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龙太子
堇代2017-08-31 20:283,466

  碧潭中,银龙甩着尾巴,快乐地嬉戏着,搅得潭水不宁。

  孟晏蹲在潭边洗了把手,就坐在那里看他玩耍好了化成了人形,从水中走来。

  “你是凡人?你在这里做什么?”银龙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好奇万分地打量着眼前的女人。

  孟晏佯作抽噎的模样,编造了一番凄惨的身世,说自己从小家里穷,寄养在随州亲戚家,这次听说陈州出事了,想赶回去见下亲生父母,没想到路上遭逢强盗,侥幸逃脱。

  银龙一听,立马一拍大腿,说:“走走走,本太子这就带你去陈州。”

  说罢,化成龙身,驮着孟晏便往陈州赶去,那速度自然比她走得要快太多了。

  行到半路,她突然想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你认路吗?”

  “嘿嘿,其实我要是认识路,本太子早就去京城玩耍去了。”

  孟晏汗颜,拍了拍龙首:“笨蛋,先下去问个路。”

  “等等,你看前面!”

  孟晏眯起了眼睛,四处察看了一番,目光落在西北方,仔细看,那边火红的光芒冲天而起,映得黄昏的天空如火烧一般。

  “是着火了吗?去那边看看。”

  龙太子尾巴摆得更加卖力起来,离火光越来越近,空气里吹来的风也越来越炽热。

  “我飞得太低,怕热。”说罢,他飞了下去,正好有个水潭,他便直接钻了进去,溅起了巨大的水花。

  孟晏呛了几口,身子都湿了,爬到了岸上,把水都吐了出来,神情哀怨:“你也太不靠谱了,下次入水前能先打个招呼不?”

  正好有几个人到水边取水,孟晏打量了一下他们,都衣衫褴褛,不过从身材上来看,并不像普通老百姓。

  “你们是从那边过来的?”

  那几个人神情警觉起来,打算上马离开,她轻轻移步,挡在他们身前。

  “普通百姓可没有你们这样的武器,也不会穿这样的靴子……我问你们那边究竟发生了什么?不说的话,别怪我弄死你们。”孟晏亮了爪子,原本平整的指甲刷得长出了一大截。

  那几个人赶紧跪了下来讨饶:“我们也不想做逃兵,可是我们上有老下有小……”

  “求女大仙饶了我们几个吧。”

  孟晏心头一痛,收了手,命他们速速离去。

  龙太子从水里钻了出来,身姿妖娆趴在岸上,问:“怎么了?”

  “镇西王的军队已经攻到这里来了,速度可真够快的。”孟晏紧握拳头,脑海里不断回响着玄华观弟子的声音。

  “凡人的事情我不懂,也不想管,本太子就想去京城看看人间的真龙天子,有没有我帅。”

  孟晏把他的脸踩到地上,说:“丑,不光脸丑,心更丑。”

  “你说就说呗,干嘛踩我。”

  “龙都会施云布雨是不是,你去把火给灭了。”

  “本太子……本太子……”

  “干吗?”

  “不会。”

  孟晏又给了他一脚:“真没用,关键时刻还得看本座自己。”

  “你究竟算哪号人物,居然敢踩本太子的脑袋,我爹都没踩过。”龙太子万分委屈,从地上爬了起来,追上了她。

  孟晏脚下生风,在空中轻盈飞舞,衣袂翩飞,一个回头,唇角微微勾起,竟让初入尘世的龙子有些心动。

  龙太子心中暗道:“这大概就是爹娘口中为祸人间的妖物。”心中更是懊恼不已,他比帅的计划就这么被破坏了。

  孟晏掩着口鼻,脚尖轻盈落地,耳边凄惨的叫声犹如来自地狱,兵刃相接,火光飞舞。

  城门口,尸横遍野,分不清究竟谁是镇西王军队还是守城军队,眼前的情景让她不由想起那被妖魔破坏的小村。

  龙太子随着她飞了过来,躲在几丈开外,不敢上前,他是一条住在大海里的龙,最爱干净,最讨厌火和腥臭味。

  城门上,一列士兵搭起了弓箭,直冲她的面门。

  另一队弓手从城门走出,架起弓箭,那将领摸着胡须骑着高头大马从中间走出来,见她柔若无骨,身无利器,并未对她设防:“不管姑娘从何处来,我军已攻入明州城,就算你进去,也只有一死。”

  “你们将军在哪?”孟晏放下袖子,容姿更加妖媚。

  “你这个小小女子,本将无需告诉你。本将已劝你至此,你好自为之,否则刀剑无情。”

  “不用你饶恕我。”孟晏一掌拍过去,朝他踹了一脚。

  城门上不知谁下了命令,士兵齐齐射箭,霎时狂箭如雨。

  孟晏掐诀结印,竹叶化成绿光护住身躯,她一扫衣袖,身体缓缓离地。城门下的弓手惊吓之下未来得及出手,便看着一道,绿影掠过,那人瞬时便不见了。

  血腥味干扰了她的原本灵敏的嗅觉,她正有点头疼欲裂的时候,头顶却开始下起了绵绵小雨。

  龙太子现出原形,脚踩雷云,身姿挺拔而立。他手中并无法器,只能召唤一朵小云,勉强算帮点小忙吧。

  孟晏抬起头,高声喊道:“你能下大一点吗?”

