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低到尘埃的滕家太太1
眠风2017-09-06 20:342,207

  纪安安半躺在白色病床上,虽然脸色苍白,但是眼里难掩喜色,她觉得这样重大的时刻,应该立刻和自己最亲密的人分享。

  于是她拿起包里的手机,深呼吸了口气,然后拨打了仅有的几个联系人中的第一个号码。

  “嘟嘟——”

  当电话另一头接通时,她按耐住内心激动,一手下意识揪住了被单,等待着那一道日思夜想的声音响起。

  接通了,她眼前一亮,正要说话时,对方已经率先开口了。

  “喂,哪位呀?找滕少吗?可惜他现在不在呢!有什么事跟我说也是一样的呢!”

  一道娇柔的声音带着撒娇的尾音从电话那一头传来,差点让纪安安握不住手机。

  “你是谁?为什么奕扬的手机会在你那里?”她稳住情绪,平静开口问道。

  电话另一端,是A城有名的娱乐销金窟,名叫醉生的一间豪华包厢里,手拿着滕奕扬手机的是陪客公主晓柔,五分钟前,滕奕扬带着几个好友和醉生里的经理从这里离开,去看最新运送到的美酒,她因为今天吃坏肚子,待在洗手间最后出来,准备去追那几位金主时,却在出门前听到了手机铃声,回来一看是滕少的,她四下看了看,然后做贼般拿起来,只见上面赫然写着纪安安三个字。

  纪安安这个名字,只要是混圈子的无人不知。

  她是滕奕扬一年前娶的妻子,也是滕奕扬不得不娶的妻子。

  总而言之,滕奕扬极为不喜这门婚事,以至于这么久,她们从未见过这位滕夫人,外界都在传,这纪安安奇丑无比,根本就配不上英俊又多金的滕少。

  晓柔想起了今晚见到那俊美到令人窒息的人,鬼使神差地按下了通话键。

  “我是谁?你猜呀?在这个充满诱惑的午夜里,能够拿到滕少这不离身的手机,你觉得我会是谁呢?”

  晓柔对着手机屏幕的亮光翘起手指,吹了吹上面的美甲,这可是她为了今晚精心准备的,就是希望滕少能看上她,可惜今晚她都没能近得了他的身,本来还觉得浪费了这些钱,憋了一口气,如今这好死不死的纪安安撞上了枪口,她定要为自己出了这口恶气,想来滕少也不待见她,才会连名带姓存了纪安安的名字,既然如此,她就不客气踩踩这位正牌夫人的脸。

  有的人就是这样,自己过得不好,也见不得别人好。

  听出了对方的示威和挑衅,纪安安无意和她做口舌之争,在对方不依不饶的时候挂掉了通话。

  她整个人瘫软在病床上,整个人如同从水里捞出来,嘴唇苍白得可怕。

  她经常在报纸上,杂志上,娱乐新闻上看到他的花边新闻,但是她一直告诉自己,他作为一个公众人物,绯闻肯定是少不了,特别是媒体捕风捉影不负责任的报道。

  可是当这一通电话被接起来后,她仿佛被人狠狠扇了一巴掌。

  花天酒地,纸醉金迷,那才是他的生活,只有她还活在过去。

  原来一切不过是她在自欺欺人罢了。

  听到对方一言不合就挂电话,晓柔冷笑了几声,名门出来的小姐就是脸皮薄一身公主病,听不得人说几句,想跟她们斗,还差得远!

  她将手机放回原处,可不能让滕少知道她偷听了电话,否则她在醉生就别想混了。

  “本少的电话听得舒服吗?”

  就在她打算起身时,一道凉薄的声音从门口响起,她顿时僵住了,努力扬起最妩媚的小脸,“滕、滕少。”

  来人背光靠在门框上,不知来了多久,脸上阴影一片,看不清样貌,白色衬衣最顶端的扣子解开,领结松松垮垮地搭着,双手插兜,姿态说不出的闲适。

  看不出他有什么不悦,晓柔想起了外界对滕氏夫妻对的传闻,滕少对这位妻子十分的冷漠,结婚一年基本不着家的,想到这里,她胆子也就大起来了,说不定她这么奚落纪安安,正好顺了滕少的意。

  “您不是去看新到的洋酒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晓柔翘起臀,将身上玲珑的曲线有意无意地展露出来。

  “还不把本少的手机拿过来?”滕奕扬嘴角噙着笑,听不出喜怒。

  见他没有追究,晓柔更是大胆想要伸手去拿手机亲手交给他,这次算是露了脸。

  但是有一双手比她更快拿起手机,晓柔愣了下,抬头却见是她的领班经理,只见经理恨恨地剜了她一眼,然后快步送回了滕奕扬的面前。

  滕奕扬瞥了手机一眼,然后对身后的人道,“拿去消毒。”

  晓柔的脸一僵,刚才经理眼底的怒火已经让她难安,如今这句更是如冷水浇下。

  这时候她才发现至始至终那人都没有正眼看过她一眼,她不由浑身僵硬,房内的温度突然下降了,她浑身哆嗦地抬头,“滕少,我——”

  她还没说完,人已经转身长腿一迈,离开了门口,她大口松了一口气,以为自己逃过了一劫。

  “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本少不想再在这里看见她!”滕奕扬面无表情地说道。

  领班经理连忙点头,殷勤说着,“她冒犯了尊夫人,确实该受到惩罚。”

  说完他不等滕奕扬说话,他就立即带着人进了包厢,里头很快就传出女子哭泣求饶的声音,最后却突然断了声。

  一直跟在滕奕扬身后的两个同样容貌出色的男子,其中一人惊讶地开口,“难得见到你这么维护你老婆,今天太阳打西边起来了吧?”

  滕奕扬“切”了一声,无所谓地回着,“我不过是看不惯有人仗着我的名义欺负人,你们想太多了!”笑话,他怎么可能为了纪安安出头?

  柏江流轻笑出声,“那怎么说她也是你刚娶进门的老婆,打个电话回去解释解释,闹误会了就麻烦了。”

  “不用,省得她老是觉得自己很重要,我滕奕扬才不稀罕。”想起两个月前那个夜晚,若不是她对他下了药,他怎么也不会碰她,想到这里,滕奕扬就觉得莫名烦躁。

  柏江流和风清逸对视一眼,均不约而同耸了耸肩,他不喜欢纪安安这事众所周知,这反应在他们的意料之中。

继续阅读:第2章低到尘埃的滕家太太2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宠妻无度:火爆总裁小萌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