪了下脑袋。

  “我们可以吞吐天地间的灵气,不太容易饿的。”孟晏说,“你自己吃吧。”

  女孩子突然掉起了眼泪:“如果之前就能遇到姐姐就好了,爹娘就不会死了。”

  孟晏把她招呼过来,让她埋在自己的胸口流眼泪。那种感觉又来了,心里很堵,好像有什么东西要逃出来了。

  原来,这女孩的爹娘为了就她,将她压在身下,自己却被刀砍死了。

  凡人,真是很有趣的东西。他们会为了救其他生命而拼命,甚至付出自己的生命。

  孟晏知道,如果是她的话,她肯定做不到。因为,她是妖嘛,从地里面长出来的,既没有亲人,也没有朋友,怎么会懂得凡人的感情呢。可是,此时,听到小女孩的遭遇,她的心里不由觉得闷闷的,眼睛也酸酸的。

  小女孩一边听着孟晏讲的妖怪的故事,一边细嚼慢咽吃着馒头,觉得困了才乖巧地离开了。

  “姐姐,我以后还能听你讲故事吗?”

  孟晏摸了摸她的小脑瓜:“当然可以。”可惜,她始终都是要离开的。

  房间里,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孟晏靠在床上,轻轻地咳嗽了几声。她摸了摸全身上下的关节,仍是止不住的疼。

  她从床上爬了起来,走到窗边,推开窗,夜风扑面而来。即使身体不适,但她的嗅觉还在,在这静谧的夜里,淡淡的血腥味随风飘来,让她觉得很不舒服。

  孟晏立刻关上了窗,回到床上打坐,可是迟迟静不下心来

  “不行,这口气咽不下去,去陈州办完事,看我不去皇宫打断狗皇帝的两条狗腿!”她突然睁开眼睛,咬牙切齿地自言自语。

  在山寨里休息了几日,孟晏身体恢复了些,在外人面前,她一直装成强势的模样。她知道一旦被人看穿弱点,不光她自己要死,恐怕还要连累这些难民。

  所以,她绝对要保护好自己,即使剧痛难忍,也要强颜欢笑,这滋味真是比哭还难受。

  慢慢的,她总觉得寨子里的强盗们背后用一种异样的眼神在打量他,好像很害怕。她只能对他们多加防范,但实在是难以兼顾。

  夜里,她仍在打坐,却总觉得心神不安。外面传来脚步声,她问得出气息。

  她刚想推门出去看看情况,走到门口,手刚触碰到门就被弹了回来。她又去开窗,同样被弹开。

  她抬起手来,看到自己刚才碰到门窗的手指尖上有道符咒若隐若现,并伴随着钻心的疼痛,她只能咬牙忍着不喊出声。

  “女妖怪,知道怕了吧,这可是得道高人写的符咒,过不了多久你的魂魄就要灰飞烟灭啦,哈哈。”

  “让你杀了我们老大,还敢奴役我们,不过是个小妖怪嘛。”

  “让你横!赶紧去死吧!”

  “哈哈哈……”

  外面传来强盗们得逞的笑声,孟晏双手的手指僵硬地蜷曲着,身子慢慢往地上瘫软下去。若不是身上有靖玄留下的最后一道封印,她怕是支撑不了多久。

  她,天方山山主孟晏,竟也有如此狼狈的时候。

  待本座出去,看我不宰了这帮兔崽子!虽是这么想的,但她不知道自己是否还有命真的出去。她明明还想去锦州、陈州看看究竟是何方魔物作祟,明明想弥补一下自己犯下的过错……她真的是错了吧……

  “等她死了,把外面那些难民也都杀了吧,真浪费我们的粮食。”

  孟晏闻言,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尽量使自己的声音有有力而平稳:“等本座出来,你们一个人都活不了。”

  “哟,还有气息呢。”

  “放心吧,那个卖符咒给我的方士跟我说,这就是只受了重伤的小竹妖,撑不了多久的。”

  竟然有人能看出她的本体,着实厉害,看来这个卖符咒的不是普通方士。

  孟晏在脑海里回忆了下,实在想不起来自己得罪哪位高人了。难道……

  “玄华观?”

