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7君子好逑
曹苏2017-08-31 20:202,945

  “不死药。”

  她没在意李孝逸,捋袖写下了三个小隶字,说出了谜底,冲着摆摊的道士嘻嘻一笑,“是昆仑西王母的蟠桃不死药。”

  这字谜并不难,摆摊的道士吃惊的倒是她的字,一看笑赞道:

  “这位娘子好学问。”

  这年头,还会写古秦汉小隶字的男子已经不多,女子就更少了。

  李孝逸便服进林子里来观灯游玩,本就存着想与她“偶然”相遇的念头。

  惊喜之后,他挥手让骆定站远些,低头见得她写得一手清秀字迹。

  她如画的眉目,嫩如笋尖的纤指在灯下写字时更是美得惊心动魄。

  “这位小娘子,你这笔好字,不知是向何人所学?”

  他这里套着近乎,想要打听清楚她的出身来历。

  比如那白姬就是长安城外终南山一带的祟道人家出身,一向随在他祖母身边,与祖母是亦师亦友。

  甚至他李唐宗室,高祖李渊自称太上老君李耳之后,也算是祟道之家出身。

  李西雪生下来就习惯被人无视,见有男子巴巴儿跟着她说话,疑心马上大涨。

  她眼珠儿一转,先确定李孝逸是个俗人,没有修道。

  接着,她的眼光再落在了他的胸口。

  他的胸口除了珠缨玉络,还挂着一枚古拙的小铜牌。

  一看就知道是道门护身法宝。

  那边厢,江东鳞却发现了异常。

  他一侧身把李西雪和李孝逸都挡在了身后,警惕地盯着人群里的一个古怪人影。

  不远处站着的峨嵋弟子也皱了眉,他们因为李孝逸而发现了李西雪。

  “她怎么下山了,难道是和妖怪有了勾结?要暗算李长史?”

  “看着不像。”

  峨嵋弟子们低低议论着,“和她一起的那名少年是青城弟子吧?”

  江东鳞在人群里盯住的是一个衣着青袍,提着月灯的中年短须男子。

  他细眼三尖脸,脸泛青色,除了身体不好的模样看不出什么危险。

  但在江东鳞的眼中,这青袍人的眼珠微微凸出,透出深深的碧色,手中提着的竹纸灯罩上画着一条尖角蛇怪,青色火焰一长一短缓缓拉升缩短。

  这应该是个蛇妖。

  “妖尊……”

  他警戒开口,暗暗丢出一个符法,拥挤的人群这一瞬间都消失了。

  百花潭边只有他和那蛇妖互相对峙。

  “不知妖尊到此有何贵干?”

  那妖仙的眼光从李西雪的背影上收回来,在他脸上一转,露出古怪诧异的神色,道:

  “你是怎么发现我的?”

  “晚辈虽然法力低微,但妖尊显出身形,引得晚辈注意,不知是为了什么?”

  江东鳞不知道他的用意,却感觉出这蛇妖身上透出和林锟相似的妖威。

  要不是他故意透出妖气,他当然是发现不了他的。

  “……让那小妖怪马上离开,这里有魔修。”

  这蛇妖只是丢了一句话给他,就提着灯自行离开了。

  他虽然摸不着头脑,但魔修这两字却是懂的,他马上转身拉着李西雪就要走。

  李西雪正被李孝逸哄得眉花眼笑,压根没发现有个法力高强的蛇妖接近到了十步之内,她这时被拉走还颇有些不情愿。

  李孝逸更是紧追不放。

  他瞟了江东鳞一眼,从他的道冠白衣看出这是个真正的道门弟子,不过他李孝逸从小见过的剑仙也不少了,自恃有家传法宝护身就算和剑仙争风吃醋他也不怕。

  他跟在他们俩身边笑道:

  “小娘子要去哪里?到那边的水亭里坐一坐看景如何?我家也是道门护法出身,亭中几位长辈和朋友都对符法知晓一二。现在青羊观里都是富室大商在抢头香,要挤进去可得脱层皮。”

  江东鳞压根没在意这紧跟着不放的俗人。

  他只是眼尖看到了五位峨嵋弟子走出茅亭在人群里踏着禹步,他们在这俗人指向的雕栏水亭边旁若无人地移形走位,分明是摆出了御敌除魔的法阵。

  “江师兄。”

  李西雪也察觉到了不对劲。

  他们互相换了个眼色,终于察觉到了峨嵋弟子们保护的人就是跟在她身边不放的风流才子。

  “原来公子是同道中人,小女失敬了。”

  她敛目垂眸,温和施礼,“小女峨嵋道宫门下。”

  “不敢。是在下冒失,不知小娘子贵姓?师承哪位仙长?”

