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被女皇炮灰的前皇后(11)
肉燃燃2018-03-01 18:152,160

  李琰心中是宠爱和依赖武昭仪,对于她重视的家人也是爱屋及乌,心中以为其实她们才刚出来,若是情况允许,哪里会失礼至此?

  说到底也是王瑶光欺人太甚……

  李琰这才注意到贺兰勉,只是这一看,他眉心越拢越紧。

  此时贺兰勉依旧还是一脸桀骜不羁的样子,正直勾勾的看着王瑶光,毫倒是对他的外祖母、母亲、姨母和妹妹刚才收到王瑶光苛责的事儿,冷漠的让人生气。

  李琰也宠爱这个聪明貌美的外甥,可此时对他的举止也有些不满,将刚才要为武家人打抱不平的话也咽了回去,脸色十分难看的喊了一声:“睿之!”

  见贺兰勉看过来,他才不冷不热的道:“你明天就去弘文馆,已经是朕对你破例了,别让你姨母失望!回去吧!”

  瑶光也知道贺兰勉正在看她,不知道怎么回事,他突然就用这猎奇一般的目光打量她,让她恨不得一鞭子将他抽死,早知道贺兰勉荒唐放荡,想不到他居然敢将目光放到她身上来,简直是癫狂得不知死活。

  可李琰已经发了话,武家人由太监领着往殿外去,她也只能暂且作罢,那灼热的目光总算是消失了。

  李琰这才开口:“皇后找朕所为何事?”

  他边说边从台阶上下来。

  瑶光却不想继续站在这雪地里跟李琰对话,看李琰也走下台阶,显然没有打算让她进殿说话,估计也不会让她留在这里骚扰武昭仪。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伤了子宫的缘故,最近格外的畏寒畏冷,就算是暖炉、汤婆子不离手,身上也穿的厚实,可还是手脚冰冷。

  在这殿门口吹风,让她心中不快,也不再跟他浪费时间,直接就问道:“皇上许本宫挑选一子放在名下,可当真?”

  李琰凝眉,看了看瑶光,点点头:“自然是真的,朕一言九鼎,皇后,朕虽然答应你,可也是有底线的,朕的子嗣要是在你手中除了差池,别怪朕不讲情面。”

  瑶光笑道:“皇上什么时候对本宫讲过情面吗?”

  李琰被噎了一下,见瑶光双手交叠放在袖笼里,贴着小腹,到底也没有说什么。

  瑶光又道:“本宫带走的孩子自然是当亲生的儿子对待,这可是本宫下辈子的依靠。尤嬷嬷,去把昭华宫的五皇子抱出来,先跟儿子接触接触,养些感情了,再正式养在名下。”

  尤嬷嬷应下,正要进殿内,李琰道:“五皇儿不行!”

  “为何不行?”瑶光明知故问。

  李琰不耐的看着她,道:“你明明不喜欢武昭仪,何苦拿孩子撒气!”

  瑶光笑道:“本宫是皇后,这宫中所出每个都得称臣妾一声母亲,皇上也说每个孩子任挑选,现在是君无戏言。”

  这是提醒李琰,这是他答应了王家妥协的条件,他现在有什么资格拒绝?等到一年后他有能耐控制局面了再说,到时候有没有本事还两说。

  李琰果然无言以对。

  瑶光面对他底气十足,不再有半点以前迫不及待的讨好,却又屡屡犯错的让人讨厌的模样。现在她连自称“臣妾”都不愿意,从心底里瑶光是不愿意对李琰低头的。

  李琰不知道是最近被训斥的太多了,还是完全不在意瑶光,居然也没有发现,只是直觉她这傲然的样子让他不喜,跟以前一样的不喜,却又好像有什么不一样。

  瑶光挥了挥手,尤嬷嬷已经吩咐人进殿去了。

  李琰眉头跳了跳,到底也没有说话,很快尤嬷嬷出来了,武氏也被人扶着出来了,她如母狼一样愤怒的看着瑶光:“皇后娘娘,你……”

  瑶光冲她摆了摆手,直接将她打断了,又指指李琰:“这是皇上亲口答应的,武氏,六公主在你眼皮子底下都死得凄惨,可见你是照顾不好孩子的。”

  武氏闻言,胸脯起伏不定。

  她继续道:“你让六公主无辜枉死,现在连凶手都抓不到,本宫作为中宫嫡母,有责任保护皇上的子嗣。”

  “够了!皇后,朕还在这里你就如此放肆,可有将朕放在眼中!”李琰忍无可忍的道,说完,又怜惜的看向武氏。

  瑶光不将李琰的喝斥以及与武氏的目光放在心上,只是心中嗤道,这是这一对狗男女欠了宿主的,她不过是言语羞辱就受不了了,比之他们对宿主身体和心理双重伤害,这又算得了什么?

  武氏明明最不要脸的事都做了,心里嫉恨的要死,却偏偏表现的一脸孤傲,瞧不起门阀和权势的清高模样,既然瞧不起,就别怪权势戳她的心窝子。

  两女目光交汇,如有火花迸射。

  武氏也在重新评估王瑶光,先前她突然自戕,武氏就觉得不对劲,原本也以为她是真心爱李琰,所以一直顺着李琰,故意藏拙,现在她完全不这么认为了,若真是如此,王瑶光完全可以将那些话咽下去直到死,她不可能不知道说出来的后果。

  她先前的评估出了差错,才让自己陷入困境。

  现在她很快又稳住了,眼中里流光浮动。

  瑶光将她的目光看在眼中,突然道:“说起来,本宫既然养五皇子,也想借此跟武昭仪化解之前的不愉快,之前本宫如此针对武昭仪也是因为一件旧事,现在干脆说明白了。”

  瑶光这么顺从,李琰愣了一下才道:“你又耍什么花样?”

  瑶光严正了脸色,冲李琰道:“本宫最近才知道武昭仪的生父武侍郎,在贞元二十年八月十三在京师述职时去世。”

  她突然提及武父,武氏神色一肃,李琰则有些茫然。

  “皇上有所不知,那天本宫正好去普济寺上香,可路上的人实在太多了,还好当时本宫带够了人手,清理出通道来,不然要被困到夜间,过了进城的宵禁了。”

  李琰不知道她莫名其妙提及这事做什么,一脸不耐烦,武氏却神色黯然下来,若有所思的看着瑶光,她心中是有些震惊的,她从未表露出因为这件事对王瑶光的怨恨,她又是如何得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快穿之废后攻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快穿之废后攻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