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6男妖女身
曹苏2017-08-31 20:193,219

  夕阳渐晚,眉州州学里不时还传出士子们的吟哦颂读之声。

  陈子昂在房中看着心上人的画像,想起那游氏家中的娘子已经出嫁,只觉得了无生趣。

  窗外火烧连云,赤霞碎绞。

  画中人一身浅绿绫绣长裙,瓜子脸,凤目樱唇,果然是云鬓花颜,手中也挂了一柄蕉尾扇,几乎就是碧游公子的女装打扮。

  “毕竟是亲姐弟……”

  他黯然叹息。

  想起碧游公子与爱妻雪娘青梅竹马,小儿女吵闹恩爱,叫人羡慕,完全没有看出不对劲的陈公子总算觉得:

  心上人嫁到这雪娘的堂兄家中,应该也会如此幸福。

  他也该死心。

  他摘了画像,缓缓卷起,这时听得同窗在外说着。

  “藏书楼已经开了,陈兄不是要去借书?”

  他回过神来,想起一年前第一次与画中的游娘子相遇时,她正是来眉州州学拜访。

  她眼带愁思,让人心怜,他以为她是为情所苦,她黯然一叹后,却摇头,只说是巴蜀上古的《华阳国志》一书没有看全。

  唯有供奉了蚕丛古蜀王铜像的眉州州学藏书楼里有最全的孤本。

  这才有了他与她的相识。

  可惜那一次,藏书楼被封,他没有为她寻到这本孤本。

  “我马上去。”

  他把画一放匆匆起身,赶去后庭。

  藏书楼上三层阁楼,放满了书架,每一层书架都是驱虫香木所制,散出浓浓木香。

  敞窗后,风吹去几月未开的闷气。

  他在楼上如愿找到了游娘子想看的那本《华阳国志》。

  “果然在此。”

  他欣然自语,没有察觉到书架深处的漆黑角落里魔影浮动。

  魔修杜正佬喘着粗气,翻着赤红双眼,贪婪地盯视着他。

  李孝逸这时已经醒来,唯恐这魔修要把他吃了养伤。

  但眼见得这书生被骗进楼来,而且还是他在长安城曾经见过的才子陈子昂,他不禁就怒视魔修。

  杜正伦打量着他,知道他颈上的朱缨玉络也是一件护身法宝。

  虽然远不及那祖传的符法铜牌,却仍能让他在这魔巢里有神智知觉。

  他大笑道:

  “郡公放心,你不是修道中人,我吃了你一口倒毁了我的道基,太不划算。真正美

  味可以制药的是那位李小娘子。可惜轮不上我。”

  李孝逸大惊,好在杜正伦不过是说一说,他魔眸正盯着陈子昂,狞笑着,

  “送到我眼前的是他……”

  看着他的背影,杜正伦轻轻吐出一口黑色魔气,弥漫在了藏书楼里。

  陈子昂刚刚察觉到气息腥臭,就已经晕倒在地。

  杜正伦哈哈大笑。

  “吃了他的元神,足以养好我的伤了。”

  李孝逸这时也终于看清杜正伦受的什么伤。

  并不是斩魔的剑伤,右腰上有另一种青色魔气弥漫,在他腰后腐蚀露出了一个大窟窿。

  透过窟窿,看得到身体里狰狞白骨架,骨架里跳动着他吞食下的暗青色人魂。

  让他受伤的青色魔气还在不断侵蚀夺取这些人魂。

  “嘿嘿,没料到那小子竟然有古怪。”

  杜正伦自语着,记得最后一剑刺在他腰后的分明就是那青城弟子江东鳞。

  “魔尊只怕万万没有料到,他出身的青城剑派里一代接一代地出魔修。”

  太阳终于落山。

  藏书楼敞开的楼门无风自闭,伸手不见五指。

  碧游公子果然来了。

  江东鳞本来正和流云子提起,要向双峰道长借一柄仙剑给李西雪护身除魔,却见得碧游公子手中一闪。

  他借了一柄轻灵的女用仙剑给李西雪。

  眼前着要与魔修生死相搏,这剑是雪中送炭,李西雪连忙慎重施礼,客气谢过。

  流云子有些意外,江东鳞没有表情地看了碧游公子一眼,碧游公子只当是没看到。

  “只是下品仙剑,你用着正好。”

  碧游公子仍是一贯地语气。“过来,我教你这剑上所附的符法怎么用。”

  流云子主持大局,要带着师弟、师姐除魔后平安回去,他忙着和双峰道长仔细看着藏书楼的地图,没心思在意这些。

  江东鳞擦着自己的剑,旁观了一会儿,听出碧游公子用心在指点李西雪。

  见得双峰道长先去藏书楼,他想了想,上前和流云子道:

  “师兄,如果师兄的意思是四人分两组去探楼,我和师兄一组,让李师妹和游道兄一起吧。”

  碧游公子的法力似乎在流云子师兄之上。

  李师妹跟着他一起更安全。

  流云子点了头,碧游公子当然也不会有意见,江东鳞叮嘱李西雪不要冒进抢攻后,和她分开,他跟着流云子离开门楼,向藏书楼潜去。

  他暗暗摸摸怀里的小铜镜。

  除了碧游公子法力高,碧灵妖君指责他的话也一直浮在他的心头,让他不安:

  “真正想挖了她的妖丹炼魔药的,不是你这样的天生魔修吗?”

