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被女皇炮灰的前皇后(17)
肉燃燃2017-08-31 20:242,191

  当初李淳于见袁地魁对贺兰勉十分警惕,只要袁地魁不好,他就觉得高兴,于是主动纠缠贺兰勉,帮他算命,甚至不惜泄露天机,都想要帮他改命。

  他一时说漏嘴,透露给贺兰勉武氏将为天下之主,让他与武氏打好关系,避开之后的劫难,就是想让他多活几年给袁地魁添堵。

  哪知道贺兰勉丝毫不领情,依旧跟武氏的关系越来越糟。

  武氏是他的亲姨母,可关系比陌生人还不如,要说不亲近吧,可他却又暗中促成武氏回宫和地位攀升之路。

  就比如不久前的六公主丧命嫁祸皇后一事,就是出自贺兰勉之手。

  贺兰勉曾来问过李淳于这六公主的命格,第二天公主就死了,所以不用多想,李淳于就知道肯定是他所为。

  虽然这六公主天生有哑疾,寿命很短,命中注定要夭折,但贺兰勉提前终结了她算是怎么回事?

  虽然这件事也是为武氏封后铺路,一举铲除皇后,但是日后这件事若是爆发出来,贺兰勉可就将武氏给彻底得罪死了,武氏可不会感激他。

  李淳于也问过他一面得罪武氏,一面将她往高位推的缘故。

  贺兰勉是这么回答的:“你不觉得女人当皇帝应该会很有趣吗?至于你说得罪,我有必要刻意得罪她吗?”

  李淳于觉得自己已经足够特立独行了,可在贺兰勉面前也不算什么。

  贺兰勉要往作死的路上恣意地狂奔,他拉也拉不住。

  李淳于叹了一声,看着面前的命盘又有些惆怅,本来就够乱了,再加上一个贺兰勉捣乱,更不知道会如何发展……

  此时,袁地魁也在推算王瑶光的命格,局面也是雾蒙蒙的一片。

  他一脸沉色,这一变故,影响甚大,不过正因为看不清楚前路,也说明还有搬正回到正途的可能性,不管怎么样都要试一试。

  这些瑶光自然无从知晓,从和袁地魁见面之后,她就做好了对上他的打算。

  这不,还没有找到袁地魁的弱点和应对之策,尤嬷嬷就领着贺兰夫人和贺兰家的大娘子贺兰蕊进了长秋宫。

  瑶光打起精神来,先安排了这件事再说。

  贺兰夫人和贺兰蕊不久前才被瑶光给当面斥责过,这会倒是谨言慎行,挑不出错处来。

  瑶光这次让她们进宫也不是为了挑刺,只按照惯例问了几句,安慰了一番,又赏赐了一些东西。

  不过她本身性子高傲,并不是善于女人间的闲谈,与贺兰家的这两个女子关系也不可能亲近,气氛就有些尴尬了,可没有瑶光发话,她们也不敢主动要求离开。

  还是尤嬷嬷有主意,抱了五皇子出来,大家围着看看,一人一句说说小皇子,一时这殿中倒也不算冷场。

  没多久,就听见宫门处宫人接二连三的叩拜声:“皇上……”

  声音传到室内来,贺兰夫人虽然神色未变,但是篡着的手心却松了,缓缓的舒一口长气。

  贺兰蕊到底还是年轻,掩饰不住情绪,直接站了起来,欣喜又焦急的转向门口,贺兰夫人着急的拉了拉她的袖子,她才回过神来。

  见到瑶光正面无表情的盯着她们,母女二人慌忙就跪下来磕头,“皇后娘娘恕罪……”

  李琰就是这个时候进了大殿的,脚步匆忙,见状当即神色一厉,不等瑶光行礼,便喝斥道:“皇后,你又在玩什么花样?”

  一边又看向跪着的贺兰夫人和贺兰蕊,面带关切。

  瑶光心中腹诽:若是不知情的人只怕会以为这两人才是他的妻妾呢。

  说起来,她就忍不住心里吐槽,看李琰身上穿的还是刚才送军时候的衣裳,他应该是刚与众大臣议事完毕,这一进后宫还来不及换身衣服,得了消息就奔这里来了。

  为了别人家的女人跟自己的发妻为难,一进来什么都不清楚,张嘴就喝斥,一点面子也不给,摆明了脑子有病,也不知道宿主到底看中了他什么。

  这时贺兰夫人和贺兰蕊又慌忙冲李琰叩首行礼,一边又像瑶光道歉,口中依旧是称“恕罪”,李琰直接让她们站起来了。

  两人退后一步,立在一边垂首不言装鹌鹑。

  瑶光扫了眼她们,贺兰蕊赶紧垂头,身体微颤,这番做派落在李琰眼中,他如何想,瑶光一点儿也不在意。

  她迎眸看向李琰,也乐得免礼了,朱唇一张就带了几分讽意:“皇上不是都看见了吗,贺兰武氏和贺兰蕊向本宫道歉呢。”

  李琰转向贺兰夫人,语气比之对瑶光好了许多:“你们做了什么惹得皇后生气?”

  贺兰夫人还不及说话,贺兰蕊赶紧道:“蕊儿也不知道哪里惹了皇后娘娘……”

  她还没有说完,瑶光便勾起了唇角,她最喜欢这种自作聪明的傻瓜了。

  这送到手上的把柄,瑶光自然没有不用的道理,不用白不用。

  没给李琰再训斥她的机会,她便厉声道:“她们方才提及吾皇英明神武,满面春意,不知廉耻,妄想要常进宫伴随左右,本宫还不能责罚她们了?”

  她说完,冷笑着看向李琰,若是她好声好气的与贺兰武氏母女说话,只怕李琰都以为是在“玩花样”,倒是这样满面的讥讽更显得理直气壮。

  本朝以来虽然男女大防不甚严格,但是这样大胆又直接的话也少有女子能够当面直接说出口。

  李琰原本满面怒色的看向瑶光,此时闻言脸色乍红乍白,又恼又有些难堪,名义上他还是贺兰蕊的姨父,是长辈。贺兰蕊私下里也是如此称呼他的。

  可私心里,李琰又是相信瑶光的话是真的,他虽然当了皇帝,但是一直都不是最受宠和出众的皇子,在娶王瑶光之前他夺嫡的筹码并不高,也不受关注,潜意识里他是渴望被关注的,年轻女郎的爱慕更是让他心中满足不已。

  如此一想他又有些得意了。

  方才为了安慰贺兰蕊,放在她肩膀上的手在瑶光的注视下,虽然有些尴尬了,不管是继续放着还是收回来,都显得有些刻意,最终还是得意占了上风,他是天子,他又有什么好心虚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快穿之废后攻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快穿之废后攻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