  李孝逸见过她机灵活泼的模样,再见她这般乖巧有礼,果然是值得细细品味的小美人。

  他恨不得当即为她赋诗一首,以博美人欢心,连忙相邀拉近关系,“在下这回请来的五位道长都是青羊观主的门下高足。我已经备了薄酒请他们进水亭一处同饮贺月,小娘子何不随我一行?”

  李西雪假冒峨嵋门人,可不会自揭短处,笑而不答。

  她只说要和身边这位江师兄商量。

  江东鳞知道她不喜欢和峨嵋弟子们接近,正准备出言拒绝,反倒是李西雪拉住了他。

  “怎么办?是不是有魔修?”

  她嘴上这样问着,他看着她忽闪着的双眸,诧异她居然是有意去水亭。

  他只能看了李孝逸一眼。

  这俗人二十余岁的模样,高大俊美,他头戴黑漆幞巾,一身圆领真红狮子锦袍衬出他面如冠玉,剑眉星目。

  尤其是,他俊秀斯文却腰间带剑,足下六缝乌靴,一看就知道是富贵官宦子弟。

  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他根本不会在意俗人,只隐约记得这人刚才自称国姓,是本地的长史官。

  他知道这人和李西雪一样是李氏子弟。

  “李姑娘,他……?”

  他想起李西雪是来看亲戚,难免就联想到这人是不是她家的近族。

  李西雪和李孝逸当然不是亲戚,她却也正端详着江东鳞的神色。

  他虽然为难,却完全没有怕魔修要离开的样子。

  她心里就踏实了。

  “请——”

  李孝逸不知道他们各自转了无数的念头,见得这小娘子点头,他连忙虚引带路。

  李西雪和江东鳞并肩跟上,她暗暗摸了摸怀里一面小铜镜。

  这是江东鳞昨天在湖边和药材一起遗落的法宝。

  到现在他一声都不问,根本就不在意,他身上必定还有更好的法宝可以护身除魔。

  “公子也姓李?”

  进了亭子,正式通名后倒叫李西雪吃了一惊,她可不知道如今是李唐天下,自称国姓就是姓李。

  “正是,这位是我的长辈白夫人。”

  坐下后,她惊叹地打量了白姬美艳的容貌打扮。

  她乌发堆云,飞仙发髻上斜插两支恒娥奔月的镶玉金步摇。

  雪色压金钱川锦织成半臂衣,衣内露出深红底暗花纹玉白月兔胸衣和一袭十二破大簇红牡丹长裙,薄如月光的雪绢帛带缠绕在她的肩膀之间,弥漫开来如同落了半亭的轻雪。

  这样的富丽打扮是她没有见识过的。

  座中之人都是人精,见得她初入凡尘的乡巴佬神态都是失笑。

  白姬很是满意小姑娘对成熟少妇的羡慕,咯咯笑着拉着美少年江东鳞坐在了身边,一边灌酒一边说话。

  “这位小郎是青城门下?奴的姐姐嫁的就是青城县里的人家,小郎可曾听说过?只是奴的姐姐都不及小郎的模样生得好,连奴都自惭形秽了。”

  江东鳞涨红了脸应付艰难,李西雪只顾着看笑话,暂时还没有吃醋的感觉。

  她兴致勃勃地和李孝逸打听着。

  “小女也是李姓人家。原籍在射洪县的李家坪,公子可是那里的人?”

  李孝逸一听是同姓,顿时知道没戏,只有在亭栏边望月长叹的忧伤了。

  骆定极有眼色,马上就搭了话,探听她的来历,笑道:

  “我家长史是长安人氏。原来娘子也是巴蜀人?不知李娘子是哪一位仙长的门下?”

  李西雪愿意和李孝逸说话,是看出他那护身法宝出身峨嵋,刚才进亭时,她又看出在座之人不同寻常。

  不仅那白姬是道家的外门弟子出身,就连这骆定似乎都对道法知晓一二。

  她便没有隐瞒。

  “小女是峨嵋道宫李宝儿道长的胞妹。”

  “李宝儿道长?”

  举座皆惊。

继续阅读:008联手除魔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武周仙凡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