  她咬牙切齿,心中怒火更盛。

  屋顶上传来一些声音,动静还不小,似是什么庞然大物撞了过来。

  “怎么回事?”

  “哪来的畜生?”

  外面声音刚落,屋顶就掉了下来,幸亏她躲得及时,才避免被横梁和砖瓦砸中。

  在一片哀嚎声中,一双巨大无比的爪子伸了下来,将她从地上抓了起来,直入空中。孟晏迎风睁开了眼睛,艰难地看清了这庞然大物,令她意外的是,它竟然是靖玄的仙鹤——白焰。

  白焰将她放了下来,仰天发出了几声奇特的叫声,好像在传递什么讯息。

  孟晏从地上爬了起来,激动地想上去抱抱它,却被它一爪子拍到角落里去了。

  “嘤嘤嘤,你好无情。”

  此时,被强盗们关起来的难民们也都设法逃了出来,看到那白焰那庞大的身躯都吓了一大跳。

  “这就是姐姐说的玄华观的灵兽仙鹤啦,真的好漂亮。”小女孩眼睛里放出了光,跑过来抱抱白焰,这畜生居然还回蹭了几下。

  真是妖比人,气死妖!

  孟晏打起坐来,法力在体内流转,身子也渐渐暖和起来。难民们看到强盗们都被压在砖瓦下,都松了一大口气。

  只怪那些凡人心术不正,自作自受。大家齐心协力把尸体掩埋好了,又盖上了一些稻草。

  待身子好些,孟晏起身去检查了一下山寨里的存粮,又清点了一下难民的人数,心中有些忧虑,便召集了大家说:“这些粮食怕是支撑不了太久,我想一部分人跟着这只仙鹤先走,去他的主人那里,他们一定会相助。还有一部分人留在这里,我会在此处设下结界。”

  大家一致决定让老人妇女和孩子先走,那小女孩却粘着孟晏不肯离去。

  在灾难中团结在一起的众人,经历了难免产生了感情,分别时不免有些伤感。

  寨子门口,孟晏情不自禁地摸了摸白焰的羽毛,轻轻地靠了上去,它身上还能嗅到靖玄的气息,同样也遗留着那些讨人厌的玄华观弟子的味道。

  白焰意外地蹭了蹭她,然后把她拱开,嘴巴里嚼着什么,然后张开嘴巴靠了过去。

  “你要把嘴巴里的东西给我?”孟晏嫌弃地捏着鼻子转过脸去。

  白焰不依,用舌头舔了下她的手指,原本被符咒烫伤的手指瞬间就复原了。

  原来是好东西啊!

  孟晏欣喜地把手伸了过去,接住了它嚼好的草药,虽然草叶混合着它的口水,看上去挺恶心的,但因玄华观灵兽吸收天地灵气,口吐芬芳,连唾沫都有药用,所以那坨东西并不难闻,反倒带着些清香。

  她想,大概是靖玄的安排。

  白焰扑腾着巨大的翅膀,慢慢腾空而起,张着嘴发出绵长的嘶鸣声。

  孟晏伫立在原处,白蓝袍子被翅膀扇起的风吹得猎猎起舞。天空的白点越来越远,她的心里却有些其他滋味。

  回到房间,她把药草往身上的伤口一抹,很快那仙草就慢慢融化成水渗进了身体。她觉得倦极,倒头便和衣而睡。

  孟晏一觉醒来,身心舒畅,痛楚少了许多,法力也恢复了四五成。

  她走到寨子外,眺望远方,即使看不清远处的战况,她好像也能闻到在那个小村里那般血腥的味道。

  她又休息了一日,法力已经恢复了六七成。她也没什么行李,向难民们打听了一下陈州的方向,便决定独自赶去。临走前,她使用部分法力为这座寨子设下结界,也算是对自己过错的一些弥补吧。

  她告诫他们一番之后,径自下山。她没有坐骑,实在有些苦恼。

  不过,她运气还算不差,正好遇到一条小龙偷溜到了凡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君大人,请留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君大人,请留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