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回去继续做大王
堇代2018-04-03 16:423,421

  孟晏觉得身体轻盈了许多,便知道自己已从容器中解脱了出来。靖玄给她塑造的容器既封印了她,又让她三番两次躲过袭击,真是有趣。

  她飘然坐下,在竹林中打坐,吸收天地灵气。

  约半日,她觉得恢复了大半元气,便起身想去寻找那镇西王和狗皇帝泄愤。

  却不用她多寻,从竹林走出,不消一个时辰,她便随风飘到了一山谷,正好瞧见镇西王军队的旗帜。

  因有竹子灵气滋养,她精神很充沛,鼻子灵敏了许多,那军队里并无妖魔,只是寻常凡人罢了。

  她站在高处,一白衣男子在一堆盔甲士兵中难免惹眼,似乎感受到她的目光,他竟抬起头来,冲着她一笑。

  她心下一惊,那分明是靖玄的脸!

  突然,空中响起一声鹤鸣,一巨大的白影从天际掠过,很快便逼近过来。

  那是白焰。

  孟晏心中一紧,抓住身旁的一棵树,蹲下身来。

  白影从头顶飞过,携来一股狂风,差点把她给吹跑了。

  靖玄依然一身白蓝长袍,玉冠束发,脸上的表情依然高傲冷漠,持剑从白鹤身上跃下,挡在白马前,看到白衣男子那张与自己一模一样的脸,眉头微微一簇。

  白衣男子勒住白马,笑道:“靖玄真人亲自前来,倒是有趣。”

  “凡人?”靖玄长剑一指。

  男子笑哼一声,望向他背后被青布包裹起来的长剑:“你身后那把剑已经死了。”

  靖玄似乎被他戳到了痛处,脸上的表情沉了下来:“用凡人尸首炼制尸魔,可是你的作为?”

  “那又如何?”他仍是嬉皮笑脸。

  靖玄不再多言,面对与自己容貌一致的凡人也没有丝毫的犹豫,长剑一挥,白光斩出,化为银蛇向他缠绕而去。

  男子一个旋身,轻飘飘落在半空,掐指念诀,瞬间他的周身似乎流动着一股不可思议的力量,衣袂猎猎起舞,玉冠砰地碎裂,青丝如墨在风中轻盈舞动。

  “军师,我们助你!”

  镇西王号令一下,弓手搭起了弓箭,却被男人制止。

  他广袖一挥,道:“不必,你们伤不了他。”

  靖玄冷眼望去,目光冰冷,足尖离地,轻盈地向他飞去。两人在空中斗法,身法快得让人有些看不清。

  马儿惊得嘶鸣,纷纷想要逃离。

  孟晏看得有些发呆,她没想到一个凡人竟然可以和靖玄斗这么久,若是她刚才贸贸然上前,肯定被他打得魂飞魄散不可。想到这,她不由舒了口气。

  她一个纵身飞了出去,轻飘飘地站在镇西王的马背上,垂下头,发丝落在他的脖子里痒痒的。

  他一挠,抓到的竟是女人的头发,吓得惊声尖叫。而其他凡人根本看不到她,所以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她正欲下手,却见一队王朝军攻了过来,两军相交,又要流血了。玄华观的弟子总是喜欢来凑热闹,十来个弟子骑着灵兽从天际飞来,一见到孟晏,就破口大骂:“妖孽,还不束手就擒。”

  孟晏觉得自己真心冤枉,可这帮小子完全看不到她的功劳,上来就想弄死她。

  她不免有些感慨,做一只有良心的妖,还真累。

  她跳开一段距离,抬头无意间看到靖玄,他已处于上风,剑锋一扫,金、赤、黑色三条长龙搅在一起,撕裂了对方的结界,直入胸口。

  一袭白衣轻飘飘地从空中落下,唇角依然含着笑意,道:“靖玄,千年不见,你也不过如此。”声音刚落,他便砸在了她面前。

  靖玄收了剑,轻盈落地,目光落在孟晏身上,走过去将她一把拽了过来。

  镇西王吓得脸色惨白,扯着缰绳往后撤了几步。

  众玄华观弟子齐齐跪下:“殿主,请将竹妖交于弟子带回观中发落。”

  孟晏连忙扯了扯靖玄的袖子,冲着他摇了摇头:“喂,臭道士,我不去!”若是去了,她还有命回她的小山头吗?

  靖玄将他的手扯了下来,将她护在身后:“我亲自将她带回玄华观。”

  闻言,孟晏的心咯噔一下,咬着唇紧紧抓着他的衣衫。

  她的目光再一次落在他背后的剑上,那把剑在呼唤她,可是她却无法触碰。她差点忘了自己此行下山的真实目的,大闹皇宫也只是为了更方便引出靖玄罢了,只是想要夺走那把叫玉影的神剑。