  “就这么点,你爱要不要。”

  孟晏突然想起了民间的一个说法“龙哭的时候会下雨”,便赶紧招呼着他下来。

  龙太子心中恼火,但还是化成人形下来,问她什么事。

  孟晏没吭声,直接毫不怜惜地一脚踩在他脚背上,甩给了他两巴掌。

  “你居然敢打本太子的脸!你知道我是谁吗?”

  “废话,你自己不都说了你是龙太子嘛。”

  若是平时,她自然舍不得打,这俊俏的小白脸,看上去好好吃的样子呢。唔,不知道龙肉是什么滋味,和鱼肉有啥不同?

  她赶紧把脑子这不合时宜的想法踢了出去,又甩了他两巴掌:“别吵吵,快哭。”

  偏偏他就是咬着牙齿,还手起来,却不是她的对手。

  “平时光注意泡妞没好好修炼吧,长得这么丑还不好好学习,将来肯定是一条没用的废虫。”

  “你居然敢说本太子丑,我长这么大都没人敢说我丑……”他拼尽全力还手仍是打不过,心里又难过又委屈,便大哭起来,“我好心驮你过来,还给你下雨,你居然说我丑!”

  龙太子顿觉身心都受到了重创。

  天下顿时下起了倾盆大雨,电闪雷鸣,龙太子化成远原形,嗷嗷大哭,飞上了云端。

  城中大火渐渐熄灭,孟晏蹬地一跃飞入空中。地面两军相接,局势分外凌乱,其中竟然混杂着一股魔物腐朽的气息。

  她目光如炬,锁在一个骑着高头大马的男人身上,立马跳到马上,紧紧抓住他的肩膀,将他扯到地上,拖着往前走。

  那人怒目圆睁,脸上的口子溃烂着,齿缝还残留着鲜血。孟晏一惊,手下愈加发狠,用法力控制住,让他无法动弹不得。

  拖行了到开阔处,孟晏将他拽了起来,夺下他腰间长刀,将刀架在他的脖子上。

  “姑娘刀下留人,活捉了他还有用。”地上单膝跪着的男子身着盔甲,身上已有几道口子,鲜血直流,右手持刀抵着地面,才能勉强支撑身体。

  孟晏并不为所动。

  滂沱大雨,混着腥气,血水肆意横流。

  她冷眼望着刀下的魔物,披着凡人的皮,却散发着幽暗腐烂的气息。正如外界传闻的那样,镇西王的军队真的不是人!他们就算见到自己的主帅被抓住,也丝毫没有停下手中的刀刃,他们的眼睛鲜红,仿佛是杀戮的工具,毫无意识。

  “杀!杀!杀!”那魔将咧着嘴笑着,喉咙沙哑,只会吐这一个字。

  即使挟持了他也没有用处,她眉头一簇,在他的脖子上反手一划,伤口并没有血喷薄而出,只有一颗透明珠子从他的伤口飞出,落入她的掌心。

  她又抬手,手中凝聚着一团竹叶,用力送出去,直中那些魔军的心口。

  “连姑娘这样的修行之人也无法将他们杀死吗?”跪地的男子擦了擦唇角的鲜血,从地上艰难地站了起来。

  此时,一匹快马冲破了阻碍飞奔而来:“将军,援军到了。”

  他身后果然跟着王朝军队,为首的将军身边还跟着一个蓝衣道袍的年轻男子。天上几百名玄华观弟子骑着灵兽结集而来,他们手持法器一跃而下,其中有几个便是在白焰背上见过的熟面孔。

  他们瞥了一眼孟晏,并不理会她。

  “玄华观弟子听令,此处妖魔一个不留!”

  “是,掌门!”

  原来那人便是玄华观的掌门靖阳真人,孟晏往后退了几步,她知道自己这次可能要栽跟头了。那些魔物被玄华观弟子们一一斩杀,也许她的下场也是这样。

  但是,她还不想死。

  正想趁他们不注意逃走,她便看见靖阳抬手将拂尘指向自己——

  “妖孽!”说着,掌心送出一道符咒。

  “该死的……”孟晏咬牙纵身一跃,随时身形极快,但仍是被符咒打中,被一掌推了出去。她身上如同被撕裂一般的疼痛,浑身好像被打散了似的。

  “原来靖玄给你设下了护身符!”

  孟晏咬着牙,指着他的脸大骂:“平时冠冕堂皇地说什么众生平等,说的都是屁话!本座特地来解救这些凡人,你们这些伪君子居然还要杀我!”

  “此事因你而起,你却毫无悔过之意!”

  他挥舞拂尘,轻声念了几句口诀,夜空中,寒光乍现,化作千万利剑,向她袭来。

  孟晏咬紧银牙,几下翻身跃入半空,仍是躲闪不及。突然雷云下沉,银龙长尾一扫,化作飓风,她的身子便轻飘飘地随风逝去。

  待她醒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竟躺在一条小河边,旁边便是一片竹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君大人,请留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君大人,请留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