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9当初情爱
曹苏2018-04-03 16:302,678

  船离江岸,清风送酒。

  朝日中无数小船离家捕捞秋鱼,渔娘摇橹的歌声清亮。

  碧游公子觉得,除了魔报了仇,回去时就不需要太大的声势。

  做妖也不能太嚣张。

  江天丽日,他一身书生袍,悠闲地坐在了双篷江船上。

  他一边饮酒观赏江面上的漂亮渔娘,还一边倚在栏边横了李西雪两眼,不屑道:

  “小妖怪,回去叫你哥哥趁早服输,把青丘剑让给本公子吧!”

  因为有李孝逸这个不会遁术也不会御剑的俗人在,又因为他被魔气所侵要沉睡几日,流云子与江东鳞也陪着他上了妖船。

  “别理他。”

  江东鳞从打坐中睁眼,走到她身边笑着和她说话。

  李西雪嘻嘻笑着点了点头。

  她觉得,既然她昨晚趁着给碧游公子治伤,大约探知了他的妖力,她被他瞪几眼,也不算什么。

  碧游公子懒得看她和江东鳞在中舱里亲密无间,窃窃私语。

  他召了船上的妖仆,在船头摆桌,放上几碟小菜,自顾自又饮了一盏。

  “听说碧游兄已经有三年未曾去城中灯会游玩了?想来巴蜀美人必定要惦记你了。”

  卷帘半揭,流云子从舱中走出笑语。

  江波倒映出他颀长清逸的身影,与妖怪同船也是风度翩翩。

  碧游公子翻了一个白眼。

  带着李西雪和江东鳞两个半吊子,这流云子还能一路平安地回峨嵋,算他命大。

  妖仆受命,就在路过的小船上买了两条鲜鱼,此时烹好献上桌来下酒。

  香气扑鼻,小桌上两只水晶盘,一只盛放烹得入味的银白秋鱼、一只呈献时令雪洁秋

  藕,再配上白玉雕鳞的方头酒壶与方玉盏。

  玉盏中斟满桃酒飘香。

  “请。”

  碧游公子叫人搬了马扎子给流云子。

  他心情不错。

  他在除魔时抱着李西雪逃过一剑,自然就探知了她身体里的内府气脉。

  流云子与这蛇妖在成都府斗过不知多少回,对他的心思不可谓不知。

  碧游公子心里,唯有李宝儿才是唯一的敌手。

  流云子同坐饮了一盏后,微笑道:

  “我记得碧游公子三年前在成都府的元宵灯会上,曾经喜欢过一位史氏娘子?她是在

  大慈寺里带发修行的官宦小姐?”

  碧游公子把脸一沉。

  “不是被你搅散了?还有什么好说的?”

  流云子昨夜在藏书楼,看到碧游公子与陈公子分明有几分交情,何尝不诧异。

  直到上了船,他终于回想起:

  三年前大慈寺那喜欢上蛇妖的史小姐长得有几分和陈公子相似。

  他才恍然大悟。

  “当时阻止这段姻缘的不仅是我青羊观,还有公子的师尊吧?难道碧游公子还会听在下的劝阻?”

  流云子法力不及碧游,见得碧游公子冷笑,他把手一摊,

  “如果那位小姐不是凡胎,和李师妹一样是半妖之身,自然足以与碧游公子匹配,不论是令师或是我青羊观,又何必做个恶人?”

  碧游公子放盏回桌,眯起了细目,碧眸幽暗,

  “你把李宝儿的妹妹卖给我?想干什么?”

  流云子笑而不语,半晌才道:

  “李师妹是半妖,内府里应该有一处人魂,一处是妖丹。”

  李宝儿这道胎剑仙却只结了一枚金丹。

  “我只要二中选一,就能拿住他的要害。难道不是我占了先机?”

