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低到尘埃的滕家太太3
眠风2017-09-06 20:442,250

  想起以前爷爷没少因为自己揍风奕,纪安安立即摆手为他开脱道,“爷爷,风奕他没有欺负我,最近他不是去出差吗,刚接手公司比较忙,您一定能理解的。”

  “安安,你不要总是替他找借口,老头子虽然老了,但是脑子没退化,今天他不是回来了吗?怎么连你进医院都不关心一声?好歹也去接你一下!一定是这臭小子皮又痒了!”滕老爷子气得吹胡子瞪眼,拐杖砸得“砰砰”作响,仿佛把地板当成了那不孝孙子似的。

  纪安安忽然想起了今天在医院与她对话的女子,心情顿时变得十分糟糕,但是她不想让爷爷发觉,打起精神来,“爷爷,这也怪我,我没打通风奕的电话,所以他不知道我昏倒的事情。”

  滕老爷子收敛了怒气,目光怜惜地看着面前这恬静乖巧的孙媳妇,轻轻叹了口气,“安安,从小到大,不论风奕那小子做错了什么事,你都有理由帮他开脱,如果那小子能领情,爷爷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是这么多年来,那小子一直就像是个长不大的孩子,总是欺负你,爷爷看在眼里十分的心疼。”

  “爷爷——”这话说得她眼睛发酸,“您一直都待安安很好,安安很感激您,要不要您这些年的栽培和维护,安安恐怕就只能流落在外,一辈子孤零零地长大。”

  “说什么傻话,就算你爷爷临终前没有将你托付给我,爷爷也会把你接到身边养大,你一直都是爷爷看重的孩子,如今爷爷也很庆幸能将你留在身边,你一直都是爷爷的贴心小棉袄。”

  “谢谢您爷爷。”纪安安哽咽道,这十几年,滕爷爷真的对她很好,视如己出。

  “傻孩子,哭什么,你今天累了一天,赶紧上楼休息吧!臭小子那边你放心,爷爷会帮你好好教训他的!”滕老爷子开始催她上楼。

  她不想让爷爷为她出头,可是见爷爷一副不容反驳的样子,只能顺着他的意。

  “那爷爷我先上楼了,您也早点休息。”她起身关切说着,转身交代李妈道,“爷爷最近有些咳嗽,别忘了炖点冰糖雪梨给爷爷喝。”

  “少奶奶放心,上次您已经交代过了,待会我就端给老爷子喝。”李妈慈爱笑着道,少奶奶总是这么无微不至,能有这样孝顺的孙媳妇,是老爷子的福气。

  纪安安点头谢道,“平时多亏李妈刘伯照顾爷爷了。”

  “你跟他们客气什么,快去睡觉,你的身体可不能折腾,要是再晕一次,就搬来和老头子住!”滕老爷子开始赶人了。

  纪安安连应了三声好,立即上了楼。

  滕老爷子的目送孙媳妇上楼后,脸上的笑意顿时一敛,脸色沉得可以滴下水来。

  “滕奕扬你这个臭小子,给老子滚下来!”

  河东狮吼让整个楼房抖三抖。

  纪安安差点脚底打滑,老爷子还是这么中气十足不减当年啊!

  若是放在以前的她,还会同情奕扬,但是今天,她摸了摸自己的小腹,心中一凉,不想再去维护他了。

  就在她要踩上最后一个台阶时,一道黑影罩住了她。

  她仰头,对上了那一双魅惑却带着嘲讽的眸子。

  楼梯上的灯,就在他头顶之上,光亮倾泻落在他身上,就像是天神披着霞光,神秘又魅惑。

  一头短碎的栗色头发,浓密的睫毛比女孩子还要长卷,双眸幽深,深处却又潋滟生辉,漂亮的不像话,她记得,他笑的时候,她好像看到了满天星辰都在眨眼睛。

  然而这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就再也没有对她笑过了呢?

  就在她晃神的时候,他语气有些烦躁地开口,“纪安安,你烦不烦,每次都搞告状这一套!你要认清楚现状,我们已经不是幼稚园玩过家家的年纪!”

  “现状?”今天进出医院奔波,让她的好脾气也告竭了,“风奕,那你认得清楚我们的现状吗?我们也不是幼稚园玩过家家的年纪。”

  她和他是夫妻,是法律认可的终身伴侣。

  哟,小家伙也有脾气了?滕奕扬摸了摸下巴,难不成是今晚那个电话让她不想再伪装下去了?

  看她生气,自己心情就好。

  在她质问他的时候,他却露出得意鄙夷的笑意,她的心不由一沉,按照以往的经验,他接下来说的八成没好话。

  他本就比她高得多,如今又站在台阶之上,居高临下地看着她,给她强烈的压迫感。

  “纪安安,别忘了,我和你结婚并不是出于自愿,所以你没有资格对我指手画脚,而且以后,我希望你离我远一点,一看到你,我就倒胃口。”

  这话,成功让她的脸色一白,眼底无措又难堪。

  这并不是她第一次听到他这么说,但是每次都让她心痛得难以呼吸。

  “奕扬,我们已经领过证了,我是你的妻子。”她低垂着头,尽可能地压抑着身上的颤抖,一字一句温柔地说给他听。

  只是上天送了滕奕扬一副精雕细琢的出色皮囊,却没有给他安上一颗怜香惜玉的心。

  “妻子?”他冷笑一声,将她逼退到墙壁上,一手撑在她耳边,嘴角轻掀,眼底嘲弄,声音却无比温柔地说道,“难道我说的还不明白?我真的不想再见到你,你是听不懂中国话吗?那我不介意用英语,德语,日语还是韩语重复说一遍给你听!”

  这就是她面前的滕奕扬,他能够很温柔地对待你,但是往往在你心口上插上一刀的人,也是他。

  “你这个臭小子,耳聋了吗?还不滚下来!”

  滕老爷子的怒吼声伴随着砰砰作响的拐杖声,再次从楼下传来。

  滕奕扬耸了耸肩,从她面前退开,双手插兜慢慢走了下去,连看她一眼都觉得心烦。

  在人消失在拐角时,纪安安终于支撑不住从墙壁慢慢滑下,坐在了最后一层台阶上。

  她双手抱住膝盖,明明宅子里的温度四季如春,她却仿佛坠入了冰窖。

  如果有可能,她多么希望她是个聋子,就不会听到他锥心刺骨的那些话。

  她已经很努力了,为什么所有的一切越来越偏离她所期盼的未来?

  眼泪“啪嗒”落在了手臂上,滚烫的触觉,却只让她更加感觉到浑身的冰冷。

继续阅读:第4章你真的很恶心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宠妻无度:火爆总裁小萌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