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被女皇炮灰的前皇后(16)
肉燃燃2017-08-31 20:222,171

  瑶光直觉认为贺兰勉并未撒谎,但却不敢松懈和信任。

  今天发生的事情已经超出了她的掌控,一个袁地魁,一个贺兰勉,袁地魁已经是完成任务路上的敌人,而这个贺兰勉倒是让她越是接触越觉得看不清楚了。

  不过,她可以肯定,现在要是再继续跟他说话下去,只会让她自己更加烦躁,因道:“你退下吧!”

  说话间心中已经打定了主意,一定要好好的查一查贺兰勉,要是他真有本事对付袁地魁的话,她也算是多了个可用之人。

  要是贺兰勉没本事,只是装腔作势,也不怕治不了他。

  贺兰勉双目含笑,微微躬身,“那恭送皇后娘娘了。”

  瑶光利落的上了轿撵,遮住了帘子,也挡住了贺兰勉放肆的目光,劝慰自己姑且先忍一忍,总有讨回来的时候。

  等那轿撵走远了,贺兰勉才收回了视线,低着头忍不住的笑了起来,额头上眉勒中的绿玉抖动,几乎要掉下来,笑声更是恣意至极。

  偶有路过的人看过来,或是嫌恶,或是羡慕,也有宫女们满是春意的一瞥,他统统浑不在意,双袖负在身后,大步离去。

  刚出了这外宫门,就有小厮赶着马车过来迎接。

  “将马卸下来。”

  小厮不敢不从,一边卸马缰,一边还是小声尽职尽责的劝道:“大郎君,老夫人嘱咐早些家去,今儿大将军出征,多少人眼红着呢,都盯着呢,您现在已经入职弘文馆,那些御史们……”

  小厮话未说完,贺兰勉已经翻身上马,一挥马鞭,马儿疾驰而去,很快就消失了,到了城郊一处树林边,他才下了马,将马儿随意系在树上,进了林子。

  没走几步,就听见林深处传来一声咆哮声,“贺兰勉,你要来就来,没人拦着你,没必要毁了我的八卦阵吧!你放开那个燕子窝!”

  话音刚落,一个蓬头蓬发的白发老头儿飞身落在贺兰勉眼前,不由分说的一掌劈下,贺兰勉手中一松,燕子窝落在地上。

  他又退后了两步,脚正好踩在一丛矮灌木上。

  这人又吱哇乱叫:“我的阵彻底被你毁了,你每次来不弄坏我的东西是不是心中不爽!”

  贺兰勉嗤笑道:“这就是八卦阵?没意思。”

  老头唉唉叫了一声,也落在地上,将地上的矮丛给踢了一脚,轻易就被贺兰勉找到了生门,无比郁闷的道:“也就是你觉得没意思,前天我打了个盹,有人困在阵中差点没死在里面。”

  瞥了贺兰勉一眼,才边往里走边问:“你来找我做什么?”

  贺兰勉跟这老头倒是一点也未拐弯抹角,直接道:“找你算命。”

  老头子听完他的话,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什么时候你也信算命了?我要是说你还有五年命,你是现在就抹了脖子,说我算错了,还是先将我给杀了?我不算,就是知道我也不会说的。”

  贺兰勉从不按照常理行事,老头从第一回见他就知道了。

  当初他跟袁地魁互相不服,决定通过比试一决高下,逮到什么比什么,两人碰见一棵两扒权树长在当道上,坐在树下歇息,就见还是孩子的贺兰勉朝这边走过来,就比推算贺兰勉是从树的哪一边绕过去。

  两人掐指算了半天,一个说左,一个说右,最后贺兰勉是爬到树上从枝丫中间爬过去的。

  老头子还不想自找麻烦。

  贺兰勉道:“不是给我算,是给别人算的。”

  怕他不答应,贺兰勉又道:“袁地魁见过她了,被吓得不轻,知道你不如他,上次比试输了,不得不拜他为师,你害怕的话就算了。”

  说完拔腿便走。

  这老头就一脚踹开了眼前的木门,嚷道:“你胡说八道!我李淳于怎么会不如那个姓袁的,算就算,就是阎王来了,我也照样敢算!”

  边说边进了屋,在蒲团上坐下来,贺兰勉也跟进了,在他对面坐下,提起桌上的笔,沾了笔墨,刷刷刷的写了起来:“这是她的生辰八字。”

  李淳于不以为意的接过那张纸,看到上面的八字眉头一蹙,道:“没有见到面向,不能全然……”

  贺兰勉闻言提起笔便画,不多时,一个眉目张扬的女子头像便跃然纸上,只是毛笔粗粗画成,已经很有瑶光的神韵,认识她的人,绝对能够一眼认出来。

  “名字?”

  贺兰勉也写了下来。

  李淳于看看这名字,又盯着那女子,眉心拧成了疙瘩,良久才道:“不对。”

  贺兰勉问:“什么不对?”

  “统统不对,面向和八字不是同一个人。”

  贺兰勉闻言狭长的双眸里闪过一抹幽亮。

  李淳于又抓了抓乱糟糟的头发,道:“我看不清楚这是个什么命格,我想见见她……”

  “这八字……”

  贺兰勉没有接话,他只是确认一下心中的猜测而已。

  真不是同一个人吗?

  那她是为了什么而来?

  至于那什么天道和变数则不再他的考虑范围之内了。

  贺兰勉摇摇头,起身出去了,走到门外,听见李淳于一声惊呼,“我想起来了,这个八字我见过!”

  李淳于是真的见过,当初没有见过人,只是给这个八字的主人批命,结果不太理想,主家想改命,他说无能为力,最后直接被人家给轰出来了。

  甚至一度连京都的城门都不能进,倒霉了很长一段时间,那家人还真是凶残。

  当年这命格跟武氏的命格牵连很深,武氏命格奇特,他是记得的,又连忙将这王瑶光的命格和武氏的命格摆在一起。

  这一算就算到了日暮西山,前路依旧是一片朦胧。

  李淳于目光中都带了血丝,又是兴奋又是癫狂,大声道:“贺兰勉,起了变数,若是变了,全局都因此改变,牵连甚广啊,这下不得了了……”

  没有听到回应,他才环视屋内,哪里还有贺兰勉的影子,叹道:“也是,贺兰勉做事只凭喜好,从不管命数。若是告诉他了他也不会管什么天命不天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快穿之废后攻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快穿之废后攻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