  万一他受伤和杜正伦一样入了魔,李师妹不在他身边才安全。

  碧游公子看起来很喜欢李师妹。

  他会保护她的。

  藏书楼上,诱骗陈子昂进楼的学子变成了一只漆黑魔虫子。

  李孝逸早就见机闭了气。

  眼见得杜正伦上前去抓那陈公子,他心如火焚,却只能倒在地上眼睁睁地看着。

  杜正伦伸出白骨魔手,直接就向陈子昂的内府所在掏了过去,得意怪笑道:

  “天地精华元气,钟情于凡人不过两类,除了生辰八字生得巧,得天地厚爱,可以平安一生的俗人,还有这样八字生得不好,命运多磨的所谓怪杰才子。”

  一个三寸大小的绿光人魂被魔手直接从陈子昂的内府里拖了出来,李孝逸惊赅怒叫。

  但他却无法出声。

  陈子昂也不是修道中人,元神茫然无知地看着魔修。

  眼看着他就要被杜正伦放到嘴里吞下去,却听得一声冷笑。

  杜正伦一惊,魔气瞬间飞涨,充满了藏书楼的每一处角落。

  他手抓元神,果然看到楼中只有一处没有被魔气所侵。

  三楼楼梯的转角,立着一座青铜半身像。

  三角脸、凸出来的绿圆眼,半身的绿衣裳,古蜀王蚕丛的铜像阴森森地看着他。

  杜正伦虽然是个魔修,这时也有些毛骨悚然。

  “滚出去!”

  火工老道的身影出现在了魔气之中,

  ‘看在你与蚕丛王有几分渊源,才容留你在藏书楼里逗留几日,没料到你不知收敛,

  竟敢对州学中的士子出手,不想死在老道的剑下就马上给我滚出去!”

  杜正伦等了一天,都没有等到援兵,此时只能忍住魔性,低声下气道:

  “双峰道长,在下实在是伤痛难忍才一时嘴馋。还请看在清山魔尊与道长的交情份上,容我在此地度过一晚。将来魔尊必定会帮助道长,夺回被龟妖占去的青丘剑和王母金莲。”

  “呸!你回去告诉清山,他当年受伤后入魔是老道的过失。这些年我才一直不忍与他为敌。但他控制魔性十多年,居然嫉妒自己的女弟子得到凤羽仙剑,十年前要杀徒夺剑,以致坠入魔道,老道岂能容他!”

  藏书楼三楼东窗外,李西雪用了隐身符伏在了檐下。

  听得青城派的秘闻,吃惊之余不由替江东鳞担心。

  刚才发出一声冷笑,阻止杜正伦吃人魂的却是和她一起潜入的碧游公子。

  他此时银冠绿发,绿眸幽诡,三股妖叉在手,杀气腾腾。

  因为早就听说过当年的事,他冷笑在她耳边轻声道:

  “嘿嘿,蓝玉暖虽然与李宝儿并称双仙,本公子却并不把她放在眼里。谁叫她有这

  样一个师傅?”

  就算四面黑漆漆,李西雪也能看出碧游公子一脸得意。

  完全就是:公子我命好,师傅又有本事又宠我绝不会拖后腿。

  看着他这傲劲儿,再想想他刚才出声阻止魔修吃陈公子,她忍不住把心里怀疑了许久的话说了出来,小声道:

  “游道兄,陈公子遇上的那位姐姐……”

  难不成就是碧游公子这蛇妖变成的美人?

  流云子师兄说碧游公子并没有姐姐。

  碧游公子用蛇眼睛冷森森地瞪着她。

  他眼神透出“你活腻了我可以赏脸吃了你”意味,恰在这时,埋伏在藏书楼南面的江东鳞正面无表情观察战局,仔细寻找着扑入除魔的时机。

  流云子瞥他一眼,见他不为魔修言语所扰,道心更上层楼,自然为他高兴。

  他开口安慰道:

  “你将来拜入青城内门,与蓝师妹成为平辈师姐弟,可不要忘了如今她对的你厚恩。”

  他难免为蓝玉暖有那样一个师傅有碍道心修炼而可惜。

  “……是,师兄。”

  蓝玉暖就算是凤羽剑主,道门双仙之一,她在青城剑派里也是隐约被孤立的。

  否则她怎么寂寞到来关注他这样一个外门执役的小哑巴?

继续阅读:017同心除魔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武周仙凡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