  她将手伸向玉影,一股力量想要把她弹开,酥麻的灼痛感从指间一直蔓延到心脏。

  一定要把剑夺过来!脑海里有个声音一直在盘旋。

  突然,脚好像被人抓住了。

  她一分心又被剑上的封印给弹了出去,正好撞在了镇西王身上,他口吐鲜血,没两下就没动静了。

  她自己都大吃一惊,虽然她本就想杀了他,但没想到他身子骨这般柔弱,直接给压死了。

  准确的来说是被抱着她大腿的白衣军师给压死的,真不关她的事,真是冤枉啊。

  她欲哭无泪地看着玄华观弟子们的脸渐渐黑下来时,底下传来了幽幽的男声。

  “喂,要我帮忙吗?”抓住她右脚的家伙从地上抬起了脸,“我可以送你回老家哦。”

  孟晏吓了一大跳,这个家伙经过斗法砸在她面前居然还没死,刚才还拉她的后腿!现在还胆大包天地说要把她送回老家!想到这里,她怒火中烧,照着那张和靖玄一模一样的脸一脚踩了下去。

  靖玄反手按向背后的玉影剑,眼睛慢慢眯了起来,表情看上去很是不爽。

  玄华观弟子纷纷起身,将她团团围住,剑指面门,一副不死不休的模样。孟晏看了一眼靖玄,见他并无动作,大概是默许了。

  孟晏冷冷一笑,踩着底下的男人站了起来。

  她深吸了口气,扫了一眼一盘散沙的军队,用手一指:“你们听着,镇西王府郡主,也就是当今皇后是我杀的!你们这些被利用的凡人速速离去,若是那个狗皇帝敢动你们,本座一定去皇宫把他的脑袋摘下!”

  浩浩荡荡的队伍四散奔逃,那脚步声响彻了整个山谷,却让她松了口气。

  抱着她大腿的男人突然轻笑出声:“你果然就是我要找的那个人啊。”

  “什么?”

  “我来助你一臂之力吧。”

  他声音刚落,孟晏便觉得自己身体里好像多了一股力量,不停地上涌。

  她想问问怎么回事,那人却已经完全没有了声息,手也松开了。

  “别废话了,赶紧把她抓回去让掌门发落。”

  “嗯,为枉死的同门报仇。”

  法力顿增几倍的孟晏应付起他们来竟毫不费力,身体好像被操控着似的,出手狠辣利落,连疼痛也感觉不到,但这种感觉好像不算烂,反而有种久违的熟悉感。

  她夺了一把长剑,下手毫不留情,修道之人的鲜血顺着剑身缓缓滴落,那味道有些诱人。她一脚踩着一个男弟子,正欲把剑送入他的心口,那剑突然崩裂化成透明的碎片,在空气中慢慢消失。

  “够了。”靖玄提剑上来,剑刃逼近她的脖子,她却没有躲。

  这样的场景好像很熟悉。

  他蹙着眉头,呼吸沉重:“玄华观弟子都退下。”

  “要让我灰飞烟灭吗?”孟晏抿唇一笑,容姿妖冶,渐渐从刚才的血腥中抽回了意识。

  靖玄抬手,狠狠地抽了她一巴掌,几乎要把她拍得魂都散了。

  “臭道士,你居然敢打我!还敢打我的脸!”她气急败坏,昂起下巴,“好啊,有本事你下手啊!”

  “终于回过神来了,没想到你意志如此薄弱,这么容易就被邪气操控……”说到这里,他的眉头皱得更紧了,仿佛触及了雷区,他不再多言,撤下了琉璃剑。

  孟晏冷哼了一声。

  “殿主,不能放过这个妖孽。”地上躺得七歪八扭的弟子们抚着胸口爬了起来,看孟晏的眼神仍有些后怕。

  靖玄没有应答,仍是对着孟晏说:“把额头凑上来。”

  “干嘛。”

  “让你凑上来,你废什么话。”

  完全不像平时令人尊敬的师门长辈,众弟子惊得下巴都要掉下来了。

  孟晏把脑袋凑了上去,靖玄抬起右手食指,轻轻按向她的额头中央,一股仙力慢慢涌入她的灵体,暖暖的。

  随即,他又在她额头上划了一道符咒,用法力推入。

  “痛痛痛!”她摸着脑门,想要痛哭,但又哭不出来。

  靖玄收回手,抚胸轻咳了一声,冲着她挥了挥手衣袖:“你走吧,回天方山修行去,永远不要再下来。”

  “凭什么?”她刚说完,就看到众弟子恶狠狠的眼神,赶紧闭嘴了。

  “殿主,不能让她走,掌门有交代,一定要把她带回观中。”

  “罢了,让她走吧。刚才她那一番话,已足以看出,她有了悔过之意,若坚持修行正道,以后必然有所成。我们修道之人,得饶人处且饶人,暂且留她在人间修炼,若是再为祸人间,决不轻饶。此事,我自会回去向掌门交代。”

  “可是……”

  靖玄招了招手,空中的白焰迅速靠了过来,慢慢煽动起了翅膀,目光仍落在孟晏身上,一本正经地说:“回去继续做你的山大王,你比较笨,不容易分辨是非,以后别乱下山。”

  孟晏一脸黑线,见他转身,不由捏住了他的袖口,仿佛回忆起了什么,问:“靖玄,我们是不是以前见过?”

  “白焰,风煽大点。”靖玄没回答。

  一阵狂风席卷而来,直接把她吹走了,在空中飘了一会,她便睡着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君大人,请留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君大人,请留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