  碧游公子知道瞒不过他,哧笑着,

  “谁叫他有个双胞妹妹?又放她出来乱逛,这可不能怪我。”

  说罢,他满意自饮一盏。

  流云子没有接他的话。

  碧游公子无趣,转头看向家门口的江景,无聊中不自禁就瞥向了舱中的李西雪。

  流云子不动声色地也饮了半盏酒。

  他自然不会说,他比他们晚来一步,已经听说林锟到峨嵋道宫要领走李西雪了。

  让这蛇妖去和南海凶妖抢人,他还有命去仙剑大会上和李宝儿抢青丘剑?

  青丘仙剑是岷山剑派镇派之宝,只能由峨嵋执有才行。

  舱中,薄纱的卷帘半垂。

  李西雪如今已经换回了峨嵋女弟子的衣裳。

  秋风带暖,她面泛桃花,一脸是笑在和江东鳞玩着九连环。

  少女娇憨,不时还要争吵几句,跺脚生气,惹得江东鳞发愣,最后无奈给她赔罪。

  她生得好一张软玉般的鹅蛋小脸,笑得眉眼弯弯,头上没有戴道冠,仍然梳着双

  垂发髻缀玉。

  除了一身深红领粉绢色的曲裾宽袖,她腰上悬着斩杀了魔修的仙剑。

  流云子顺着碧游公子看了过去,只觉得李西雪和铁冠白衣背上负剑的青城弟子江东鳞站在一处,果然是珠联璧合。

  她已经很像一位峨嵋门下的女弟子了。

  “昨日我初到江边,看李师妹换了那一身十二破长裙的新衣裳,只觉得有些眼熟。后来才知道是碧游公子的安排。”

  流云子想起李西雪内府里附着的妖元居然是林锟的道侣,暗暗为江东鳞可惜。

  这少年只怕要伤心。

  他面上不露声色,仍是对碧游公子笑道:

  “如今一想,三年前公子在大慈寺遇上的心上人,她春日里与你不时在清远江边相会,常穿的就是那身衣裳吧。”

  碧游公子沉默不语。

  她换的衣裳是船上史娘子的旧物,他只是淡视着帘中舱内的少女,缓缓连饮了三盏。

  “人妖殊途,她本就是在大慈寺养病的俗人,与我相识不过三四月,身子越发不好,我这才不得不明白,妖气果真伤人……”

  “公子至情,令师一番相劝就能为她挥剑断情,在下也是感佩不已。”

  流去子想想那娘子如今身体养好,嫁了佳婿,成婚生子。

  碧游公子想必也是知道的。

  但若是半妖,却不需要如此伤心了。

  “听说南海林岛主去了峨嵋道宫?不知有什么要事?”

  碧游公子突然开口。

  流云子一惊。

  这妖怪果然不好糊弄。

  中舱里,李西雪察觉到了流云子看过来的视线,她疑惑回视。

  流云子却转头去和碧游说话了。

  “怎么了?”

  江东鳞上船后就发现她有心事,她回神看他,反倒笑道:

  “你才是怎么了?刚才打坐也没有定下心来?碧游公子讥刺我几句你也听到了?”

  江东鳞杀了魔修,心里的不安消散了许多。

  发现碧游公子居然也是个半妖后,他不知道怎么回事,又有了些忐忑。

  他看了船头碧游一眼,笑道:

  “我们去看看李长史。”

  李孝逸在后舱沉睡。

  李西雪取下了腕上的朱缨玉络,仔细给他挂在了胸口,为他护魂去魔气。

  李孝逸平静睡容亦是玉面朱唇,英俊不凡。

  她走近床前,又笑嘻嘻着向李孝逸道了谢,说是看走了眼,没料到这灯会上的好色登徒子也会有几分道义。

  江东鳞忍不住发笑时,突然想明白心里的模糊念头:

  李孝逸在灯会上讨好李西雪时,他可是半点没当回事。

  仙凡殊途。

  李孝逸只是个不修道的宗室子弟,是个凡人。

  但碧游公子这个半妖不一样。

  “李师妹,碧游公子有上古女娲血脉,说不定你哥哥……”

  他要是李宝儿,宁可把妹妹与家门口的半妖碧游公子配为道侣,也不会远远地送到南海妖岛上去。

继续阅读:020初心难回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武周仙凡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